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9章 渡佛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砰!

    轰!

    人影倒飞而出,几乎是横着出去,人影在空中扭了一个身后,这才安然落在地上,却仍然是在巨大的力道下滑出了好远。当好不容易卸去力道停下来后,岳缘的身影已经来到了白清儿的身边。

    “公子!”

    听到巨大声响的白清儿终于从那自己见到的诡异场景中回复过神来,在见到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的道公子岳缘,立即满心担忧的上前将已经是要摇摇欲坠的岳缘搀扶起来。

    脸色苍白。

    嘴角的血迹更是流个不停。

    散乱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身后,这是岳缘首次以来如此狼狈的时候,若不是有着长生诀对疗伤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否则的话在这一刻岳缘觉得自己只怕是撑不下去了。

    但是——

    比起岳缘自己的伤势来,禅主了空同样不会好到哪里去。

    月缺剑的锋利,即便是身为禅主的了空也无法彻底的抵抗,月缺剑自了空的左手掌对穿而过,留在掌心上的唯有剑柄以及两个铃铛,而剑尖则从左肩后背处钻了出来。

    鲜血淋漓中,从后背露出来的剑身仍然是光滑洁净,不沾染半点鲜血。

    目光落在禅主了空的身上,白清儿也是震惊莫名,要知道禅主了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佛门第一人,这般重的伤势,白清儿是第一次看见。由此可见,自家的公子的那一剑究竟是如何的恐怖。

    右手伸出。〖体〗内的佛门真气缓缓〖运〗动,禅主了空生生的将自自家左手掌插入的月缺剑给迫了出来。

    月缺坠落。直接插在了了空面前的地上。

    没有查看自己的伤势,而是目光落在了那重新铸造的月缺剑,这剑与色空剑极为相近,但又有些不同。从这一点,了空便能看出道公子是用色空剑重新铸造了一柄剑。

    “果真是好剑!”

    感叹了一声,禅主了空并没有动手的动作,而是抬头问道:“贫僧一直很奇怪,道公子为什么对我佛门这般的厌恶?”

    “你们太过了!”

    对于了空的问话。岳缘只是回了这么一句。

    “是吗?”

    只是一个自我的疑问,了空显然是听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抬起头,禅主了空的目光朝头顶的天空望去,那里原本黑压压的乌云已经有了散去的迹象,甚至有丝丝阳光钻了出来。

    “公子的剑法,当真天下无双!”

    “这一战。是贫僧输了!”

    收回目光,了空很是随意的感叹道。

    “贫僧,还请公子给禅院留下一个香火!”

    “算是贫僧最后的一份要求!”

    双手合十的禅主了空,遥遥对被白清儿搀扶着的岳缘行了一礼,这个俊俏无比的年轻和尚的脸上尽是悲悯之色。

    然而,道公子只是闭着双眼。没有任何的言语。

    这样的情况,禅主了空已经知道了最终结果,却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呢喃着念叨了一声阿弥陀佛。

    “也罢!”

    “这是佛门自己种下的果!”

    “理当自己承受!”

    “不过贫僧还是谢过道公子让那小姑娘为贫僧念的往生经,公子还是与我佛有缘的!”

    “菩提落叶化泥尘。几度轮回几度人!”

    “众生殊出皆皓玉,因果浮屠孽海痕!”

    “众生皆苦。我佛慈悲!”

    话语落下,禅主了空已经缓缓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

    只闻两声闷响,两簇银针自了空的肩上迸出,同时整个人亦慢慢的变成了乌黑之色,赫然是剧毒爆发之象。不仅如此,身体更是不断的炸出血雾,正是那窜出的剑气与刀气。

    “阿弥陀佛!”

    最后一声的呢喃,几乎算的上是佛门第一人的禅主了空在天外飞仙之下,重伤陨落,坐化于飞马牧场。

    “”

    看着已经坐化的了空和尚,岳缘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鲜血,而是若有所指的说道:“禅主你虽然看出了根底,但是却不知道我的天外飞仙究竟是什么用的剑法!”

    “破我,便是破飞仙!”

    “可惜,功亏一篑!”

    “现在天下人,无论佛道魔,都是身在其中啊!”

    感叹的话语落下,岳缘伤口崩裂,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扬天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在重伤的情况下,全力使出天外飞仙的岳缘,终究是无法真正完美的施展而出的。

    否则的话,若是平常的话,她们此刻仍然能够在自己身旁,可惜的是重伤的岳缘虽然全力施展了,可终究是有心无力。禅主了空终究是败在了幻之一字上,败在了锋利无比的月缺剑上。

    因为在当时,了空面对仪琳的时候,愣了一下。

    高手之斗,任何的失神都会带来灭顶之灾。

    这一愣,便确定了了空的最终结局。

    “公子!”

