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14章 华发三千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邪帝舍利飞出。

    径直被扯向岳缘的掌心。

    而邪王当即要有所动作,祝玉妍却是已经拦了下来。因为对于阴后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先不管婠婠与道公子究竟有何关系,但是婠婠已经渐渐的陷入了情关这一点她能够看得出来。

    而且若是邪王得到了邪帝舍利,石之轩定然会一统魔门,一直将阴癸派的基业当做毕生事业的祝玉妍怎能看到这样的结果,魔门一统首当其冲的便是眼下最大的阴癸派。

    换做其他魔门中人得到了邪帝舍利同样如此,至于佛门就更不用说了。

    她阴后祝玉妍得不到,若是道公子得到了竟然是除去自己所得到外最好的情况。至于道公子的话是否算数,却已经不重要了。再说婠婠的调查中,道公子会天魔功,先不说这功法从何处而来,但是道公子身上有着阴癸派的印记却是可以肯定的了。

    该如何选择?

    只要对阴癸派有利,那么阴后祝玉妍便会去做。自从当初因为石之轩的事情,气死了师傅,祝玉妍便已经彻底将阴癸派的霸业当做了她人生中的毕生追求。

    有何选择,自然可以想象。

    天魔力场再度对上了不死印法。

    为了对付石之轩,祝玉妍准备了多少年?在这一刻,在这佛道魔等人的注视下,彻底的开启了这一段爱恨情仇。

    叮!

    邪帝舍利在朝岳缘飞去的刹那,魔帅赵德言也动手了,魔门其他的人在这一刻不是死在箭簇的下面,就是已经重伤。眼下可以完全肆无忌惮的活动的唯有赵德言一人,哪怕是辟守玄也受了不小的伤势。

    至于佛门,已经彻底的遭受了重创,此刻可以忽略了。

    在赵德言动手的刹那,岳缘也有了其他的动作。邪帝舍利来临的势头立止,一掌拍出,掌风直接击的邪帝舍利再度朝扑来的赵德言而去。黄光不断闪烁中,岳缘也跟随着迎向了赵德言。

    “!!!”

    措手不及之下,赵德言面色大变,正要抽身而退,却见道公子岳缘再度出剑了。月缺剑点出,直接点在了邪帝舍利上面,长生真气历时与内里的邪气冲突爆发,哪怕是有了绝对的准备,岳缘的身心仍然是不由的一颤。

    不过邪帝舍利倒是在这一击下,直接加快的速度撞入了魔帅赵德言的怀中,被对方一时之间拿在了手上。

    不妙!

    道公子可以忽视邪帝舍利的邪气!

    即便是赵德言有着足够的准备,带上了特质的手套,但在长生真气影响刺激下的邪帝舍利落入掌心的那一刻,也同样被邪气影响到了。

    两人的身形一错而过,岳缘身形玩转,已经来到了赵德言的后背,靠在了空无一人的地方,左手化拳为掌直接轰在了赵德言的背心。

    噗——

    鲜血飞溅,刹那间赵德言重伤。

    重伤之下的赵德言正想要借助力道抽身而退,顺便将手上邪帝舍利抛飞出去的时候,却是慢了一步。

    一股莫大的吸力突然产生,对方的左掌直接停在了背心上没有丝毫离开的打算,那吸引力不仅是扯动了气劲,更是在一股诡异的拉扯力道传递进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这是!!!

    “天魔功!”

    如此的场景,唯有魔门中天魔功纳人功力的时候才会如此。

    几乎是心惊胆战之下,赵德言抱元守一,可惜仍然是来不及了。庞大的吸引力诞生,拉动了他体内的真气,真气如流水一般的朝后背心涌去,哪怕是赵德言及时,但是去也差了些许。

    因为这一吸纳,却是牵扯了刚才因为长生真气刺激影响的邪帝舍利,那邪气立即透过了他的手套,沿着手臂闯进了体内。

    刹那间,邪帝舍利内恐怖的邪气便将赵德言的防备摧毁的一干二净。

    邪气一路摧毁赵德言的经脉,夹杂着他的真气一股脑儿的朝背心涌去。

    “魔帅!”

    “赵德言!”

    “你之死期已经到了!”

    “北冥……有鱼!”

