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56章 剑成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当!

    当!

    当!

    火星四溅,汗水横流。

    剑,快好了!

    就快好了!

    此时此刻的鲁妙子脸上满是红晕,这是被火烤的,却也是精神达到了顶端亢奋的表现。

    白清儿和卫贞贞一边守候在旁边,看着鲁妙子在不断的铸剑,看着那月缺剑不断的成型,而另外一方面两人则是无比的担忧起现在所面对的情况来。

    飞马牧场遭受攻击,场主商秀珣亲自带队迎战。

    而那些突来的和尚道士更是在与道公子战成了一团,刚刚白清儿站在土包上面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那完好的大厅在眨眼间变成了废墟。

    绝顶高手的战斗。

    不是意境的比拼,而是纯粹的暴力。

    第一次,白清儿远远的见识了道公子的战斗方式,这还是没有长剑的时候。

    眼下军队进攻飞马牧场,更使得自己一行人危险起来。

    可是即便是知道若是飞马牧场被破,她白清儿也没有好下场,但是在这一刻白清儿却是没有任何的逃跑的心思。因为在白清儿的心中,背叛了一次,去也不会背叛第二次了。

    心,已经被人拿走了。

    无论走到哪里,她白清儿已经不是当初的白清儿了。

    与白清儿一样,卫贞贞也颇为担忧自家公子的情况,不同白清儿的故作镇定,卫贞贞则是带着那小雕不断的在白清儿的面前来回走动,心中的担忧完完全全的写在了脸上和表示在了行动上。

    “清儿妹妹!”

    “你说公子现在怎么样呢?”

    “那些和尚真讨厌,竟然那么多人欺负公子一个!”

    自言自语中,卫贞贞任凭小雕抓着自己的头发。也没有理会它,而是一双玉手紧握成小拳头不断的担忧着。

    “……”

    这不断的来回动作,使得一直盯着卫贞贞的白清儿的眼睛都有些晕了。

    但是哪怕是满心的担忧,两女却都是知道,这番时刻两人都不能去打扰,否则的话以一个主修姹女大法外加一个一身功力还是乱七八糟完全没有招式也不懂轻功的两人,那只会拖后腿。

    所以,为了不牵扯道公子的精力。两女只能在这里守候着鲁妙子铸剑,等待着月缺剑的完成。

    “希望鲁老铸剑尽快完成!”

    “保佑公子安然无恙!”

    “诅咒坏人都被打跑!”

    最后卫贞贞停了下来,双手合十,一个呢喃着向那天上不知名神仙乞求着。

    看着卫贞贞如此模样,白清儿则是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用着同样担忧的目光望向那远处。

    轰!

    又是一圈十数米高的烟尘被四散的气劲激起。同时一名和尚被击的倒飞了出去,鲜血淋漓。

    困惑!

    诡异!

    这便是围攻道公子的和尚们与道士的感想。

    不仅有着天魔功的那种诡异的力场,更让人震惊的便是对方那吸收功力的特性。不仅贴身被抓住会在极短的时间里被吸成人干,即便是劈空掌一类的劲气都会被那全身携带的类似天魔力场的存在给削弱,劲气中的真气则是被吸收。

    这使得此时此刻的道公子几乎成为了一个刺猬,几乎让人下不了手。

    本来佛道合作,道门内部以宁道奇的能耐能够压下闹内讧的一方,只要拿下道公子,送回道家管教,那么佛道友谊自然长存。他们的选择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与意外。

    若开始只是想着以绝对的把握生擒岳缘,但是在迫出了那北冥神功后,念头已经转变了。

    这是魔头!

    当擒下。否则的话是为祸天下!

    不!

    确切的说是已经在为祸天下!

    砰!

    碰!

    碰!

    一连串恍若子弹射在地面上溅出一排的土柱,在地上流出一串不知道深浅的小土坑来。

    这正是禅主了空手上的佛珠全部飞出。被岳缘避开后的结果。

    砰!

    在避开后,禅主了空接冲而上,双方顿时再度对了一掌。

    而这一掌后,禅主了空已经退了开来。

    单手竖在身前,缓缓的对四周的和尚和道士说道:“诸位莫慌!”

    “贫僧已然知道了岳施主的弱点!”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禅主了空的身上。哪怕是岳缘的视线也同样如此。

    “哦?”

    双眼微微一眯,岳缘目光落在禅主了空的身上,对方虽然还没有说明,岳缘便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与顶尖高手的交战,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可以将对手的情况摸的差不多。

    就如同一直宅在南方的天刀宋缺,哪怕是还没有与邪王石之轩交锋,便能够看出不死印法乃是一种奇特诡异的幻术。

    而同为宗师级别高手,更是佛门第一人的禅主了空同样眼力出色。

    不过是在交手片刻后,禅主了空便大概的推断出了道公子这一身能纳人掠夺功力的功法的缺点,那便是功力越高之人,对方便不敢直接掠夺。

    之所以是如此,正是因为人体经脉无论怎么扩张,它都有着自己的极限,若是吸纳的功力若洪水一般的倒灌而去,人的经脉定会受不住,就如那堤坝,在汹涌而来的洪水下而被冲毁一般。

    而刚刚与道公子的交手中,对方更是没有在与自己对碰内功的时候吸纳自己的功力,最多不过是将自己攻入对方体内的真气吸收。

    仅从这一点,禅主了空便看出了北冥神功的最大缺点。

    当他道出了这句话后,四周围攻的其他和尚这才松了一口气,眼中的惊骇这才缓了数分,否则的话哪怕是众人围攻。再加上一个禅主了空,外加外面正在进攻的军队,只怕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把握了。

    “不愧是禅主!”

