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63章 火云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咚!

    低沉的铜钟声在回荡。

    伴随着阵阵念经声,给人一种暮鼓晨钟的时光交错感。

    在这其,伴随着震震清脆铃铛声,岳缘一步一步的踏入了面前的静念禅院。

    不念经,不求佛。

    第一次。

    是为了和氏璧而来,走的是后山,并不是正门。

    第二次。

    终于走的是正门,却是为了覆灭它,渡佛而来。

    “阿弥陀佛!”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人的身份,还有那隐而不发的杀气,一群围绕铜殿而坐的和尚们,立时在岳缘踏入其的时候,共同念起了佛号。弘大的声音,直接震的空气都若水纹一般的波动起来。

    “……”

    踏入的步伐顿止,岳缘的目光落在了那挡在自己前面的人来。

    “你是?”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名美丽的少女,清冷如仙的气质与师妃暄同出一炉,显然在这一群和尚出现了一个女人,这少女自然是来自慈航静斋。只是让岳缘稍微意外的是,梵青慧竟然还是没有出现,即便是师兄死在自己的手上,仍然有着稳坐钓鱼台的心思。

    “慈航静斋弟,秦川!”

    微微一礼,佛门的礼数在秦川的身上给人一种别样的味道,显得好看至极。清脆如黄鹂的声音在这弘大的阿弥陀佛声并没有被遮盖,反而是非常清楚的闯进了岳缘的耳朵。

    显然,她在剑典上的修为并不比师妃暄差。

    眉头一皱。看着眼前这个娇美如仙一般的少女,岳缘侧着头扫了一眼。沉默了好半晌,这才开口问道:“师妃暄呢?去巴蜀了吗?”

    四大圣僧可正在巴蜀!

    当禅主了空死在自己的手上,这四大圣僧似乎还如当初那般晃晃的闲逛,只怕是不会了。

    毕竟,了空的死几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在岳缘看来,了空说穿了是死在自己的剑下,倒不如说是死在了仪琳的目光下。

    那一怔,错失了渡道公为佛的最后机会。却也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目光定定的落在对方身上,岳缘不觉得慈航静斋的人会蛋疼到出山的人都会以秦川为化名。

    梵青慧和碧秀心没有,唯有师妃暄用了化名。

    看着面前的秦川,当初的师妃暄可就是化作这个名字出山的,当真正有一个秦川存在的时候,那么这个化名就不是化名了。

    这其的意义……

    “!!!”

    正在认真仔细观察着道公的秦川闻言不由一愣,目光变得认真严肃起来。仅仅是一句话,便推测出了师姐的去向。

    果真厉害!

    抿嘴浅浅一笑,秦川静静的盯着岳缘,好半晌才开口说道:“师姐去了哪里秦川不知道了,只是道公此次前来静念禅院是为了何事?”

    灭静念禅院这个念头,基本上没有在秦川心里升起过。

    杀了空还可以说是因为战争的缘故。但是若直接对静念禅院动手,那么含义就变了。

    所以,秦川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哪怕前面师姐师妃暄说了自己的担忧,秦川还是不太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渡佛!”

    面对秦川的疑问。岳缘目光越过秦川,在那些守在静念禅院里的和尚们。

    作为第一寺庙的静念禅院。这些和尚有着自己的骄傲。

    哪怕是禅主了空身死坐化,在场的和尚们却也没有什么人会逃离。

    能在静念禅院呆着的和尚,都有着极为纯净的信念。

    逃?

    那是不可能的!

    天下第一大宗教,更是佛门极大的门派,这些和尚的脑海就没有逃的心思,更是没有想象过有人会覆派而来。

    渡佛!

    这话一出口,原本面带笑容的秦川的面色顿时大变,瞳孔微微收缩,盯着眼前的岳缘。

    师姐的担心,是对的!

    深吸了一口气,秦川的表情冷了下来,道:“今天做了,道公就不怕纯阳派也落得如此吗?”

    这道公是疯了吗?

    内心,满是疑惑与惊愕。

    “大家彼此而已!”

    “你们做的初一,那我也做的十五了!”

    面对秦川的所指与威慑,道公岳缘压根儿没有在意,抬起头,目光望向了那已经变成了红色的夕阳,道:“知道吗?若是你们没有飞马牧场那一战,或许今天不是这个样的!”

    “为了今天,我当时可是思考了好些天,自己与自己辩论了许久,才彻底的决定了自己的态度!”

    “了空一死,四大金刚落幕,眼下的静念禅院是挡不住我的,你也挡不住我的!”

    “你说今天我是杀了你呢?还是不杀你呢?”

    目光冷然,岳缘的语气,显得有些奇怪起来,话似乎是一种怀念,又存在着一种迟疑,但是里面更多的却还是一种决然肯定。

    “这是!!!”

