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89章 偷天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捷径。

    就不一定是没有任何风险的。

    而正道大途也不会是一帆风顺。

    无论你选择哪条路,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其中捷径所需要的付出在当时或者看不出来,但里面隐藏的危机却不一定了。

    “……”

    听了自己师傅岳缘的这个想法,寇仲也是怔住了。哪怕他在平常中也算是非常聪明,很多时候遇见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与解决办法,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险招。

    同样。

    徐子陵也是目瞪口呆。

    这样的办法,这样的举措,哪怕是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前辈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过疯狂了。

    “这样……”

    “师傅,有可能吗?”

    第一次,面对在自己印象中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师傅,徐子陵沉吟了半晌,终于开口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与猜测。这不怪他不惊讶与骇异,是因为从自己师傅嘴中的话,实在是让人忍不住的去心惊胆战。

    “是啊!”

    一边,寇仲也点着头,对于自己师傅的这个捷径,着实让他有些忐忑。

    如果可行的话,的确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这其中的难度实在是太大,寇仲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天下间会有人会如此厉害的能耐。

    “是的!”

    “我有极大的把握,在你们来此的这几天的时间中,为师已经用天莲宗的几人做了准备!”

    “现在想来也该有着相应的结果了!”

    点点头,对此岳缘还是很少在意的,既然是自己提起,在心中有过想法准备,那么便开始做过了准备。在将秦王李世民掌握在手里后,岳缘便开始了这样的动作。

    起身。

    岳缘带着寇仲和徐子陵朝地下溶洞里最隐秘的一处房间走去,途中天莲宗的其他弟子都无比的恭敬的行礼。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被岳缘种下了生死符,毕竟是魔门弟子,尤其天莲宗还是商贾人物居多,这些人必须得靠高压政策来掌控。

    否则的话,无法压住他们。

    虽然安隆也知道道公子用了他手下的人做什么实验,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根本不了解,而且道公子也没有让他接近此处。哪怕是心中无比想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安隆却很明确的没有去了解。

    因为他从道公子的身上看到了邪王的身影,甚至在他看来道公子只怕是比邪王更加离谱。这样的存在,安隆不敢也不想去知道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要知道,他的身上还存在着那怎么也化不去的生死符了。

    魔门的人虽然难以让其心服口服,但是却也是极好驯服的人物。

    只要你的能力足够,能够让他们感觉到恐怖与心惊,便能让他们听你的。邪王石之轩当初想要一统魔门,走的同样是以力压人的路子,只可惜中途被慈航静斋的碧秀心带歪了路。等邪王石之轩再度转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二十年后了。

    随着岳缘的动作,守候在门口的两名守卫立即恭敬的拉开了房门,随后便低着头退了下去。

    “???”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扫了一眼那天莲宗弟子的模样还有动作,都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师傅的恐惧,不过对此两人倒也不怎么意外,相反两人对这房间中被看守着的东西起了兴趣。

    显然,这里的东西将与师傅刚刚说的那个捷径有关。

    随着房门的关上,岳缘拿出火舌将角落的油灯点亮,这才让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看清房间里的一切。

    这个房间很简单,远没有天莲宗为两人准备的房间好。

    普通!

    简单!

    随意!

    空旷!

    这便是这间房间给人的感觉!而在这里面,最吸引人的却是那两个被绳子捆在椅子上的人。

    对方一身杂色的皂色衣衫,看起来不过是天莲宗里面的普通弟子。

    而这个时候的两人不仅是被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出声,而且头上还套着一个见不得光的袋子,彻底的遮蔽了对方的视线。

    随着岳缘师徒三人走进房间,原本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两人立即有了动静,开始全身挣扎,更是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只是最终也只有这些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嘴里塞了什么东西。

    见寇仲和徐子陵的模样有些奇怪,岳缘抖了下衣袖,将上面的灰尘甩掉后,这才随意的说道:“这两人是天莲宗里面的人贩子!为师便拿他们俩做了些试验,他们的舌头已经被我割了!”

    寇仲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至于徐子陵却是一呆,不过在他的心中倒是对这两人的遭遇不抱丝毫的同情。

    “小仲,小陵,你们去将两人头上的袋子接下来吧!”

    面对岳缘的吩咐,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一同踏步上前,伸手将两人身上的袋子掀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脑袋。

    “嗯?!”

    “这是!!!”

    一股子药味扑面而来,袋子里面的并不是两人的模样,而是两个包着许多黄色的麻布缠绕了整个头,甚至连眼睛要包在了里面,只留下一张嘴和鼻孔在外面。

    两人同时回头望向了自己的师傅,端坐在旁边的岳缘迎着两人的目光,做了个继续的动作。

    对视了一眼,寇仲和徐子陵只觉得自己的心也慢慢的跳了起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随着手上的动作,一圈一圈的掀开那麻布,那被裹在里面的真面目终于一点一点的露在了两人的面前。

    嘶——

    当麻布全部被取下来后,徐子陵看着面前的两人,顿时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寇仲手上的麻布则是不自然的落在了地上,满脸的目瞪口呆。

    面前!

