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19章 剑下魔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雪花飘飘。

    被一剑划开雪过后的地面,很快再度被那鹅毛大雪在上面铺了薄薄的一层。

    滴答声被寒风所掩盖。

    唯有雪上面那一点一点溅开的红色鲜艳,光彩夺目。

    师妃暄的长剑刺穿了岳缘的左肩,若不是避开的及时,这一剑将是刺过的便是心脏。

    由于是两人类似怀抱一般的拥在一起,加上又是师妃暄的背影面对着卫贞贞,在卫贞贞的角度上看去,却不是如此了。

    顿时——

    “公子!”

    一声凄厉的嘶喊,卫贞贞身体四周的白雪顿时被莫名的气劲击的全部飞扬了起来。在这种极度的担忧、愤怒还有内疚中,卫贞贞体内的真气彻底的爆发了。

    青丝飞扬中,体内被禁止的穴道顿时被冲开。

    铿锵声中,卫贞贞玉手已经拔出了身上的长剑,那从岳缘那里学来的轻身功法立即施展而出,身形如幻影一般,以几乎是瞬移的速度加速立即便来到了师妃暄的身后,手中长剑便是一剑斩下。

    “!!!”

    抽出长剑,一掌打开了岳缘,使得岳缘再度吐了口血后,师妃暄这才转过身来用手中剑迎向了卫贞贞。

    只是转身的刹那,师妃暄的瞳孔便是不由一缩。

    “这!”

    “不可能!”

    那身形的动作,虽然经过了大量的改变,但是师妃暄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门步法,正是邪王石之轩得意轻功幻魔身法。但是眼线出现在卫贞贞身上的步法经过了大量的改变,与原本的大不相同,但是这里面还是有着许多相近的地方。

    这一点让师妃暄意外。

    但最让师妃暄意外的是卫贞贞这突然展现的武功。

    高手!

    一流的高手!

    卫贞贞是何人,师妃暄自然做过了解。由一个普通的卖包子的女子,到眼下一剑斩向自己的女人,这真的是一个人马?要知道在先前,师妃暄可只是轻微的一招,便制住了卫贞贞。

    只是……

    面前的真的是卫贞贞吗?

    由普通人霎时变成了一流高手……这算什么?

    愤怒的卫贞贞全力爆发的一剑直接逼开了师妃暄,但是卫贞贞并没有就此结束,手中的长剑再度挥舞,却是沿着岳缘曾经的教导,剑典之招轰然出现。

    “剑典!!!”

    与道公子单纯的剑招不同,卫贞贞的招式中则是北冥真气。用着真气施展出来的招式,几乎与师妃暄的剑典没有什么不同。

    这种景象,彻底的震惊了师妃暄。

    剑尖对剑尖!

    叮!

    火星四溅中,随即便是空气惊爆,掀起的气劲卷起了漫天的飞雪,飘飘洒洒,美丽至极。

    北冥真气与剑典真气对冲,只闻两女同时微微一声闷哼,同时退了开来。

    而退出去的卫贞贞则是身形晃动,来到了单手拄着月缺剑强行撑着的岳缘的身边。在见到自家公子没有生命危险后,卫贞贞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即人便泪眼汪汪的看着岳缘左肩上的伤口,手忙脚乱的要帮忙。

    “贞贞!”

    “你家公子不是包子!还有你在笨一点,你家公子就那么去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师妃暄……换剑!”

    将手中的月缺递给了卫贞贞,而岳缘自己则是拿过了卫贞贞那柄很普通的长剑,随即两人的目光一起落向了师妃暄。

    “这不可能!”

    双眼微微有些失神,师妃暄哪怕是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一个普普通通的剑侍在短时间里变成了一个一流高手,先不说对方的经验如何,但在功力和剑法身法上已经是有了自己的造诣了。

    这完全打破了世人对武学的认知。

    这天下唯一打破了原本认知的唯有寇仲和徐子陵,但是眼下卫贞贞……难不成道公子一脉都是颠覆认知的存在吗?比起寇仲和徐子陵来说,卫贞贞根本没有两人那般聪慧,但是在刚刚的交锋中,师妃暄震惊的发现卫贞贞的功力竟然比双龙要更强。

    “没有什么不可能!”

    “江湖武学万千,没人能够真正的完全窥清这武学之奥妙!”

    “我道家武学可不是佛门武学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再说,我当初不是说过了吗?我会在短时间里塑造一个顶尖高手,而卫贞贞正是最佳的人选,因为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普通的没有武功的侍女,也没有人会料到这样的情况!因为我、还有寇仲和徐子陵还有纯阳都吸取了其他人所有的注意力。”

    说到这里,岳缘手中长剑舞了一个剑花,面对这一刻,岳缘强行压制身上的剑伤,对卫贞贞投去了一个动作的眼神后,这才说道:“所以……妃暄你输了!”