    惊呼出声,白清儿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岳缘的伤势,这才发现是因为伤重晕了过去,这才长呼了一口气。而后,她的目光便落在了那全灭的佛道高手身上。

    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事情,绝对是闹大了!

    哪怕白清儿乃是阴癸派之人,却也感觉到接下来天下江湖的纷乱。

    吞了。口水,白清热立即带着岳缘的身体朝后山奔去,而在这个时候,生生的被迫出了数百米外的飞马牧场亲卫门这才反应过来,从先前美到极点的剑法中反应过来。

    在场的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同,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大家都看到了绝色佳人。

    就譬如说其中的一名亲卫统领。他看到了自家的场主的影子。

    而白清儿之所以惊恐的闭上了眼睛,是因为她在那一剑下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当然。这句话白清儿根本不想提出。

    对她来说,那只是幻觉。

    但是对于接下来收拾此处的人就诧异了,那在废墟中跑来跑去的蜈蚣是哪里来的?

    在内部的战斗结束的时候,外面的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商秀珣再度上了战场,与自己的士兵们死死守着关卡,不让玄甲军突破到大厅的方向,因为那里正是道公子先前交手的地方。若是让李阀的人进攻到那里,以为突破口的话。那么飞马牧场定然破了。

    不过让所有人出乎预料的是,都没有料到道公子在众高手的围攻下会坚持那么长的时间。

    不仅如此。

    当那一招美的极点,恍若云中而来的天外飞仙剑法施展而出的时候。

    只要看到的人,都呆了。

    剑,太美!

    人,太美!

    当眨眼睛的景象过后,那里的战斗结束了。

    “好美的剑!”

    哪怕是隔得那么远。婠婠仍然忍不住赞叹,这是她所看到的最美的剑法。不比当初自己所对抗的时候,那个时候婠婠被弄的无比憋屈,只觉得诡异却是根本不知道这一招的美。

    然而在这个时候,在山顶婠婠见到了那一剑的全貌,果真绝美。

    回过头。

    “哎?”

    婠婠不由一愣。看着那还在不断晃动着的树枝,却是不见了师妃暄的踪迹。

    婠婠见状不由一呆,随即人跟了上去。

    既然斩断了师妃暄的长剑,那么当然需要再加把劲将师妃暄整个人留下,尤其是在婠婠能够占这么大便宜的事情。至于飞马牧场的事情。暂时已经被婠婠压在心底,没有理会了。

    那样的战场。不是婠婠一个人能够参与的。

    “唔!”

    摸了摸自己跳的有些快的眼皮,师妃暄轻功运转,急速离开了山顶,以逃离婠婠的追杀。

    那一招天外飞仙的结束,也该代表了那一战的结束。

    只是不知怎的,师妃暄的心中在看到那一剑后,有了一种隐隐的担忧,希望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希望没有发生出乎意外的事情!

    心中思索着的同时,师妃暄的动作越发的快了。

    而就在这时,飞马牧场的战场。

    寇仲的少帅军对上了李秀宁的娘子军,双方杀的你死我活。在刚开始的互相交错的一招后,两人在这乱军中竟然没有再度碰过面。几乎是各自为战,一者想要突破李秀宁的封锁,一者则是死死的堵着寇仲的救援。

    不过当寇仲和身边的徐子陵在见到那全力爆发的天外飞仙后,两人心中已经是焦急到了极点,率领着亲兵竟然是直接笔直的朝李靖的方向攻去。而在外围,少帅军的步兵队伍终于跑的半死的状态下加入了战场,哪怕是在这种疲惫的情况下,却仍然给少帅军的先锋增添了活力。

    就在飞马牧场,佛道、李阀与飞马牧场、少帅军的战争进行到关键的时候。

    帝踏峰。

    白雾皑皑,清风浮绕。

    那庄严的庵中,一名绝美的光头尼姑正在闭眼敲着木鱼儿,咚咚咚的声响正在其中回荡。

    啪!

    断裂声响起,木鱼声戛然而止。

    缓缓的睁开眼,光头尼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那已经坏掉的木鱼,好半晌,这才喃喃道:“祸事!”

    沉吟了半晌,光头尼姑这才将这坏掉的木鱼收了起来,放在角落后,人这才朝里面走去。

    房间中。

    女尼抬头看了一眼那挂在墙壁上的黑色带鞘长剑半晌,这才转身离开。

    同时吩咐道:“贫尼要去拜访道门大宗师,帝踏峰暂时封山!”

    “谨遵斋主法旨!”

    四周回响起女子的回声。

    同时,女尼已经踏出了念经的房间,数十年来即将第一次踏出帝踏峰。(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