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83章 伺魔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李三娘,李秀宁战死。

    这便是安隆的天莲宗里面的商贾所收到的最新的战果。

    李阀对窦建德的一战中,三公主李秀宁战死在苇泽关隘下,驻守此地的娘子军大半覆没。

    简短的一个消息,却又是一份震惊人的消息,秦王李世民在听了这个从安隆嘴中冒出的信息后,当即就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因为李世民知道眼前的这些人没有必要去欺骗他。

    李秀宁,死了?

    岳缘同样意外,他还记得当初在纯阳见到的那个李家三娘子,自己的徒弟寇仲就是在接待对方的时候一见钟情,暗恋上了人家。对于寇仲打天下,有一半的几率是为了让李秀宁承认自己,这话可是事实。

    扫了一眼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装晕过去的李世民,岳缘收回目光,视线停留在了安隆身上,问道:“交手的那方是谁?”

    “……”

    安隆瞅了瞅李世民,秦王落在道公子的手里,迎着岳缘的目光,这便说起了略微详细的情报,道:“少帅寇仲与苇泽关打的李秀宁几乎全军覆没,守关主将李秀宁更是战死在关隘!”

    秦王在这里,李秀宁也死了,这两人将会给李阀带来重创。

    说不准——

    寇仲还真有可能取得天下。

    安隆脑子里转着念头,嘴上则是不慌不忙的说着所收到的情报。

    “苇泽关是在哪里?”

    眉头微皱,岳缘很是镇定的问道,对于自己的徒弟这一战。似乎道公子注意的是其他的地方。

    安隆闻言立即让人带来了一副简略的地图,随即在地图上向岳缘点明了那关隘的所在。看了一眼,岳缘便知道这关隘的重要,它是山西的门户。而山西则是关西的门户,若是让人进入山西,那么李阀的根基就不保,太原便会出问题。

    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岳缘知道这一战只怕是窦建德占据下风,寇仲想要扭转窦建德的败亡趋势。那么其必须用奇兵来打破。而以寇仲的性子,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破关隘进兵山西,威胁关西太原,以解除窦建德的兵危,同时为少帅军争取更多的时间。

    身为寇仲的师傅,以白云城主的姿态教导寇仲的岳缘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徒弟在军事上面的天赋,而李秀宁则是李阀中赫赫有名的将领,而且还是巾帼女将。

    两人可谓是第二次在战场上交锋,第一次则是在飞马牧场。

    这一战的结果关隘是守下了,而李三娘李秀宁则是败亡了。只是这样的结果。寇仲能够承受的住吗?

    端坐下来,岳缘亦陷入了沉思。

    这样的结果,那么秦王李世民就更加的不能放手了,放了只怕李阀会与道家死磕,而且从对方的嘴中得知眼下的李阀主要人都是信佛的。既不能放其离开,但又不能在眼下杀掉。否则的话一旦李阀发疯开关引突厥入关,那样的场面只怕是没有人能够面对。

    要知道眼下的李阀和突厥可是在蜜月期。

    得到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沉吟中,岳缘静静的思索起来。

    就在岳缘思索如何处置秦王李世民的时候——

    北方。

    南下巴蜀的途中。

    苇泽关关隘一战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在这段时间里关隘之战的结果已经渐渐的传播开来。

    对于窦建德来说,虽然来帮忙的寇仲没有打破关隘进军山西以威胁太原,但是李三公主的战死却是窦建德在这一段时间里接连惨败中唯一取得的大胜。

    哪怕是仅仅只是杀死了对方的一个主将,而且最终主将的尸体还被残余的娘子军抢了回去,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已经能够鼓舞她手下的军士士气,这对窦建德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

    但是这个对于寇仲来说,却不是了。

    军马上。

    已经换了戎装,换回道袍的徐子陵看着一个人骑在马上一直在走神的寇仲,微微叹了一口气,双脚碰了下马腹。跟了上去,柔声道:“你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水吧!”说完,徐子陵伸手递过一个葫芦。

    “陵少!”

    好半晌,寇仲似乎才反应过来,缓缓的扭过头,露出了哪一张憔悴到了极点的脸,还有已经枯的皮开肉腚的嘴唇,咧了咧嘴,顿时嘴角上已经再度浮现了血迹,喃喃道:“我杀了她!”

    “不!”

    “那是李秀宁自杀!”

    望着寇仲这般落魄失神的模样,徐子陵可谓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兄弟会变得如此,哪怕是在小时候两人一起偷包子,被打的遍体鳞伤寇仲仍然是蓬勃向上,也不会像现在跟丢了魂似的。

    对于寇仲对李秀宁的那份感情,徐子陵十分清楚。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是他的话只怕是看破红尘彻底出家当道士了,虽然他现在也是道士,但纯阳并不禁止结有道侣。

    “可是她还是因为我而死,不是吗?”

