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3章 儿童节快乐!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溪水旁。

    白清儿整个人娇俏无比的立于水中,白皙如玉的肌肤整个落在了温暖的阳光下,随着左手上的白布的擦拭,那颗颗水珠若豆子一般的搂在了香肩上。

    可惜的是这水珠就如豆子一样,压根儿无法在白清儿的肩上停留。停留在上面不过眨眼的时间,便会晃荡着沿着那光滑如绸缎一般的肌肤滑落下去。

    沿着脊椎,沿着那诱人的弧线,最后停留在那仅仅是露出了水面一半的香臀上面。

    颤颤悠悠中——

    啪!

    似乎是流恋那光滑,可是还是无法抓住,水珠最终只能万般无奈的在阳光的折射中闪耀着七彩光芒,如泪一般化作晶莹,坠入水面,溅起一丝波纹。

    “……”

    洗着身上血腥味的白清儿,听着林间的风声,还有那流动的溪水声,她的满腹心思却是不在这个上面.

    背叛了阴癸派,白清儿就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归路,曾经身为魔门弟子的她自然不可能去与佛门混在一块,她只有一个选择,那便是道门纯阳,只有道公子岳缘。

    当时的那种情况,使得白清儿不得不为自己考虑。

    可是当白清儿踏出了这一步后,在她的心中却是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空虚和害怕。哪怕是自己在阴癸派中没有享受过多少的好日子,哪怕自己终究不过是上层人物的棋子,可是阴癸派终究是她白清儿长大的地方。

    在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去了一个陌生的所在,对于人来说,这终究是需要一种熟悉的过程,而在这其间,内心都会升起一种隐隐的恐惧的。

    再说。对于白清儿来说,自己被迫投奔的道公子,同样是给她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再加上婠婠和阴后祝玉妍的威慑。

    这样的结果。无疑让白清儿对于未来有些迷茫。

    “算了!”

    “暂时不去想这些了!”

    “最重要的还是活下去!”

    自言自语的唠叨了一番,白清儿的目光下移。落在了自己的胸前,视线定格了在了那里。轻轻侧头,白清儿看了半晌,右手抚上了自己的酥胸,指尖轻轻滑过那玫红处,酥痒的感觉立即浮上了心头。

    “……嗯!”

    一声轻吟,玉脖微伸。白清儿头微微的朝后仰去,恍若一只高歌的天鹅,迷蒙的双眼中白清儿似乎看见了那守在外面的道公子岳缘。

    那个破了自己功法的人儿啊!

    ……

    “如何?”

    白清儿去了溪边幽潭洗去一身的血腥,而他岳缘则是在外面看着卫贞贞。在离开了据点后。俩人便寻到了这一处算是比较隐秘的林间。

    而在这个时候,前面疼的晕了过去的卫贞贞也苏醒了过来。

    看着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卫贞贞,岳缘很是关心的问道。

    “唔!”

    皱了皱眉,虽然没有先前那般疼了,但是那种一直连绵不断的疼痛感还是触碰着卫贞贞的神经。不过她卫贞贞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这样的疼痛却是被咬牙忍了下来,笑道:“好多了!公子,不需要担心!”

    “……”

    看着卫贞贞,岳缘却也不知道自己收一个坚强到倔强性子的侍女是自己的福气还是自己的无奈。伸手摸了摸那有些发颤的嘴角,岳缘笑道:“骗谁呢?不过。贞贞你倒是可以用真气降低疼痛,这样情况会好很多。”

    “真气?”

    面对自家公子的动作,卫贞贞先是脸色一红,随即讶异了起来道:“这个……贞贞好像还没有修炼出来!”在洛阳,答应修习武功的卫贞贞,虽然努力了好几天,可是她却没有体会到那传说中的真气内力什么的。

    故而在这个时候听到自家公子提起这个后,卫贞贞立即整个人都惭愧了。

    “……”

    闻言岳缘不由面色一呆,心说这贞贞该不会跟那段誉一个情况吧?吸取了一身的功力,却是仍然毫无知觉。

    卫贞贞先是惭愧了一会儿,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无比惊恐的盯着岳缘,用一种很是慌乱的语气叙说了一遍自己在那房间里看见的恐怖的事情。

    两个妙龄少女,就那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在她卫贞贞的面前化作了老妇人,更是七窍流血,在短短的时间里,连话都没有说完便那么的死去。

    这样的场景,在卫贞贞看来,这完全是闹鬼。

    当时的场景模样,现在在脑海里稍微一重现,卫贞贞便只觉的自己的后背冒凉气儿,哪怕是这温暖的阳光也消除不了那骨子里的隐隐寒意。

    “呃……”

    听着卫贞贞那战战兢兢的话,加上她那有些害怕的眼神,岳缘却是张张嘴,彻底的无言了。

    闻采婷与旦梅变成那个模样,一来是因为她们的年纪本身就已经过了半百,再加上卫贞贞一股脑儿的全力运转了北冥,将对方的一身真气全部吸纳,使得对方油枯灯尽而亡。

    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不过压根儿就不知道岳缘交给自己是什么功法的武学小白卫贞贞却是不知道了,那种诡异的景象在她看来那几乎算是闹鬼了。

