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6章 彼招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婠婠!

    天魔缎带恍若游蛇一般从破洞处径直朝那还飞在半空的卷轴卷去。

    不得不说,婠婠的突然现身,突然出手,都让其他人有些措手不及,唯有岳缘在开始便知道这大石寺竟然汇聚了魔门年轻一辈的高手,婠婠显然在此。

    如果没有猜测错的话,婠婠定是尾随自己前来了巴蜀。

    想想也是,她还没有从自己的手上弄明白天魔功的问题,再加上合作的事项自然不会那么放弃,虽然被挠痒痒差点笑坏了去,只是在人家的心中对于岳缘的印象已经开始变得混乱了。

    对婠婠来说,岳缘太过奇特了。

    就在天魔带即将缠住不死印法卷轴的时候,杨虚彦的长剑到了。

    叮!

    长剑刺在天魔缎带上,发出一声脆响,恍若点在了铁板上面,竟然婠婠在眨眼睛由柔转刚,使得那天魔缎带变得跟钢铁一般。只是这一击,使得婠婠想要卷住卷轴的打算不由的落空。

    对于杨虚彦来说,若是不死印法落在阴癸派手中那绝对不可想象。

    在这一击下,卷轴啪的一下掉落在了岳缘的面前,被他随手接住。数方一番动作后,卷轴竟然再度回到了岳缘的手上。

    砰!

    一掌迫开周九天与金环真夫妻,最后岳缘落入了包围中。

    莫名的,前来的八个人围上了道公子。

    不死印法的卷轴和关于邪帝舍利的消息,都同时聚集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个诱惑就太大了。

    “呀!”

    身形飘飞。落在了佛像头上,婠婠的赤足直接踩在那佛陀满是疙瘩的头上,也不嫌脚给硌得慌,而是嬉笑着望着岳缘说道:“公子这次可是被围了哦!那石青璇可是抛弃了公子了。你看呀,还是婠婠好,千辛万苦的从洛阳一直追来,人家脚上都起泡了哎!”说到这里,婠婠一脸的哀怨,玉足的大拇指则是不断的在佛陀的脑袋上滑啊滑。

    安隆和杨虚彦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刚刚一直隐藏在那里哪怕是石青璇从旁边离开也没有理会,而是静等着出手抢夺不死印法的婠婠。对于阴癸派妖女的德行,同样身为魔门之人,更是与阴癸派有过牵扯的两人自是知道阴癸派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拿邪王石之轩来说,他招惹了人家阴后祝玉妍,结果便是一般情况下石之轩都是避开人家,不想与人家接触,否则的话一个疯狂的女人绝对会让人头疼。

    有其师必有其徒。

    对比起来,这婠婠据说是这些年来阴癸派最为出色的传人。

    在魔门内部来说,婠婠比起杨虚彦还有侯希白的声望都要来的高。毕竟对于一个刺杀的。实际上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喜欢的。

    婠婠的话虽然带有暧昧的气氛,在场的其他人倒是不觉得意外,阴癸派的女人前期都是这个德行,作为同门,虽然不在一个门派,但是大家还是了解的。

    故而对于婠婠的话。哪怕是尤鸟倦四人都只是瞥了一眼,注意力便放在了岳缘的身上。

    “道公子!”

    “我知道你很强!”

    “但是在圣门八位高手的攻击下,想来在飞马牧场一战中伤势还没好利索的你,是挡不住的!”

    “所以……”

    “将不死印法给我吧!”

    出声的是安隆,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没有站在黑暗中,而是将一半肥胖的身子露在了月色下,很是认真的说道。这话确是在给在场的其他人打气,毕竟一个一战使得佛门禅主了空坐化的高手,绝对不能小觑。

    一旦在场的人,不能携手共同对付道公子的话。安隆实在是不敢想象那种结果。

    至于那不死印法,回想起那天所见到的的对付喝三杯东西的场景,安隆就已经决定不能让不死印法落在对方的手上了。若是被对方拿去,只怕道公子将比邪王石之轩更加的恐怖。

    所以,不管怎么样。先不说那个邪帝舍利的问题,这不死印法就不能落在对方的手中。

    杨虚彦没有说话,包裹在夜行衣当中的影子刺客只是握紧了手中那黑漆漆丝毫没有反光的剑,目光上下打量着岳缘,似乎在寻找弱点,寻找可以下手的地方。

    至于多情公子侯希白因为师妃暄,再加上以前折扇也落在了对方的手上,矛盾当然不小。

    “呵呵!”

    “听到了吧?道公子!”

    “现在你危险了,不过只要你将邪帝舍利的下落告诉我,我帮你打他们,如何?”

