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5章 假戏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你在骗他?”

    宋玉致的目光也从动情公子侯希白的背影上收回,刚刚从两人的对话中,宋玉致知道了那尾随自己而来的人的身份,便是那名闻江湖的护花使者,多情公子。

    回过头。

    宋玉致的视线却是停在了岳缘的身上,看着对方在看着画扇上面的美人图的时候,宋玉致却是突然出声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刚开始两人的交锋在宋玉致看起来就有些迷惑,侯希白明显情绪有着极大的波动,似是因为那柄剑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如果只是刚刚的那一场打斗,宋玉致也会认为这一样风度翩翩的两人也许是师兄弟。

    可是当侯希白离开后,岳缘那笑的看起来跟狐狸似的。

    这样的场景,宋玉致显然是知道了眼前这人是在骗人家,只是她不太明白的是两人的招式为什么那么相同。

    “你这人很坏!”

    也许是直觉,也许是第一印象,宋玉致很快便给岳缘下达了自己的定义。

    “恩?”

    抬头看着压根儿就没有逃跑心思的宋玉致,岳缘讶然道:“奇怪了,你怎么不跑?”

    刚刚之所以那样做,岳缘是在试验长生诀的另类使用法,却发现这不愧是千百年来仅有双龙修习成功的奇功,与寇仲和徐子陵单一的情况不同,两者结合起来的阴阳二气说穿了终究包含了天下真气的种类。

    阳刚与阴寒。

    阴与阳。

    每个人的真气不同,说穿也就是两者真气的分数量不同,大家的真气不过是在纯阳与纯阴之间的波动而已。

    岳缘发现,若是运用的好,几乎可以凭借这个,可以模拟天下间其他人所有的功法。而刚刚与多情公子侯希白的交手,不过是岳缘的首次尝试。

    当然。

    说穿了,这根底还是长生真气而已。

    以这样的状态,岳缘有一种错觉,自己去慈航静斋观看剑典的话,或许不会落得跟宁道奇一样的下场。

    戏弄了因师妃暄的事情就明显变笨的侯希白后,岳缘的目光落在了这个一直在旁边,却是没有逃的宋玉致。

    “……”

    宋玉致眨了一下眼睛,也很是奇怪自己怎么不逃?面对岳缘的问话,一时迟疑了。

    倒是旁边的卫贞贞看不过去,接过了话头,告诉宋玉致自家公子其实是一个好人。可惜的是,刚刚目睹了岳缘坑了一把多情公子侯希白,看着对方被戏弄的惨兮兮的模样,宋玉致压根儿就不相信。

    再说,自己人当然会说自家人的好!

    就像她宋玉致从来不会说宋阀的坏一样,故而对卫贞贞的话有着明显的抵触情绪,只差没有明着说你俩一伙的了。

    “好了!”

    “宋姑娘,作为你跟踪我,想要离开的话则必须付出一些东西!”

    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宋玉致,岳缘很是认真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比较严肃。

    “你认识我?”

    宋玉致却是迷惑了,她前面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瓦岗,此次若不是瓦岗对洛阳有了兴趣,再加上沈落雁的前来,她想要来这里还是有些困难的。毕竟,对于李密来说,自己的这个准儿媳妇的安全很重要。

    “就说道公子希望有时间能与宋姑娘的父亲天刀一会!”

    微微一笑,岳缘没有回答宋玉致的询问,而是说出了自己的话,由宋玉致给宋缺带消息。

    在这种局面下,寇仲的事业对比李阀无疑是处在下凡的,想要宋阀出手,唯一的便是毛遂自荐了,拿出值得天刀宋缺赞同的意见。否则的话,以宋宅男的脾性,他会窝在南方一辈子。

    想要一会自己的父亲天刀!

    宋玉致的眼神变了,望向岳缘的眼神中却是戒备中多了一丝厌恶。

    争霸天下!

    想要见自己父亲的人,无疑是这样的心思。

    眼下,这个江湖可是没有什么人想要去尝试天刀的刀是否锋利,既然不是锋利,那么只有一个结果了。

    “另外……”

    “还请宋姑娘告诉我瓦岗寨来的人在哪里?”

    温雅的笑容中,四目相对。

    恍惚间,宋玉致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度清醒的时候,却是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处院子里了,那背剑的美貌侍女,以及那俊雅男子都不见了踪迹。

    怎么回事?

    刚刚那恍惚感!!!

    心下一惊,宋玉致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人立即从院落中退了出来,朝宋阀在洛阳的办事据点去了。

    第二天。

    洛阳。

    城中,瓦岗暗哨据点。

    身为军师的沈落雁自从昨天在见了道公子岳缘后,面色一直在奇怪与凝重中。

    在她的面前,则是一块和氏璧的碎片。

    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艳丽的光芒。

    虽然知道了和氏璧的下落结局,但是沈落雁却是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眉心却是死死的簇成了一团,心事重重。

    “道公子,岳缘!”

