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8章 三杯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天香街。

    天香楼。

    作为成都最大的花楼,虽然这里比不上那洛阳、长安和扬州地方的花楼规模,甚至连里面的花色也稍逊些许。但在这里,却仍然有着特殊的味道。

    与上面三地不同,这里不仅有着正经的女,还有各色带着其他民族风味的异族女。

    比起其他的地方来,这里多了选择,有了更多的风味。

    三楼。

    靠窗的雅间、

    岳缘靠窗而坐,在旁边的角落里,则是有着专门的女在抚琴弹瑟,幽怨的曲调直让人愁肠百转,不一会儿靠着窗的岳缘就莫名的有了一种想要打瞌睡的举动。

    听过石青璇的箫,见过尚秀芳的歌舞……

    在对比眼前的音乐曲来,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不以道里计、

    挥挥手,示意那弹琴的女下去后,岳缘这才一个人用一种欣赏的态度看着外面,看着这成都。他来巴蜀,并不是一件隐秘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己针对佛门已经有所行动后,其他人定能分析出自己接下来会来哪里。

    因为若想真正争霸天下的话,那么巴蜀便不能视而不见,岭南的天刀宋缺更是不能忽略。

    师妃暄来巴蜀一来只怕是为了佛门的缘故,二来则是替李阀与独尊堡堡主谢晖牵线,同时做到对少帅军的南北合围,压迫少帅军的发展,再加上可以从容布置针对自己。可以说,师妃暄一行巴蜀几乎是一箭数雕。

    当然。

    若是没有道公在此。或许师妃暄得到打算完全可以完成,但是眼下,究竟能够达成多大的目标,却是让人不得而知了。

    而且,岳缘刚刚乘船南下的时候,想来也有人得到了消息。

    只怕现在的成都,某些有心人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到来。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将岳缘投注在窗外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未等岳缘出声。那房门便被推了开来。

    显然,外面的人不过是敲一下以示礼貌,压根儿就没有等待房间主人答复的意思。

    “嗯?”

    目光流露出疑惑,岳缘看着从外面挤进来的人……不错,就是挤进来的一般,恍若肉球一般,一个五短身材。胖的看不到脖的男从外面生生的挤了进来。

    啪!

    岳缘清楚的听见了房门被崩裂的声音。

    能够长得这么奇葩有个性的在这个世界也唯有邪王石之轩的追随者,魔门天莲宗宗主——安隆。

    “安某添为地主,道公前来自当接待!”

    肉嘟嘟的双手拍了拍,顿时外面再度进来一连串的美少女,各种的风格的都有,不过走在最前面的还是三个少女举着的檀木托盘。里面正是搁着用白玉瓶装的美酒。

    还未打开,那隐隐散发的酒香,便让岳缘不由的皱了皱鼻。

    “邪王呢?”

    目光收回,看着没有丝毫尴尬的安隆,任凭对方在自己的面前坐下。那恍若肉山一般的肥胖身躯压顶椅嘎吱作响,似乎只要一个不好就会塌下来的错觉。

    视线落在安隆的脸上。既然这个时候安隆已经出现,那么显然邪王石之轩将他与自己曾经探讨的相关合作告诉了安隆。

    “大哥不在!”

    说道石之轩的时候,安隆的面色显得十分的认真,显然邪王对安隆来说,哪怕是人不在,仅仅是一个名字都会让他感到战战兢兢。身为石之轩的追随者,安隆十分清楚邪王石之轩的可怕。

    “再说道公来此,更是来到安某的天香楼,这从哪里说我这个主事人都该见上公一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安隆的目光也同样在上下打量着岳缘。

    这一次,两人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却也认出了彼此的身份。

    对于岳缘来说,安隆的模样虽然不知道,但是对方的身体形状却是有大概的了解。一个胖高手,在这个世界也唯有安隆一人。

    而对安隆来说,对于岳缘的盛名更多的还是道听途我。

    首先是从邪王石之轩嘴里听说,他是首次见石之轩夸赞一个人,对一个年轻后辈有着极大的兴趣,甚至能够当做合作的对象。而第二次的听说,便是飞马牧场一战的最终结局。

    佛门第一人禅主了空坐化在那一战。

    据说当初去擒拿道公的人,全军覆没,竟然是没有一人生还。

    不管是不是因为战争的缘故,牵扯了其他人的精力,但是这样的结果无疑告诉了安隆眼前这个年轻的道公是一名绝顶高手,是一名可疑与邪王相提并论的高手。

    要知道,在面对围攻的情况下,哪怕是石之轩想要杀掉了空,也不大可能。

    可就是这个不可能,彻底的震撼了世人。

    禅主了空,死了。

    不仅如此,前段时间江湖更是传出了消息,那便是道公火烧了静念禅院,生生的将佛门的脸给拍肿了。

    所以,在面对道公造访,安隆可谓是很紧张。

    他不知道对方来成都,究竟是为了什么,毕竟石之轩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安隆知晓。不过,安隆倒也猜测出了数分,那便是对方只怕还是为佛门的缘故而来。

