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01章 落子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少帅军。

    所在据点。

    巡查情况的徐子陵再度见到了一个熟人。

    一个让他熟悉,却又无比戒备的女人。

    “……”

    目光死死的定格在眼前三丈远外地方一身青色僧衣的师妃暄,徐子陵的脸色显得十分的严肃与凝重。在以前,或许他徐子陵不会这么担忧,但是在寇仲化身秦王去了李阀后,徐子陵面对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慈航静斋的传人,心中已经紧张起来。

    难不成——

    师妃暄发现了什么?

    心中念头急转,徐子陵挥了挥手,那跟在身后的侍卫立时躬身退开离去了,显然是去通知其他人。

    “是去通知少帅吗?”

    面对徐子陵的动作,师妃暄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只是眼眸扫了一眼那离去的侍卫,嘴上突然说道:“不过眼下我是来见徐子陵你的!”

    心中担忧隐隐的减少了一点,但是徐子陵并没有就此放松,相反他知道自己在师妃暄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让他站在了一个危险的位置。一个不好,那么师傅的安排将会功亏一篑,寇仲的安危将会得不到保障。

    在寇仲没有彻底的掌控局面的时候,是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危险的。若是掌握了局面,那样的情况则要让人轻松的多。

    虽然徐子陵不愿意面对,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的现实便是刀比嘴好用。历朝历代,基本上每一朝的前三任皇帝,那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他们可不会在意其他人多少的看法,对比起来他们觉得手上的刀是最重要的。

    “师仙子的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清风吹拂中,哪怕是徐子陵的本性极为贴近道法自然,但是在见到一头青丝迎风而舞的师妃暄的时候,也不得不去赞叹眼前慈航静斋传人那如仙的姿态。

    但对方越是漂亮,却使得徐子陵心中越发的戒备。

    当初阴癸派的婠婠可是让他与寇仲两人吃了苦头,而且面前之人可是能够与婠婠对抗,甚至因为身份在明面上压制了婠婠的女人,这不得不让徐子陵心中担忧。

    毕竟,他还不是自己的师傅,还没有达到道公子的地步。

    为了什么?

    师妃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柳眉微蹙,沉吟了好半晌,才开口说道:“天下!”

    这句话一出口,一身长生诀已经运到顶点的徐子陵已经感受到了这语气的不同,要知道当初他与寇仲在森林中见到师妃暄的那一次,对方的口吻可不是这样。

    察觉到这点,徐子陵顿时觉得自己也许有破局的机会了。

    ……

    长安。

    杨公宝藏的消息再度大热,好不容易冷下来的江湖与各大势力再度开始了争锋。

    与前面不同,大家都无法确认杨公宝藏的所在,虽然知道由这个宝藏,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却还没有和氏璧来的重要。虽然两者都代表得一可以得天下,但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自己的选择。要知道当时杨公宝藏也就是一些消息,还有高句丽罗刹女当掉的东西可以证明外,其他的都不清楚。

    但是眼下不同。

    这一次再度流传起来的消息,却是明确的点出了杨公宝藏的地点。

    那便是长安。

    这一下,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心思了。

    除此之外,在魔门六道两派中还有着其他的流传消息,那便是据闻邪帝舍利极有可能也在这杨公宝藏里面,这一下不仅是牵扯了魔门的心思,甚至佛门还有道门都对这个起了极大的兴趣。

    一时间,无数的势力的人手以各种手段进入了长安。这种情况,使得李阀颇为戒备,一时间李阀的人差不多都震惊与紧张到了极点。可以说,在这段时间里长安的军队基本上都属于战备戒严状态。

    甚至,与李阀关系颇好的江湖高手都被李阀以各种方式招到了长安,以做准备。其中就包括独孤凤以及谁人也不知道的影子刺客杨虚彦。

    相比较起来,倒是被放在了外面准备洛阳之战的秦王要轻松一点。

    无漏寺。

    已经化身大德圣僧的邪王石之轩对于眼下长安渐变的局势,同样颇为讶异。

    不过在这个时候,邪帝舍利已经成为了石之轩唯一的选择,对他来说,杨公宝藏相反并不重要,对他来说邪帝舍利才是最重要的。

    而眼下莫名的在短短的时间里流传至此,显然是有人在专门针对自己。

    是的!

    是在针对自己!

