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00章 落子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独孤凤走了。

    来飞马牧场不过是与道公子比了一场剑,说了一些话,然后带着本身该属于岳缘的那只小雕走了。

    “你那只雕简直是吃里扒外的家伙!”

    “完全白费了我那么照顾它的心思!”

    在岳缘的旁边,商秀珣不断的吐着槽,对于独孤凤从岳缘的手上将那小雕带走,商秀珣很是不满。可问题是,她不满也没有办法,因为最终是小雕自己进行了选择。

    “”

    面对商秀珣的小郁闷,岳缘哭笑不得,只能摇头说道:“我说过了,雕是吃肉的!你瞧瞧你平常都喂了它吃什么?”

    比起商秀珣和卫贞贞两人将小雕当做宠物养的手段,哪里比得上曾经就圈养过老鹰和雕的独孤凤。

    对比起来,商秀珣哪怕是身为飞马牧场的场主,但就养马来说,更多的还是手下人去做,自己并没有动过什么手,她的理论知识丰富,手上行动力却未必了。

    至于卫贞贞,她除了小时候养过大黑狗,结果被人用棍子敲晕了做了香肉,而后最多的也不过是养过小麻雀。

    两人都没有养过雕这一类的凶禽。

    两人的水平远远比不上独孤凤,虽然她也不算是很擅长,但比起商秀珣和卫贞贞来说,独孤凤也算是专家级别的存在了。

    所以岳缘对于商秀珣的这些嘀咕,很是无奈。

    小雕没有被两人养死,已经算是那小雕福大命大了。

    故而在独孤凤伸手讨要那雕的时候,岳缘倒也没有什么不舍,便将小雕暂时放在了独孤凤那里养着,毕竟一开始那雕其实是原本送给独孤凤的,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其他的事情,这雕还是在自己的手上。

    再加上眼下岳缘还有其他的事情,不可能一直将一只雕随身携带。只能暂时托付给独孤凤。

    “好了!”

    “别生气了!”

    “下次等独孤凤养大了,你和贞贞带回来在养一段时间就足够了!”

    商秀珣的心里想着什么,岳缘自然知道,她郁闷的并不完全是小雕落在了独孤凤的手上。而是其他的事情。相比较起来,卫贞贞则是真的将心思放在了小雕的身上。

    可惜的是卫贞贞适合照顾人,但不适合照顾雕。

    接下来的时间,都显得比较平静。

    与佛门在巴蜀一争后,天下虽然还是在军阀混战,但在江湖中,却是陷入了一种难得的平静。

    魔门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佛门和道门也是如此。

    对比起来,道门的内讧还是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地方。不过这个终究是道门内部自己的事情,江湖人对这个不怎么感兴趣。眼下,天下未平。正是这些江湖人投机倒把的时候。

    譬如南海派的人就是如此。

    在天下一统中,能够影响局面的唯有三大派,那便是佛门、道门还有魔门。其中这三大教派里面再度分出小派别,三方各自为自己的目标追寻不易。

    比较起来,除去门阀势力外。三教的势力最大,即便是门阀势力也只能退缩。

    其中佛门尤其如此。

    至于其他的一些小派无法自己进行发展,争夺天下大势,故而只能选择一处进行依附,投机。而其中的南海派更是跨越幅度极大,处于南方的他们确是选择了北方的李阀。

    至于其他的小门小派,就更不用说了。

    比起当初来。眼下的天下已经开始变得渐渐明朗起来,为了以后的利益生存,江湖中已经隐隐的发生了波折变动。

    每个人都在做准备。

    在飞马牧场呆了几天后,岳缘便抽身离开了,带着卫贞贞先是去了少帅军的地盘,在那里与徐子陵见面谈论了一些东西后。接下来岳缘便带着卫贞贞朝华山的方向赶去。

    路上。

    “这次没见到小仲了!”

    骑着骏马,卫贞贞很是可惜的说道:“不过见到小陵倒也不错了!有小陵的帮助,小仲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在飞马牧场的这段时间里,卫贞贞除了自己修习武功,剩下的便是跟着商秀珣学会了骑马。不会像当初骑马会磨破皮,也不会只会骑小毛驴。

    听着身边卫贞贞的自言自语,岳缘也只是隐隐的叹了一声,在少帅军的地盘上见不到寇仲这是正常的事情,即便是见到的也只是一个仅有躯壳的寇仲。

    那样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卫贞贞知道的好。

    很快。

    卫贞贞便将这个事情放在了脑后,她的注意力被其他的东西吸引起来。

    譬如岳缘教导的武功,岳缘要试验卫贞贞所掌握的轻身功法。

    与此同时。

    南方。

    岭南山城。

    位于磨刀堂的天刀宋缺在最近的时间里先后收到了两分信。

    一份是来自自己那已经去了巴蜀成都的二女儿宋玉致的信,里面是她在巴蜀成都所收集到的情报。

    独尊堡发生混乱!

