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71章 琴箫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面具缓缓摘下。

    岳缘随手将其收进了袖子里,目光在石青璇那隐藏在面纱下的鼻子上停留了一下,这才安静的看着对方没有言语。

    虽然彼此眼下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但是不知怎的,岳缘有一种彼此之间早已经就是熟人的感受。

    第一眼便是如此。

    这是第二个女人,让岳缘有着这种感觉。第一个,是赤练仙子。

    “原来是这样啊!”

    呢喃的感叹了一声,石青璇微微测了测头,娇憨的语气中有一种舒缓的味道。似乎对岳缘嘴上的关于师妃暄的处置方式比较放心,在江畔清风的吹袭下,鬓角的秀发再度在不觉间被吹倒了脸上。

    有着轻纱的遮掩,倒也没有丝毫的麻痒感觉。只是这样的乱舞的青丝,还是让石青璇有些不太喜欢,于是在被吹起的时候,玉手又伸了上去,将鬓角头发拉下,垂在了胸前。

    “只是师妃暄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情,虽然我不太喜欢她,不想见她,但是她的性子我还是了解的!”

    “正义到固执!”

    目光从岳缘的身上移过,石青璇的视线转向了那即便是有着数艘大船游曳其上,仍显宽阔的江面上,若有所指的说道:“而且在我看来,岳公子你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两个固执的人凑在一起,便是眼下佛道的事情了!”

    “岳公子说的好!”

    “为了天下,或许青璇也有这样的心了!”

    说到这里石青璇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连眼神都恍若那被打了霜的茄子,蔫了。

    看到这里。岳缘便知道对方指的究竟是谁了。

    无疑,就是那个让石青璇恨的人——邪王石之轩。

    对于这个男人,石青璇无疑很困惑,心中对石之轩非常之矛盾。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如何只要破坏掉石之轩的某些心思。往大了的说着都算是为了天下和平。

    因为从某方面来说,石之轩是天下动乱的因素。

    当然,这些是在正道的眼中,至于石之轩化身裴矩所做下的功劳却是被人忽视了,分裂突厥的能耐可不是小功,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石之轩与突厥大宗师毕玄也算得上是生死大仇了。

    尤其是一个大宗师还是为了民族而存的时候。

    可以说,如果石之轩真正的出现在了毕玄的面前。只怕人家毕玄估计是要付出老命,也要杀了石之轩,同样高句丽也是石之轩的棋局上的棋子。只可惜,在这一步上他石之轩失败了,杨广也失败了。

    否则的话,一直窝在高句丽力保国家的傅采林也会前往中原诛杀其中罪魁祸首。

    然而事实上却是三征高句丽失败,杨广丢了国家,而邪王石之轩也丢了那个裴矩的化身。重新化作了邪王,还是那个有精神病的邪王。

    于是两人都成了霍乱天下的人。

    回想起当初在江都见到的杨广,岳缘有一种感觉。只怕在邪王石之轩的眼中,这杨广只怕是当时满朝上下唯一瞧得上眼的人,否则的话以邪王的高傲他能够化身裴矩在朝为官那么多年,分裂突厥等等一系列的大事几乎都是都与他有关。

    而以杨广的能耐,只怕裴矩的邪王身份,亦在杨广的眼中。

    只可惜。最终的设想全部失败,杨广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石之轩自然丢掉杨广,重谋它路。至于徒弟影子刺客杨虚彦,开始的时候只怕不是用来对付李阀的,而是用来牵制杨广的。

    面对一个能够杀自己的族人如切瓜砍菜一般的狠辣皇帝,作为臣子的邪王在那个时候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得不寻出一个可以针对杨广的计划,而太子杨勇的遗腹子杨虚彦便派上了用场。

    要知道杨广在之前可是一个极端好名的皇帝,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想要野心勃勃的去超越始皇帝,以致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想到这里,岳缘突然发现石之轩很可怜。

    为了爱情放弃了事业,最后又为了事业放弃爱情,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这算什么?

    目光怔怔的迎着石青璇的目光好半晌,这才叹了一声,摇摇头,说道:“也许吧!”

    “观点不同,代表各自的看法也不相同!”

    对于人家父女之间的矛盾,岳缘虽然不想多发表身么,但是他在这个时候莫名的起了一种十分诡异的感慨,那便是按道理来说女儿应该跟父亲比较亲的,儿子与母亲的关系更加融洽。

    因为父亲对儿子的教育一般都是严厉为主,而女儿则稍显溺爱,母亲则是恰恰相反。

    但是邪王石之轩的情况告诉我们什么?

    在丧偶之后,身为男人应该多些精力关注自己的女儿的生长情况,而不是将她丢给别人(霸刀岳山)养,自己却是埋头追求事业(化身裴矩),这样的后果便是眼前石青璇与石之轩的那种错综的父女关系了。换做邪王石之轩若是在石青璇小的时候亲自来抚养,事情哪里会是这样?

