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81章 盗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晚风微凉,夜很快已至。

    独尊堡在这个时段再度热闹起来,毕竟到了晚饭的时候。

    只是其他人再怎么样,对于堡主解晖究竟在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几人知道,真正了解知道秦王李世民在独尊堡的不过是解晖,还有他的几个心腹,以及儿子。

    除此之外,在他人的眼中独尊堡原来是什么样子,眼下还是什么样子。

    唯有平常心思比较细腻的人才会知道这种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外松内紧,便是眼下独尊堡的样子。

    “……”

    作为天刀宋缺的女儿,作为解晖的儿媳妇,哪怕是宋玉华的娘家人势力庞大,但在嫁出去的女儿乃是泼出去的水,而且更多的也只是宋缺不过平稳解晖的棋子。

    她宋玉华在独尊堡过的并不好。

    宋缺知道自己女儿的代表身份,解晖也同样知道宋玉华嫁入独尊堡的含义,而宋玉华的夫君更是如此,不闻不问不怜不爱。

    她宋玉华嫁入独尊堡,带来的不过是为独尊堡增添了一张吃饭的嘴,还有一个抑郁的美人儿。

    恬静,温婉,还有坚韧的性子。

    哪怕是在独尊堡亦是被排除在解家家人之外,她也只是默默不语,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哪怕她是天刀之女,也是如此。在独尊堡,无论宋玉华做的如何,她仍然不会被解晖真正接纳,因为她是宋缺的女儿。

    这一个原因,就足够做所有的解释。

    真正的比起她妹妹宋玉致来说。她宋玉华远远没有宋玉致过的精彩和舒服。

    随着仆人的前来邀请,宋玉华便知道今天的晚餐到了,收整了有些杂乱的衣摆,宋玉华扭头看了一眼那被她摆在窗口的那朵摘下的郁金香。目光顿了半晌,宋玉华这才转身推开房门,朝外面走去。

    窈窕的身态,还有莲步一般的碎步,若大家闺秀一般的宋玉华转过身,缓缓的将推开的房门关了上来。在门缝合上的那一刻,她似乎再度见到了那个拿着郁金香轻嗅花香的男人。

    低下头。

    喃喃的自责了一声,宋玉华这才在仆人的带领下去了大厅。

    大厅。

    若是一般女子在平常吃饭的时候,是没有资格上主桌的,但是宋玉华乃是天刀宋缺之女,更是解晖儿子明媒正娶,不管这之间有着什么用的龌龊和交易,但她宋玉华就是有这个身份。

    只是……

    在这饭桌上,在这独尊堡中,她宋玉华自己总感觉是一个外人。而不是这里的家人。

    她在这里过得好,吃的好,亦没有人欺负她,可她宋玉华就没有觉得自己真正的幸福过。除此之外,她更多的还是叨念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不讨夫君喜欢。不讨公公喜欢。

    先是柔声问好,向公公问好,向夫君和小姑子问好,其中除去解晖算是点点头有点回应的话,那么其他人便是忽视了。

    对此宋玉华仍然是温和的笑着,一点一点的吃着饭也不做声。

    解晖在大厅中不过是吃了一点儿就离开了,原本还算好的吃饭气氛在解晖走后,立即变得冷淡起来。解文龙也放下了碗筷,离开了,至于解文鸳同样如此。

    与解文鸳不同。解文龙知道自己父亲最近在做什么,与李阀达成合奏,就必须得斩却与宋缺的联系。再加上本身解文龙对宋玉华就没有多大的兴趣,又是联盟式的婚姻,他对待宋玉华的态度自然也就清楚了。

    因为解家想要出头。就必须走出天刀宋缺的阴影。

    而且与李阀合作,解晖就不能像墙头草一般,在他看来,眼下天下局势虽然纷乱,但在佛门的支持下,李阀终究是有着极大的优势,其中地利便是极大的优势。

    而最近吵的热热闹闹的寇仲的少帅军也不过是占据了小小的地盘,哪怕是有着飞马牧场的支援,再加上对方师傅道公子的鼎力帮助,但是在解晖看来寇仲仍然没有什么机会。

    道家想要自己的代言人夺得天下,首当其冲面对的便是眼下的天下第一大宗的佛门。有着佛门的阻挡,少帅军想要真正成事那实在是太过困难。只怕是在最后,魔门也会插手。

    少帅军成事所面临的困难,比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一番对比思索下来,解晖当然有了人选。解家想要发达,想要在这混乱的天下争取一杯羹,独尊堡那么便只有一个合作的对象了,那便是李阀。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而这一次便是这样的打算。