    眼睛一亮,当一个人的武道境界到了一定地步,便会归一。以了空的能耐,看出自己的北冥神功的缺点,这并不让岳缘意外。

    “只可惜,能让我担忧的也不过是禅主一人。在场其他人,还不在我眼里啊!”

    话语落下,人却已经是再度出手。

    已经杀了和尚,杀了道士,局面的彻底崩溃让岳缘放弃了当初的奢想,以温和的手段的直接腐蚀掉佛门的根子。面对整个佛门。岳缘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神,能够单挑天下佛门,将佛门铲除。

    本来可以借由道门的力量。但问题是道门内部有一种鸽子派代表宁道奇与佛门关系颇好,这使得道门在以后最大的几率是内讧,而不是去专心的对付佛门。无端进攻佛门,只会招惹宁道奇的出手。

    最终之下,岳缘最后只能选择一个合作对象——邪王石之轩。

    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徒弟确定争霸江山后,观想了白云城主的岳缘便确定下来的计划。

    一个篡位!

    一个争夺江山!

    虽有些不同,但是根本上还是一样的。

    可惜——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佛门的预料,出乎了道门的预料,却也出乎了岳缘的预料。

    计划不如变化,佛门的不断进击。在一步一步的挑逗着道公子的心情,最终在这里。在这天马牧场这里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

    在听到自己亲卫的禀告后,商秀珣的柳眉几乎纠结在了一起。

    眼下局面,无疑是她商秀珣这一生来所遇见的最大危机。

    飞马牧场的军队在李靖率领的玄甲军的攻击下,哪怕是奋勇抵抗,但也是在往失败的方向一步一步的靠拢。而正在与佛门道门高手交手的道公子更是陷入了被围攻的危机。

    自己派出去的人,想要帮忙。却是因为层次的问题,压根儿插不上手。

    因为全力爆发下的北冥神功不仅影响着围攻的和尚道士们,却也影响着牧场亲卫射出去的弓箭。

    这使得被商秀珣派来帮忙的亲卫门欲哭无泪。

    “该死!”

    这个时候的商秀珣却也是如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眼下的道公子可是赤手空拳啊!

    最强大的岳缘,理应是拿着剑的岳缘!

    第一次!

    商秀珣的心中对自己父亲重铸月缺没有了郁闷,反而是有了一种希望自己父亲再度加快速度的期望。

    后山。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女儿的希望,鲁妙子手上的锤子越发的卖力了,眼睛更是越来越亮。

    剑,即将铸成!

    当!

    最后一锤!

    在商秀珣、白清儿和卫贞贞三人的希冀下,重铸的月缺剑终于完成了。

    “哈哈哈!”

    手上锤子一扔,鲁妙子缓缓的拿起已经铸造好的月缺剑,缓缓的举了起来,笑道:“好!好!好!这是老夫一生来第二件最为完美的作品!”

    而在这个时候,鲁妙子似乎才听见了飞马牧场外围的战斗,以及牧场里面的高手之斗。

    “恩!!!”

    冷冷一哼,手上月缺随手丢向了白清儿,在对方接住后,道:“送于岳小子,让他用那些前来捣乱的人的鲜血为剑开锋!”

    说完,一口鲜血喷出,整个脸色苍白,人便盘腿坐了下来,却是人几乎耗费了整个心气儿。

    鲁妙子已经没有了能力亲自出手帮助自己女儿了,只能希冀这一局面在道公子的手上有所扭转。

    卫贞贞留下照顾鲁妙子,而白清儿则是运起了轻功朝下面赶去。

    当白清儿赶到那里后,见到的是整个人倒飞出去的道公子岳缘,一身奢华的蓝白道袍已经沾染了无数的血迹,点点滴滴恍若梅花。

    “公子!”

    “接剑!”

    心焦之下,白清儿手上的剑直接运足功力朝岳缘的方向抛出,如一道利箭插在了地上。

    剑!

    岳缘大喜,禅主了空以及其余的人都是不由一惊。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那落在岳缘面前,那插在地上的剑上。

    因为刚刚北冥神功给人震惊的缘故,他们几乎忘记了道公子,其实是用剑的。

    叮铃铃!

    清脆动人的铃铛声不断的响起。

    那是一柄奢华的剑。

    剑的模样与以往的色空剑一般无二。

    但是此刻却是比当初的色空更加的华丽,在剑鄂两端,则是挂着一金一银两个铃铛。这个时候,两个一般大小,模样相同只是颜色不同的铃铛正摇摆着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

    剑身闪耀着寒光,等待着鲜血来开锋!

    这,便是重铸后的月缺!

    却是与当初的月缺剑一模一样,唯一的便是多了两个铃铛。

    “我的月缺!”

    缓缓的走上前,一手握住剑柄,岳缘将月缺剑拔了起来。

    月缺入手,气势刹那间变了。

    剑锋遥指。

    天空,云越发的黑了。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