<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21章 一年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有惊无险。

    在一番密切的保护下,商秀珣、卫贞贞带着道公子回到了飞马牧场。

    一路上来,几乎都是商秀珣还有卫贞贞两人在照顾岳缘的伤势。

    原因无他。

    道公子的伤势太重了。

    体内三种真气的强烈冲突,再加上在宝库里交锋后的结果,以及邪帝舍利邪气的冲击,又在风雪中被师妃暄钉了一剑,对道公子来说可谓是伤上加伤。

    在日夜兼程赶回飞马牧场后,这才在鲁妙子的帮助下算的稳定了下来。

    毕竟鲁妙子乃是天下第一全才,在医学上也有着独到的能耐。

    而且连去外面做事的白清儿也回到了飞马牧场,甚至是在少帅军地盘上的徐子陵也回到了飞马牧场。

    显然是道公子的伤势超乎了众人的预料。

    就这样,在飞马牧场岳缘进行了任务分派后,整个人便在鲁妙子的安乐窝里开始闭关起来,至于鲁妙子则是被他的女儿商秀珣给弄到了客房里呆去了。

    商秀珣这样的举动,直气的鲁妙子吹胡子瞪眼睛。最后却是在商秀珣一句想要吃他做的猪蹄的话语中,顿时又兴高采烈起来。

    三天后。

    飞马牧场再度迎来了一个身份极为重要的客人。

    对方的身份,即便是飞马牧场的场主商秀珣也没有足够的地位,而且面对天刀,商秀珣没有足够谈下去的胆量,恍若见到了长辈一般。最终却是一直隐藏着没有出现在外人面前的鲁妙子亲自出面接待了。

    “鲁大哥,果然没死!”

    宋缺一身风雪,夹带着寒风,在入了飞马牧场后,这才让这里的温暖暂时性的去掉了身上的寒意。在见到鲁妙子后,宋缺却是没有任何的意外,唯有眼中闪烁着果然如此的眼神。

    道公子敢以杨公宝藏作为地点,显然是有着绝对的了解。

    而这天下最为了解之人莫过于建造者鲁妙子。

    “呵呵!”

    “看来宋阀主已经知晓了!”

    鲁妙子也是聪明人,从宋缺的这一句话中便已经知道了大概的原因。

    宋缺是什么人?

    鲁妙子自然知晓,对方推测出自己还活着并不意外。这次的杨公宝库一战,从某方面来说已经向天下间曾经的熟人告诉了他鲁妙子已经重回了世间。

    毕竟为了女儿,鲁妙子可谓是什么也能够做的出来。对他来说,他一辈子就只有一个女儿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鲁妙子这才叹声道:“鲁某在这里谢过宋阀主一路以来对小女的帮助!”

    前几天商秀珣赶回飞马牧场后,对鲁妙子说起过这件事情。

    一路安然无恙的回来,显然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其中定然有人在收尾,否则的话那一战的结果只怕任谁都承受不住。而眼下天下间有这威势的人,唯有天刀宋缺。

    只不过鲁妙子有些奇怪的是宋缺不应该是一直坐镇岭南吗?

    怎么会……出山?!

    目光打量了一眼宋缺,以鲁妙子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眼下的宋缺已经不是多年前的那个年轻的男子,此时此刻的他绝对是深不可测。

    “我只是不想让中原江湖遭受太大的损失而已!”

    “对了!”

    “道公子的伤势如何?”

    随意的用一句话打发了这个问题,宋缺不想说,鲁妙子也不会去问。不过,很快宋缺便转移了话题,他要保的人,眼下自然需要看一下情况。当初,道公子的名字可已经是可在了磨刀石上面了。

    提到道公子的伤势,鲁妙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情况。

    很快,鲁妙子便将道公子的情况大概的告诉了宋缺。

    “真气冲突?”

    “精神有些错乱?”

    “这是要成为第二个石之轩吗?”

    嘀咕了一句,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宋缺便在鲁妙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后山的安乐窝。

    刚刚踏入这里,宋缺的脚步便停了下来。

    抬起头。

    瞳孔微缩,视线死死的盯着那被风吹起的飞雪,还有那屋顶上空的诡异黑云。

    黑云与飞雪和寒风搅和在了一起,以诡异的姿态停留在了安乐窝的上方。

    一般人或许猛的瞧去,看不出这里与外面那同样的天气有什么不同,但是在宋缺的眼中却不是如此。

    这些聚集在一起的东西组成了许多的形状,恍若仙女飞舞,就那么的在道公子所在的房顶旋转移动,翩翩起舞。

    一眼望去,宋缺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些奇诡的黑云也同样在望自己。

    双眼微微一闭。

    再度睁开,面前还是风雪漫天,先前的场景却是丝毫不见。

    “宋阀主也看到了吧?”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影响,产生的幻觉!”

    旁边,鲁妙子同样抬着头望向了那天空,在见到宋缺的表现后,便如此出声解释道。

    “听闻道公子有一招绝世剑法,名为天外飞仙……”

    “就如同眼前情景吗?”

    虽然眼前已经没有了那种景象,但不代表宋缺对岳缘那一招在有些人中赫赫有名的天外飞仙不感兴趣。

    果真是飞仙。

    只是道公子已经达到了那个境界了吗?

