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40章 意外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

    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卫贞贞放弃了继续呼喊的打算,她听到了外面那远去的脚步声。

    作为与白清儿呆了不少的时间的卫贞贞,还是很熟悉这个脚步声的。

    听脚步声,外面的人正是白清儿。

    听着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卫贞贞的声音也随着脚步声慢慢的小了下来,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公子说的不错,还是自己太过善良了吗?

    清儿妹妹,与婠婠妹妹一样是坏人吗?

    心中满是迷惑,卫贞贞从没有亲眼见过白清儿和婠婠的狠辣,所以对于坏一词的理解并不深刻,倒是对两女打自家公子的主意有些不满。要知道,卫贞贞的江湖见识实在是太少,她经历的最多的也不过是在冯家的时候保护自身,被那个悍妇逼迫,然后做包子。

    只是在这一刻彻底的确定了后,无疑对卫贞贞是一种打击。

    显然,抓自家的人是想要用自家对付公子。

    一时间。

    屋里屋外,都安静了下来。

    “不进去?”

    闻采婷站在旁边,看着白清儿转身离开的步子,走上前,询问道:“你的心软了!”

    看着眼前白清儿低头的模样,闻采婷作为阴癸派长老,什么情况没见过,白清儿的心理变化被闻采婷瞧了个通透。显然,白清儿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关于道公子的事情,清儿你退出吧!”

    见白清儿还是在保持沉默,闻采婷也是不由的摇头叹了一声,做出了最后的安排,道:“我会向师姐禀明的!”

    撤出,必须要得到阴后祝玉妍的肯定。

    眼下,白清儿的姹女大?法被道公子生生破去。如果在让白清儿对上岳缘,恐怕那是真的会将她整个人给搭进去。培养一个出色的传人很困难,如婠婠。但是培养一个比婠婠稍稍差了些许的人,同样不简单。

    尤其是修习姹女大?法的白清儿更是用来对付那些男人的利器。

    在某些时候。一个白清儿只怕起到的作用不比作为继承人的婠婠要来得弱。

    点点头,白清儿也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应下了闻采婷的安排。本来想请求闻采婷和旦梅两人好好的对待卫贞贞,但是张张嘴后白清儿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权利去说。

    任务的失败,就代表着她是失败者。

    和氏璧碎片不过是一个保证自己地位的筹码。

    至于帮卫贞贞求情……

    两位长老会听她白清儿的吗?

    不会!

    在阴癸派内部,权利的阶层无疑分的很严。她白清儿毕竟不是婠婠,不是门主弟子。不是这一代的代表,更没有机会学天魔功,她终究是比婠婠给比了下去。

    不甘心啊!

    仰头叹了一口气,白清儿走了出去。回自家的房间了。虽然不进卫贞贞的房屋,但是这并不代表白清儿会离开,不管怎么说,白清儿对卫贞贞的安危还是有着一丝担忧。

    也不知道这一份担忧是因为卫贞贞那真诚的感情还是因为自家的姹女大?法被道公子所破了的缘故,也许两者都有吧。

    时间过的很快。

    晌午。

    一直锁着的房门终于被打了开来。

    呆在闺房中。一肚子闷气还有担忧的卫贞贞再度站起身,目光朝门口望去。

    门口,出现在卫贞贞视线中的是两名身着轻纱,身形妖娆的艳丽女子。

    与一般的青?楼女子不一样。

    眼前两人的艳丽包含着其他的韵味,一娉一笑似乎都有勾人的效果。哪怕是卫贞贞猛一瞧之下,都是不由一愣。

    不过随即卫贞贞的脸色便红了,那便是眼前的两个看起来跟少女差不多的女子的衣着太过暴露,瞧得卫贞贞颇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卫贞贞在平常可是穿的比较严实的,眼前的两女的打扮就让卫贞贞想起了自己与公子在洛阳皇宫看到的那一身异族风味跳肚皮舞的少女一般无二。

    “你们是?”

    这两女她卫贞贞并不认识,而且也没有见到她想见的白清儿:“为什么要抓人家?”

    没有惊慌,虽然眼中闪烁着迟疑与戒备,但是在岳缘的身边呆了那么长时间的卫贞贞,已经有了属于自家的气质。温婉中有着自己的坚持。

    “……”

    闻采婷和旦梅对视了一眼,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心中感叹了一声。

    晚上抓住对方的时候,不过是惊愕,加上天色瞧的并不清楚,但是眼下再度一见,只一眼却是让两女也不得不感叹,这是一个有性格有坚持的女人。

    “你不害怕?”

    出声的是闻采婷,对比起旦梅来,至少语言上要稍显得温柔。

    “为什么要害怕?”

    面对闻采婷的问题,卫贞贞虽说紧张,但是在公子身边呆久了还是有着见识的,至少已经有了那种随意面对事情的丝丝底蕴,“还有,你们偷了我的东西,请还给人家!”

    一听这回答,闻采婷和旦梅都是一愣。

    望着眼前已经将一双玉手握成了拳头的卫贞贞,闻采婷和旦梅两人当真是哭笑不得,明明已经是紧张到极点,还是强撑着说不害怕。这道公子一派的人都是这么的……横冲直撞吗?

    道公子岳缘在洛阳当街杀了静念禅院的四大金刚,竟然还敢在那种清下在整个洛阳封城的时候呆了好几天。

    而道公子的徒弟寇仲与徐子陵则是与其他大军阀势力中争夺,浑水摸鱼,死死的咬下了一块小地盘,可谓也是胆大包天。

    胆量……

    似乎还真是纯阳一派不缺的。

    眼前仅仅一个负剑的侍女,也是如此吗?

    “呵呵!”