    嘴角扯了扯,鲜血淋漓中寇仲朝徐子陵送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带着呜咽的嗓音在徐子陵的耳边回荡:“即便是自杀她也不愿意向我低头,用自杀来换取我放弃破关入关西的计划!”

    “哈哈哈!”

    “从头到尾她都是高傲的,她都是为了家族,而不是为了自己……”

    “李阀!”

    “哈哈哈!好一个李阀啊!”

    仰天大笑中,自从和徐子陵两人一起混日子的时候开始,哪怕是祈祷菩萨得了一个师傅后,过上了好日子,但也从来没有流过泪的寇仲,在这一天这一刻终于哭了。

    “李秀宁,你赢了!你赢了!”

    “呜——”

    寇仲一把扯过旁边的徐子陵。拉着徐子陵那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一会儿蓝白色的道袍彻底的脏了。

    “……”

    望着寇仲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哭泣,徐子陵看着那脏的了衣摆,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自从修习长生诀。修习道家功法来,他的性子越发的悠然了,可以说对比起寇仲来,他徐子陵才真正的适合道家。

    在以往遇见困难的时候,都是寇仲如同大哥一般的安慰自己,在此刻徐子陵却是首次以一种大哥的口吻安慰起寇仲来:“好了。哭出来就好,仲少你还有我了!”

    “滚!”

    再度擦了一把鼻涕,听了徐子陵这句听起来柔和的话,让寇仲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立马回了一句。

    见寇仲如此,徐子陵便知道寇仲终于慢慢的迈过了这个坎,前几天的时间里他徐子陵几乎是提心吊胆的跟在寇仲的身边,生怕一个不好仲少便殉情而去。

    不吃不喝,甚至是面无表情,整天都是呢喃着李秀宁的名字。那种情景着实让徐子陵吓了个够呛。

    眼下听寇仲说了一句脏话,这反倒是让徐子陵长呼了一口气,他知道寇仲的生命可谓是十分的坚强,不会被这样的事情所打垮。至于人家寇仲是否会恨上李阀,在此时此刻来说,徐子陵在乎不了那么多了。

    拿过徐子陵腰间的葫芦。狠狠的灌了几口水后,寇仲的眼睛终于再度浮现了亮芒。

    “师傅此次用猎鹰脱信让我们南下,想来在巴蜀成都有了新的计划!”

    “得加快速度了,陵少!”

    “我们可不能拖师傅的后腿!在巴蜀,可是有着四大圣僧、独尊堡那一大堆的势力,其中师妃暄与佛门对我师可是虎视眈眈!而且据师门传来的消息,秦王李世民也在巴蜀!”

    “这一次,我寇仲倒要会会她所在意的二哥——秦王李世民!”

    说完,双脚一踢马腹,再度加快了速度。朝南方奔去。

    身后。

    徐子陵望着寇仲那憔悴的身影,却是知道从今天起,不!确切的说从李秀宁在他面前死去的那一刻前,他再也不是以前的寇仲了。

    寇仲,变了。

    这是身为兄弟的直觉感应。

    ……

    两天后。

    巴蜀成都。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一种戒严的状态中。

    虽然平常老百姓或许感觉不出多大的变化,但是只要知道内里的人和江湖人都发现了成都的变化。

    独尊堡。

    “该死!”

    “该死!”

    “该死的道公子!”

    “该死的岳缘!”

    解晖背负着双手不断的来回在书房里走着,在他的前面则是自己的儿子解文龙,此时此刻的解文龙也是一身的疲惫,连续两天两夜的时间里几乎快要翻遍了成都的一些隐秘处,但就是没有发现秦王李世民和道公子的丝毫踪迹。

    甚至——

    不得已下,解晖还派人去寻找石青璇的踪迹以寻得道公子的所在。只可惜石青璇的所在的地方,天下间知道的极少,解晖恰恰就不是其中的那一人。

    而一天前,师妃暄就已经出城去找四大圣僧,动用佛门在巴蜀的力量寻找起道公子和李世民的踪迹来。

    短短的时间里,所得收货却是让人失望至极。

    在解晖托人寻找师妃暄以去寻石青璇的踪迹的时候,此时此刻的师妃暄已经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这一处幽静的地方。显然,她也与解晖想到了一处。

    当师妃暄背负着长剑踏足这里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声琴音——

    铮!

    正是笑傲江湖曲的起手式。

    琴音回荡中,那一身金色的道袍差点亮瞎了师妃暄的眼。

    安隆是个好手下!

    天莲宗也是一个好门派!

    笑容中,岳缘双手按在了琴弦上压住了琴声,目光落在了站在小溪口的师妃暄的身上,微微一笑,道:“青璇不在。作为早来的客人,我已经等候师仙子多时了!”RO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