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6章 分裂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意外!

    却又在情理之中。

    望着踏足树梢的师妃暄,岳缘抬头看着对方一身僧袍在晚风的吹拂下不断的飘荡着。

    “你来了!”

    “我一直以为妃暄你会在洛阳城里寻我的,可是没有料到会是在这荒郊野外!”

    四大金刚的死,原本岳缘会觉得师妃暄虽然不会立即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也不该有着那般的迟疑。不过换句话来说,师妃暄迟疑的时间越长,那么就代表着佛家已经在做对付自己的准备了。

    “妃暄是来取剑的么?”

    回首,目光扫了一眼卫贞贞身上背负的剑架上的色空剑,问道。

    在岳缘看来,色空剑理当是师妃暄不能放弃的事物。

    然而——

    “不是!”

    “若公子可以放弃,色空妃暄可以赠你!”

    师妃暄轻轻摇头,却仍然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岳缘。至于那背负剑架的侍女卫贞贞,她根本没有在意,一个没有武功的侍女,并不会妨碍,反而会是拖累道公子。

    “……”

    闻言瞳孔不由微微一缩,岳缘视线却是从立足树梢的师妃暄的身上收了回来,目光落向了前面不远处的黑暗。同时,身形微凝,岳缘的神色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公子!

    跟在旁边的卫贞贞自然是发现了岳缘的变化,虽然是在树林中,在月光下,但是作为贴身侍女的卫贞贞还是能够察觉到岳缘的变化。而且,顺着岳缘的目光,卫贞贞的视线也从那美的跟仙女一样的师妃暄的身上收回,望向了前面的黑暗处。

    沙沙声不绝于耳。

    这是人踏足走过的声音。

    对方没有任何的防备,就那么轻松地往这边走来。

    借着朦胧月光,卫贞贞看清楚了那前来的是一个很是俊俏的年轻和尚,一身白色僧衣,一手转动着佛珠,单手竖掌,声声佛号中踏步而来。

    “阿弥陀佛!”

    “贫僧了空,见过道公子!”

    三丈外,禅主了空的身形顿了下来。温厚的嗓音回荡在林间,脸上布满的尽是悲悯之色。

    若不是早就知道禅主了空的年纪,这恍一看去只会认为眼前只是一个年轻和尚,而且似乎比那天在静念禅院的匆匆一瞥更要年轻了些许。

    然而正是这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的和尚,却是佛门中的第一高手。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禅主了空和尚,在瞧了一眼仍然是站在树梢没有丝毫动作的师妃暄,岳缘便知道这该来的终究会来。

    四大金刚之死,无疑会引出禅主。

    而真正的要对付慈航静斋,那么首先便要对付的便是静念禅院。因为这两者说穿了其实是穿一条裤子的,要知道慈航静斋和静念禅院的祖师可是师兄妹。

    同出一源。

    正因为这个缘故,就代表了想要对付尼姑,首先就需要对付和尚。

    身后右手挥了挥,朝站在身后的卫贞贞做了一个示意。岳缘却是笑着对面前不远处的了空和尚打起了招呼,道:“大师这大晚上的不念经,跑来荒山野林里闲逛,可不是个事儿啊!”

    “贫僧正是为公子而来,还请公子随贫僧走一趟!”

    目光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道公子,对于对方手上的小动作,了空和尚完全没有在意,只是静静的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贫僧?”

    看着眼前的了空和尚,岳缘的脸上却是流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摇头道:“大师,出家人可不能打诳语啊!”

    “噢?”

    道公子的话显然吸引了了空和尚的注意。

    “说实话,大师,我可是从没有见过佛门穷啊,光静念禅院那硕大的铜殿就足以告诉世人佛门的财富了!了空大师,对比起来,我岳缘才更加适合自称贫道啊!!”

    话语中满是讽刺,华夏缺铜缺金,岳缘在这一刻很是清楚的说出了自己对佛门的不满。

    对比起来,岳缘更是将自己的收获几乎全部砸在了自己徒弟的争霸大业上面。

    这个时候,一听佛门高僧的自谦,这让道门的自称如何见人?

    “阿弥陀佛!”

    了空和尚手上的佛珠停止了转动,双手合十,念道了一声,道:“佛悯世人!”

    “世人都穷的快当裤子了,钱全进了佛门的口袋!”

    “这种悲悯,我倒是首见!”

