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5章 心思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据点覆灭!

    两大长老惨死!

    阴癸派遭受重创!

    当银行祝玉妍听到这个确定的消息后,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眉心的血色痕迹却是鲜艳的越发的夺目了。

    “白清儿……”

    “无论死活,都要给我找出来!”

    说完,祝玉妍衣袍飞扬,人已经起身离开,同时吩咐道:“这件事情,就交予你了,婠婠!”

    语落,人已经转身离去。

    “……”

    婠婠也是一脸冷色的看着自己师傅离去的背影,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静的点点头。

    两大长老的惨死,再加上前面边不负的死去,在这一段时间里,阴癸派已经失去了三个高手。这对阴癸派的实力,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尤其是阴后还在琢磨着以阴癸派为主,一统魔门,成就大业的心思的时候。

    这样的结果,无疑让阴后祝玉妍痛到了骨里。

    一个高手……

    可不是那么好造就的!

    哪怕是以阴癸派的底蕴,眼下想要在拿出类似三大长老一般水平的人,也是十分的困难。

    边不负,闻采婷还有旦梅的死,虽然没有明显的类似处,但是婠婠还是看出了这其的相似之处,哪怕是闻采婷和旦梅的尸体已经被烧成了残骸。

    但以婠婠的水平,还是能够大概的推断出当时的场景。

    三人——

    只怕都是死在大意之下。

    否则的话,以闻采婷和旦梅,再加上据点里的其他阴癸派门人,哪怕是面对三大宗师,理当还是能够逃出人来的。哪怕是最终也无法逃脱,但是却不会出现所有人都死在据点里的结局。

    要知道,婠婠可是在据点外围数百米却也没有发现有人逃脱的踪迹,换句话说所有人都是在据点内部一网打尽。

    而有机会做到这个的唯有——那消失的白清儿。

    “师妹啊!”

    “你可是成为圣门的叛徒了!”

    思索着白清儿背叛的缘由,婠婠扫了一眼房间。目光在先前阴后祝玉妍所坐的石椅上停留了一眼后,便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在婠婠走出房门的刹那,那看起来安好无比的石椅整个人的碎裂开来,整个坍塌,化作了遍地的石屑碎块。

    阴后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愤怒震惊,但是她那一身的天魔真气已经有了最明显的表现。

    听着房间里石椅碎裂的声音。婠婠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一脸冷漠的走了出去。

    无论是谁,敢对圣门做如此的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白清儿!

    天魔功!

    道公!

    婠婠有一种直觉,据点覆灭的事情只怕与那岳缘脱不了关系。

    除去这一点外,婠婠倒是对慈航静斋的师妃暄有所担心。若是被佛道二门知晓了阴癸派眼下的情况,只怕会大不利。所以,这个事情必须给压下来。

    阴后祝玉妍的离开,便是因为这个缘故。

    只是婠婠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此刻道门内部正在如火如荼的内斗,而佛门却是将注意力暂时放在了其他的事情上面。

    “……”

    看着还在转折佛珠的禅主了空和尚,师妃暄却是知道了这位师伯的想法。

    也是!

    佛门弟。怎能与道门的人纠缠在一起?尤其是道公明显走歪的时候。

    回想起那小尼姑单纯善良的眼神,师妃暄的第一个心思是道公骗了人家小尼姑,这样的事情当然需要阻止。

    至于那真与假的问题——

    在禅主了空和尚的口,这是真实的,而不仅仅是幻觉。

    换句话说,也就是师妃暄当初在争夺和氏璧的时候遇见的那三女也就不仅仅是幻觉。

    渡道为佛!

    这便是师妃暄心的决定。

    长呼了一口气,师妃暄的目光从了空手上那串转动的佛珠上收回,出声道:“……道公的事情只怕是需要交给师伯你了,我准备起身亲自去见见那寇仲,劝他为了天下苍生。放弃争霸!”

    有一句话没有说,那便是宁道奇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

    道门内部的争斗,已经超出了宁道奇的想象,哪怕他是三大宗师,几乎立于眼下江湖的武道之巅。但是在面对道门内部的事情的时候,宁道奇同样是颇为无奈。

    忙活着整理道门内部的事情的宁道奇,暂时放弃了其他的打算。

    几乎十来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的消息,师妃暄便已经知道道门的事情牵扯住了宁道奇,使得她在明面上的牌面少了一份。这对她接下来的安排,有着极大的影响。

    若是被阴癸派抓住了道门内部纷争,而佛门静念禅院更是与道公对上的事情,在魔门的加力下,也许局面会出现极大的波动。

    局面,已经在偏移。

    慈航静斋行事以来,都是讲究的是胸有成竹。

    师傅梵青慧能迫的宋缺困兽南疆,而师伯碧秀心能让邪王安静多年,那么她师妃暄却又如何能见局面在自己手上出现问题?

