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2章 逗留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奇怪!”

    “今天的洛阳好似戒严了!”

    马车中,一个娇嫩如银铃一般的嗓音在里面响起。

    随着一只纤纤玉手在推开了马车上窗口的帘子后,露出了一双无比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倒是随着另外一只玉手的伸出,重新盖下了那帘子后,这才遮掩了这道明媚的风景。

    “好了!”

    “我们进城就知道了!”

    另外一声比较温柔的声音回荡在车厢中,听声音与性子似要比先前的女子要大上不少,而且言语中带上了丝丝吩咐的语气,是习惯也是平常的话语。

    “唔!”

    “好吧!”

    少女的清脆嗓音沉吟了一下,这便应了下来,随即马车中陷入了安静。

    许进不许出,这便是现在的洛阳。

    进城的时候,一般人都会受到城门守卫士兵的检查,但是这辆看起来颇为奢华的马车驶进城中的时候,却是没有一人上前检查,似乎全部无视了这辆马车。

    当然马车进了城中后,在城门口,其中被一名年长拉下来的小兵这才挣脱了束缚,很是不满的询问道:“魏老哥,为什么不上前检查?”

    “小子!”

    “你没看清那上面的字眼吗?”

    年长的士兵拍了拍这个倔强的小伙子,说道:“那可是南岭宋阀的马车,拦他们你不要命呢?!”

    宋阀?!

    小兵听了这话,不由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也是一头的冷汗。

    不过宋阀的人终究会为人做事,哪怕是经过城门,他们可以无视小兵的目光,但也给了打赏。这不,守在这里城门的守卫士兵们就得到了不少银两的赏金。

    于是,对于宋阀的马车自然是忽视不见了。

    再说王公下达的命令也不过是许进不许出,若是出城,那便不是如此了。

    城中。

    宋阀的马车在靠近一处客栈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后在赶车的人与小二交涉了一番后,马车驶入了客栈后面的院落里停了下来。

    随后。

    布帘被打开,两道俏丽的身影一前一后的从上面走了下来。

    “呀!”

    前者刚一个纵身从马车上蹦了下来,就是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随着展腰的动作,那鼓胀的胸部几乎要突破锦衣的束缚,而在少女的腰间则是一柄有着别样味道的弯刀。

    小巧!

    诡异!

    却又满是狠戾!

    这便是那弯刀给人的感觉。

    一个慵懒的懒腰伸完后,少女这才转过头,对跟在后面下车的美貌女子开口说道:“落雁姐姐,我不想插手你们的事情,我们暂时就在这里分别把!”

    说完,少女却是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开了。

    “……”

    身为瓦当军师的沈落雁望着宋玉致离去的身影,半晌无奈一叹。

    本来,宋玉致对密公的公子的印象不是很好,虽然两者之间有了婚约,但是在沈落雁的眼中,却是瞧得出双方的接触并没有多大的进展,反倒是让宋玉致生出了坏印象。

    可惜,哪怕是沈落雁帮忙,却也无法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弄强?

    面对宋阀,还没有几人敢对宋玉致用强。

    显然。

    瓦岗还没有这个能耐。

    不过这次沈落雁借了宋玉致的马车前来洛阳,便是为了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自从密公杀翟让夺得瓦岗大权后,瓦岗的军事实力实际上是遭受到了创伤的。

    在某方面来说,密公杀翟让的做法错了,可是她沈落雁却是不得不这样做。

    而正因为密公决定的这件事情,使得瓦岗出现了波动。再加上宋玉致本身的抗拒,使得瓦岗与宋阀的结合出现了纰漏。

    所以……

    唯有拿下洛阳,那么便能奠定密公的优势。

    因为高手的缘故,沈落雁很清楚瓦岗想要夺得和氏璧会有多大的困难,故而自江湖上传扬着师妃暄携和氏璧为李世民造势的消息后,瓦岗便加快了其他的动作。

    灭翟让,便是其中之一。

    眼下,只要攻破洛阳,再加上宋阀,那么密公完全有争夺天下的资本了。

    只是不清楚眼下这和氏璧最终的结局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沈落雁再度带上了斗笠轻纱,转身走出了客栈院落。她需要了解一些东西,让其他人来此,沈落雁不放心,而沈落雁走的方向正是瓦岗寨在洛阳的暗地据点。

    城中。

    宋玉致东拐西荡了几番后,终于甩脱了身后的保护人。一个人开始在洛阳城里开始逛了起来。

    这气氛,好像戒严了不少!

    曾经来过东都洛阳,再加上宋玉致本身也很聪明,很快她便发现了眼下这座城池的不同之处,那便是城中似乎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使得整座洛阳城有一种外松内紧的感觉。

    “……”

    看着从前面奔跑而过的士兵,宋玉致眨巴了下眼睛,便转过身朝另外一条热闹的街道走去。

    这里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那和氏璧失窃呢?