    在魔门中,其他的人哪怕是为非作歹,却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像赵德言做的这般离谱的人,是为突厥人做事。岳缘不厌恶邪王,但是却是讨厌赵德言这样的人。

    他来了中原,岳缘就琢磨过让赵德言彻底的留在中原,以断突厥一臂。

    而且刚刚的这一番做法,岳缘可谓是既要杀了赵德言,却是需要足够的作用,那便是以赵德言当做中枢,决定强行吸功纳取邪帝舍利中的精元。

    “岳……缘!!!”

    痛苦难当,面目狰狞的赵德言扭过头,怨恨的目光怒视着岳缘,张嘴喊了一声岳缘的名字,随即他整个人便在肉眼可见的目光下,一头青丝渐渐灰白,七窍流血,正是失去了功力控制外加邪帝舍利邪气肆掠而至。

    这些事情都不过在短短的眨眼的时间里便已经发生,当李阀、魔门的其他人关注过来的时候,却是见到的是赵德言那枯槁以及白发苍苍的模样,以及那不断的散发着亮光的邪帝舍利。

    震惊!

    与惊恐!

    一直被保护着的李元吉见状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

    天魔功!

    被发了疯的阴后祝玉妍生生牵扯了精力的石之轩亦震惊了,除去祝玉妍外,没有人料到道公子会天魔功。因为面前的一切,正是天魔功全力爆发时纳人功力时的景象。

    只不过这种方式祝玉妍极少使用而已,因为真气对冲的问题。

    但是眼前——

    只一眼,石之轩便瞧出了道公子的心思,对方想要用赵德言作为媒介,去抵挡那邪帝舍利的邪气,以强行获得里面的精元。

    这般胆大包天的举动,无疑震惊了所有人。

    在岳缘强行用北冥神功吸取舍利精元的时候,魔门的妖道辟尘也同样有了动作。

    手中长剑刺出,直接朝岳缘的背心刺去。

    “哈!”

    一声嗤笑,头顶的发冠猛然炸裂,一头墨发彻底的散了开来,反手岳缘就是一剑劈向了来袭的长剑。老君观的镇派之剑与月缺剑正面碰撞,火星四溅中已经被磕出缺口。

    不仅如此,妖道辟尘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吸力也同样从剑身上传来,顿时两剑相连,他也被纳入了北冥神功的吸功范围内。

    真气波动不已,不得已之下妖道辟尘也只能抱元守一,防止功力被吸。

    可是这个念头不过刚起,人也才采取这样的动作,他便见中间的道公子的那一头墨发已经开始慢慢的变得苍白起来,显然是邪气彻底肆虐了赵德言后,已然传递到了岳缘的身上。

    微微一怔,妖道辟尘随即面色大变,只觉得那吸力突然消散,一股邪气自对方的长剑上传递到了自己的体内。

    咔擦声不绝于耳。

    赵德言已经在邪气的肆虐下不知何时失去了性命,整个人更是莫名的变得干枯起来,随着邪气的不断肆虐,整个人就那么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慢慢的风干粉碎。而且这种情况正在转移到妖道辟尘的身上。

    牵引力蓦然变大,北冥神功在借助邪帝舍利精元,竟然再度扩大了范围,形成了天魔力场一般的存在,地面上的箭簇不断的颤动,这种诡异恐怖的场景让在场其他的江湖人不由的冷汗直冒。

    妖道辟尘与魔帅赵德言的情况,更是让在场的人暂时性的失去了打其注意的心思。如此情景,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去尝试邪气肆虐,得到精元是一回事,被邪气肆虐是一回事。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智慧大师的禅音终于震醒了呆滞的高手。

    而同时,邪王石之轩也强行挣脱了祝玉妍天魔力场的束缚,对着岳缘就是遥遥一掌,不死真气爆发,带起了劲风扑击而去,赫然是一招劈空掌法。

    然而——

    掌劲在进入岳缘前面米许的地方后便不得寸进,随即被诡异的化了开来,吸收了进去。带起的箭簇,更是被拉偏了开来,彻底的飞向了旁边。

    随着赵德言的飞灰,邪帝舍利并没有落地,反而是受到了力场作用下,漂浮在岳缘的身边。邪帝舍利、北冥神功,长生诀竟然诡异的形成了共鸣,外面的攻击的真气竟然先是被纳入邪帝舍利,再度沿着人躯传给了岳缘。不仅如此,在四周布下了一道诡异的气罩,而且强大的力场还在产生,将地上的尸体也吸到了里面,继续承受邪气的肆虐。

    似乎整个范围都成为了一个新的大的‘邪帝舍利’。

    这种诡异的场景,哪怕是已经动手的祝玉妍也不由的愣在了那里。

    天魔力场!

