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9章 葬蝶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彩蝶!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了岳缘的身上,落在了那颤悠着翅膀停在道公子道冠上的蝴蝶的身上。

    因为在所有人的眼中,这配合着尚秀芳剑舞的蝴蝶是一种天数,一种缘分。

    彩蝶因剑而舞,因尚秀芳而舞!

    在其他人的眼中,这只蝴蝶代表着尚秀芳本人,是只能远观,却是每个人心中都想亵渎的对象。可是,蝴蝶轻舞,却不是哪个人能够抓得着的,需要蝴蝶自己去停靠。

    在剑舞完毕后,那只飞舞的蝴蝶便代表了众人的心思。

    其实——

    基本上所有的男人都期望着这蝴蝶飞到自己的身上来,实在不行就飞出去也可以,至于岳缘倒是没有怎么在意。

    只是随着彩蝶落在自己的头上,岳缘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台上。

    尚秀芳手上的长剑已经入鞘,她并没有如图董淑妮那般在舞蹈完后直接离开,而是立于牡丹花中看着彩蝶的最终归处。

    它,终究是落在了台下那个俊秀的不像话的道士身上。

    道公子,岳缘!

    只是这个念头刚升起的时候,却见在场众人都是一怔,随即全部愕然了,哪怕是站在岳缘身后的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也是目瞪口呆。在众人的注视下,那躲在道冠上的彩蝶,被那只站在旁边的小雕一嘴给啄死了。

    似乎是嫌弃这彩蝶占据了自己的地盘,当蝴蝶落在道冠上不过一会儿后,彩蝶的身影便已经落在了小雕的眼中。

    啪!

    众目睽睽之下,那在众人心中代表着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化身选择的彩蝶便葬身在了小雕的嘴上。

    翅膀扑腾了一下,蝴蝶的尸体便从岳缘的道冠上坠落了下来。

    纤柔无助。

    可怜无比。

    一时间,在许多人的眼中都似乎见到了一件十分让人愤怒的事情,刹那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了那呆在岳缘头上,霸占了所有地方的小雕的身上。

    抖抖小翅膀,小雕也似乎察觉到了众人望向它那凶恶的目光。

    歪了歪头,小雕喳喳的叫了一声吼,撇过头,不再理会,彻底的无视了众人的目光。

    是的!

    是无视!

    这是其他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哪怕是站在旁边的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也感觉到这小雕似乎比前几天刚买来的时候要聪慧了不少,也不知道这小雕是不是寻到了自己真正的归宿才变得如此。

    虽然她们都知道鹰雕这一类的凶禽很是聪明,但是刚刚那小雕无视的姿态还是让人感到有些惊讶。

    当然——

    除此之外,卫贞贞心中多了一份可惜的心思了。

    在刚刚那蝴蝶被小雕一嘴给啄死的时候,卫贞贞的心也不由得小小的一颤,似乎那小雕啄死的不是蝴蝶,而是那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这就不得不说先前尚秀芳那剑舞与蝴蝶配合后的给人的感觉了。

    “呃……”

    比起其他人来说,岳缘倒是不知道是笑还是恼了。自小雕被独孤凤手上的老鹰吓到爬到自己头顶后,这小雕几乎就将自个儿的头发当做了窝。再加上经历和氏璧异能辐射,却是也捡回了一命,至于对着鸟有什么其他作用,暂时还无法知晓。不过小雕倒是看起来很是精神,至少比自己的情况要好得多。

    要知道岳缘眼下还算得上是一个伤患。

    长生界疗伤作用再不错,却也不能再短短的一天内便治好自身的伤势。

    对于其他人的视线岳缘也没有在意,转过头,望着那落在自己掌心里的蝴蝶的尸体,岳缘叹了一声,朝尚秀芳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毕竟,这蝴蝶出现的时机太对,却又太不对了。

    “……”

    尚秀芳纤纤柳眉微蹙,脸上闪过一丝忧伤,眼中更是闪过一丝伤情。

    走文艺路线的少女注定会伤春悲秋,为了天下,为了秋冬换季,也为了花开花谢,更为了蝴蝶之死。作为天下第一才女,尚秀芳妥妥的算得上是一枚文艺少女。

    彩蝶的死,显然让人家心疼了。

    若是婠婠见此,估计是呵呵声了账,甚至会在主意打在小雕的身上,至于师妃暄最多不过是对着蝴蝶的尸体发表一番自己的感叹,说说佛家经典,至于伤心什么的两女是不会有的。

    “道公子,你能否将它给我么?”

    缓缓的走下台,尚秀芳踱着悠然的步子来到岳缘的面前,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岳缘掌心里的蝴蝶,柔声询问道。

    没有问乐曲舞蹈如何,她的目光完全被那蝴蝶的尸体所吸引。

    “见谅!”