    这种方法,表面看起来是泄露出来的,但是其根本态度与一般人不同,这种方式让邪王石之轩见到了那久违的疯狂之感。

    而这天下,了解杨公宝藏以及邪帝舍利消息的只有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

    除此之外,高句丽的奕剑大师傅采林,他还有阴后祝玉妍之所以得到关键的情报,其实还是从傅采林的徒弟手上得来的,剩下的人选只怕只有那个与自己同路人的道公子岳缘了。

    而在这其中,能够做出这样手段的也只有祝玉妍了。

    “玉妍……”

    喃喃了一句,已经化身大德圣僧的石之轩双手合十,目光越过面前的虚空,似乎穿过空间落在了那远处位于客栈里的阴后祝玉妍的脸上。

    “……”

    不言不语,一身妖娆,但更多的还是必煞气与威严的气势,身为阴癸派之主的祝玉妍双眼微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的石桥,看着前面的河水。

    “师傅!”

    身后,是一身白衣的婠婠。

    在祝玉妍进入长安进行准备的时候,婠婠也暂时压下了其他的心思,在后面也带着阴癸派中的其他高手进入了长安。对于婠婠来说,阴后祝玉妍的安危是最为重要的。

    既然她在身边,就不能弃师傅的安危不顾。

    再说——

    杨公宝藏和邪帝舍利,婠婠对它们都有兴趣。

    当然,确切的说杨公宝藏婠婠知道阴癸派得到的把握不大,毕竟这里属于李阀的地盘,谁人也没有料到杨公宝藏会在长安。

    显然在这里,有机会得到杨公宝藏的唯有李阀。

    这个局面佛门自然愿意看到。

    而阴后祝玉妍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将杨公宝藏抛出来,其中一点原因正是因为这个。

    再加上邪帝舍利,这个鱼饵太大太香,有心思的人都不会放弃。只是最终谁能吞下这个鱼饵,还是被钩死,就不得而知了。面对眼下这个局面,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那条被钓上岸的鱼。

    身为阴后的徒弟,婠婠自然是知道师傅这般做的心思。

    师傅是想要一箭三雕。

    佛门、石之轩以及魔门其他派别的高手,譬如魔相宗的赵德言。

    当然在阴后祝玉妍的心中,邪王石之轩无疑是最重要的目标,对她如此,对其他人也是如此。无论正邪,一个完好没有精神缺点的邪王石之轩实在是太过可怕。

    从某方面来说,佛门、魔门其他高手以及祝玉妍三方有极大的可能会在某些时候采取合作。至于捅刀子则要看时间,什么时候对自己有利,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

    佛门是习以为常,而佛门则是正邪不容。

    大家都有足够的理由。

    “婠婠什么事?”

    沉默了半晌,略略有些失神的祝玉妍缓缓的转过了身,问道。

    “师傅!”

    婠婠沉吟了下,这才说道:“我觉得那道公子只怕也会来此。”

    这句话让祝玉妍的眉头微微一扬,当初婠婠的话祝玉妍自然是留在了心里,若是道公子真如当初婠婠那般所猜测,那么道公子肯定会来长安。而且,真正上祝玉妍算计的便是道公子与邪王两人。

    两个精神情况颇有些相近的人,在面对邪帝舍利的时候,定会一战。

    “我知道!只是婠婠你知道自己眼下的情况吗?”

    面对婠婠的这句话,祝玉妍只是轻轻的点点头,眉心的那道血痕灼灼生辉。对于自己的徒弟婠婠,祝玉妍一直是很满意的,但是唯一担心的地方便是婠婠在面对道公子时的连番受挫。

    这对于婠婠的情况并不好。

    作为过来人的祝玉妍已经瞧出了婠婠的些许情况,那便是婠婠已经在自个儿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情劫。

    而眼下道公子的情况几乎与当初的邪王一般无二,祝玉妍更是从婠婠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不能不让祝玉妍担心。

    人,最怕对比。

    无论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

    当初的碧秀心和祝玉妍对石之轩一样,而眼下婠婠也是如此了。江湖中年轻一辈的高手中,道公子已经跳出了年轻一辈的层次,便视天下,几乎没有年轻一辈能与相比。

    面对师傅的这一问,婠婠不由一愣,心思急转,很快婠婠便明白了过来,顿时沉默了。

    就在祝玉妍与婠婠师徒两人沉默以对的时候,远在少帅军的地盘上,情况再度发生了变化。

    “……”

    徐子陵的脸色说不出的奇怪,原本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事情的发展还是让徐子陵无言以对。

    师妃暄是来劝自己,要以天下为重,劝告寇仲……不,确切的说是劝告自己师傅的。

    但是师妃暄的话还没有说到一半,事情就发生了极为诡异的变化。

    堂堂的慈航静斋的仙子,传人,竟然是突然干呕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一幕,让徐子陵无比的愕然。

    这一状况,不仅让徐子陵奇怪,更是让师妃暄自己也是面色苍白,呆滞了一下。

    似乎想起了什么,师妃暄匆匆而退,独留下徐子陵一头的雾水,站在那里吹着凉风。

    望着师妃暄那逃也似的背影,徐子陵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真相。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