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80章 杀王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擦,章节名打错了!大家不用奇怪!

    “唔!”

    宋玉致玉手遮蔽着额头,以掩盖那晒人的阳光,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城市,玉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了一丝无奈。若不是自己的姐姐宋玉华在这里,是独尊堡堡主的儿媳妇,宋玉致才不想来这里了。

    一身劲装的宋玉致踏足成都后,并没有立即去独尊堡,作为宋缺的女儿,她可不比自己的那个哥哥宋师道,她能够感觉出父亲宋缺已经渐渐的对解晖不满了。

    平常的时候,宋玉致一般都是大大咧咧的,但是这不代表她并不知道这些。

    想起自己的姐姐,宋玉致的心就不由的升起了一种忧伤,在宋玉致看来,这是自己父亲用来牵制拉拢解晖的手段。姐姐的事情,使得宋玉致一直以来心情都不怎么好。

    这便是她们大家族的事情。可是身为宋阀女,宋玉致不得不做那些不愿意做的事情,譬如窃取情报之类的。

    “……”

    扫了一眼还是那般热闹的成都大街,宋玉致便转身走了,目标却不是独尊堡。而是宋阀在这里的生意据点。

    一路走来,宋玉致时不时的与那些阿婆聊天,却是在谈话听到了几件极为诡异的事情,一件是前天晚上发生的凄惨鬼叫,这使得那天有不少的人吓了个够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有睡好觉。

    而另外一件事则是那一声回荡了整个成都的声音了。

    那一句石青璇要与师妃暄和好的话,到现在几乎都是成都许多人的谈资。绝大多数人或许不知道这两人是谁,但这不能掩盖他们的想象,而知道两人身份的人则是更是陷入了脑补了。

    柳眉微扬,宋玉致显然猜到了什么。不过她倒是没有说什么,心只是暗自嘀咕到看来自己还是来得稍微迟了些。这种情况,使得宋玉致暂时压下了去见姐姐宋玉华的事情。

    秦王李世民还有师妃暄都来了此处,她在这个时候去见宋玉华显然不合适。

    心有了决定后,宋玉致便去了宋阀在此处的据点。

    时间渐过。

    很快。时间便来到了傍晚。

    在岳缘的吩咐下,安隆几乎彻底的将天莲宗运转起来,因为天莲宗乃是商贾的特性,所以这个门派的人绝大多数都混迹在人群闹市。不仅在成都内部有着许多人在观察,而且在成都的郊外亦有相应的人。

    其,尤以独尊堡为心的方圆,有着最多的天莲宗门人。

    这般动作。哪怕是岳缘也不得不惊讶天莲宗在巴蜀的根底,这里明面上是在独尊堡与少数民族联合的统治下,而暗地却是受到魔门天莲宗以及南岭宋阀的极大影响。

    比较起来,宋阀在这里普通老百姓的影响才是可怕的。

    而天莲宗因为宗门特性,所有的力量同样不差。

    果然。

    出身魔门的人,哪怕是一个胖。你都不能有所小觑。这一份经济能力,至少比眼下的纯阳来说,对方在经济上的能耐,尤其是在巴蜀地区的影响确实让人讶异。

    人家甚至能从你家今天购买多少了菜、盐和肉什么的来分析你家眼下的大致情报。

    一份一份的情报传递过来,先是回转在安隆的手上,最后汇聚在岳缘的手。

    “天莲宗,确实厉害!”

    看着手的情报。抬起头,岳缘的目光从上面收回,目光落在了安隆的身上,对此很是赞叹,道:“从吃喝的方面来大概的推断,这是一种不错的情报推理方法。更重要的是,天莲宗果真是一个商贾门派,这般的能耐我想阴癸派也比之不上。”

    “呵呵!”

    安隆闻言笑了。胖脸上的表情很是欣喜。哪怕是在魔门,天莲宗其实也是受到鄙视的,所谓商贾自古以来在华夏原都没有什么好印象,绝大多数人对商贾都是投以鄙视之情。

    而在眼下魔门第一大派阴癸派的眼,天莲宗同样如此,不过是一群商贾,所有人都钻在钱眼儿。在魔门大业除了提供钱财外,就不怎么顶用了。

    尤其是在魔门还未统一的情况下,这群商贾骨里那势力的墙头草习惯,自然不会被人喜欢。

    可以说。魔门只怕是除了邪王石之轩,其他人都小瞧了天莲宗的作用。

    手上的情报,此时此刻正告诉着岳缘天莲宗的能耐,在必要的情况下,你堂堂独尊堡吃的用的他们都能控制。尤其是这种比较大的势力,可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由自己内部产生的。

    望着安隆,岳缘觉得这天莲宗到时若与自己交给商秀珣的客栈大业合起来的话,这简直是完美的搭配。不仅会赚钱,而且在情报收集上也有独到之处。

    心琢磨着这个问题的同时,岳缘也在仔细的分析手上的情报。

    很快,岳缘便从其拿出了一张吸引了他注意的东西来。

    “宋阀的人来呢?!”

    虽是疑问语气,但是属于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安隆听了并没有出声,而是保持着安静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岳缘说完点点头,赞同了自己先前的那句疑惑,道:“看来是的了。李世民和师妃暄来巴蜀的消息,宋缺也知道了!”

    “也是!”