    话音落下,卫贞贞已经有了动作,身形晃动中,手中月缺已经斩向了师妃暄。

    霎时!

    风雪飘扬中,两大美女再度交手了。

    一样的剑法,剑来剑往中似是配合好的舞剑动作,双方的剑招之间竟然没有丝毫的长剑对碰的声音。

    这样的结果并不出岳缘的意外,师妃暄在巴蜀见识过了月缺剑的厉害,在先前自己手上是因为暂时无法动用真气,师妃暄可以与自己肆无忌惮的对碰,但是在卫贞贞的手中却不是如此了。

    同时。

    岳缘也踏步前进了,卫贞贞的突然间的神勇表现彻底的冲击师妃暄的心境,再加上岳缘的合围,时不时的话语,终于让师妃暄落入了下风。

    三人三剑。

    施展的都是剑典上面的招式。

    虽然眼下岳缘无法动用真气,伤势也无法重,可论剑法他仍然是上面的宗师。即便是这种半残废状态,每施展出一招都会让师妃暄有些措手不及。

    此时此刻,哪怕师妃暄想逃,却被一个怒气冲冲的卫贞贞死死的纠缠着,也暂时不可能了。

    要知道幻魔身法是不惧群战,而且短距离的冲刺加速极为恐怖,从某方面来说,现在的三人都会这幻魔身法。

    砰!

    被岳缘那毫无内力的普通一剑刺的师妃暄举剑防御的同时,她再度感受到一股想要干呕的冲动,而卫贞贞手中的月缺剑也已经轰然斩下。

    一声脆响。

    长剑应声而断。

    面对月缺剑的锋利,师妃暄只能立即错身避开卫贞贞的剑,却是避不开道公子的剑了。

    眨眼间。

    岳缘手上的长剑已经错过那断裂的地方,刺向了师妃暄。

    噗——

    鲜血四溅,地上白雪上面再度留下了朵朵梅花。

    “是你败了!”

    “啊!”

    四目相对。半晌,一声痛哼,断剑落地,双手化拳为掌,师妃暄就是两掌轰向了面前的人。

    砰!

    卫贞贞与师妃暄对了一掌,被师妃暄的含怒一击打的人朝后面划了出去,直到数丈外才停了下来。

    而岳缘则是提前松开了剑柄,但仍然被那掌劲带的人朝后飞了出去。

    却是人在半空被卫贞贞重新接了下来。

    这是两人才抬头望向那前面不远处的师妃暄。

    右肩上。

    长剑透肩而过。

    师妃暄左手死死的捂住肩膀,脸色十分的苍白。

    随后贝齿紧咬嘴唇,师妃暄用手生生的将肩膀上的长剑给拔了出来,随后丢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转瞬间,局势再度变换。

    此刻却是师妃暄受伤。

    这一刻,师妃暄便知道自己斩却心魔的计划彻底的失败了。

    但是师妃暄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微微颔首,师妃暄一手捂着自己的肩膀,柳眉痛苦的蹙在了一起,开口问道:“岳缘,我还是不明白,她是如何成为一个高手的?无论正魔二道,还是西域突厥,都没有一种功法会让一个成年的,经脉已经彻底定型了的女人在极短的时间里成长为一名一流高手。”

    “妃暄,我告诉过你了!”

    “这世间武功千万,有这这样逆天能耐的武功,其实也是存在的!”

    迎着师妃暄那探寻的目光,岳缘没有任何的隐瞒,道:“世间有一门奇功,可以纳他人功力为己用的奇功,有了这样的功法,造就一代高手自是简单!”

    “天魔功?!”

    “不可能!吸纳他人功力为己用,真气冲突绝对不是人能够承受的……”

    师妃暄苍白着脸,否认了岳缘的话。吸纳他人功力为己用,这世间自是有这样的功法,阴癸派的天魔功便有着这样的能力,但是历代修习这样天魔功的人都不会用这个能力,那便是真气属性的冲突。

    “妃暄啊!”

    “你忘了我纯阳立派的功法是什么呢?”

    抬起头,岳缘的目光望向了那还是黑压压的天空,突然说道。

    长生诀!

    脑中思绪急闪,师妃暄与双龙都交手过,知道长生真气的属性,但在这一刻却是明白了过来,有道公子的帮忙,卫贞贞学习起来难度不大。

    她笑了。

    不过脸上的笑容都是苦笑。

    同时她也明白了不死印法究竟是用来做什么了……幻魔身法不惧群战,是极佳的保命身法。

    “妃暄,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

    “因为你的缘故,四大圣僧已经被邪王偷袭重伤,活不了几天了!”

    未等师妃暄说话,岳缘又再度加上一条震惊的消息,道:“你再怎么恨……他终究是你最亲的人!”

    “天下间知道邪王所有身份的唯有他的女儿!”

