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18章 剑上人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寒风萧萧。

    这天气没有丝毫的放缓,头顶还是那黑压压的天空,漫天飘飞着鹅毛大小的白雪。

    都说瑞雪兆丰年,看这个样子,也许来年是一个好年头。

    雪中,两人摇摇对视。

    面对这鹅毛大雪,岳缘眼下面内的真气冲突,已经使得他根本没有办法用气劲阻挡这飘飞的雪花,在松了那一口气后,想要再度提上来无疑是太过困难。

    眼下,仅仅是压制体内的伤势与真气冲突,就基本上花费了他全部的力量。

    若不是手上有着月缺剑支撑,只怕是人连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此局势,岳缘根本不能进行原地疗伤。

    “……”

    对面,面临这飞雪,在见到岳缘的人后,师妃暄却也没有如先前那般用气劲阻挡雪花临身了。如同道公子一般,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任凭风雪吹打。

    不一会儿。

    两人身上就已经披上了一层不薄的白雪。

    在师妃暄身边,因为穴道受到了点击,卫贞贞身上背着一柄很普通的长剑,却是丝毫动弹不得,面对如此局面,她只能左瞅瞅自家公子,又瞧瞧这恍若仙子一般的女人,两人这般诡异的对视,让卫贞贞的眼中尽是焦急。

    可惜的是她虽然在自家公子的帮助下,在修习高深的武功,但是终究是经验太浅,面对师妃暄的突然袭击,竟然连一招都没有挡下来,便被制住穴道。

    这种结果,让卫贞贞大为内疚。

    更重要的是眼下公子的伤势看起来极重,也不知在长安城发生了什么,公子连一头的青丝也换成了白发,想到这里卫贞贞的内心就是一阵阵的心疼。

    “哈!”

    最终,还是岳缘率先出声了,笑道:“妃暄你找了个好时候!”

    “你在这里等我,却是让我想起了在巴蜀的那天,我在溪边等你的到来!”

    微微抬头,岳缘的目光似乎穿过了时空,来到了那天在石青璇那幽居的那一幕,显然眼下却是在重现那一天的情景,只不过双方的打算各不相同,所面临的情况也不相同。

    “许久不见!”

    “妃暄你憔悴了不少了哎!”

    温柔的话穿过寒风,落在了师妃暄的耳畔,终于让她那一直不悲不喜的面色有了变化。

    “道是有情是无情!”

    听着岳缘这段问候,师妃暄轻轻颔首,嘴上却是叹息出声,道:“你知道吗?现在的你,终于让妃暄恨上了啊,现在的你就是第二个邪王!”

    道家最高境界,似乎是那太上忘情。

    慈航静斋的剑典与其说是佛门至高典籍,但也不得不说两者在这方面都有相似之处。

    “邪王?”

    闻言岳缘微微一笑,笑容牵扯出的疼痛被他视而不见,迎着师妃暄的目光,岳缘侧头问道:“那妃暄你会是第二个碧秀心吗?”

    碧秀心!

    第二个碧秀心!

    师妃暄的神情出现了变化,不再是悲喜不存的淡然模样,她的眼中已经隐隐的闪烁着愤怒了。

    抬头。

    师妃暄的目光越过岳缘的背影,望向了远方,半晌,这才开口笑道:“不是了!”

    “师妃暄只是师妃暄,不会是碧秀心!”

    一句话点明了现在师妃暄的真正心思,却也点明了她的某种决心。

    “知道吗?”

    “岳兄,妃暄自下山以来,一直以来都是一帆风顺,而唯有在面对岳公子你的时候却是受到了挫折!”

    “我查探过,岳公子你整个人就如同无中生有一般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来到这个世界专门与妃暄作对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师妃暄的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继续说道:“你好像无所不知,对佛门对道门对魔门都是如此,所有的人都在你的算计里!”

    “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岳公子你对妃暄太过了解了,就像是你我曾经是熟人一般!”

    “面对公子你这样的存在,妃暄自然是步步落在了岳公子的算计里,占不到上风……”

    目光盈盈,看着师妃暄那似乎是分析,又似乎是在迷惑的表情,岳缘沉吟了下,接过了师妃暄的话头,道:“那是因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啊!”

    “现在的我与你是一样的人!”

    “就拿着天下苍生来说,妃暄你真的是为了这苍生?不!你是在为了自己!”

    岳缘为了达到目的算计,而师妃暄同样如此,若真是为了天下苍生的话,她的算计同样太过。

    “呵呵……”

    听到这里,师妃暄的面色并没有变化,只是闻言笑了笑,说道:“不过那又如何?眼下,妃暄找到了打败道公子的最佳时刻,我不能让你成为我的心魔!”

