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20章 刀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天空昏暗。

    风雪漫天。

    鹅毛大雪还有那凌冽的寒风,使得天色越发的暗了。

    虽然眼下不过是大中午的时候,但在这个时候,却是让人以为已经到了晚上。举目望向四周,那是黑压压的一片。

    杨公宝藏的出口处,仍然是气氛无比的紧张。

    太子李建成哪怕是身边有着许多的亲卫士兵,但在这一刻仍然感到背心有一种发凉,鼻尖有一种刀刺之感。

    对比起紧张的李阀的人来说,人数却是处在绝对下风的宋阀的百来骑兵却是没有任何的畏惧情绪,反而是气势高昂。原因无他,带领他们的正是他们心中的神——天刀宋缺。

    那种隐隐的紧张情绪,直到帐篷推开,奕剑大师傅采林出现在了李建成的身边后,这才淡了下来。

    目光轻送。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相碰。

    霎时。

    在场的无数人的耳畔都似乎响起了一声争鸣声,似乎是刀剑交击。

    “……嗯?”

    剑眉微抬,宋缺的视线落在了傅采林的身上,嘴中发出了一声别样的轻哼声,随即道出了对方的名字:“傅采林!”

    不是说名号,而是直接道出了对方的名讳。

    这已经表面了宋缺的心思。

    一直以汉家正统自居的天刀宋缺,不仅对杨坚李渊一家子人的血脉很是不屑,而且更对异族,尤其是华夏江山有着威胁的异族有着极为敏感而坚定的态度。

    这从他对自己的儿女的所嫁所娶之对象便能够看得出来。

    当初若不是天时地利不在他这边,否则的天下哪里会是眼下这般模样。而且,杨广虽然乱来,但是他在某方面的行为还是颇为让宋缺赞同的。那便是对突厥、吐蕃还有高句丽的战争。

    只可惜三争高句丽,全部失败。

    汉家男儿在辽东边疆死了不知多少,而其中罪魁祸首之一便是他面前的这个高句丽的剑术大宗师——奕剑大师傅采林。

    “天刀!”

    “宋缺!”

    面对宋缺如刀一般的目光,傅采林不避不让,与对方对视着,嘴中也道出了对方的名字。

    这个名闻天下的宋阀阀主,哪怕是傅采林也是知道。

    雄才大略,更兼刀法绝顶。

    刚刚两人不过是一眼对视,精神上的碰触便已经让彼此大概的知道了彼此的深浅。

    中原果真是人杰地灵,除去道门大宗师宁道奇,还有邪王石之轩,阴后祝玉妍,道公子岳缘,甚至还有眼前武功修为绝对不差大宗师的天刀宋缺。

    比起高句丽来说,中原实在是太过广博了。

    不仅是资源,人才上也是。

    比起高句丽那日渐凋零的武林,傅采林不知道在自己逝去后,高句丽将是什么样的结局,傅采林的内心也一时茫然了。也幸好中原江湖纷争不但,高手都在内耗中耗尽,若不然的话……

    对于傅采林来说,中原高手全军覆没那才是最妙的。

    不过这个终究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

    哪怕是佛门受到了重创,魔门同样如此,但是这中原大地还是存在着绝顶高手。佛门的创伤,更使得傅采林的心中有了支持太子李建成的想法。也正是这样,傅采林才会踏出帐篷。

    在看到奕剑大师傅采林隐隐的对上了天刀宋缺后,李建成与魏征两人这才轻轻的缓了一口气。

    人的名树的影。

    天刀之名,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宋缺与邪王不同,人家乃是堂堂正正的压迫而来,在很多时候,这种方式才是最为可怖的。

    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在场的人竟然没有人敢发出丝毫的声响。奕剑大师傅采林乃是剑法大宗师,而天刀宋缺的刀据闻早已经是天下第一,这样的人的对碰,对他们来说既是一种奢侈的景观,尤其是身怀武功的人来说,但也是一种压力。

    大宗师级别的人的压力,不是常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与宁道奇不同。

    宋缺的处世态度,完全不一样。

    双眼微微一合,再度睁眼,宋缺却是无比认真的盯着傅采林,开口问道:“你,不应该是呆在你的高句丽么?”

    “这般插手,是欺我汉家无人也?!就不怕最后走不出这中原大地了吗?”

    目光凌厉如电,语气却是丝毫不显任何的礼仪,在这一刻宋缺是天刀宋缺,而不是宋阀的阀主宋缺。

    语气虽然说的平淡,但是在此的所有人都听出了那里面的杀意,那完全没有丝毫隐瞒阻挡的杀意。从某方面来说,宋缺与毕玄有些相像,但是比起毕玄来却又多出了一种感性。

    “这天下……”

    “还没人能够留下傅某!”

