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85章 伺魔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四目相对。

    公子与佳人。

    可惜的是两人的目光都不是柔情似水,着实浪费了这小溪,幽林的环境了。如果眼下是夜晚的话,定是郎情妾意,对着月亮舒展心怀。而眼下,两人不过是在夕阳斜照下,面对面的对视着,让阳光将彼此的影子拉的老长。

    “唔!”

    岳缘低头踩了踩那落在自己脚下的师妃暄的影子,将自己刚刚那一时间的恍惚驱逐出脑海。

    这般类似孩子气的做法,让师妃暄的眉头不由的微微扬了扬。

    完美。

    不得不说,面对一个女人,岳缘是极少会想到这个完美的词汇的。因为看起来太过完美的女人太过虚幻,不会让人喜欢。而眼下的师妃暄便是如此。

    尤其是在那金色的阳光照耀下,斑驳的光斑落在对方身上,更是平添了数分的味道。

    此时此地,让岳缘也一时不由的呆了一下。

    这个时候的师妃暄,几乎是美的不像话,清风荡起对方那一头的青丝,在眼前飞舞,还有那隐隐慈悲的眼神,使得对方在这一瞬间似乎升华了不少,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种瞧得让人一怔的时候,回想当初岳缘也唯有在第一次见到赤练仙子在夕阳下的模样。

    哪怕是号称黑夜精灵的婠婠也没有让岳缘感觉到这样。

    可是——

    这份太过的完美,恰恰让人觉得虚假。

    感受着这份诡异的存在内心的印象,虽然对方身上功力没有波动。但是岳缘几乎可以肯定面前的师妃暄已经将一身的剑典运到了顶峰。这份完美当是由剑典与自身的条件配合起来所达成的。

    剑典,果真诡异!

    这门慈航静斋的镇派功法竟然有着一种别样的魅惑味道。比较起来白清儿的姹女**是远远的比不上剑典了,只怕是天魔功也没有这样的诡异能耐。

    看着面前越来越靓丽的师妃暄,岳缘再度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对方,心中却是在猜测当初的地尼究竟是以什么心态创造这门心法的?这不似佛门心法。倒是给人更多的感觉类似道家的太上忘情。

    难不成当初的尼姑被道士抛弃呢?

    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

    一时间,岳缘莫名的走神了。

    师妃暄这种隐隐的怪异感,虽然让岳缘一时讶异,但是并没有在他的心底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他见过太多的绝色佳人,眼界很高。见过爱恨一身的赤练仙子,见过清冷如仙的小龙女,见过霸气侧漏的东方教主。也见过天真善良的仪琳,更不用说他看见过婠婠、商秀珣、尚秀芳、单腕晶等女人了,眼界在这些女人的影响下,岳缘的防御力大为增高。

    但若是换做是徐子陵或者是寇仲前来,只怕结果会让人无比失望,尤其是以徐子陵那样的性子。

    这个便是剑典吗?!

    心中念叨了一句,缓步上前,迎着师妃暄的目光。岳缘走到她的面前,两人几乎紧挨在了一起,开口说道:“妃暄这是要以身伺魔还是以佛渡魔呢?”

    “我不是石之轩。说不定我会杀了秦王李世民,到时你们又能如何呢?”

    “……”

    目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道公子,师妃暄感受到对方的吹向自己耳边的热气,那脖颈上的皮肤竟是起了丝丝小小的颗粒,玉手收拢耳侧的秀发,这才抬眉说道:“岳兄。你不会杀李世民的!”

    “因为我能够感受得到岳兄的慈悲心,岳兄理解众生之苦,不是吗?否则的话,岳兄也不会在这里等待妃暄的到来了!”

    “慈悲为怀,岳兄你何必背离心胸,背离了心,就入了魔!”

    “妃暄可不喜欢岳兄因一念差错而踏入了魔道,万劫不复,那样的话妃暄怎能看着你堕落?若岳兄能够以天下百姓为重任,放弃一切,师妃暄愿伴随左右。”

    “曾经说过的话,师妃暄会算数的了!”

    话中言语直指岳缘无法立即杀秦王李世民的担忧,只是在语言却是变作了其他的表现方式。

    闻言,岳缘的双眼越发的亮了。在师妃暄那一身剑典真正诡异的地方爆发的时候,他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运用起了出自九阴真经里面的移魂**。

    此时此刻,两者都已经不寻常了,彼此之间开始了最为凶险的精神上的交锋。

    “不!”