    佛门与道公子在大街上交手。

    简单的两句话,已经告诉了天刀宋缺太多的东西。当瓦岗李密煞费苦心的想要以洛阳之战那吸引宋缺最后的注意力而失败后,宋缺便不再看瓦岗一眼。

    对宋缺来说,瓦岗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从杀翟让的时候开始,李密就已经让宋缺开始失望,至于最后挣扎的洛阳之战,更是被王世充打败,输的一塌糊涂。

    这一战,几乎彻底的打掉了李密的皇帝之梦,将原本离自己还算近的东西,推的很远。

    在宋缺收回落在李密身上的目光后,他的注意力便是在巴蜀成都和少帅军的身上。

    独尊堡的混乱,定然是与佛门师妃暄和道公子脱不了关系。

    而这一点,也告诉了他自己的那个结拜兄弟解晖已经背叛了自己,借由师妃暄搭上了李阀。

    剩下的另外一点,便是秦王来此只怕是出现了问题。

    从他的眼中看到的不仅仅是表面,在宋缺看来道公子在巴蜀的所作所为,反倒是有些像遮掩。是烟雾。

    不过眼下最让宋缺意外的却不是这个,哪怕是道公子在巴蜀的所做所为也吸引不了他的目光,他眼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另外一封信上,那便是慈航静斋斋主梵青慧的亲笔书信。

    “梵青慧”

    呢喃着这个让他思念了半生的名字。虽然信封上没有任何的署名,但是梵青慧的字迹他宋缺如何认不出来。

    只是他天刀宋缺如何也没有料到,梵青慧这二十年来与自己的第一次联系,竟然会是在这个时候,更是因为这个。

    手中纸张摊开,宋缺的目光不由的一点一点的在纸面上划过,在看着这个字的同时,他的眼前似乎也浮现了油灯下,木鱼声中,梵青慧一身僧衣研墨拾笔。借着那回荡的木鱼与钟声写下了这封信。

    “哈!”

    “佛与道,终究不过是表面上的合作!”

    “即便是宁道奇想要有所动作,但在道公子的横空出世的情况下,宁道奇也无可奈何。”

    “只是”

    仰起头,鬓角那已经灰白的头发随意飘扬。在宋缺看来,这封信对于他来说,只怕是算是最终的结束。二十年前如此,二十年后也是如此。

    “慈航静斋啊慈航静斋!”

    叹了一声,宋缺便已经将信折叠了起来,握在掌心,劲气爆发顿时化作了丝丝白色飞纸屑。被风一点点的冲手中吹走。

    若是在二十年前,面对这封信他或者会欣喜,但是在这二十年后,面对这封信,对宋缺来说来的不是时候,但却也是时候。

    “长安!”

    “道公子!”

    “慈航静斋!”

    “哈!哈哈!”

    笑声中。宋缺转过身,走出了磨刀堂,正好,他也需要从这山城里出来走一趟了,否则的话天下间的其他人只怕是只记得宋家额势。而忘记了他宋缺的刀。

    顿时,整个磨刀堂都回荡着天刀宋缺的笑声,不悲不喜。

    时间渐过。

    很快便已经过去了两月有余。

    在这段时间里,佛门的方式再度发生了变化。

    不再像之前的那般对道公子进行围追堵截,尤其是在秦王与北方将窦建德打败后,佛门在北方的势力大为增强,许多的佛门高人都在李阀那里,以防备纯阳的动作。

    至于少帅军亦在徐子陵的带领下,有了不小的收货。

    据闻,秦王接下来的目光已经落在了王世充的洛阳上面,只要攻破洛阳,那么对李阀那将是一件大喜事。

    但是除此之外,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在江湖中越传越热闹的杨公宝藏,据闻有人确定了杨公宝藏的基本地点,赫然是李阀眼下的根据地之一——长安。

    这一消息吸引了无数的江湖人的注意,甚至还有其他势力人物的心思。

    江湖传闻得和氏璧与杨公宝藏者之一得天下。

    虽然实际上不可能,但是其中所代表的的意义已经足够任何人去冒险。

    正因为杨公宝藏的消息遍天飞,使得李阀原本的安排出现了波动,进攻洛阳的事情落在了秦王的头上,而杨公宝藏则是由太子河齐王负责。

    这消息传的甚至比当初傅君渝与傅君婥的时候更加的离谱,这样的结果不由的让已经来到了长安的岳缘大为意外。

    是谁传出了这个消息?

    傅君婥回了高句丽,而傅君渝落在了阴癸派手中,哪怕是受到了跋锋寒的营救,那么眼下也应该不是她的问题。

    那么唯有——

    一处客栈中。

    一名模样娇媚,却是满含煞气的女子正站在窗口眺目而望,在她的眉心则是一道鲜明的血痕。

    而与此同时。

    在少帅军里,正以寇仲权利行事的徐子陵,见到了一个让他很是熟悉,却又心惊的女人。

    望着来人,徐子陵的心猛的跳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面临最大的危局来临了。

    ps:下一部的预告——

    白发三千丈!

    “剑痕为线,过线者,死!”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