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30章 牵一发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房间。

    卫贞贞在用白色的手绢缓缓的擦拭着剑架上面的长剑,正在她准备拔出朱剑进行擦拭的时候,只听院子里轰然一声巨响,窗户在极端的劲气之下散乱开来。

    “!!!”

    吓了一大跳的卫贞贞在避开了那些四处飞舞的木屑后,转过头瞧向了院落中,只见那里两道人影上下翻腾,剑光与掌声中却是已经交上了手。

    这是什么情况?

    卫贞贞一头的雾水,刚刚两人还在赏月品茶,谈话谈的好好地,怎么眨眼间——

    砰!

    掌心相交!

    空气中不由传出一阵闷响,以两人为中心,劲气朝四面八方散去,掀起漫天的泥尘。

    同时。

    地面上更是浮现了丝丝的冰霜出现在了一侧,至于另外一边则是无比燥热的气流。

    “长生诀!”

    “不差!”

    感受着掌心里传来的寒热交错的螺旋气劲,邪王石之轩面无表情的赞叹了一声。

    “不死印法,果真名不虚传!”

    面对邪王石之轩的赞叹,岳缘自然也不愿意在语言上落在下风。对于石之轩的才智,无论是谁都无法否认对方的惊艳才绝。

    两人言语中虽然赞叹,但是其中的杀气却是让双方彼此感受的清清楚楚。

    手上色空剑斩落,邪王的身形如幻影一般的错身开来,避开了这一剑。

    “……”

    剑身斜指向地,岳缘看着眼前的邪王,心里很是无奈,这故事说的好好的,邪王石之轩却是在诡异中突然出手了。若不是自己一直对其有防备的话,这一次绝对会遭受重创。

    精神分裂就是精神分裂!

    刚开始石之轩不过是对那明玉功颇有兴趣,但是随着小鱼儿和花无缺的出现,对方的情绪就明显的发生了变化。

    故事还没有说完,人却已经是出了杀招。

    不过岳缘却是可以肯定的是邪王石之轩在自己的这一个故事下,引发了他对慈航静斋多年的愤恨。

    双手负背。

    邪王石之轩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道公子的身上,而是有些失神的望着天际,许久,才开口说道:“道公子,好手段!”

    缓缓的转过身,石之轩怔怔的看着岳缘,认真无比的说道:“第一次,有人这么当面算计我!”

    “邪王说笑了!”

    摇头失笑中,岳缘手上的色空剑竖在了身后,说道:“既然达成了同盟,自然不能让我一个人单独去对付那一群和尚尼姑,而邪王却是躲在角落里坐收渔翁之利,这就不是盟友该做的了!”

    与佛门争斗,道门的其他人暂时不会掺进来,他们会看情况进行选择。毕竟眼下的佛门还是第一大势力,力压了道门与魔门两道。

    既然一个人独对佛门,哪怕岳缘在自负,实力没有达到破碎虚空的他,却也不得不寻求其他减少压力的方法。而对于岳缘来说,这最好的方法便是将邪王石之轩解放出来。

    否则的话,让邪王石之轩在一边打酱油,一边在角落里当着黄雀,岳缘可是放心不下。

    “哈!”

    “哈哈哈!”

    石之轩笑了,道:“若真是如此,当初你的那一剑,就不该中途收手啊!”

    收手?

    岳缘闻言一怔,明白对方所指。

    那一剑,自是当初月下凌空对石青璇的那一剑。但是,若是当初真是一剑杀了石青璇,谁知道石之轩会不会发疯?在那样的情况下,一直跟随在身边的石之轩竟然能够忍住不出手,这不得不说邪王的矛盾与冷酷。

    要知道在当时躲在暗处的邪王见状,心中几乎是欣喜,但同时升起的还有一股心疼。可是岳缘并没有真正的出杀招对付石青璇,这让邪王高兴的时候又多了一股子的失望。

    这种矛盾而对立的情绪,让石之轩一时间颇为无奈。

    杀一个绝色佳人?

    岳缘还真是出不了手,若单单只是城主的话,自然无所顾忌,可是……

    左手摸了一下鼻梁,岳缘转手将色空剑收回了剑鞘,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

    心狠手辣!

    却又太过多情!

    望着重新坐下的道公子,邪王越发的有一种瞧自己的错觉。

    这样的人不该是道门之人,应该是魔门弟子!

    石之轩几乎可以肯定,若是时机恰当的话,岳缘定会向自己下死手,就像自己如果有需要的话,同样会杀了他。

    道公子有牵挂!

    邪王同样有着羁绊!

    房间中。

    卫贞贞缩在窗户角落里,借着月光看着院落里的情形。见两人停下来,又回到座位上继续品茶赏月笑谈后,她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唔……”

    “嗯啊!”

