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8章 先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叮叮当当!

    金银铃铛无风自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在这阵阵清脆的铃铛声中,岳缘停下来,侧着头看着那远方消失在视线里的人影,默然无语。

    那一身青衫,还有负剑的模样,正是师妃暄。

    “……”

    目送着对方离开,岳缘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看着远处,好半晌,这才用手捂住额头,晃了晃脑袋。在抬头,师妃暄的人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踪迹。

    “算了!”

    “暂时还是先找安隆,他的商铺对于我来说有着更大的作用!”

    自言自语了一番,岳缘身形再度加快,人却是朝成都的方向去了。

    ……

    成都。

    新的一天的来临,当金色的阳光彻底的覆盖起这座城市来,整个城市顿时再度热闹起来。

    街道上行人遍布,你来我往。

    作为眼下天下间比较安宁的地方,成都并没有陷入战火,与中原百姓不同,这里的人还无法体会那打成了一锅粥的战乱境地。所以,人们与过往的日子一般同样早起,然后靠郊外的人去城里卖菜的时候就会彼此的探讨起昨晚发生的诡异事情来。

    譬如那凄婉如杜鹃啼血的女声,跟闹鬼似的。

    大伙儿之间,立即便找到了新的可以吹嘘的事情,不断的脑补出那厉鬼曾经的凄惨过往。

    作为普通人,一天的日子毕竟也就这样了。

    他们不是江湖人,也不是野心勃勃争霸天下的枭雄。心里所追求的很是简单。

    “巴蜀成都,确实不错!”

    化了简短的装,作了易容的李世民在解晖的陪同下,在一座在成都来说很是奢华的酒楼里开始望着眼前的景色。作为秦王。虽然他是前来与解晖谈论合作结盟,但是这并不代表李世民不想看看这巴蜀。

    要知道,从天下来说,这个时期的巴蜀可谓是粮仓,只是那交通太烂,外面的不容易进去。里面的也不容易出来。若是能够改变蜀道难的话,那么对于大局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去做的事情。

    可惜,这样的情况哪怕是杨广在位的时候,都无法做成,再加上岭南宋阀,即便是李世民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打破这千百年来的困难。

    “虽然比之长安、洛阳少了一份繁华,但是却多了一份淳朴!”

    目光落在那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身穿着各色服饰的川蜀蛮族,李世民简短的对成都做了自己的评价,同时也在自己心里琢磨着合作后。该对这里的百姓做什么样的统治。

    秦王李世民与他的舅舅杨广一样,也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的人。当初杨广在太子期间憋了好几年准备数个大计划,成为皇帝后便是建立东都,开凿大运河,设立科举,最后伐高句丽。

    而李世民也基本上是一样的人。在他的内心里同样有着自己的打算。譬如说,他现在就琢磨着如果李阀一统天下后,当对这些蛮族和异族做什么用的统治。

    成为他们共同的皇帝?

    低头饮酒的动作遮掩了眼底中一闪而过的锐利,当他被选中成为慈航静斋所定的人选后,李世民就明显的感觉到自家的兄弟关系发生了变化。身为秦王的他是喜欢自家是那个天所定的人选,但是他的内心里却并不是很高兴。

    华夏自古以来,一般都说立长不立幼,但自从秦始皇那里开了一个坏头后,这个传统在权贵阶层中那不过是一个必要的时候可以堵住其他人的口的口号而已。

    从头到尾,这一切终究是以实力来说明。

    但是慈航静斋的选择。既让李世民心中高兴,却也是愤怒的。

    有一种错觉,李世民觉得自己搞不好还真会与那个已经被满天下骂成了暴君的杨广会面临一样的事情。

    一个宗教插手天下真龙的事情……

    这不管是哪个人,真正立在顶端的人,对这个都是大忌。可是。慈航静斋就这般的做了。

    当初在听闻了禅主了空之死后,李世民的内心里那隐藏的地方,流淌的是一种喜悦情绪,当然在脸上表现的自是悲哀。既然慈航静斋选择了他,那么他李世民就是信佛的。

    这一次与师妃暄南下巴蜀,更是让李世民见识到了佛门的力量,哪怕是静念禅院遭受了重创,也同样不可小觑。

    “嗯?”