    据说,师妃暄也有可能来了成都。

    看着安隆慢慢的为自己倒酒,这个看起来肥胖的胖动作确是没有丝毫的迟缓,反而给人一种迅捷之感,望着对方那怪异却又然的动作,岳缘就觉得面前这副场景显得无比的诡异。

    一个魔门天莲宗宗主,本当一身铜臭。利益为上的他却是带上了花间派的闲潇洒味道。

    这该去赞叹邪王石之轩对自己小弟的影响果真很深吗?

    可惜——

    胖还好,但是闲潇洒的胖就奇怪了。

    一人倒了一杯。

    岳缘端起酒杯。浅浅的饮了一口后,很是奇怪的问道:“宗主是如何认出我的?”

    “画像!”

    面对岳缘的这个问题,安隆先是奇怪了下,便回道:“虽然衣衫,剑什么的不同,但是气质神态就足够了!”说完,安隆那看起来跟小萝卜似的食指指着岳缘放在桌上的折扇,说道:“更重要的是我认识这扇!”

    扇?

    低头扫了一眼。岳缘明白了。

    多情公在巴蜀有着很大的声望,他的画艺,他的多情都在众多女间有着传闻,而且那画满了绝色美女的折扇,更是许多女人期望的东西,希望自己也有一天能够被侯希白用笔落在折扇间。

    作为魔门专门做生意的人,安隆手下天香楼里的姑娘们同样无法避免。

    至于这侯希白的折扇为什么会落在岳缘的手书。安隆却是没有问,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比起来,石之轩的两个徒弟,安隆更加看重的还是影刺客杨虚彦。

    至于侯希白……

    差太多了。

    邪王石之轩对慈航静斋来说,那是人家的圣女倒贴,才拿下他的。而侯希白倒贴过去,人家还不要。

    这样的结局,完全不能进行对比。

    安隆琢磨着要是自己是邪王的话,自个儿的徒弟是侯希白这样的家伙,他绝对会亲手毙掉这个劳心的祸害。只是作为石之轩的追随者。他终究还是某方面的外人,对人家师徒间的诡异关系无法插手。

    最近听闻侯希白在洛阳遭受了打击。前段时间刚回了成都,最近似乎在埋头苦练花间派武学。

    简短的提示了下,岳缘便明白了安隆真正认出自己的缘由。

    接下来,两人就开始随意的拉扯起来。

    安隆恍若大地主一般的要为岳缘介绍起成都的特色来,热情的好像道与魔两教乃是兄弟门派,至于眼下成都的主事人独尊堡堡主谢晖则是被安隆有意无意的排除在了外面。仅仅是短短的几句话,岳缘已经感受到了眼下成都那隐藏的局势。

    魔门。

    佛门。

    独尊堡。

    还有岭南宋缺。

    再加上岳缘自己所代表的道家纯阳派。

    可以说,这成都在这段时间里,大概会成为天下江湖势力所注重的地方。

    一边与安隆闲谈,岳缘心思念转,却是在思索着这一次,会在什么时候遇见那石青璇。因为他来这里除去必要的事情外,还是为了一门功法而来。

    那便是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

    这不是岳缘自己需要,而是为了卫贞贞而来。

    卫贞贞虽然因为北冥神功,吸纳了一身的魔功,但是人家就跟一节干电池似的,有着能力却是使用不出来。对于卫贞贞这种刚开始接触武学的人来说,在岳缘看来,人家最好还是自保为妙。

    说到自保,那么就必须有一套精妙的轻身功法。

    而在这天下最不怕群攻的轻身功法唯有邪王的幻魔身法最为厉害,这一点哪怕是岳缘观想三人,有着三人的武学智慧,也不得不赞叹。比起幻魔身法,岳缘的轻功并不是在这个方面擅长。

    而另外一点,便是岳缘需要在这里击破师妃暄最后一层防备,彻底的将慈航静斋的打算与奢望抹平。

    佛门——

    女人比和尚更让人头疼。

    “对了!”

    一边闲聊,一边在内心里分析着,突然,岳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对安隆说道:“宗主,还希望你的人为我来上一壶香茶,以及一壶白开水!”

    “啊?”

    迷惑,安隆还是让人按照要求送上了。

    然后,他便诡异的看着道公在自己的桌上摆上了三个杯,一杯茶,一杯酒,还有一杯水。

    一人淡淡的饮着,开始与自己说起话来。

    看着这个场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安隆身上的肥肉不觉间哆嗦了一下,瞳孔更是猛的缩成了一个小点。

    PS:今天没了,太困了的说!明天三更!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