    “妃暄你错了!”

    “不是我堕入了魔道,而是妃暄你入了魔道!”

    “佛说执着便是虚妄,天道往复自由伦理,天下乃天下人的事,妃暄却是太过执着,问问自己的心,妃暄你真的是在为天下吗?还是打着苍生的大义,为了私利?”

    “佛脱俗缘,而人之间却是伦常为大。你们与阴癸派的斩俗缘,又有何分别?佛啊,就是魔!”

    “所以,妃暄跟我走,入我纯阳,做我道侣,我们一同追寻巫山大道!”

    转过了身,岳缘慢慢的将自己的下巴搁在了师妃暄的肩膀上,用一种呢喃的口吻说道。面对这样的亲昵动作,师妃暄并没有任何的抵抗,而是满脸的坚定,坚守己心。这样的交锋中,一个不好,另外一人便会落在下风,受到极大的影响。

    更何况岳缘的话直接点在了师妃暄心中的唯一弱点,也是最强的地方,那便是师妃暄所谓心怀天下并不是为了苍生,而是夹杂了其他的东西。又或者说苍生不过是顺带着的存在。

    温热的气息越发的使得耳垂痒了,岳缘似乎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每当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师妃暄的脖颈上面,那么对方的那晶莹小巧的耳垂就会变得粉红一片。

    一眼望去。便让人忍不住的去玩弄。

    “岳兄,若你真心想要妃暄做你陪伴一生的人。那么为何不随妃暄共入佛理,一起为了这苍生,得那喜乐安详,追寻那天道?”

    即便是师妃暄在坚定,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发现自己现在的场面与自己想象中的渡魔和伺魔都不同,哪怕师妃暄在怎么样,她也不过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理论知识在丰富,在面对一个手段丰富的男人的时候,师妃暄已经落在了下风。

    她终究不是婠婠。

    若是婠婠面对这样的情况,估计早已经在床单上打滚了。取而代之的当是道公子做如此义正言辞的模样。

    一边讶异身体的奇怪反应,师妃暄同样不能忘记反驳岳缘的话。

    而且师妃暄那精神直觉中。自己现在已经面临最为危急的时候,先不说这次失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单说眼下若是除了其他的纰漏,师妃暄无法把握已经在步入邪王之路的道公子究竟会做什么动作。

    结合以前的接触,师妃暄发现了道公子的症状只怕比邪王石之轩更加的可怖。

    与碧秀心不同,她师妃暄首先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出现了问题的人了,眼前的人是一个风流多情却又无情的男人。

    听着师妃暄那温和的声音恍若观世音一般的姿态,岳缘细嗅这对方脖颈上的体香。表情变得越发的奇怪了,似迷茫,又似清醒。

    “若你愿意。那我也愿意!”

    “放下心中之魔,我随你入佛,你随我入道!”

    一手轻轻的握着师妃暄那准备束拢秀发的右手,另外一只手则是轻轻的抚弄着对方的一头青丝,声音显得低沉而迷离:“你若愿为我放弃天下,我也愿意为你放弃现在。”

    一边骚扰着师妃暄。一边用语言摇动着师妃暄的心神,岳缘心中想要以移魂**结合自己的长生诀此以破那剑典。

    在这话出口后,岳缘未等师妃暄再度出声,而是立即补上了一句话,道:“知道吗?李三娘李秀宁于苇泽关战死了!”

    “!!!”

    心中一惊,师妃暄眼睛瞳孔微微一缩,这句突然的话让师妃暄的心乱了。因为前面丢了秦王,一时之间措手不及的师妃暄并没有在这几天收到北方的战局结果,而眼下突然从岳缘的嘴中听到这个消息,无疑对师妃暄来说是一种打击。

    李秀宁死了!

    李秀宁对李阀来说,有着何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若是李秀宁是死在道公子的人手上……

    再加上眼下秦王也落在了对方的手上,那么两者之间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双方不死不休。

    “妃暄,你的心乱了!”

    右手猛地搭在了师妃暄的左胸上,岳缘用一种惊讶的语气说出了师妃暄眼下的事实。

    心乱呢?!