    “宋缺从来就没有放过他对北面的目光!”

    “不过眼下宋阀的事情可以放在一边,宋阀的顶尖高手没有出动,不会我接下来的事情有所影响!”

    说到这里,岳缘缓步走到窗前,看了那一眼已经落了一半的夕阳。

    半晌。

    “是时候了!”

    话语落下,岳缘已经转身走了出去,只要李世民还在巴蜀,在天莲宗真正的全力运转下,他的踪迹就逃不出自己的掌握。

    听到这里,安隆双眼一合,知道杀王的计划开始了。

    这一先手棋,即将出手了。

    只是无人知道道公究竟会怎么出手。

    傍晚。

    由于是夏日。天黑的迟。

    相比起来,人们的晚饭也推得比冬天和春天迟了,独尊堡同样如此。

    只是比起普通百姓来说,他们所选择的都是新鲜的蔬菜等材料,然后在专门的人的带领下,将数车的蔬菜瓜果和肉之类的送进独尊堡。

    而顺着这个行当,岳缘很容易的混进了其。

    哪怕是有着安隆所画的关于独尊堡的画。但对岳缘来说,一切还是由自己亲自来看来的好。

    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彻底遮掩了原本的风采。

    只不过在踏入了独尊堡过后,岳缘只是一个转身,便已经在一群丫鬟侍女的眼皮底下消失了,而在不知不觉一个挂在板车底下的人不知在何时走了出来。顶替了原来的位置。

    一行人晃晃荡荡的朝厨房的方向而去,顺便结下钱财。

    另外一个方向。

    岳缘趁着独尊堡一名侍卫不注意的情况下,一把将对方拽入了一个空下的房间,很快又重新换了一套的衣衫走了出来。

    顺着安隆所画的路途前进,岳缘便发现安隆所画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差错,当然这并不是说安隆在欺骗自己,而是解晖与安隆结拜本身便打了其他的心思。

    哪怕是当初让安隆在独尊堡做过客。但也会是转过头就会将安胖所坐过的凳丢出去烧掉的存在。

    更改房间安排,对于解晖来说不过是小事。

    至于主体的位置,譬如解晖的书房卧室所在什么的,都没有改变。毕竟,在这天下,还没有几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解晖的面前,人家好歹也是巴蜀的第一高手。

    而且高手一般情况都是自持身份的,天下间像邪王石之轩这样的人太少了。

    一路走走停停。避开了严密的所在,岳缘朝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只是在经过一处阁楼的时候,岳缘在观察着地形的同时,还不忘了顺便看了下这阁楼前面院里盛开的鲜花。

    “恩?”

    脚步停下,目光怔怔的看着眼前盛开的花朵,歪着头打量了半晌,岳缘弯腰将面前的一朵郁金香摘了下来。放在鼻前轻轻的嗅了嗅。体会着花香,岳缘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便是自己这几天又没怎么洗澡了。

    看着眼前这么多的花朵,岳缘就冒出了想要洗一个花瓣澡的冲动。

    就在岳缘细嗅花香。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轻松状态的时候,无声无响,一样东西直接落在了岳缘的脑袋上面。

    这一落,终于将岳缘从这种状态下唤醒。

    心一惊,右手拿过落在了自己的头发上的东西,他发现这是一张绣着鸳鸯的丝绸手绢吗,上面散发着柔柔的淡淡的香味。

    二楼。

    窗户被推开。

    一个貌美如花的女正一脸惊愕意外的看着下面,显然是没有料到她手上的东西会掉下去砸到人。

    这是一个幽怨的女。

    感情上并不顺林。

    幽怨的神情,外加憔悴的模样,都告诉了他道公眼前的女的悲苦。

    唯一让他意外的地方,就是对方的模样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手拿着手帕,一手捏着郁金香在鼻前轻轻的旋转着细嗅香味,岳缘朝二楼的女送去了一个满是魅力的笑容。

    两人间隔着数米,一上一下就这么四目相对。

    半晌。

    “不好意思!”

    “啊!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脸颊微微有些发红,女看着对方手上旋转着郁金香,虽然衣着乃是下人的,但是对方的模样和气质却是她首见,她觉得只怕是世家公也无法比美下面之人。

    “人生莫要只见到悲苦,生命终究还是快乐的!”

    “送你了!”

    “女人就像这朵花,可莫要提早枯萎了!”

    说完,右手一弹一送,那郁金香已经飞向了二楼,落在了女的面前。而同时,岳缘的身形已经一闪,避开了。

    “哎!”

    “我的……”

    女的话语戛然而止,她的目光落在了那飘落在了面前的郁金香,久久无言。

    至于岳缘在避开了对方后,人站在了阴暗的角落,人的表情很是奇怪。开始一时没有想起那女是谁,但在岳缘将手郁金香送出后,这才想起这女的身份来——宋玉华。

    更重要的还是岳缘发现自己竟然在这样危险的时刻,还会走神。

    看来当初了空的那最后一击的影响在现在终于渐渐的浮现了。

    之所以是有这个发现肯定,是因为刚刚岳缘将手的手帕丢在了那花田里,但是在走出了一段距离后,他竟然又回去将其捡了起来。

    该死的了空,让我功亏一篑!

    这算什么?

    望着手上的手帕,岳缘表情很是奇怪。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