    秦川心一颤,眼前这俊俏的不像话的道士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更是给了她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就好像眼前的人,极为的矛盾。

    表情温和淡雅,双眼柔情似水,嘴的话却是冷酷的如千年寒冰。

    在剑典的修为下并不差师妃暄多少的秦川,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的感觉到对方的矛盾之处。

    “决定了!”

    “改用其他的方法!”

    似乎做了半天的思想斗争,侧着头的岳缘右手缓缓的抚摸上了肩后的剑柄,随着手腕的出力,铿锵声。月缺剑出鞘了。

    事情不妙!

    竟然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回想起自己师姐还有师傅的交代,秦川在这个时候不由的有些心焦。对方竟然是携带着毁灭静念禅院的心思而来。

    不理会这天下局势。这样直接用武力强行动作的方式让秦川措手不及。

    话音落下,岳缘已经动了。

    手上月缺直指秦川,人若一道幻影一般飞奔而来。

    “哼!”

    一声冷哼,背上长剑出鞘,剑尖与剑尖对碰。

    叮!

    一声刺耳的脆响声过后,随即手上的精钢长剑在秦川惊愕的目光下,竟然生生的自间给剥了开来,朝两边撕开。铃铛阵阵月缺剑直刺胸前。

    “这剑……”

    “师姐的色空!”

    惊愕莫名,秦川措手不及。

    ……

    咚!

    铜钟的声音还是在回荡。

    夕阳已经下山,天际变得暗淡起来。

    繁星遍布的星空,银月已经东升,遍洒而下的银灰给这世间披上了一层银沙。

    剑光闪烁。

    巨大的佛像头颅齐颈而断,足以成人敞开双臂才能围绕起来的佛像头颅就那么从上面坠下,被人一击而出。砸在了地面上,溅出漫天的烟尘。

    刺鼻的鲜血味在弥漫,遍地的"shenyin"声。

    还有那渐起的火焰。

    在眨眼间,静念禅院整个便陷入了火海之,将整个天际染的通红。

    旁边。

    地面上尽是断裂的刀枪棍棒,月缺的绝世锋利。着实让他们开了眼界。重伤的秦川呆呆的看着已经着火的静念禅院,还有那一群已经同样表情呆滞的和尚们,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静念禅院会在有一天会被人烧成白地。

    没有将静念禅院的和尚们杀完,死去的不过是那些对抗的人。

    恰恰是这一点,是岳缘留下的留白处。

    毕竟一旦被佛道两教认为踏入了魔道。想要在转折过来,这实在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要知道。眼下的正道口舌基本上集在佛道两教手上,至于魔门早已经跟过街的老鼠差不多了。所以,为了以后纯阳派还是能够安然立在大地上,岳缘选择了一个稍微温和的做法。

    温和,说穿了这只是对岳缘来说的想法。

    但在静念禅院的那些和尚的面前,这绝对比杀掉他们所有人更加的残忍。

    这是在他们的信仰上面插刀。

    “看!”

    指着面前那升起的大火,岳缘站在一群受了重伤的和尚还有慈航静斋传人的秦川面前,舞着月缺对那已经起火的静念禅院,说道:“这般奢华的寺庙,堪比皇宫啊!”

    “所谓悲悯天下,便是这样的悲悯吗?”

    铜铸的佛像上面竟然还有镀金,这般奢华的地方,只怕当初杨广的宫殿也不过如此了。

    更加不用说,那一片的奢华大殿。

    却在今天被道公一把火付诸一炬。

    呆在奢华的寺庙里,穿着新袈裟,佛像更是披金戴银,吃着信众的血肉,念叨着我佛慈悲悲悯天下,无疑是太过讽刺。哪怕是眼前的这些和尚,更多的还是窝在寺庙里,没有动弹。

    “魔鬼!”

    “恶魔!”

    “我佛慈悲,还请佛祖降下怒火,渡眼前恶魔!”

    “……”

    道公的做法,无疑是刺激了在场所有和尚的内心,这个时候和尚们对岳缘的愤怒恨意达到了一个顶峰。佛家的惧、痴、贪、嗔等戒律几乎被犯了个够。

    “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不绝于耳,当初在飞马牧场一战,哪怕是岳缘在当时的内心都生出了一种名叫绝望的情绪,就如同眼下的和尚们一般无二。

    “我今天不会杀你们!”

    “所以逃吧!”

    “尽最大的力量逃吧!”

    “过了今天,将是你们的死期!”

    你们不守规矩,那么就莫怪我挖你们的根了。

    说完,岳缘回头扫了一眼那已经连起来的大火,转身离开了。

    甚至,没有回头望一眼秦川和那些和尚们。

    火焰遮天,将天空染成了红色。

    这一幕,成为了洛阳那接近百万人共同所见到的的奇景。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