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27章 满月为缘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侍女。

    就该有侍女的表现。

    作为心中已经确定自己暴露了的白清儿,到现在颇有些不太明白道公子岳缘的做法究竟是在想什么。

    看着面前的火,白清儿差点被那青烟给呛死,弄得泪流满面。

    出身阴癸派,修习姹女大法,哪怕是为了卧底,她也准备了无数,但是这般生火什么的,白清儿还是很少做的。要知道姹女大法更多讲究的还是如何对付男人,尤其是在床上。

    至于生火,白清儿也不是不会生火。

    譬如在野外,生生篝火什么的倒也平常随意,可是当这环境换到了厨房里,就有些行不太通了。为了热水,负责起火的白清儿已经被眼前的灶给弄的一肚子的火气了。

    擦了下鼻梁上的锅灰,抬头看了看正在忙活的卫贞贞,她白清儿这里的火还是卫贞贞负责弄燃的,现在的她就是负责过段时间添下柴火而已。

    道公子岳缘这是在玩弄我吗?

    收回视线,低下头,在火光照耀下显得很是清丽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丝丝魅惑的味道,恍若蹲在篝火旁的狐狸精一般,魅惑渐渐已成。当初的那句话,在现在还是回荡在白清儿的耳畔。

    她能够肯定自己暴露了。

    但是白清儿却是无法知道岳缘究竟在想些什么?

    第一次。

    白清儿遇见了一个自己也无法摸不着头脑的男子。

    若说以前白清儿还认为岳缘乃是一个好色之人,但是在道公子的身边呆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来,却是发现这个猜测似乎并不现实。至少,在仍能看出身为岳缘贴身侍女的卫贞贞乃是完璧之身,而且也未有见过岳缘对卫贞贞做一些随意的事情。

    至多……

    不过是伸手揉过了自己的头,说自己清瘦,也让卫贞贞不要太过劳累……

    修习姹女大法的白清儿,在男女之事之情的感应上很深,她能够感觉得出岳缘说这些话的时候,感情是真实的。但就是这个真实的感觉,却是让白清儿有了一种诡异的错觉。

    难不成这纯阳派是如和尚一般禁欲的?

    可是在白清儿侧面询问过卫贞贞,在结合圣门的情报,纯阳派显然不属于禁欲之道。从某方面来说,这纯阳倒是与慈航静斋有一些类似。

    有人禁欲!

    但也有人不禁欲!

    据闻立派那天,岳缘携了导率出场过,可是自那以后却是再不见赤练仙子的踪迹。而且他的徒弟寇仲显然不是走的禁欲的路子。

    综上结合,这让白清儿越发的怪异了。

    虽然接触了这么久,却是让她有一种越发的迷蒙的感觉。

    就好像明明离的很近,而实际上还是有着那么远的距离。

    白清儿,首次莫不清楚一个男人的心思。

    就譬如现在……

    热水洗澡!

    竟然还准备的有花瓣!

    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眼下的世家大族公子洗澡也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倒是晋朝的贵族喜欢如此。

    “唔!”

    玉手伸进锅中感受了一下水的温度,卫贞贞对坐在前面看火的白清儿吩咐道:“清儿妹妹水热了,你给公子端去吧!”

    因为扮演普通百姓女儿出身,所以白清儿在平常还是显得力道比较大的,所以卫贞贞倒是将提水的事情交给了她白清儿。

    “……噢!”

    怔了怔,应了下来后,白清儿从旁边提了一个木桶,上前打满了热水,这便晃晃悠悠的提着朝房间走了去。

    路上。

    看着手上木桶中那荡漾的热水,白清儿总觉得自个儿身上荡漾着同样一种怪异的感觉。若是没有岳缘当初的那句话还好,但是眼下被对方似乎是无意间点破了身份的白清儿来说,这事情就显得怪了。

    奇怪!

    明明暴露了,可是在双方隐隐未提的情况下,白清儿和岳缘都没有明着戳破这个事情。

    “……”

    挠了挠自己的秀发,将头发收在耳侧,寻思了一下,白清儿还是提着水走进了房间,然后倒进了大木桶中。很快,木桶中便升起了白色的热气。

    在来回了数趟后,木桶中的水基本上已经备好。

    然后白清儿便将旁边的花朵一把一把的洒在了里面,经热气一熏一烫,这房间中立即充满了花香。

    琼鼻皱了皱,嗅着这花香,白清儿也有了想要入水洗澡的心思了。

    这道公子岳缘太会享受了!

    在心中嘀咕了一句的时候,房门被推了开来,一身道袍,身上还带着一丝血腥味的岳缘走了进来。

    而同时。

    卫贞贞也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伸手,张臂。

    在白清儿的注视下,卫贞贞上前为道公子岳缘解开了道袍,然后随着她温柔的动作,使得道袍从身上退了下来,然后随手搁在了一边。接着则是头上的道冠,还有那一直喜欢呆在上面的小雕,都被卫贞贞给拿了下来。

    很快。

    在白清儿愕然带着尴尬的目光中,岳缘浑身上下便只有那一身白色的亵衣与长裤了。

    “我去洗衣去了!”

    “清儿妹妹留在这里,服侍公子!”

    拿起了道袍还有道冠,以及小雕,卫贞贞在离开前先是吩咐了以及习惯性的脸红的白清儿一句后,这才转身离去。

    “啊?哦!”