    出声的是尤鸟倦,舞了一下手中的独脚铜人,直接砸掉了旁边菩萨像的脚,他用一种诱惑的语气对岳缘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这话一出口,婠婠、安隆还有侯希白三人的眉头都是一皱,至于杨虚彦包的太紧,只看到一双眼睛,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并没有听到尤鸟倦的话。

    这个白痴!

    但是心中却是同时升腾起了这样的感慨。

    一手拿着不死印法,一手放在腰间,岳缘没有任何的动作,似乎对方刚刚的话不是对自己所说一般。正在几人正准备重新有动作的时候,岳缘缓缓的转过头,目光落向了站在月辉下,肆意的散发着自身魅力的婠婠,开口说道:“婠婠,逃吧!”

    “恩?”

    婠婠闻言不由错愕,霎时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逃吧!”

    “逃的远远的!我可不希望自己的侍女出现了危险!”

    “担心的不该是我,而应该是你们啊!卷轴,给你了!”

    说到这里,手上的卷轴朝侯希白的方向抛了去。在最后一个字落下后,人出手了。

    月缺剑,却是仍然没有动。

    出手的目标正是安隆。

    啪!

    先是一巴掌拍开杨虚彦的剑,直接荡的对付那黑色的长剑晃荡起来。发出一阵嗡嗡的声响。错身而过的杨虚彦并没有回头,而是有也不回的朝侯希白杀了去。

    而在这之后,岳缘已经与安隆交上了手。

    霹雳啪啦中,双方以快打快。

    面对道公子的突然攻击,安隆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这不代表安隆就没有防备。与其交手后。安隆便尽展自己的武学,天心莲环这一门天莲宗的镇派功法已经出手了。

    动、摇、进、退、搓、盤、弹、捻、循、扪、摄、按、爪、切,十多种的指法施展而出。

    可即便是这样,安隆却是越打越惊,自己的招式竟然被对方还了回来,自己用什么,道公子便用什么。这种诡异的情况,安隆首见,心中不由大为惊骇。

    道公子,怎么会天莲宗的功法?

    心惊。心焦,心急中,安隆竟然是功力爆发,一鼓作气的爆发出五个真气莲环朝岳缘打去。

    “哈!”

    见状微微一笑,岳缘体内长生真气变换,在与安隆交手的过程中。对方第一朵射向自己腰眼的真气莲花北自己掐灭,就基本上被探出了对方的方式。这一番交手不过是为了验证自己所想。

    在对方五朵莲花出现的时候,在安隆惊恐的目光注视下只见岳缘运以同样的动作,同样施展出了莲花真气,更让安隆震惊的是对方的莲花真气比自己还多,出现了七朵。

    真气莲花互撞,立即爆发了开来。

    空气中顿时出现了一种诡异灼热气息扑面而来,同时四周的佛像亦遭受了这股冲击,溅起漫天的泥尘,周围的佛像断裂了一圈。

    噗!

    仰头喷出了一口血雾。安隆已经彻底的震惊了。身上的伤势压根儿无法阻止他内心的震动。人如皮球一般的弹了出去,撞到了一座佛像后,又再度吐了一口血。

    不可能!

    这是此时此刻安隆唯一的念头。

    而就在岳缘接下来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尤鸟倦四人出手了。

    刚刚那在极短时间里与安隆的交手,让四人都知道刚才自己与道公子的交手。只怕是对方留手了。

    “呵呵!”

    回头淡淡一笑,面对四人的围攻不闪不避,却是与先前的交手完全不同。

    砰!砰!砰!砰!

    黑暗中,劲风迭起,不一会儿安隆亦听见连续四声响外加四声闷哼,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和金环真四人全部抛飞了出去。

    四人,与安隆一般模样受创在了自己的招式下。

    “这怎么可能!!!”

    “你怎么会我们的武功?”

    “……你究竟是谁?”

    “你与向雨田是什么关系?”

    四个人面色不由呆滞,哪怕是在魔门高手中排名第八的尤鸟倦也不过在自己一样的招式下没有走过数招,便在惊愕中受了创伤。

    而在这个时候,落在侯希白手上的不死印法卷轴因为他武功最差,面对婠婠与杨虚彦的争夺,终于不保,一份卷轴生生的扯成了三份。面对这样的结果,哪怕是婠婠和杨虚彦也不由一愣。

    随即三人便发现了现场的气氛再度发生了变化,安隆外加尤鸟倦四人的围攻,竟然失败了。

    在听到四人的话后,三人更是一震。

    其中,尤以侯希白和婠婠两人面色凝重起来。

    一个是回想起了当初交手时的场景,一个则是回想起了边不负的死。

    该不会……

    “没有关系!”

    “不过为了防止后面出现麻烦,所以今天你们就不用离开了!”

    “你们就与这大殿里的佛像一同毁灭吧!”

    话音落下,人动了。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