    将掌心摊开来,朝尚秀芳递过去,岳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家小雕脾性稍显的活泼了些,不好意思!”

    岳缘虽是道家,却也不会有蝶梦庄周,或者庄周梦蝶的感想。在人家小雕的眼中,这蝴蝶就类似飞虫的玩意儿,在它面前扑闪着翅膀,无疑如蚊子在青蛙旁边飞舞。

    其结果不言而喻。

    岳缘自不会明说这蝴蝶是自个儿找死,而是温和的笑着递了过去。

    “公子,多谢!”

    盈盈一礼,尚秀芳伸出纤纤玉指,无比小心怜惜的从岳缘的掌心里将蝴蝶的尸体拿了过去。

    尚秀芳皮肤极好,可谓天生丽质。岳缘见过的许多的女人的肌肤或多或少都会因为功法的缘故产生一些影响,但是眼前的少女却是正儿八经的天生的,她并没有武功。

    皮肤洁白如玉,甚至给人一种盈盈发光的感觉。

    尚秀芳的手指的温度有些低,当指尖触碰岳缘掌心的时候,给人一种冰凉的感觉。

    指尖与掌心微微碰触,随即而分。

    那种感觉,却是在两个当事人的心里都落下了痕迹。

    “……”

    一旁的王世充见状,满是络腮胡的脸上羡慕之色一闪而过,随即说道:“尚大家如此怜惜这彩蝶,想来尚大家是要为这彩蝶做一坟墓了!”

    王世充的话让尚秀芳的眼神不由得一亮。

    显然王世充的话说到了尚秀芳的心眼里,原本伤情的双眼也恢复了寻常那如水一样的瞳孔,剪水一般的眼眸眨啊眨。

    “当然!”

    王世充转过头,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道:“这彩蝶惨死在岳公子的宠物雕下,自是需要负责起这个墓的!想来尚大家还是希望见到这彩蝶有一个美好的归宿!”说到这里,王世充朝岳缘投去了放心的眼神。

    这王世充!!!

    迎着王世充的目光,岳缘本来还准备随意的与王世充交谈几句,将和氏璧的事情随意的解决了就离开这对自己来说已经变得危险的洛阳,但是王世充这么一说,岳缘还真不好拒绝了。

    为了和氏璧,王世充连自己的侄女甚至尚秀芳也在算计中,果真是枭雄心态啊!

    昨晚的和氏璧事件,显然王世充了解了个大概。但是以他对自己的顾忌,只会走迂回路线。

    他顾忌自己,顾忌魔门、顾忌佛门,但是王世充仍然想火中取栗。

    哪怕是只有一丝机会,王世充也必须压上。

    眨眼间,岳缘已经在心里分析了王世充这种做法的目的,到时只怕还是董淑妮做饵。

    感受到尚秀芳的目光,岳缘的思绪收了回来,点头笑道:“若是尚大家无妨的话,在下自然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沉吟了半晌,尚秀芳点了点头,却是应了下来。

    下午时分。

    尚秀芳住处。

    院子里大树下,尚秀芳、卫贞贞、白清儿还有王世充的侄女董淑妮四人在院子中的牡丹花下给起了一个小巧的土坑,然后四女泪眼朦胧的将那彩蝶慢慢的放进里面,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土壤洒在了上面。

    不仅如此,身为才女的尚秀芳竟然还未这死去的蝴蝶做了一首悼词,然后满怀深情的念着。

    站在一边的董淑妮则是不断的点着头,同时还时不时的用一种魅惑的眼神朝岳缘瞅去。

    至于卫贞贞则是一脸的懵懂,因为出身的关系,卫贞贞在文化上自是比不上尚秀芳这个文艺女,也比不上舅舅是王世充的董淑妮,不过人家心性善良单纯,颇有一种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很厉害很忧伤的感慨,配合着本身的心情,倒也正常。

    而白清儿则不同,出身阴癸派的她懂这些,只是眼下的她也只能用一种懵懵懂懂的忧伤去感慨,陪着卫贞贞一起忧伤。

    墙角。

    岳缘和自己头顶的小雕一人一鸟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眼前忙活,然后在一起悲春伤秋的女人。

    一个文艺范儿的悲伤!

    一个假装悲伤的同时能在勾引自己!

    一个则是懵懂中忧伤!

    还有一个假心眼的哀叹!

    看起来很和谐的画面,不知怎的却是让岳缘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右眼皮猛的跳动了数下。当然,让岳缘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的倒不是因为眼前的画面,而是因为女人本身的缘故。

    奇怪!

    我在担心什么?

    “唔?!”

    单手摸索着自己的下巴,岳缘缓缓的转过身,暂时没有去注视四女的动作,而是让视线越过窗户朝外面望去。

    远处。

    夕阳下。

    屋顶,一身青色僧袍,师妃暄静静的立于其上,目送斜阳西落。

    就好像看着这大隋的江山最后的落幕。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