    眉头微皱,宋缺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已经大概的摸清了那一战的些许情况,知道岳缘先是拿到了邪帝舍利,但在后面邪帝舍利不知所踪,应该是被石之轩夺了去。

    两人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便推门而入。

    房间中。

    两盆火烧的很旺。卫贞贞与白清儿两女则是在里面忙活着,时不时的朝篝火里添加着东西。细眼看去,宋缺意外的发现这烧的东西竟然是书籍。

    在正中,则是道公子岳缘盘腿坐着,保持着无心向天的姿势,月缺剑则是横放在膝盖上,雪白的头发则是随意的扎在脑后。而在岳缘的身上,则是功力运转,气血蒸腾,同样冒出了阵阵白色的雾气。这些武器夹杂着那火中的青烟,穿过了窗户就那么升入了空中。

    这是!

    宋缺瞧得没错,眼前的人竟然是在一点一点的散去功力,那些蒸腾而出的白气正是由此产生。

    “……”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人,岳缘闭上的双眼猛的睁了开来。

    只一眼。

    岳缘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天刀宋缺。这个让人闻名已久的男人。虽然眼下只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当天。

    天刀宋缺便在这安乐窝里呆了下来,其他人都被叫了出去。

    无人知道两人在这安乐窝究竟说了些什么,是在文斗论武又或者其他,在场的人只知道第二天一早宋缺已经领着他的一般的精锐士兵南下回岭南宋家山城了。

    而剩下的一半精锐士兵则是留在了飞马牧场。

    至于其他的则是全部留在了飞马牧场。

    半月后。

    袁天罡来飞马牧场,迎掌教回山。

    随后,岳缘的地方便转回了华山纯阳,而卫贞贞与白清儿,甚至商秀珣也跟随了去。

    自杨公宝库各大势力聚众一战后,江湖便变得安静了下来。

    加上大雪封山,所有人唯有暂时性的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在各自舔着自己的伤口。

    魔门!

    佛门!

    唯有道门占据了绝大优势。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道公子也似乎出现了大问题,与华山纯阳再度闭关。

    但是在这其中并不代表在进攻洛阳的秦王,在大雪降落在洛阳城的那一刻,洛阳城终于被攻破了。

    时间渐过,冬去春来。

    在这期间,没有寻到师傅的婠婠也曾悄悄的上过华山,半天后又下了山,只是下山后婠婠的脸色并不怎么好,那股不好的担忧越发的可能了。

    而开春后,纯阳再度扩建。

    在其中,建造了一个号位太极广场的巨大广场。

    对比起来,算是江湖中比较大的事情了。

    与这段时间很是安静的江湖来说,那么争霸天下的人却是再度风起云涌。

    李阀内部矛盾顿现,佛门重创后秦王一系也受到了影响,使得在当初被压在下风的太子与齐王一系借助宝库的宝藏迅速的抬起了头。而据有心人发现,在洛阳的秦王则是似乎在重新寻找靠山,隐隐的与少帅军有了联系,似要弃佛寻道。

    听闻,在秦王的下面,出现了一个名叫李淳风的年轻道士,与纯阳的袁天罡有着极深的关系,似乎对方也是出自华山纯阳……

    江湖传闻纷纷乱乱,真正的事情唯有在有心人的心里,其他的都不过是普通人的饭后闲谈。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因为宝库一战遭受了重创,三大教都显得极为的低调。佛与魔是因为本身受到了重创,而道家似乎还在内讧中,忙着合流。倒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江湖中倒也再度蹿出了不少的年轻一流顶尖高手,其中竟是女人居多。

    风光灿灿。

    其中尤以独孤阀的独孤凤最为出色,其剑法水准据闻已经超越了当初师妃暄的剑典。

    甚至那号称天下第一才女的尚秀芳也在修双剑……

    只是许多人都知道,眼下江湖表面上看起来平稳了下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只怕还有最后的一波混乱,那将是确定江湖地位的时候。

    四川巴蜀。

    锦绣江山,正是眼前如此。

    在年尾的时候,成都发生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那便是独尊堡堡主解晖被自己的结义兄长于独尊堡内一刀斩杀,在极短的时间里解晖的势力被减除的一干二净。

    至于大女儿宋玉华,则是被宋缺带了回去。

    而此时此刻。

    一处山间幽静所在。

    一身白色修长的儒服,邪王石之轩若浊世佳公子一般的站在这个让他无比怀念的地方,安静的打量着这里。

    就在他陷入回忆的时候,突然一道响声惊动了他。

    那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声。

    回过神来,

    石之轩转身回望,见到的是他熟悉却又极端陌生的女儿。

    一袭青衣,衣袂飘飘,头发已经不是邪王原本想象中的发饰。一头墨发扎出一个略显高的发冠,发冠上则是横插了一柄细小的断剑作为发钗,而在她的额前则是微微垂着俩缕发丝落在身前。

    幽静!

    冷漠!

    他看到了碧秀心,也看到了自己。

    这是一种极为诡异的矛盾的结合。

    然而这最吸引邪王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自己的女儿一手持着玉箫,一手则是怀抱着一个小婴儿,那小孩儿正哭闹着,同时用一只肉呼呼的小手抓着那缕垂在了脸上的秀发。

    刚才这婴儿的哭闹,正是因为那缕秀发的缘故。

    不是饿,也不是随意的哭。

    而是秀发痒痒了小婴儿,让小家伙极为不忿。

    溪水濯濯声中,父与女就这样安静无言的对视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