    “秦王笑的这么奇怪,是想到什么事情了吗?”

    解晖看着面前秦王面目含笑的模样,很是讶异,不知道对方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目光也顺着对方的视线朝外面望去,却没有见到任何让人失笑的地方。

    “噢!”

    “让堡主见笑了,是我失礼了!”

    温和一笑,李世民面露淡然笑容,不卑不亢,世家风采确实立显。这般模样,让解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之人的魅力。

    “我在想师仙子此时此刻在做些什么,她可是有好些天不见了踪迹!”

    李世民放下酒杯,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突然说道。

    “师仙子乃是绝色佳人,更是慈航静斋的传人,想来眼下正在处理其他的事情!”

    说到这里,解晖闭目沉思了下,继续说道:“那道公子的做法已经让她们恼了,眼下在帮我与秦王拉线的同时,更多的心思还是在那道公子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道公子的做法已经触及了他们的底线!”

    而且解晖也隐隐听说了道门的内讧,身为中原大宗师的宁道奇只怕这个时候已经是彻底的纠结了。试想,道门出了一个可以杀了禅主了空的存在,再加上一个大宗师宁道奇。从某方面来说,道门高层的战斗力已经很是厉害了,几乎与佛门不相上下。

    这样的情况,道门的其他人自然能够看得到。

    只是让道门内部人蛋疼的是宁道奇与道公子两人道不同。这一点可以说困苦了太多人的心思。

    身为独尊堡的堡主,解晖之所以与李阀合作,是因为他想要两个人证明——一个是自己的结拜兄长天刀宋缺,一个则是慈航静斋的斋主梵青慧。当然这些是老一辈的江湖恩怨,秦王对此压根儿不感兴趣。

    就在解晖与李世民聊天的时候,解晖的另外一个结拜兄弟——安隆却是终于东拉西扯的逃回了成都。

    开始他并没有回天香楼。也不敢回天香楼,而是去了只有自己与心腹知道的隐秘据点,准备带上一些关键物品,一直隐藏在巴蜀。

    正所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嘎吱。

    刚刚推开门,踏入房间的安隆脚步停在了半空,双眼微微凸出的看着那端坐在椅子上的人。

    “唔!”

    死死的咽了一口口水,安隆首先想到的是逃,但随即他想起了眼前之人的厉害,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来,道:“道公子。你……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很简单!”

    “问出来的!”

    岳缘放下手上的茶杯,伸手遥遥一指那角落里的人,说道:“我在这里已经喝了三杯茶,却没有料到安宗主这般谨慎,直到这个时候才回自家的隐秘据点。不得不承认,安宗主在跑路一上有着极为厉害的天赋!不过眼下。安隆你是逃不掉的。”

    “坐!”

    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桌椅,岳缘如同这里的主人,示意道:“为了寻这里,我从天香楼开始,还是耗费了不少的时间!”

    安隆在见自己无法逃离的情况,反而收敛了那种商人的气质,有了魔门八大高手的气度,当在坐位上坐下来后,安隆拿起那已经凉了的茶水一口而尽,早上一路七拐八歪的逃。着实将安隆累惨了。整个人几乎成为了血色胖子。

    “不怕我下毒?”

    看着安隆那一口而尽的牛饮,岳缘开口笑问道。

    “以道公子的身手,还不会用这样的下作手段!”

    叹了一声,安隆回道,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角落里那瘫软在地上的好几人。那些人此时此刻似乎已经晕了过去,而且身手布满了爪痕,皮肉更是挠的翻开,显然是生生被自己抓成了那样。

    而这些人正是他安隆的心腹手下。

    其中,甚至还要天香楼的女人。

    这是!!!