    至于独尊堡自己去争霸天下,解晖虽然有着野心,但是这样的念头却是没有想过,否则的话第一个绕不过他解晖的人便是天刀宋缺。对于自己的这个结拜兄长,解晖了解的可是很深。

    也正是如此,面对宋玉华这个儿媳妇,解家完全不能敞开怀抱接受人家。父亲与兄长如此,解文鸳就更不用说了,在解家这几年,她几乎没有给宋玉华一次好脸色。

    对于解文鸳来说,她才不管你是不是天刀的女儿,嫁入解家,那便是解家的人。

    一顿饭吃的不波不澜,如同往常一样。

    宋玉华倒是没有怎么在意,不过她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那便是在这段时间来,独尊堡比以往更加的严密,似乎是在守卫什么东西。外面的人或许不知道,但住在这里已经几年的宋玉华很明显的发现了这些变化。

    “……”

    只是宋玉华对此并不感兴趣,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她宋玉华嫁入解家的那一天起,她便已经是解家的人了。

    即便是她知道了其他的事情,作为解家的儿媳她也不会告诉自己的妹妹。不会告诉自己的父亲。

    但显然……

    微微叹了一口气,宋玉华的脸上划过一丝无奈。

    一番晚饭过后,她又该回去了。

    显然自己的夫君还是不会理自己,小姑子同样如此。

    在回返自己房间的路上。宋玉华越发的发现独尊堡里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刚刚走出来的时候还好,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却是出现了极大的问题。

    四周的暗哨都已经出现,还有许多的人手持弓弩出现在了里面。

    不仅如此,她甚至眼尖的看见了远处出现的和尚。

    奇怪了!

    心中很是怪异。但是宋玉华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地位,许多东西因为她是天刀的女儿是不能去搀和的。所以,宋玉华不过是回头扫了一眼,便在丫鬟的服侍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不过那突兀的混乱,确实让宋玉华不由的想起了一个多时辰前见到的那个嗅花的男子来,或许……

    推开门。

    第一眼,她又看见了那摆在了窗口桌子上的郁金香。扫了一眼,挥手让丫鬟退下后,宋玉华这便走入了其中。

    关上房门。

    宋玉华先是走到窗户前。将摆在在了上面的郁金香重新挪了个位置后,宋玉华那柔弱的声音这才回荡在了房间中。

    “是你吗?”

    柔弱的声音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她是天刀宋缺的女儿,一点也没有其父的气质和刀压天下的气概。温婉,柔弱,坚韧,这便是这个战乱时代的大家闺秀。

    她们从来不是为自己而活的。

    没有回头。

    宋玉华知道自己的房间里已经来了其他人。而且还是那种比较急切,是从窗子里跃进来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先前自己见过的人。

    “你亦是爱花之人了!”

    玉手拨弄着面前的郁金香,这朵被摘下来的花朵被放进了一个瓶子中,里面还装着一些水,这便是宋玉华傍晚所做的事情。花被摘下,便离凋零已经不远了。

    放在花瓶中,装点水,至少会让这朵花凋谢的晚一些。

    看着这朵花,宋玉华就好像看到了自己。

    “只是你不该摘下它,离了花田的花。终究会孤独的凋零的!”

    玉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已经隐隐有了些蔫的花瓣,宋玉华喃喃自语着。

    有些憔悴的背影,还有那幽幽的语气,让听起来心中就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怜惜的冲动。

    房间中,没有任何的回音。

    似乎宋玉华不过是在自言自语。

    许久。

    宋玉华在细心的摆弄着那朵郁金香。手上则是拿了一手新的手帕,正在轻轻的为花瓣擦拭着污迹,动作轻柔舒缓,似乎她面前的不仅仅是一朵花,而是一个人,一个娇弱的女人。

    “不出声也没事!”

    “刚刚堡里的动荡定是因为公子而起吧?”

    “能够对独尊堡出手的都是有着极大背景或者是顶尖身手的高手,玉华不想知道你与他们有什么纠葛,还请看在我们都是惜花之人的份上,莫要伤了无辜!”

    微微的瞥了下头,宋玉华似乎在检查着自己有没有擦拭干净,玉手轻轻的捏拿着花茎,发现那里又有了点污迹,便一个人对着那里哈着气,想要擦拭那里。

    气氛又再度安静了下来。

    半晌。

    宋玉华再度开口了,道:“你能够将我的手帕留下来吗?那个只能是我丈夫的啊。”

    一个妇道人家的香帕丢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那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污点,从某方面来说已经是不贞不洁,尤其是她出身注重汉家血脉的家族中的时候。

    她身为宋缺的女儿,就应该是完美的。

    说完后,宋玉华不再言语,而是轻轻的哼着一首奇怪的曲子来,如呢喃一般的啦啦声回绕在房间。

    而在这个时候——

    独尊堡高层终于爆发了彻底的混乱。

    不仅解晖怒目圆瞪,甚至连也在这里做客的师妃暄无比震惊。

    那便是秦王李世民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给弄丢了。

    秦王哪里去呢?RO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