    “你这般苦心的作为,不就是想告诉邪王,他的做法是错的么,想要他彻底悔悟么……”

    “你若告诉四大圣僧大德圣僧的真正身份,以佛门的手段四大圣僧加上宁道奇和了空,只怕是邪王亦是当场饮恨,不说是因为他才是你心目中那应该有的最慈祥的模样,也是对碧秀心的一种自我救赎吧!”

    “这一次,其实是妃暄你帮了我!”

    “否则的话只怕我也走不出杨公宝库!”

    岳缘的话让一边搀扶着自家公子的卫贞贞一头雾水,她完全听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她不明白,但是不代表师妃暄不明白。

    大德圣僧偷袭四大圣僧……

    其实是你帮了我……

    师妃暄瞪大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前面,脑海里径直回荡着这两句话。

    终于——

    泪水淹没了眼眶,滚烫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师妃暄双膝一软,径直跪在了雪地里,捂住右肩伤口的左手也放了下来,任凭那伤口暴露在风雪中。

    是悔恨!

    是懊恼!

    是极端的自责!

    她终究还是有着私心的。

    但却是这个对两者的私心,害了所有人。

    望着已经跪在了雪地里的师妃暄,岳缘没有出声,卫贞贞更是见此情景,不敢出声。

    半晌。

    师妃暄抬起头,泪眼朦胧中望着前面的身影,开口问道:“我想问你一件事,请你认真回答我!”

    “……”

    迎着师妃暄那已经陷入了极端自责的目光,岳缘回道:“说吧!”

    “你真的喜欢过妃暄么?”

    抬头,师妃暄的眼中是一种期待,自那一晚后道公子的心中就已经刻在了心底,再也抹不去。

    四目相对。

    许久。

    岳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转过身,在卫贞贞的搀扶下朝前面走去,同时说道:“我喜欢的是那个娇笑,那个爱音乐,爱游山玩水,与我一起合奏笑傲江湖曲的石青璇!”

    话语落下。

    师妃暄的眼中的光芒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渐渐的消失了。

    “那你在刚才为什么不杀了我?而是一剑避开了要害?”

    似乎是最后的询问,师妃暄的声音已经显的空洞起来。

    脚步停下。

    转身回头,岳缘的视线落在了师妃暄的小腹上,先前师妃暄在战斗中出现的纰漏,岳缘瞧的清清楚楚,开口说道:“这还用问吗?”

    “好好回去想一想!”

    “想通了,我在纯阳等你!”

    说完,便也头也不回的与卫贞贞两人一起离开了,走的毫无保留,两人甚至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风雪淹没了两人的身形,唯有师妃暄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雪地中。

    “公子!”

    “你的话是不是太那个了些,我看那师仙子好像受到了好大的打击!”

    “该不会想不开自寻短路吧?”

    “肯定不会!”

    “你家公子我只是剥下她那一层倔强的面具,剥下后,就又是一个漂亮而不失可爱的美女了!”

    “噢!这样啊,贞贞明白了!可是贞贞还是有些担心啊!”

    “放心,妃暄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大的!”

    “不过贞贞你今天的表现不错,说不定公子我过段时间会让你做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不用一直负剑了!”

    “真的吗?”

    “煮的!”

    “……”

    路上。

    卫贞贞与岳缘的对话回荡在风雪中,最后又被风吹的消散了开来。

    寒风呼啸,风雪越发的大了。

    风雪飘扬中,师妃暄很快便被白雪淹没,在那里留下了一个人形雪人。

    许久。

    一声似哭似泣的声音从雪人里面传出。

    “呵!”

    “呵呵……”

    “石青璇……”

    “你是在瞧不起师妃暄吗?讨厌师妃暄吗?”

    “我也讨厌自己了啊!”

    “可你,为什么要让我以师妃暄的名义怀上你的骨肉?”

    “不!”

    “不能这么结束,我不能连灵魂都输在你的手上!”

    “岳缘!”

    “为了打败你,我师妃暄将不惜化身为魔——啊!”

    一声撕云裂风的嘶喊,若啼血的杜鹃声忽然响起,一时间竟然掩盖了寒风的呼啸,雪人轰然散了开来,飞雪四飞中,一道俏丽却又邪魅的身影从雪中诞生。

    人,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仙气。

    头顶发冠炸裂,一头青丝迎风飞舞。

    青色僧袍飘飞中,整个人如从同刚掀开了佛门封印的邪魔。

    一手断剑,一手不知何时出现的玉笛。

    断剑坠落。

    只听身体中一声闷响,却是剑典在这一刻彻底的被她废了,发丝飞舞中,残余的剑典真气终于彻底的转化成了不死真气在体内运转起来。

    手上玉笛旋转。

    一手负背,似哭似笑中,人就这么在风雪中走向了远方。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