    道出心魔的这一刻,其实道公子已经在师妃暄的心中刻下了痕迹。

    即便是在最后有着太上忘情一般的剑典,也无法帮助师妃暄了,反而是她在剑典上的境界已经开始了退步,剑典已经被破了。尤其是在身体发生了反应后,师妃暄便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尽是道公子岳缘的模样,那一夜的情形竟是恍若用小刀一般生生的刻在了心底,却是怎么也抹不去了。

    她甚至隐隐的将天下与邪王的事情抛在了脑后,而是渐渐的聚精会神在其他的方面来。

    在这一刻,师妃暄便知道彻底的坏事了。

    听了这句话,岳缘便知道面前的师妃暄师仙子人已经处在了一种奇怪的状态,半晌,这才笑道:“所以……妃暄你要斩心魔呢?”

    “是啊!”

    “岳公子,你已经成为妃暄的心魔了!”

    “那只怕要妃暄你失望了!”

    话停,那吹的肆无忌惮的寒风也在这一刻停了下来,顿时那空中将落的雪花似也受到了什么影响,不由的缓了一缓。

    话说到这里,两人都知道了彼此的心思,再说不过是多言了。

    话的尽头便是剑。

    在卫贞贞听的颇为迷糊的眼神中,师妃暄的右手缓缓上移,玉手抚向了右肩,那里正是崭新的一柄宝剑。

    锵——

    金属争鸣声中,长剑一点一点的被拔了出来.

    大雪没过剑身,师妃暄持剑遥遥指向了道公子岳缘。面目再度恢复了那种不悲不喜的状态,却是让人知道那是她的必杀之决心。

    “……”

    双眼微眯,一声咳嗽自口中发出,在师妃暄的气机锁定影响下,却使得岳缘强行压制的伤势再度有了反复的迹象,左手忍不住的捂住嘴咳嗽起来。在卫贞贞紧张的目光中,她很清楚的看见自家公子再度放下手时,掌心中已经满是鲜血。

    杨公宝藏一战,没有人彻底的安然。

    强行聚起气力,身形歪歪斜斜中,岳缘将插在雪中的月缺剑给拔了起来。

    同样举起月缺,遥遥指向了师妃暄。

    寒风乍起,华发青丝飘扬中,剑动了。

    人随剑走,出招的是师妃暄。

    莲步踏出,那阻挡在面前的雪全部飞扬了起来,露出了雪下面的泥石。

    一往无前。

    一剑划破地上雪,剑锋直指岳缘的胸口。

    叮!

    火星四溅中,月缺剑横在胸前,直接挡住了师妃暄的长剑,但仍然挡不住剑上传来的真气与力道。

    在这一剑下,岳缘整个人被师妃暄一剑刺向了远处。

    两人剑随人走,在雪花中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退一追。

    若是以往岳缘没有丝毫的担忧,可是眼下……师妃暄的一剑终于彻底的引爆了道公子的伤势,剑典真气引动体内佛门真气爆冲,顿时体内三种真气又霎时斗做了一团。

    嘴角血迹蔓延,华发飘扬中,岳缘生生的忍着体内的疼痛和真气冲突,竟然是单凭意志力和肉体的力道暂时性的的挡住了师妃暄的剑招。

    剑出不绝。

    师妃暄彻底的下了心思,要斩却心魔,招招置人于死地。

    而岳缘因为身体伤势还有真气缘故,在这个时候压根儿施展不出飞仙剑法,无奈之下竟然是以相同的招式来对待师妃暄的剑,以剑典对剑典。

    唯一不同的是岳缘的空有剑招,而没有真气。

    如此的对待,无疑让师妃暄颇为讶异。

    她从侯希白的嘴中知道道公子会魔门其他的功夫,但是却没有料到眼前人却是连慈航静斋的剑典也会。若是当初能够让人极大的怀疑道公子应该出身魔门,但是眼下却不会了。

    剑典,哪怕是宁道奇看过后都会吐血,因为这门功法本身就不是男人能够修习的。

    可是……

    眼前的道公子却是丝毫不差的使出了剑典里面的剑招,再结合当初侯希白的话,师妃暄在这一刻可以肯定的是岳缘定会一门可以模仿其他武学的奇功。

    而不是所谓的会其他门派的功法。

    不过即便是这样又如何?

    今天的这局,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自从那一晚过后,本身便在师妃暄的心中留下了痕迹的道公子,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她的心魔。加上师妃暄骨子里的那一种坚持,或者说该是固执,两相结合下,有如今的选择也并不意外了。

    两人身形转动,在交锋中竟然是再度回到了远处。

    只是体内的真气冲突时的岳缘压根儿暂时性的无法使用真气,当先前那一口气落下后,现在想要再度提上来却已经是不可能了,否则的话极有可能彻底的成为废人。

    虽然用剑典招式对抗剑典,打了师妃暄一个意外。

    “你败了!”

    但对剑典的了解终究比不过师妃暄,很快岳缘便落在了下风,加上伤势,终于一个不该出现的纰漏后,随后剑停止了。

    噗——

    长剑入体,穿透了整个身躯。

    透体而过的剑身上满是红色的鲜血,在这寒冷的天气中急速的挥发着鲜血的热气。

    “公子!”

    寒风中,唯有卫贞贞的凄厉嘶喊在回荡。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