    看着卫贞贞这般模样,岳缘便知道想要卫贞贞走上一流高手的日子还有很长的时间,眼下的卫贞贞绝对无法接受自己是让闻采婷与旦梅便做了那样的罪魁祸首。

    心地善良的人,在面对心坎的时候,无疑是比较难过的。

    而以卫贞贞眼下的状态,若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怕是内疚不已。

    这无关对错,不过是人之本性。

    在卫贞贞晕过去,岳缘抱着她的时候,他就用自己的真气探查过卫贞贞的体内。卫贞贞吸纳了阴癸派两大长老合起来数十年的内力,虽然长生真气与魔门真气互相克制,但是以卫贞贞本身的根底却是无法对抗。转化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而那魔门真气有些奇特,在被卫贞贞吸取后,除去一大部分的内力被集中在了气海。但是这些内力似乎就像是死了一般的隐藏了起来。

    就像婠婠在扮作毫无功力的普通少女,白清儿扮作的没有武力的农家少女一般。全部的隐藏了起来。要知道,在原本的故事中,若不是意外,双龙可都是没有察觉出婠婠会武功的。

    除了当时让卫贞贞容光焕发,但是现在却是再度恢复了原状,一身的魔门真气隐藏在经脉中,等待着卫贞贞的北冥慢慢转化中。

    因此现在的卫贞贞还是看起来跟普通人完全没有两样。

    “呵呵!”

    “有我在。没事儿!”

    “不过……贞贞你可要努力修习我教你的功法了!”

    四目相对,岳缘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卫贞贞的双眼,很是认真的嘱咐道。若是仅仅靠着卫贞贞时不时的运转一下北冥,而且偶尔还忘记的性格。这身的真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合用。

    所以,岳缘需要给卫贞贞立下一个目标。

    “可是……”

    听到这里,卫贞贞的脸色很是内疚,在洛阳,再加上路上的这段时间来。在自家公子的帮忙下,卫贞贞自家修习武功,说穿了还真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与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不同,卫贞贞的天赋只能说是差到了极点。

    若是按照正常的方法入门的话,估计卫贞贞练到一辈子也不过是一个三流的身手。

    “贞贞很笨的!”

    说出了这句让自己也无奈的话。卫贞贞的脸色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她在纯阳派的时候,见过自己的两个干弟弟,哪怕是曾经的扬州第一石龙也是满口赞叹两人有着绝顶的天赋。

    据说,在自家公子的教导下,两个小子不过是几天的时间里就练出了自己的门道。

    而对比起自己来……

    人害怕的就是对比,尤其是当自己是差的那一方的时候。

    虽说卫贞贞不嫉妒两个干弟弟的能力,但是对自个儿卫贞贞还是颇为埋怨的。试想,今天有人绑了自己要公子用和氏璧碎片换,那么换做其他的时候也有同样的可能了。

    不会武功,那么就是说她卫贞贞完全是一个累赘。

    这让卫贞贞心中如何能高兴起来?

    望着卫贞贞那低头的动作,还有双手死死搅着衣摆的动作,岳缘便知道卫贞贞对自己的天赋失望了。但这样的事情岳缘怎能承认?

    一个人想要成为一个高手,有时候不仅仅是需要天赋,还需要一个鼓励。

    “谁说的!!!”

    岳缘的表情显得很是愤怒,似乎对卫贞贞认为自个儿是笨蛋的话很是失望愤怒,说道:“贞贞你能够花了好好几天的时间将我交给你的记熟,虽然没有练出什么,那是因为你家公子我还没有教你其他的口诀!”

    “啊?”

    卫贞贞闻言懵了。

    难道自己没有练出内力真气是因为公子还没有教导正确的法门?

    在卫贞贞愕然的目光下,岳缘再度交给了卫贞贞一段口诀,然后手把手的指导着卫贞贞修习起来。

    很快。

    闭目,以道家五心朝天的姿势运功的卫贞贞猛地睁开眼睛来,无比惊喜的对岳缘说道:“公子,贞贞感觉到那内力了,好像小老鼠一般在体内,热乎乎的窜来窜去。!”

    “啊!”

    岳缘一脸惊讶的看着卫贞贞,似乎对卫贞贞的进境感到无比的震惊,瞪大着眼睛,惊叹道:“能够身为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的干姐姐,我就知道贞贞果真是一个习武天才!”

    “天才?”

    卫贞贞瞪大着眼睛,无比期待的看着岳缘,口气有些不确定。

    “万中无一的天才!”

    眉头一挑,岳缘迎着卫贞贞的目光,很是认真严肃的说道。

    “嘻嘻……”

    笑声中,卫贞贞连肩胛骨那里传来的阵阵隐痛都被她抛在了脑后,然后一个人闭着眼睛,按着刚刚自家公子的教导开始运转起刚刚感受到的那股内力来。

    好了!

    呼了一口气,岳缘起身,转过头便见到了刚刚走出树林,脸上还有些红晕的白清儿。

    “……”

    目光瞅瞅岳缘,又瞧瞧卫贞贞,刚走出来的白清儿当然挺清楚了岳缘所交给卫贞贞的是什么口诀,那不过是一份正宗的道家功法运行口诀,搬运体内的功力而已。

    这样的口诀,任何的武功都有。

    至于天才——

    白清儿虽然只是主修姹女大法,但是她也能够看得出来卫贞贞压根儿不是什么武学奇才。

    那么说内力……

    白清儿在这一刻终于肯定了先前在房间中所见的猜测,能够吸人功力的武功!

    震惊!

    恐惧!

    还有羡慕!

    最后眼神终究变成了淡然,玉手抚了一下耳侧的秀发后,白清儿问出了自己现在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公子,你对清儿该如何安排呢?”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