    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了空和尚,与师妃暄不同,禅主由于修习了数十年的闭口禅,在口才上显然没有师妃暄那般口若悬河,面对岳缘的指责,只是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一旁。

    哪怕是不见自家公子的动作,单凭眼前这明显带着火星的对话,已经让卫贞贞感受到气氛的凝重了。以贞贞对自家公子的了解,这话绝对是无法好好的说完的。

    想到这里,卫贞贞便按照公子的示意将背上的剑架放在了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退到了边上。

    卫贞贞的举动自是落在了禅主了空和尚和站在树梢上师妃暄的眼中,只是两人此时的目标乃是道公子,对于卫贞贞的举动并不在意,哪怕师妃暄见识过岳缘的剑法,也没有丝毫的阻拦的心思。

    此举,无疑显示了佛门的自信。

    “岳公子,妃暄发现公子对佛门的偏见太大了!”

    “还请公子为了天下,随妃暄前往禅院一行,诵经念佛,以去身上的煞气,妃暄可以青灯作陪!”

    树梢上。

    望着下面的岳缘,师妃暄再度明显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心意。若说当初不过是匆匆一瞥,更多的还是与那似真似幻的剑法交锋,但是在随后的接触中,师妃暄也隐隐的发现了岳缘身上的那种煞气,就如同当时幻觉中的赤练仙子一般无二。

    禅主了空和尚默然无语中,安静的站在那里。

    “看来,妃暄你不仅是打我徒弟的主意,更是将我也囊括其中了吗?”

    “可惜啊!”

    “还请恕在下不解风情,让妃暄你失望了!”

    左手前伸,右手则是凌空一抓,那插在剑架上的色空剑已经出鞘,寒光闪烁中跳入了岳缘的手中。

    “阿弥陀佛!”

    一声高昂的佛号,佛珠急转,禅主了空和尚已经做了动手的准备。

    双方都知道,这一局是避不开的!

    只不过是佛门本着慈悲为怀还是想挽救一下,可惜……事情的发展,终究还是朝不好的方向一路奔驰而去。

    佛与道,终究分裂了。

    而岳缘所不知道的是道门的内讧,更是已经开始——

    “袁道友!”

    一声无奈的感叹,一名中年道士看着眼前的同道,手上拂尘一扬,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无奈,还有可惜。

    “莫说!”

    “纯阳掌教的立场,自是贫道的立场,也是楼观的立场!”

    “倒是尔等的做法,让我很是失望!”

    少帅军地盘,作为随军道士外加相士以及地理方面的高人的袁天罡的目光落在眼前这一身青色道袍的道士身上,脸色很是认真:“我等乃是玄门正宗,为何偏偏要为番教来回奔波?”

    “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道门内部关于佛门的争端极大。

    眼下,道门后辈寇仲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加上有了不错的地盘和人才军队,已经有了争夺天下的入场券。这对道门中的一部分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是一个超越佛门的大好机会。

    在他们看来,佛门无疑走的是邪道。

    真正的渡人就不该寻求财富权利。若是让李阀取得天下,再加上慈航静斋的推波助澜,道门以后会是什么结果,他们实在是难以想象。

    可是,这个事情在其他自语悲悯世人,与佛门一路的道门人看不惯了。

    而其中,宁道奇便为代表。

    于是,道门内部中双方各自瞧不过眼,宁道奇那一派的人觉得对立的道友心思太小,眼光不够广阔,说穿了乃是道门中的鸽派,而以道公子的观念一样的其他道士则是认为宁道奇那一群人是道门叛徒,属于正宗的鹰派。

    原本在身为大宗师高手的宁道奇的压力下,道门中的鹰派无疑占据下风,没有足够出色的人为代表,就无法挑战佛门与道门中的鸽派。但是道公子在洛阳的做法,以及后辈寇仲在争霸天下上的进步,无疑给了他们最大的助力。

    正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便是鹰派的处世观念。

    若是寇仲取得了天下,那道教无疑是国教,这样的诱惑完全让他们无法放弃。

    可也正因为这样,道门内部的纷争正是开始了,原本的暗藏波涛却是摆在了台面上。

    在短短的两天内,少帅军的地盘上就来十数位道士还有和尚。

    更是在这时间里,双方因为没有谈拢,已然交手了数次。

    而眼下正是双方的代表的最后会晤。

    鸽派的举措,无疑让鹰派的道长们大为恼怒,心说寇仲还就是我们自家人后辈,不维护就算了,你们也好意思同佛门一样无耻的出手?十数次的谈判,其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而在今天,正是最为关键的一场。

    场边。

    上千名的士兵手持兵器几乎将整个场地给围了起来,将前来的道士和尚全部给围了起来。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则是站在边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局势,脸色极为的不好看。

    其中,尤其是以被称为少帅的寇仲脸色更是几乎冷的掉冰渣。

    他与徐子陵两人的推测,却是完全没有料到佛门首先对付的人竟然会自己,其中甚至道门的人也牵扯了进来,这让寇仲对没有见过面的宁道奇大为恼怒。

    与寇仲不同,徐子陵的脸上则是无奈更多。

    这局面,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