    出现了两个秦王李世民!

    不!

    确切的说是两个长得与秦王李世民很像的男子,只是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像而已。

    “啊!啊!啊!”

    其中一人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先是被房间里的油灯刺了下眼睛,随即眨巴了好几下眼睛,让视觉稍微恢复一些后,他终于看见面前的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不过他的目光先是在两人的脸上停了一下,随即视线便落在了那端坐在角落里的岳缘。

    顿时,眼中恐惧立即浮现。

    一惊一吓之下,只听一连串只有高手才能听见的细微崩裂声,男子脸上的皮肤不断的崩裂,眨眼睛便满脸的鲜血淋漓,恍若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般。

    而另外一个同样受到了惊吓,只不过情况要比旁边的这个要好上一些。

    就在徐子陵惊愕非常的时候,同样陷入呆滞状态的寇仲终于反应了过来。双手变拳为爪,直接抓在面前两人的脸上,鲜血四溅中寇仲生生的将两人面前的面皮给拔了下来。

    同时,双手朝两边一抖,只闻两声颈椎脆响,这两人同时毙命。

    “仲少!”

    “你!!!”

    徐子陵措手不及,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的兄弟——寇仲,他第一次看到寇仲如此冷酷的神情与动作。虽然面前这两人不值得同情,但像这般直接拔掉面皮杀死的干脆利落的手法,仍然让徐子陵心惊。

    第一次,他发现自己有些不认识寇仲了。

    “陵少!”

    “这个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除了你我与师傅外!”

    手上鲜血遍布,抓着的是两张面皮,刚刚杀掉两人,甚至毁了模样的寇仲的表情显得十分的严肃,转过头,对着徐子陵认真的说道:“陵少,你应该知道这个消息若是让外人知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尤其这里还是天莲宗的地盘!”

    “虽然他们已经算是被师傅用生死符控制,但是这里终究不是纯阳!”

    “而且这样的事情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面对寇仲的解释,徐子陵只是张了张嘴,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道:“仲少,我知道,只是我发现自己快要不认识你了!”

    “呵呵!”

    “不管如何,我寇仲终究是你的兄弟不是吗?”

    长生诀运起,手上的鲜血很快便变成了冰渣子,连同那两张面皮一起冻在了一起,随后便被寇仲运功震成了碎末,落在了地上。

    “……”

    迎着寇仲那认真的目光,徐子陵最终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徐子陵知道两人虽然是同是学习长生诀,但是一阴一阳,终究还是不同的。

    开始,徐子陵还只是认为寇仲不过是还是以前的寇仲,但是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奢想,毕竟他徐子陵也不再是曾经的徐子陵了。更不用说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再加上两者虽然师从道公子岳缘一人,但是所学的却是完全不同。

    以白云城主的姿态教导的寇仲和以香帅的姿态教导的徐子陵,两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一者是王者之师,一者是潇洒世间。

    当这么多的东西集合起来后,寇仲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生了变化,而李秀宁之死便是他最关键的一步。

    若说以往寇仲争霸天下还只是一种奇特的赤子心态,想要证明,但在李三娘死后,寇仲已经失去了证明的对象,他在这几天中已经彻底的朝一个合格的争霸者开始转变了。

    而眼下的寇仲,便是崭新的寇仲。

    仅仅是一个动作,徐子陵便知道寇仲终于成长了,或者说成熟了。

    “你决定呢?”

    半晌,徐子陵闭上了眼睛,喃喃问道。他知道,在寇仲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其内心已经起了极大的波动,开始了外人难以想象的思想斗争。

    曾经两人相依为命,作为小偷儿活在扬州的底层。

    曾经见到了纯阳的成立,他与徐子陵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让他体会到了家的温暖。

    曾经他与徐子陵终于有老师,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王师,师尊不仅仅是一个道士,也不仅仅是一个剑客。

    曾经在华山上见到了那一身低调却又奢华,高傲而且固执的三娘子,让他炫目。

    曾经他见到了战乱后老百姓那痛苦与麻木的人生。

    曾经他见到了佛门的奢华与敛财,让人失去血性。

    曾经他见到了朝思暮想,自己想要去证明的女人不管怎样为了家族安危,却是最后自尽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这一切都将是曾经……

    迷惑!迷茫!迷失!

    而眼下他寇仲终于明白了,师傅为什么教导自己的与子陵的不同。

    道门内讧,佛门压迫!立派的纯阳根基终究还是太浅!

    他寇仲能等,但徐子陵不能等,天下的百姓不能等,神州华夏的局面不能等!

    足足耽搁了一刻钟。

    “嗯!”

    剪短的一声应,转过身。

    寇仲的目光落在了那一直端坐在角落里的师傅——一直闭目养神的道公子岳缘,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师傅啊,为了陵少那藏在心里的让天下尽早太平的愿望,为了让弟子见到她的故乡,为了师傅的计划……”

    “让弟子寇仲一见师傅这可以偷天换日的剑法吧!”

    闻言。

    岳缘那紧闭的双眼,猛的睁了开来。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