    娇若少女的嬉笑自旦梅的口中发出,手腕一翻,掌心中正是属于卫贞贞的和四壁碎片,此刻正躺在旦梅的掌心中,在光线的折射下显得很是好看。笑道:“你是说这个吗?”

    “还我!”

    一见到碎片,卫贞贞立即急了。

    右手一收!

    避开了扑过来的卫贞贞,旦梅将和氏璧碎片收回了袖子里。笑道:“紧张呢?这东西,一个侍女怎有资格持有?”

    “我圣门才有能力持有!”

    “这一块碎片怎够?我们还想要用姑娘换更多的碎片了!”

    旦梅的面前在眨眼间变得阴冷起来。用一种恐吓的口吻吓着卫贞贞,道:“乖乖的配合我们,我们不会为难你的,小姑娘!若不然……”

    啪!

    一声脆响,在卫贞贞的注视下,木桌的一角被旦梅给生生的掰了下来,玉手一捏。生生的握成了粉末。

    这副恐怖的场景,着实将卫贞贞给吓了一个够呛。

    用自家换和和氏璧碎片!

    以卫贞贞对自家公子的了解,她知道岳缘肯定会应下来。可是,这样的结果她卫贞贞才不想见到。

    和氏璧是什么?

    在见到了那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后。卫贞贞便知道这和氏璧所代表的含义。而自家公子那一夜受伤回来,显然是去争夺和氏璧,其中的风险安危不说,她怎能允许这和氏璧碎片因为她一个侍女而全部落在这些坏女人的手里?

    “不要!”

    “我不会让公子拿碎片换贞贞的!”

    梗着脖子,哪怕是见识到了对方轻易的将木头捏成了飞灰。估计捏自己只怕更为简单。哪怕是心里害怕到极点,卫贞贞还是强撑着说不。

    “哎!!!”

    旦梅愣了。

    一边的闻采婷也很是意外,见旦梅那略微吃瘪的模样,心中好笑。

    闻采婷的表情变化自然是落在了旦梅的眼中,卫贞贞那义正言辞的拒绝让旦梅心中有些抑郁。再加上闻采婷嬉笑的神情立即让这份抑郁化作了对卫贞贞的怒火。

    面子上过不去。

    阴癸派是什么?

    堂堂的魔门大派,在江湖上几乎可止小儿哭的名声。身为其中的长老,会对一个毫无武功的少女没有办法?

    魔门的刑罚,尤其是对女人的刑罚,那才是让人恐怖的地方啊!

    右手猛的伸出,旦梅径直捏在了卫贞贞的肩胛处,只听啪啦一声碎响,竟是在直接捏碎了开来。

    刹那间。

    巨大的疼痛遮掩了卫贞贞。

    脸色在眨眼睛苍白,豆大的冷汗自额头渗出,但是面对旦梅的这种举动,卫贞贞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只是闷哼了一声外,贝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哪怕是咬破了嘴唇,流出了鲜血,可是却是再也没有痛哼一声。

    那股子坚持,那股哪怕是被冯氏悍妇欺负,只能每天起早贪黑的做包子,一双玉手冻的跟老黄瓜似的也不会哼一声,咬牙自我坚持的卫贞贞。

    “乖乖的配合,小姑娘!”

    “否则的话你会有更多的苦头吃!”

    旦梅心中赞叹了一声卫贞贞的骨气,但是在阴癸派曾经这样的女子也同样不少,可最终还不是妥协?

    当然。

    说穿了旦梅也不会将卫贞贞弄的遍体鳞伤或者弄的半死,否则的话在交换和氏璧碎片的话,那不是出大问题?刚刚捏碎对方肩胛骨的举动,不过是对卫贞贞的教训。

    “不!”

    卫贞贞强忍着疼痛,半晌憋出了一个字,倔强的脾性一展无余。

    “嗯?!”

    一声冷哼,旦梅愤怒了。

    若是一个人的时候还好,但是在闻采婷在场的情况下,终究让她面子上颇有些过不去。右手直接伸出,掐着卫贞贞的脖子,旦梅生生的将卫贞贞给提了起来。

    “小姑娘,你的倔强,让我兴趣万分啊!”

    冰冷的话语回荡在卫贞贞的耳中,咳嗽不已的卫贞贞则是双手死死的抓着对方的手,想要挣脱,可是对方的力道岂是她一个毫无武力的少女能比?

    呼吸越来越困难,但是卫贞贞仍是死死的咬着牙,丝毫不松口。

    翻着白眼,卫贞贞徒劳无力的抓着旦梅的手,心中却是第一次对武功有着祈求,如果自己有着高深的武功,恐怕就不会给公子带来麻烦了,这样的自己终究是个累赘了!

    “咳!”

    “咳!咳!咳!”

    虽然卫贞贞知道对方不会杀了自己,需要用自己换碎片,但是这种无法呼吸的感觉无疑比身体上的疼痛更让人难受害怕。

    你想学武吗?

    不想!

    恍惚中,卫贞贞的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了那天的对话——

    半晌。

    双手不由的再度加大了抓住脖颈上那只手的力道,呜咽声中卫贞贞道出了一个断断续续的话:“北……冥有……鱼……”

    “什么鱼?”

    那呢喃的话让旦梅和闻采婷两人都是不由一怔,

    随即——

    旦梅的脸色不由大变:“这是!!!”

    与此同时。

    外面。

    寻香追踪而来的岳缘,在一阵铃铛声响中,背负着剑架来到了这里。

    “找到了!”

    望着眼前的建筑,话语落下的同时,人已经踏入了其中。

    ps:

    感谢蔷薇飘落、zxccpolo、爱`sorry--情、¨血蔷薇童鞋的打赏!RO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