    一声娇吟,白清儿的身体几乎成了弓形。

    这一声恍若杜鹃泣血的啼鸣,在房间里回荡不已。最终,声音落了下来,房间中只余声声喘息,还有香汗淋漓。

    许久。

    闻采婷的声音这才在房间里响起,同时她也起身点亮了油灯,开口道:“清儿,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面带粉晕。

    哪怕闻采婷身为阴癸派长老,一般情况下负责青楼事宜,但在面对白清儿那姹女大法反噬下,也使得她的身心都不由得升起了一种欲望。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白清儿被反噬的事情。

    “……”

    双眼略略失神中,白清儿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蚊帐。许久,这才在喘息声稍好后,这才开口说道:“全力之下的姹女大法被破了!”

    “我感觉他对我们阴癸派太过熟悉,对方的模样似乎是见识过姹女大法!”

    说到这里,白清儿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讶异,当时的道公子的表情不是彻底的克制,也不是装模作样,对方是在真正的享受,而且还是一种久经阵仗的感觉。

    就好像,人家是在阴癸派,在无数修习了姹女大法的女子中打过滚的感觉。

    是圣门出现了叛徒?

    还是人家道公子其实也是圣门培养出来的弟子?

    听了白清儿的这话,闻采婷也是一时迷惑了。不过幸好负责这事情的是她闻采婷,若是换做旦梅来,只怕事情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要知道旦梅可是婠婠在阴癸派的抚养人,若是旦梅负责这一块,今天的白清儿绝对会遭殃。

    “闻师伯!”

    “能否麻烦下师伯让人前来换一下褥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哪怕白清儿乃是阴癸派的妖女,但在这一刻也是面色绯红,身下那种黏黏的感觉实在是……

    第二天。

    邪王石之轩在天刚刚放亮的时候,已经离去。

    这一次简短的交流,与邪王虽然只是简单的交手了一招,但是岳缘却是大概的摸清楚了一些石之轩的实力。对上邪王,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能有着必胜的把握。

    这还是有缺漏状态的石之轩,若是完整状态的石之轩,恐怕是恐怖至极。

    尤其是对方的幻魔身法,不惧群攻,这一点无疑让人无奈,可以说天下高手中,唯有石之轩最让人觉得难缠。

    至于卫贞贞,则是不知何时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扫了一眼天际的晨阳,岳缘这便进了房屋,休息去了。

    同时。

    南方。

    少帅军据点。

    起了一个大早的寇仲正端着一个碟子,吃着包子,与同样蹲在身边的徐子陵吃着东西,而在另外一边,则是袁天罡借着阳光打着一套拳法。

    “这家伙看起来在参悟长生诀啊!”

    “吐了好些次血了!”

    寇仲的视线停在了袁天罡的身上,一口将手中的半个包子全部吃了进去,咂吧了下嘴,感叹道:“这包子真心没有贞贞姐做的好吃!”

    “唔!”

    点点头,徐子陵表示同意这包子的问题,对于袁天罡参悟长生诀他也知道,随意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道:“老袁是吐啊吐的就吐多了,你我都习惯了,他自己也习惯了!”

    “那陵少,你说老袁等下会吐几口血?”

    寇仲也是表示同意,不过很快寇仲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其他的方面,拿起袁天罡的事情要与徐子陵打起赌来,“我们赌一下,就拿前天老爹送你的那东西,我好冲做军饷!我觉得老袁会吐四口血!”

    “这样不太好吧?”

    徐子陵对寇仲的这个做法不赞同,拿别人的不幸当快乐,显然不是他徐子陵所该做的。不过当听到寇仲后面的那句话后,徐子陵接上了话头,道:“三口!”

    话音落下。

    便见打拳的袁天罡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连吐了三口鲜血。

    “哎呀!”

    “可惜,陵少你赢了!”

    右手在徐子陵的大腿上猛的拍了一巴掌,直接将徐子陵给拍得站了起来,道:“也不知道师傅那里怎么样呢?慈航静斋以和氏璧为那李阀小子造势,师傅面对的压力颇大啊!”

    “关于那什么和氏璧的问题我倒是不担心!”

    先是瞪了寇仲一眼,徐子陵这才安慰道:“倒是你我两人为了局面认了袖里乾坤杜伏威为老爹,这会不会让师傅愤怒?”

    “这个我倒是不怎么担心!”

    “师傅想来会理解的!”

    “我担心的是佛门!”

    一说到这里,听着寇仲说话的徐子陵也沉默了,最近这段时间寇仲可是扒了不少的寺庙,弄做了军费。不仅如此,许多的寺庙更是藏污纳垢之所,这使得在少帅军的地盘里,佛门的印象一落千丈。哪怕是徐子陵也瞧不过去。

    这样的结果,谁也无法保证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两人对视了一眼,只是隐隐中有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