    虽然宋玉致不愿意牵扯争霸天下什么的,但是出身便让她不得不去关注这些。慈航静斋携和氏璧前往洛阳造势的消息她自然听沈落雁提过。看这紧张的模样,宋玉致的脑瓜子里不由的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其实,在她看来,这天下还是早早统一的好。

    若是大家不争,携手合作,就不会出现那战乱了。

    “哎!”

    叹了一声,宋玉致决定去寻那已经来到东都的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虽然她的父亲天刀宋缺对李阀、独孤阀还有宇文阀的印象都不怎么样,但是却不代表宋玉致在这些门阀中没有自己的朋友。

    至于沈落雁随车而来……

    其实说穿了,这前来寻尚秀芳才是真正的借口。

    宋玉致,她终究逃不掉自己父亲的安排。

    她姐姐如此,她宋玉致同样如此。

    不过就在宋玉致来到了皇宫的方向,想要道出宋阀的身份进入其中寻找尚秀芳的时候,宋玉致却是迟疑了下来,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看着前面的宫殿无奈不已。

    宋玉致不傻,她牵扯到了瓦岗与宋阀,这般前来已经有了问题。

    “小姑娘,你在看什么?”

    就在宋玉致心底嘀咕郁闷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背后突然响起。

    突来的声音径直将宋玉致吓了个够呛,铿锵声中弯刀出鞘,转手就是一刀朝身后削去。

    叮!

    手腕一颤,手指的弯刀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顿时脱手而出。

    就在弯刀滑出去的刹那,一只手突兀的伸出,一下子将弯刀握在了手上,直到这个时候,宋玉致这才看清了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

    “好凶残的小姑娘!”

    这是岳缘拿到弯刀后,对眼前少女说出的第二句话。

    刚刚这一刀径直朝自己身下而来,其刀招颇有一种出招忘招的气势。

    “你是谁?”

    转过身,宋玉致很是严肃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俊俏的男子,对方手上持着一柄玉扇,一头的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形成了一个马尾墜在了身后。一身墨色的长袍,更显出修长的身材。

    面上带笑,一副佳公子的形象。

    “我是谁并不重要!”

    在对方打量自己的同时,岳缘的视线也是上下的打量着宋玉致。面前的少女柳眉倒竖,一副怒气冲天,凶残的模样,但也遮掩不住少女的美貌。不过岳缘自是看得出来这少女这般是装模作样。

    而对方一身衣衫颇为奢华,显然是出身背景不同寻常。

    “重要的是最近洛阳很乱,小心被王世充那老流氓抓去送进皇宫做妃子!”

    随手扔出手上的弯刀,插回了宋玉致的腰间刀鞘,这便转过身离开了。刚刚不过是自独孤凤那里出来在街上闲逛,决定舒缓一下心情,却是在回去的途中见到了一名罕见的绝色美女。

    好奇中,岳缘跟了上去。

    然后便见人家鬼鬼祟祟的在角落盯着皇宫猛瞧。

    那腰带弯刀,躲躲藏藏的身形倒是让岳缘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徒弟——陆无双。唯一不同的是,无双是可以真的凶悍,眼前的少女显然不是。带着这种情绪,岳缘便走到了对方的身后,也随着对方的视线观察起来。

    然后……

    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少女一副纠结的模样,最后岳缘忍不住了这才出声。

    转身。

    岳缘没有理会少女,而是径直离开了。

    独留下宋玉致一头的雾水。

    回去的途中,岳缘摇着折扇,眉头紧皱。

    宋玉致来洛阳了!

    开始岳缘并没有想起对方的身份,但是在回转的过程中,他才想起了这么一个用刀,且故作凶悍的少女,那便是天刀宋缺的掌上明珠宋玉致。

    宋玉致不是要下嫁给李密的儿子吗?

    而眼下对方来到了洛阳,身份打扮亦不是妇人形象,显然宋阀与瓦岗的合作出现了问题。

    哪怕没有双龙的牵扯,宋阀与瓦当的合作显然也出了问题。

    宋缺,放弃了李密!

    手中折扇一收,岳缘已经做出了猜测,而李密想要扭转这个局面,重新拉住天刀宋缺,那么唯一的办法便是——攻破东都洛阳。

    瓦岗可以从这棋局上撤子了!

    心中一笑,岳缘本来还准备明天与卫贞贞动身离开洛阳的打算,再度延迟压后了。

    破掉瓦岗的打算,那么最后宋阀合作的最终对象便只有一个——那便是寇仲!

    岳缘突然想看看这瓦岗来到这洛阳的将会是谁。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