    第一次!

    见到了这个人!

    哪怕是曾经听过了这个名号,但是沈落雁没有在意,可是昨天一会,却是让她悚然而惊。

    道门……

    第一次浮现在她的面前。

    回想起那个赌注,沈落雁觉得不可能!只要打下洛阳,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手掌拂过桌面,碎片落入了掌心里,沈落雁却是起身,满心的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这座大城上了。

    傍晚时分。

    洛阳城外的小路上。

    卫贞贞回头瞅瞅那还在一副锁城模样的洛阳,脸上的情绪不是很高昂。

    白清儿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再加上岳缘的表现,这代表着什么,卫贞贞自然看了出来。

    卫贞贞觉得自己有些受伤。

    婠婠骗了她一次,而这白清儿再度骗了她一次。

    两件事情让卫贞贞觉得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出了问题,但是有一点卫贞贞可以肯定的是若下次遇见这一点额事情,她最大的可能还是会救。见死不救,卫贞贞做不到。

    “还好吧?”

    卫贞贞这副没有精神的模样,岳缘自然知道。

    昨天,在白天不去独孤凤那里,一直呆在院子里,卫贞贞本身就是想等白清儿回来,可惜……

    “没事!”

    “让公子你担忧了!”

    摇摇头,示意自己没有问题后,卫贞贞便转移了其他的话题,问道:“公子昨天那般对宋阀的二小姐,不太好吧?”

    “……”

    目光微凝,半晌叹了一声,岳缘这才说道:“那宋姑娘的性子虽然只是匆匆一面,显然贞贞也看得出来些许!想要问出瓦岗寨来人,必须用其他的办法!”

    昨天,对宋玉致使用了出自九阴真经的移魂大法!

    问出了来人是俏军师——沈落雁。

    否则的以宋玉致的性子,想要知道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困难了,总不能自己去强迫人家宋玉致,思来想去岳缘只能选择一个比较柔和的办法了。

    比起宁道奇,岳缘更不想面对的是宋缺。

    在问出了沈落雁的所在后,岳缘带着卫贞贞去见了这个俏军师,道了一个交易与赌注。

    “走吧!”

    回首扫了一眼东都洛阳,岳缘带着卫贞贞两人一前一后的朝东方走去。

    “公子,这一次我们去哪里?”

    卫贞贞也知道寇仲现在所面对的处境,困难重重,想了想便不再理会这个问题,而是询问起了接下来所要去的地方。

    “飞马牧场,铸剑!”

    色空剑已经到手,材料很不错,作为重新铸造月缺剑材料基本上已经足够,本身岳缘也想拿掉婠婠的天魔斩,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好的机会,再加上已经足够,便放下了这个心思。

    毕竟手上的色空剑的样式太像自己曾经的月缺剑了。

    “噢!”

    点点头,卫贞贞跟了上来。

    身为侍女,她是没有什么向往的去处的,公子说去哪里就是哪里。虽然心里也想去见见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怎么样了,但是见身为师傅的岳缘不怎么担心,卫贞贞也不好说什么。

    在洛阳或许没有多大的事情,但是一旦自己出城的话……

    以自己对佛门的了解,洛阳失利后,只怕是在外面已经等待自己多时了。

    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让岳缘意外。

    入夜时分,弯月西斜。

    当岳缘与卫贞贞两人在森林里露宿的时候,遇见了一直等待着自己的人。

    树梢上。

    一身青衫。

    迎月而立。

    赫然是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驾临。

    低头。

    师妃暄淡然的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目光灼灼。

    在上午时分,她见到了受了伤的多情公子侯希白,却是从侯希白那里得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结论。

    道公子,极有可能是魔门之人,是邪王的徒弟!

    当时。

    师妃暄就懵了。

    怎么可能?

    这是师妃暄的第一个念头,与岳缘交过手的师妃暄自然有过经历。不过当侯希白的猜测落在师妃暄的耳中的时候,无疑是一道惊雷。虽然侯希白没有明显的提出,但是师妃暄却是听出了侯希白的暗语。

    不过与侯希白的想法不同,师妃暄却是莫名想到了不死印法。

    真气幻术!

    她知道不死印法,在对比一番后,师妃暄发现这岳缘的那名为天外飞仙的剑法与不死印法也有着相同之处,但是却又有着极大的不同。

    或许,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心中,师妃暄却是越发的无奈,对岳缘成为第二个邪王有了警惕。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