    但又不是天魔力场!

    见此情景,祝玉妍已经彻底的明白了当初边不负是如何死的了。

    而这种情景,哪怕是邪王也不愿意牵扯其中,他只一眼便瞧出了眼下的道公子只怕是失控了,邪帝舍利里面那历代十数位邪帝的功力彻底的共鸣震荡起来。

    这一刻的聚集体,几乎算的是十数位邪帝站在那里,在场的所有人只怕一时间都对此无可奈何。

    唯有破碎虚空的高手或者是道公子撑不住那功力爆体而亡。

    确实!

    在场的顶尖高手都看出了其中的不妥,道公子功法失控了。

    不妙!

    不妙!

    心中念头急闪,岳缘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自己终究是小瞧了邪帝舍利里面的邪气,更是没有料到长生真气对上那舍利里面的精元,就如同沸腾的油锅里倒入了开水,彻底的炸了。

    数相结合,竟然诡异的形成了一个以自己为中心吸纳功力的循环。岳缘想要丢掉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哪怕是连续两大魔门高手,也无法承受那邪气的肆虐。

    不过是眨眼间,一头青丝已成华发。

    三千白发漫天飞舞,恍若灭世的妖魔。

    “啊!”

    “啊!”

    “啊!”

    哪怕是受过和氏璧辐射变异过的经脉,在此时此刻也承受不住这般的冲击,如蛊虫噬心的痛楚即便是岳缘也忍不住惨嚎出声。

    “这个是……”

    石之轩愕然看着面前在那淡黄色的光芒中浮现的诡异场景,如同幻觉一般的出现在面前。他的面前正是一人白衣如雪,喜观云海的男子,正负剑而立,望着自己。

    恍惚间,石之轩似乎在一座皇城之顶,月圆之下与对方问剑。

    在阴后祝玉妍的面前,则是一名带笑温柔的男子,一身的牡丹花香中摩挲着鼻子,正笑呵呵的与自己与一艘船上赏月。

    而她阴后则是在制作人皮面具。

    至于在佛门高僧的眼中,则是看到了一名慵懒好玩的年轻男子,有着四条眉毛正在与自己论佛。

    甚至,在旁人其他的眼中见到又是不同。

    而这其中唯一相同的便是那个人的模样都是一个样子,虽然气质微微不同,但是人终究是一个人,那便是道公子,似乎他已经化身万千,遍游红尘。

    或痛楚!

    或欢乐!

    或快活!

    或逍遥!

    或爱恨!

    或情仇!

    ……

    这些出现在每个人眼前的幻觉,却是还有这一点相同处,那便是在旁边都有着火光,而里面烧的都是书籍一样的东西。随着每个人的目光的注视,似乎被观察的道公子模样的那人,都感受到了意外的地方,每个人都同时转过头,一双目光似乎透过虚空,彻底落向了这里。

    那目光似乎在说——我看到你了!

    顿时,所有人被那道目光瞧的一呆,立即清醒了过来。

    幻觉!

    这是幻觉!

    如此情景,赫然是在奇诡的共鸣状态下,那邪帝舍利散发出来的邪气所致,哪怕是四大圣僧、邪王石之轩这样的高手都遭受到了冲击。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刚才所见到的那个场景究竟是什么含义。

    就好像在这一情况下,大家都被突然代入了一副泼墨山水画之中,所见到的太过真实,真实到自己成为第三人,见到一场极美或者是极为男儿气的片段。

    时空错乱,这是自和氏璧后再度见到的状况。

    此时此刻的岳缘感觉自己的思想被分成了无数片,撕扯着落向了无数的时空中,无奈下只得强行控制着残留的理智,月缺剑猛的收回。

    月缺向天,白发飞扬中,便是绝美一剑。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