    果然是邪王当初太年轻的缘故吗?

    看着石青璇那幽幽的眼神,岳缘便知道对方对邪王石之轩的矛盾与愤恨可不是简单的可以抹平的。

    更重要的是,看着面前的石大家,岳缘竟然想起了自己在笑傲江湖世界的后代——岳不群。

    也许——

    他们对自己的也有着极大的愤恨,这算不算邪王与石青璇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身为后代的追求稍稍有些不同。

    但作为父亲

    邪王是追求事业,我这是追求爱情?

    晃了晃头,岳缘的身躯不由的一颤。打了一个奇怪的冷战。

    “咦?”

    “岳公子,你怎么呢?”

    虽然石青璇陷入了那种状态。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观察着岳缘的表情变化,在见到道公子的奇怪变化后,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略带关心的问了起来。

    果然,男人太年轻的时候。都不会带孩子的!

    邪王如此。

    而他岳缘更是huā费了好长时间才劝自己真正的接受,开始还看不惯自己后代的所作所为。

    岳缘觉得下次有时间与邪王再度见面,得好好的互相感叹一番育儿的不易。

    “没事儿!”

    “只是为这道与佛的争斗,还有这天下的安危感叹了一下!”

    伸手捏了捏眉心,岳缘摇摇手示意石青璇不用在意,目光落在了那平静的恍如镜面的江面,说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还是谈一些其他比较开心的事情吧!”

    “恩?”

    道公子的突然变化让石青璇颇为讶异,定定的看了对方一会儿,满心的迷惑。

    “当初青璇的那一曲并不完整吧?”

    石青璇的视线落在自己的侧脸上,岳缘能够清晰的感受出对方眼中的迷惑,不过岳缘没有在意对方对自己刚刚举动的疑惑,在这里没有人知道自己其实是有后的人了,而是转移了话题,说到了其他的方面。

    比如那一天的箫曲。

    虽说一曲平复了跋锋寒与其他人的争斗。但是那一曲其实并不算完整,岳缘对音律上也有不俗的造诣,自是听的出来。

    “”

    听到这里。石青璇的眼神不由一亮,显然对于道公子能道出自己那晚的一曲其实并不完整很是讶异,而更让她讶异的是仅仅凭借这一句话,就能够看出道公子在音乐上只怕是造诣并不低。

    只是江湖中可是没有传闻道公子在音律上的造诣了。

    “岳公子,也懂箫?”

    如见猎心喜,石青璇关于自己与父亲邪王石之轩的矛盾暂时压在了脑后。她的注意力放在了音乐上面。

    “没有青璇你这般厉害,但也算是略懂!”

    迎着石青璇的目光,岳缘双手负背,点点头承认道:“在这里,你是第一个知道我会这个的人!”

    “第一个?”

    “那人家该欢喜雀跃么?”

    嘀咕了一声,石青璇颇有些好笑的问道。

    “应该!”

    面对如此的玩笑话,岳缘的面色却是很认真的点头说道:“婠婠不知道,师妃暄也不知道,贞贞不知道,单腕晶不知道,商秀珣不知道,尚秀芳不知道,而你石青璇是第一个知道,这样的事情自是该欣喜的!”

    “可是我听到这里,却是欢喜不起来了啊!”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六个!”

    玉箫横挂在腰间,石青璇低着头开始摆弄起自个儿的手指头来,一个巴掌数完后,又将另外一只玉手的大拇指算了进去,这才举起手闷道:“岳公子是在向我展示你之风流潇洒吗?”

    “听闻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的大徒弟可也曾经成为你道公子的剑侍啊!”

    果然。

    在女人面前,绝对不能提另外的女人,而且还是好几个女人。

    哪怕她是石青璇也是如此。

    “呃!”

    眨眨眼,岳缘眼睛翻了翻,不再去瞧石青璇那明显带着笑意的眼睛,说道:“其实在箫艺上我并不算怎么样,我更擅长琴!”

    “噢?”

    听到这里,石青璇的面色也渐渐的变得认真起来。

    “当初我得到一首名曲,虽然琴与箫都可以奏出味道,但是最好的还是琴箫合奏!”

    说到这里岳缘的神情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回忆,似乎又听见了那天在山谷静静的听着刘正风和曲洋的笑傲江湖曲。好半晌,直到石青璇轻轻的咳嗽声传来的时候,岳缘这才回过神来,道:“原本我以为自那一次后,这一曲将会失传,亦不会有人再度合奏。”

    “但是”

    “我在见到石大家的时候,却发现再度重现这一曲却是可能了。”

    回过头,目光与正投注视线在自己身上的石青璇四目相对。

    “这首名曲叫什么?”

    关注音乐的石青璇显然被岳缘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笑傲江湖曲!”

    带着湿气的夏风吹过,白色的衣衫飘飞中,如君子而立。

    铃铛声中。

    公子。

    佳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