    目送着卫贞贞离开,回头扫了一眼已经在脱亵衣的岳缘,白清儿哪怕是修习姹女大法,但在这一刻仍然是在愕然中,看着已经赤裸着上身踏入

    木桶中。

    这是!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白清儿的注意力立即便落在了岳缘的肩膀上。

    一圈牙齿印!

    以白清儿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得出来那是女子留下,而且不是一个女子所有的,那是生生在对方肩上留下的痕迹。不仅如此,在岳缘的身上,白清儿还看到了无数的伤痕。

    眼前道公子的这副身体,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势。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的缘故,这些伤势都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无法彻底的完好。

    唔——

    那是天魔功的痕迹!

    目光微微一凝,白清儿的视线停在了岳缘的背后的一处伤痕上面,要知道她曾经与婠婠师姐动手,自己的身上也留下过天魔功的伤痕,与之一般无二。

    不过,白清儿很快便想起数月前阴后祝玉妍曾与岳缘交手过,倒也没有意外,不过其他的,她就不太清楚了。

    而看道公子的模样,他似乎对自己后背上的痕迹并不在意。

    “哈!”

    满意的笑了一声,自准备和氏璧以来,岳缘这两天来都没有洗过澡了,再加上与其他人交手,身上更是沾染了不少血腥味,这使得岳缘终究是有些难以忍受。

    “……”

    而白清儿在岳缘彻底的坐在木桶中泡澡后,这才走上前开始坐起了侍女该有的事情来。

    略显娇瘦的玉手拿起了旁边卫贞贞放好的布,在将布淋湿后,这才仔细的为岳缘搓起背来。随着白清儿的白嫩手指划过岳缘的背上的皮肤,躺在木桶里的岳缘不由得微眯着眼睛,恍若一只被挠痒痒的挠的舒服的猫咪哼哼起来。

    很久……

    没有这样舒服的洗过澡了!

    呢喃了一声,岳缘对于出身阴癸派的白清儿的手艺很是满意,果真不愧是修习姹女大法的妖女。

    怎样让男人舒服,白清儿果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

    似乎是被热气蒸腾……

    又或者是内心的拨动,在水汽中白清儿的脸也变得绯红起来,双目含水,盈盈中透着别样的魅惑。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姹女大法已经被白清儿一点一点的运了起来。

    在看到岳缘肩上的牙印的那一刻,白清儿便知道这道公子并不是禁欲之人,也不是身体有恙,他有着自己的欲望。

    而在这种情况下,白清儿或许只要轻轻一点,一点的诱惑,或许……

    一手擦着背,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则是轻轻的在岳缘的背上划过,在皮肤上面留下了一条痕迹,最后停留在了一处伤痕上面,白清儿悠悠道:“公子,这背上的伤是……”

    “伤?”

    眯着眼睛,感受着阴癸妖女手艺的岳缘微微一顿,似乎是才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下,这才道:“伤痕对于男儿来说,那是一种魅力!”

    这牙印也是吗?

    当然这话白清儿没有问出口,而是问道:“那这是公子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

    岳缘闻言不由一愣,随即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耳侧被水淋湿的头发带来的酥痒,这才回了一句:“很早了!”心下却是感叹道当初莫愁也这般的询问过了。

    语气也是如白清儿眼下这般奇怪。

    “……”

    白清儿没有继续询问了,她从岳缘的话中听到了另外的意思,显然这话似乎是让道公子回想起了某人。

    接下来气氛再度陷入了一种粉色的状态中。

    纤纤手指动作无比的滑腻温柔,白清儿在一番的动作中,姹女大法的修为几乎展现的淋漓尽致,却是给岳缘带来了最为舒服的感受,整个人都陷入了那姹女大法隐隐的影响中。而在后面擦背的白清儿已经不知何时缓缓转到了岳缘的前面。

    食指一点一点的划过岳缘的锁骨,最后白清儿的手没入了水中。

    水波荡漾中。

    岳缘突兀的睁开了眼睛,仍显迷离的眼神透过朦胧白雾望向了面前的这一张美丽的清秀脸庞。

    “干嘛?”

    “清儿!”

    声音温柔中带着丝丝颤音。

    “公子……”

    声音似呢喃似呻吟,眼神迷离,红唇轻启,却是白清儿已经将姹女大法运转到了顶点,身躯前倾,附身,胸部似要破衣而出,香舌倾吐,缓缓的凑到了岳缘的面前,你难道:“清儿好热!”

    四目相对!

    粉色的气息越发的凝重浓厚了。

    低头。

    朱唇吻上了岳缘的嘴唇,香舌钻入了其中。

    雾气!

    只听在那拨动的水声中,却是多了一丝其他的声响。

    半晌。

    白清儿终于喘着气抬起头,紧贴的嘴唇也在这一刻分了开来,中间则是牵扯出长长的一条晶莹的丝线。

    看着面前的道公子,白清儿心中已经是忍不住的欣喜了,她终于要成功了!

    这是天时地利!

    眨眨眼。

    目光扫了一眼两人嘴角之间牵连的那条丝线,岳缘咂吧了一下嘴,在白清儿的注视下,身子往后微微一退,缓缓的道出了一句:“流氓!”

    “!!!”

    哼!

    白清儿的脸先是一白随即一红,再度一白,一声闷哼中嘴角已经是涌出了红色,无比愕然惊恐的看着眼前再也没有了迷离眼神的道公子。

    却是在这短短的两个字眼中——

    姹女大法,破矣!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