    低下头,师妃暄的心确实乱了,但不止是李秀宁的死,而是……

    玉手紧紧抓着岳缘那放在自己左胸上的手,两人形成了一个被拥在怀的情形,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师妃暄再一次发现自己失算了。道公子,不仅仅是公子。

    “不!”

    “我的心更加坚定而已!”

    面对自己被一句话立转下风,师妃暄抿着嘴唇,

    “是的!”

    “妃暄你是坚定,但是你坚定的不是佛,而是心中的**,是心中的魔!你说你想追寻渺渺天道,可是你却是咄咄逼人的执着自己的选择前进,这如何能寻天道?”

    “人人都有成为圣人的可能,而你所信的佛却是不敢承认!”

    “因为你害怕了!”

    “若不害怕,又岂会于飞马牧场杀我?”

    “你已经不是那个在山里的人儿了,出了山的你就是入魔的你!”

    一句李秀宁已死突破师妃暄的戒备,在岳缘接连不断的话语下,师妃暄虽然面色没有变化,但是心跳的越发的快了,脸上也满是红晕,额头更是沁满了汗水。

    败象已成。

    “放下佛,就是放下魔!”

    “所以,妃暄跟我走吧,入我纯阳,得享人伦大道!”

    岳缘的话如魔音灌耳,在心神波动下一字一句的传入了师妃暄的耳中,印在了心底。正因为师妃暄是聪明人,她听出了岳缘话中隐藏的含义,对方直指事情的真相,这使得师妃暄的阵脚已经乱了。

    “不!”

    “岳缘你才是魔!”

    摇摇头,一步退步步退,言语精神上的交锋已经让师妃暄没有了翻盘的可能。

    “是的!”

    “我就是魔!”

    “我也是道!”

    “我也是佛!”

    “因为,佛本是道啊!”

    “妃暄,你已经输了!”

    师妃暄从一开始便不是以纯正的心思行事,那比之政治家还要让人讨厌的行事方法点出了她的心机。

    她从来就不是纯粹的佛门之人。

    话语落下,右手挣脱玉手,已经摸到了师妃暄肩上的剑柄,铿锵声中长剑出鞘,精铁剑身直接横在了师妃暄的玉脖上面。

    正要彻底运转剑典准备给道公子重创的师妃暄的动作戛然而止。

    接着便是岳缘左手恍若幻影一般的动作,一连串的点穴,师妃暄全身重要穴道几乎全部点了,眨眼睛一个顶尖的高手便成为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

    “你!”

    “输了的人就该付出代价!尤其还是一直对付的人!”

    拦腰将师妃暄以公主抱抱起,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房门,直接将师妃暄抛了进去,落在了床上。

    霎时!

    师妃暄面色大变。

    “岳缘!!你,唔……”

    袖袍挥舞中,劲风掀起,房门轰然关上。

    芳草萋萋鹦鹉洲!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一夜过去,于天际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人醒了。

    师妃暄,走了。

    岳缘安静的站在窗前,这里是石青璇的闺房。

    “天亮的太早!”

    半夜的时候,岳缘突然心软了,应下了对方一个条件。看着外面半晌,岳缘叹了一声,亦走出了房间缓缓的关上门。

    只是有句话没有说的是——我其实是骗你的了!

    这里,以身伺魔的从来就不是师妃暄,而是他道公子岳缘。

    一念为佛一念为魔。

    佛门,将成也师妃暄败也师妃暄。

    晨光下,携一身亮眼金耀的岳缘踏步而出。

    接下来所需要的解决的事情便是秦王李世民了,只等寇仲和徐子陵前来巴蜀,便可以立即进行接下来的步骤了。

    同样还需要师妃暄的配合,而昨晚的一切都是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岳缘要让师妃暄的注意力彻底的放在自己的身上。

    那将是一招足以偷天换日的剑法。

    ps:

    嘛!这章真心难写,好不容易想好好写一把肉文的话,结果……上头还是不能过的啊!所以,我只能用比较意境的三句话代替了——‘芳草萋萋鹦鹉洲’、‘抽刀断水水更流’、‘天亮的太早’来代替了,其中什么大家自己想。

    话说,个人觉得正文里在严打期间不好发,有时间写个里番塞在书群里来的说。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