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9章 再见青璇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怎么呢?”

    似乎是察觉到了安隆的表情变化,还有突然而来的警惕戒备,岳缘抬起头,很是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

    再度哆嗦了一下,安隆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以缓解心的惊愕情绪。

    不过接下来安隆便安静了不少,虽然还在未岳缘时不时的介绍一下情况,倒也不再提什么陪同游成都的话了。这种转变,岳缘明显的能够感觉的出来。

    扬眉扫了一眼,安隆岳缘心好笑,倒也没有说什么。

    果然。

    邪王对安隆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自己刚刚不过是这般试验一下,安隆便已经担惊受怕起来,显然安隆在以往与邪王的接触,基本上都是处在一种担惊受怕的状态,他完全摸不准石之轩的脉搏。

    只是……

    岳缘的心也有了一丝不好的念想,自己这般做,竟然会产生一种甘之如饴的感觉。看来当初了空的一击,自己的情况只怕是比享受的严重。

    察觉到自己情况的岳缘顿时也没有了与安隆聊天的兴致。在将面前的茶、酒与白开水都喝完后,岳缘这便告辞了安隆。不过,岳缘在离开前,倒是问了安隆一个问题。

    那便是石青璇住在哪里?

    “!!!”

    安隆闻言不由一呆,目光怔怔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道公,对方从侯希白手上得来的折扇再度已经打了开来,那这扇面上有着数位美女的图形正随着岳缘的动作而晃动着。

    “这个……”

    “我可不知道了!”

    奇怪和疑惑的表情在胖脸上停留了半晌,但是安隆最后还是没有透露出丝毫。

    “也是!”

    “石大家的箫艺乃是天下一绝,与尚秀芳的歌舞并存于世,我还以为来成都,会有机会见到石大家的!”

    “罢了,有缘再说吧!”

    说完,朝安隆做了一个告辞的动作后。岳缘这便转身离去。

    “……”

    听闻道公喜欢在身边带上貌美的女替自己负剑,难不成么……

    摇摇头,胖胖的小眼睛如一条缝一般的看着道公离去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在视线后,安隆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后背上面更是沁出了不少的冷汗。这一身冷汗自是从岳缘摆上三个杯的时候,浮现的。

    因为那种场景。安隆曾经有幸见过那么一次。

    那便是邪王石之轩人格转换的时候会出现那样的场景。

    果然是能够精神分裂的人合作的人,也是这般吗?

    回想起自己刚刚所见到的的场景,安隆觉得自己没有看错。这天下若说真正的了解邪王石之轩情况的人除了碧秀心和石青璇母女外,那么剩下的人便是他安隆了。

    以安隆与精神分裂的邪王呆了不短的时间,安隆觉得道公也有了这种迹象。

    原本还想打主意的安隆在这一情况后,心思顿时收敛。虽然没有放弃,但是事情却是不能用刚开始的打算了。

    沉吟了半晌,安隆的心已经有了决定。

    收回目光,肥胖的身躯再度从门口挤了出去,若一个晃荡的装满水的水球荡漾着走出了房间。

    路上。

    岳缘蹙眉分析着刚刚所得的信息。

    安隆在自己问出石青璇地址的那一刻,这个天莲宗的胖宗主迟疑与呆滞了一下,这个转折就代表着安隆已经与影刺客杨虚彦凑在了一起。只怕已经在琢磨起不死印法的事情来了。

    否则的话,安隆不会出现那样的迟疑。

    那种可不是惊愕,而是震惊与担忧居多。

    震惊什么?

    担忧什么?

    可想而知。

    话说,邪王石之轩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自从与自己在洛阳一别后,这邪王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飘忽踪迹,使得岳缘对自己与邪王的合作事项有着极大的担忧。在巴蜀,从某方面也算得上是邪王的老本营的地方。在这里,可是除了明面上的独尊堡谢晖势力最大外。其他的只怕就是邪王石之轩的势力了。

    花间派不说,就一个侯希白,这完全可以忽略,但是天莲宗却是在这里。

    从某方面来说,这里正是邪王石之轩的大本营。

    最起码,当初的石之轩也在这里与碧秀心呆了好些年。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安隆和杨虚彦都敢打石青璇手上不死印法的主意。那么其的缘由只有可能是两个——邪王石之轩的默许或者邪王眼下并不在巴蜀。

    而最大的可能那便是邪王眼下不在巴蜀。

    若邪王不在巴蜀,那现在在何处?

    一边行走,岳缘一边皱眉沉思,手折扇收拢轻轻的掌心里敲打着。若不在巴蜀,那么唯有的可能便是——长安。

    洛阳,和氏璧。

    长安,杨公宝藏。

    眼神一亮,岳缘突兀的想起了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杨公宝藏的消息,只是在一段时间后却又是莫名的被某种力量平静了下来。

    “看来傅君渝落在了魔门的手上,被人问出了一些不该道出的东西!”

    在那段时间忙活着和佛门斗,岳缘还暂时忘记了傅君渝的存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才发现着高句丽傅采林的三个徒弟都对杨公宝藏的信息指导的不少。

    当初傅君婥也是想要用杨公宝藏的事情来扰乱原天下,只是当时被自己所阻,但是杨公宝藏的消息却已经是流传到了江湖上。

    对邪王石之轩来说,和氏璧并不重要,相比较起来杨公宝藏和那藏在杨公宝藏里面的邪帝舍利才是他的追求。

    若真是得到了相关消息的话,只怕邪王眼下还真不在巴蜀了。

    想到这里,岳缘的鼻突然皱了一下,一股让他稍微有些熟悉的香味自远方传来,只是这味道极淡。若不是岳缘的鼻十分的灵敏,对于这种若隐若现的香味还真是不会去注意。

    石青璇!