    看到这里,这些人的惨状,哪怕是安隆身为魔门中人,见过无数的惨状,在看到这种情况亦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他对自己的心腹可是了解的狠。

    作为心腹,必须能够保守秘密,更是能够坚持惨烈的刑罚,实在忍不住的话更会自杀。哪怕是石之轩也无法迫出真相。

    这是安隆选择心腹的基本条件。

    但是眼前——

    却是告诉了他安隆,自己的手下曾经经历了无法想象的痛楚,甚至连自杀都无法做到。想到这里,安隆心中顿时不由一凉。

    “我不下毒!”

    “但我会用其他的方式取得自己想要的!”

    似乎是应对安隆的猜测,岳缘终于放下了茶杯,这般说道。

    “……”

    安隆那一身肥肉哆嗦了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岳缘不言不语。

    “安宗主既然已经背叛了邪王,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语气温和,岳缘目光停留在安隆那一张肥脸上,问道:“若是被邪王知道你对他女儿做了那样的事情,搞不好你想死都难!”

    “……”

    听了这话,安隆心中就是一阵郁闷与后悔,不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安隆突然问道:“那不死印法可是落在了道公子的手上?”

    “呵呵!”

    笑声中,岳缘在安隆的眼中用食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脑子。

    原来如此。

    安隆什么都明白了,晚上在大石寺的魔门所有人都被石青璇算计了,果真不愧是大哥的女儿,他小瞧了。不过唯一一点让安隆不明白的是,石青璇为什么会将不死印法给道公子岳缘?

    要知道在安隆的印象中,巴蜀可是道公子第一次前来。

    难不成在其他的时候石青璇与道公子见过,有过接触?

    心中思索着这些,安隆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这自己完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安隆你既然已经背叛了邪王,没了去处,不如跟着我纯阳,如何?”

    见安隆的情绪有些低沉,岳缘目光炯炯的盯着对方,道出了自己的打算:“我对你在商业上的做法还算赞同!”

    “嗯?!!!”

    安隆震惊了。

    道公子想要自己跟对方?

    他可是道门之人……不过转念想到昨晚见识到了的那些与自己武功一样的魔门武学,安隆又郁闷了,那样的武功,真的是道门中人?而不是魔门在道门中的潜伏?

    “跟你?”

    “岳公子不是与邪王乃是合作关系吗?”

    安隆可是知道石之轩与对方的合作,但是眼下这一幕,告诉了他对方与邪王的关系只怕不是那么简单。转念一想,以石之轩的心思只怕也不是那么善良的。

    想说什么,安隆只是张了张嘴,又涩然的笑了。

    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他自觉地猜到了石青璇为什么要将不死印法交给道公子了,若是在加上那晚上突然猜测出的关于邪帝舍利的关系,只怕两人在一个关键的时候就会动手了。

    好一个心思巧妙的侄女。

    安隆不得不赞叹,不死印法落在道公子这样的人手中,那几乎是将石之轩功夫的大半根底摆在了对方的面前,再加上对方的实力……

    “岳公子,我无法拒绝吧?”

    安隆此时此刻觉得自己着实憋屈了,被侄女算计,被道公子胁迫,再加上早上路上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安隆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识时务者为俊杰!”

    再度拿起了茶杯,与安隆喝的茶不同,岳缘手上的茶杯中装只是白开水,平淡无味。

    “公子,想做什么?”

    安隆不愧是出身天莲宗,以商贾出道,浑身上下都带着投机味道。在确定了自己的处境后,安隆便问了起来,他不觉得对方收服自己仅仅是为了以后对付石之轩。

    “你曾经与解晖乃是结拜兄弟,对于独尊堡有着堪比宋缺的了解!”

    “再加上你在巴蜀成都的多年地下经营,我需要你的力量,寻找一个人!”

    茶杯翻转,白开水直接流到了掌心中,晃了晃,在安隆的注视下变成了许多晶莹透彻的碎片,岳缘目光定个在掌中的冰片上,继续道:“师妃暄也在巴蜀,前面都是她出子,这次就该换我先手了!”

    “这人是……”

    安隆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听到这里他的心中已经猜到了那人,但是他还是需要重新问一句。

    “李世民!”

    “我要杀王!”

    话语落下,手中冰块洒出,直接落在了安隆的身上,没体而入。RL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