    面对宋缺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杀意,傅采林只是轻轻的抚弄了下鬓角的长发,追求完美的他对身上的每一处都很是在意。

    “哈!”

    “哈哈!”

    宋缺闻言笑了。

    眼下终究不是时候,更重要的还是其他的事情。

    目光从傅采林的身上收回,宋缺的视线还是落在了后面的李建成的身上,说道:“太子殿下,我还是那句话,这一战就此结束了!哪怕是有着奕剑大师的帮助,宋缺要杀你,仍然不过是一刀!”

    话音落下,宋缺腰间的刀已经出鞘了。

    一声急促的铿锵声,昏暗的风雪中只见一道光华,遥遥斩向了前方。

    同时。

    古朴的长剑出鞘,剑若寒星,傅采林一剑点向了虚空。

    叮——

    轰!

    白雪溅起,两人中间范围两侧炸起数丈高的雪浪,四散的劲气卷起千堆雪。

    刀剑入鞘。

    等雪花落下后,宋缺与傅采林还是原来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有过任何的动作。就好像那刚刚见到的情景不过是众人的幻觉而已。

    但在傅采林身后的李建成却已经是生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此时此刻只觉得后背黏糊糊的。

    这一刀虽然被傅采林挡下,但是却也打散了李建成心中那升起的小心思。面对傅采林这样的剑术大宗师,宋缺能够没有丝毫顾忌的出刀,显然是告诉了他有着不下大宗师的实力。

    这样的人,在这么短的距离里杀自己,还当真是不过一刀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的命重要。

    策马。

    转身。

    兜帽再度戴在了头上。

    大红色的大氅迎风飘飞中,宋缺的声音回荡在了寒风中,丝毫不散。

    “这一战就在这里结束!”

    “若还是需要进行下去……”

    “那不管什么佛,什么魔,什么胡人血脉什么异族之人,你们来找我天刀宋缺吧!”

    “我将在岭南的磨刀堂等着你们!”

    说完,马蹄声起,宋缺携带着他的百来名亲兵护卫踏着风雪扬长而去。

    唯留下有些发呆与还在紧张的李建成与一众亲兵。

    至于在前面的奕剑大师傅采林不过是凝目望了一眼宋缺那离去的方向,什么也没有说,随后转身回到了帐篷中。谁也不知道傅采林在想什么。

    浓浓风雪中。

    一马当先的天刀宋缺对身边的骑士吩咐了什么后,原本百来人的队伍顿时分作了两队,分散了开来。

    而宋缺则是带着其中的一队走向了远方。

    在之前,宋缺亦回头眺望了一眼,眼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是可惜还是什么的神色。

    而这一战,在宋缺的插手之下,亦真正的就此结束。

    与此同时。

    被阴后祝玉妍藏在长安城里的婠婠也出了城,四处的寻找起自己师傅的踪迹来。

    杨公宝藏的一战,其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婠婠同样如此。

    不过此时此刻婠婠关心的已经不是什么邪帝舍利,也不是什么魔门其他人的安危,而是自己师傅祝玉妍的安全。当知道从宝库中窜出来的三人的身份后,婠婠的内心便十分的焦急起来。

    只怕……

    只怕师傅为了那份仇恨,与邪王石之轩同归于尽。

    身为徒弟的婠婠十分的了解师傅的性子,那样的事情祝玉妍绝对做的来。风雪漫天中,一名光着脚丫子的白衣少女义无反顾的在许多老百姓的注视下闯入了风雪中,最后消失不见。

    在另外一个地方。

    一直同样焦急等待的商秀珣在风雪中不断的走来走去,满心的担忧。

    在道公子进长安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其他的准备,让商秀珣等人做为接应。他选择了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商秀珣,另外一个地方则是卫贞贞。

    但在商秀珣看来,哪怕是有着自己父亲的机关图,那里还是危险无比。

    眼下唯一的期望便是落在了那天刀宋缺的身上。

    先前双方的小队精锐骑兵在这里碰面,险些发生了意外,不过最后还是安定了下来。两者都是一般的做法,往李阀的地盘上带进了一小撮的精锐。

    宋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商秀珣不清楚,但这不代表她的直觉给她指引。

    就在商秀珣有着坐立不安,来回走动的时候,身边的精锐骑兵终于发现了踪迹。

    在商秀珣的目光中,卫贞贞一个女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背着已是一头华发的道公子一步一步的朝这里走来。

    见状。

    商秀珣立即迎了上去,心中满是忐忑。

    不过心中的忐忑在卫贞贞的解释下,终于放下心来,但是担忧还是止不住。

    一番吩咐警备后,众人便保护着已经昏迷的道公子消失在了风雪之中。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