    所以……

    师妃暄必须得在阴癸派反应过来前,将那些波动给抚平下去。

    首要的目标便是道公和他徒弟寇仲!

    只要能拿下寇仲,以她短短几面对岳缘的了解,对方是没有心思在争夺天下上面的。因此,只要拿下寇仲,那么事情基本上就已经解决,在这个问题之后,才是巴蜀的问题。

    而在这其,唯一的问题便是将道公与他徒弟寇仲彻底的分开。

    分开的任务,则是交由师伯禅主了空了。

    心思急转,师妃暄已经在眨眼间重新更改了原本的安排。有了决定,师妃暄立即起身,朝江淮的方向而去。

    在那里。少帅军的地盘正夹在其。

    ……

    江淮。

    血气冲天,遍地的尸骸。

    破烂的盔甲,断裂的刀剑长矛,瘸腿而孤独的在这里嘶鸣的战马,还有那时不时的在半空回荡的乌鸦叫。这都展示着此处是一处战场。

    一处已经落幕了的战场。

    “江山如血!”

    徐陵一身纯阳道袍,双手负背的看着眼前惨烈的场景,没有理会身上已经破裂的衣衫,也没有在意身上的血迹,此时的徐陵脸上只不过是布满着怜悯。

    陪寇仲加入了这争霸天下以来,他徐陵也参加了不少的战斗。但是却没有一场如眼前的景象这般惨烈。

    血腥气可以呛得让人睁不开眼。

    眼前。

    无数的士兵正在搬着同胞的尸体,至于敌军的尸体……

    在旁边,还有许多民夫在帮忙挖坑。

    这些尸体随意的便被推进了坑,随后又填上了土,在践踏过几次后,大地又恢复平整了。这在军阀。如此做法还是因为徐陵看不下去的缘故才如此,在其他的地方,很多都是尸体遍布,压根儿就没有怎么理会。

    自己人都还处理不急,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别人?

    大乱后,有大疫!

    徐陵考虑的正是这一点,这个要求袁天罡同样同意。

    这乱世。当真生命如草!

    就在徐陵感慨的时候,作为少帅军的统帅,寇仲则是一身盔甲的走了出来。

    在他的手上,有着一柄长刀。

    这刀,正是在这一战役,杀了萧铣手下大将得来的那柄宝刀。

    为此,寇仲还专门为这刀起了一个名字——井月。

    带个月字,也与师傅的弯刀月缺相近了。

    “怎么?”

    “陵少,又在感慨了?”

    站在徐陵的身边,寇仲的目光也在那惨烈的眼前景象上一扫而过。心也是不由闪过一丝心疼,当然他心疼的是自己少帅军在这一战的损失。

    虽然与自己的老爹杜伏威合作,打败了萧铣,给对方一个重创。

    但是所受到的损失,哪怕是寇仲已经觉得自己见识过数次。还是避免不了的有些不忍。作为统帅的他都是如此,那么徐陵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徐陵的情况,寇仲很了解。

    “这乱世,果真不让人喜欢!”

    听了寇仲的话,徐陵摇了摇头,目光瞥向了寇仲手上的井月,说道,“或许也只有、老爹、萧铣、窦建德还有李世民那样的人才会喜欢!”

    “喜欢?”

    “不!”

    “正因为想要让这天下恢复安宁,所以才迫不得已!”

    徐陵的话,寇仲听明白了,扭过头,很是认真的说道:“这段时间,陵少你变得有些奇怪,是否与那些和尚接触的太多了?那些和尚很多都是欺世盗名之辈。”

    “陵少你心好倒是没事儿,但是这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争霸天下的事情了!”

    “而是道门内部的争斗!”

    “是道与佛的争斗!”

    寇仲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该让徐陵去为那些和尚道士送药的,而是将那些和尚一股脑儿的砍了算了,搞得眼下的兄弟伤春悲秋的,一肚的感怀。

    若不是对方身上穿的是道袍,寇仲还以为自己的兄弟徐陵变成了和尚。

    但在寇仲的心,对佛门已经是愈发的不爽了。

    “……”

    徐陵自是听得出寇仲话里的所指,没有说什么,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接下来目标是打通与飞马牧场的道路吗?”

    “嗯!”

    “江淮军需要,少帅军更需要!”

    眯了眯眼睛,寇仲点点头,这是军师虚行之与自己共同的心思。也只有这样,有了马源后,他少帅军才能壮大,才能与李阀的骑兵争锋。

    徐陵闻言沉吟了下,也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寇仲嘴的飞马牧场,却是迎来一个美人儿场主商秀珣不怎么欢迎的人。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