    蓦然回首,岳缘的目光望向了自己的身后的远处。

    那里。一道青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步入了转角处。在人踏入转角的刹那,那青色的身影停了一下,似乎是察觉到了岳缘的目光,回头与岳缘对视了一眼,嫣然一笑飘然而去。

    就如同那一天,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曲不似人间的箫艺表演后,对他人的万般祈求视而不见,抽身离去。

    这叫什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脚步一顿。

    岳缘立即转身,朝对方所在的方向追去。

    跳跃挪移,在一番追逐下。前面的人影终于停了下来。

    “又看到你了!”

    “你这一次是否又会用剑砍人家呢?”

    一处阁楼的转角处,石青璇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转过头,那轻纱遮蔽的脸上虽然朦朦胧胧,有些看不清楚,但仍然让人感觉到她脸上的羞恼之色。

    “哈!”

    一声轻笑,手上的折扇微微摇动,似要驱散这夏日的灼热。看着这一双清澈的双眸。这一身青衫,岳缘似乎又见到了当初人家月下吹箫的模样。

    “青璇莫恼,这不说明你我有缘吗?”

    “今天,我绝对不会用剑砍你的,在下初来乍到,还需要一个熟悉的人领我游览这巴蜀山水!”

    铃声叮当,岳缘笑呵呵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对于曾经那一天的凌空一剑。没有丝毫的惭愧。道公不惭愧,可不代表人家生生的挨了一剑的石青璇没有小脾气。

    “……”

    石青璇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道公,对于人家的这个口吻,她很是无奈。轻轻的测了测头,那被夏风吹起的秀发抚在了轻纱的上面,如猫咪一样微微的眯着眼睛,慵懒的打量着岳缘。

    目光在对方背后那挂着铃铛的长剑上停留了下。最后石青璇的目光又落在了岳缘手的折扇上面。

    好半晌。

    摇了摇头,石青璇很是郁闷的叹了起来,用一种娇憨的语气说道:“看来青璇要是不答应你,只怕公又会像那次用剑砍我吧!”

    “我说过了。今天不会的!”

    “那你的意思是明天就会了哦?”

    “哎呀,青璇你又耍小脾气了!都说了,我这次不会的!”

    两人就这一点争论了会儿,石青璇对上次的事情小小的争锋相对了一下后,两人这才转移了其他的话题。

    “咦?”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让人讶异的地方,岳缘目不转睛的盯着石青璇脸上的面纱看了半晌,这才突然说道:“你的鼻?青璇你又造了个假的?”

    “唔!”

    摸了摸那面纱下的鼻,石青璇只是轻应了一声,反问道:“那公你的笑脸面具呢?”要知道当初的那些面具,是掉下了树,落在了地上的。

    “呵呵!”

    “来巴蜀,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所以……”

    折扇一收,插在了腰间,左手则是朝自己那略显宽大的衣袖摸去,在石青璇的注视下,摸出了三张白色的面具,正是笑脸、哭脸和怒脸。扬了扬手上的面具,啪的一下将笑脸戴在了脸上,岳缘这才继续说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

    石青璇瞪着眼睛,微张着小嘴,瞧得愕然。

    刹那间。

    除去岳缘没有拔剑和四周的环境外,这场面似乎再度重现了当初那晚的场景。

    “对了!”

    好半晌,石青璇才从哭笑不得的状态回复过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很是认真外加严肃的说道:“当初公怀疑我便是师妃暄,那万万是不可能的!”

    “因为——师妃暄也来成都!”

    言下之意,便是道公你莫要瞎想了。

    “噢?”

    “当初青璇你就告诉我自己若见了师妃暄,定会替我带话的,想来你与她很熟,那么还请青璇替我与她做个见证,否则的话我道门定会与佛门的争斗便会越发的惨烈了!”

    “为了这天下,还请青璇大家帮忙!只要师妃暄收手,我也能收手,想来那种局面也是热爱和平的青璇大家想要看到的!”

    话语虽然温和,但是里面的含义……

    石青璇怔怔的看了岳缘一眼,这才用一种可惜的口吻,说道:“可惜了,我虽然因为母亲的关系与师妃暄熟悉,但是我不太喜欢她……更不想见她,所以……”

    手上的玉笛轻轻的拨弄了一下鬓角的长发,石青璇这一刻的神情很是无奈。

    “有矛盾?”

    “放心!我来解决!”

    眼睛猛地一瞪,岳缘挥手示意石青璇不用在意,转过身在石青璇的注视下,深吸了一口气,功力爆发,顿时恍若狮吼一般的声音便在成都传荡了起来,在一身功力的全力催动下,几乎响遍了成都城。

    “喂!师妃暄,在吗?”

    “听到的话,快一点过来哦,石青璇要与你和好呐!”

    一声咆哮声过后,热闹的成都似乎被时间定格了一般,喧闹的城市在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而在岳缘的身边,啪的一声,那玉笛直接掉在了地上,石青璇瞧得目瞪口呆。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