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6章 玉足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深夜。

    当岳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

    顶着一只小雕回到客栈的时候,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并没有睡。作为侍女,卫贞贞对于岳缘此次的境况虽然不清楚,但是在见到自家公子那般严肃的时候,便知道事情绝对不小。

    故而,她便一直带着白清儿等待着最终的结果。若不看到岳缘安稳的回来,卫贞贞是不放心的。

    所以在岳缘推门而入的时候,第一眼便见到了两个一直呆在自己房间里等待的女人。

    与白清儿的精神烁烁,还时不时的安慰着人的做法不同,卫贞贞则显得有些焦虑,时不时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当岳缘踏入房间的时候,见到的正是已经走到了房门前的卫贞贞。

    “公子!”

    在见到出现在面前的岳缘,卫贞贞不由大喜,不过在见到岳缘那有些苍白的面孔后,便十分的担忧起来。在成为岳缘的剑侍后,卫贞贞的见识自然是增长了不少。

    岳缘的情况,显然告诉了卫贞贞他的遭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好。

    受伤了!

    “无事!”

    见卫贞贞面带担忧的看着自己,岳缘只是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在意。

    “……”

    白清儿却是心中一惊,脸上在表现出惊喜的同时,内心却是波动无比。

    和氏璧的争夺看来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

    只是不知道这和氏璧最终的争夺,是落入谁手?白清儿有自知之明,那样的情况是她不能参与其中的。先不说眼下的她已经在与婠婠开始争斗中,为夺得师姐的位置而努力。

    白清儿的全部心思几乎都落在了岳缘的身上,想要探出道公子的根底。

    至于和氏璧和师妃暄什么的,这个暂时还是让婠婠去理会,白清儿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而且的她的武功对女人的效果不大,唯有男人才是。

    所以白清儿虽然想知道争夺和氏璧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不能问,只能期待着卫贞贞询问的时候,她自己能够从旁边得到一些想要的东西。

    只是接下来岳缘并没有让卫贞贞有机会询问出口,而且卫贞贞似乎在经历了婠婠的事情后,也有了不少的长进。在见到岳缘那有些疲惫的眼神后,倒是没有询问了。

    在将两女送回自己的房间后,岳缘这才舒心了一番,长吁了一口气。

    看来——

    祝玉研没有让白清儿打卫贞贞的主意。

    不过这件事情既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却同样让人警惕。换句话说,只怕阴癸派想要从自己得到的东西只怕是比和氏璧轻不到哪里去。

    揉了揉眉心,岳缘却是对白清儿越发的警惕了。

    将头上的小雕拿了下来,放在一边后,岳缘这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开始慢慢的疗起伤势来。

    了空和尚不愧是禅主。

    虽然是佛珠的凌空一击,但在当时和氏璧的影响下,岳缘只能硬接,借着那力道飞出净念禅院,身上的伤势不浅。虽然在后面受到和氏璧的异能的影响,使得岳缘得到不少的好处,但是他与佛门的争斗却是正面拉开了。

    在交锋中,已经和尚死在他手上了。

    佛门是不会放手的。

    不过这种情况,岳缘已经起了心思去争夺和氏璧后,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第二天。

    一夜的疗伤,使得岳缘的脸色好了许多。

    长生诀不愧是疗伤宝典。

    短短的半夜时间,岳缘的伤势就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控制,后半夜的时间却是岳缘一个人在油灯下研究着碎成了十数块的和氏璧。至于自己从师妃暄手上拿来的色空剑暂时也没有被岳缘研究。

    “唔!”

    看着眼前已经被自己重新拼了起来的和氏璧,那上面的异能已经完全没有了,整个玉身除了破碎的地方,其他的更是爬满了无数细微的裂痕。

    看上去,这几乎是整个的废弃了。

    要知道这是被师妃暄的色空剑一剑击成了这个样子,再加上剑典的剑气……

    这修补的话……

    也不知道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是否有这个能耐。

    摇摇头。

    将碎片和氏璧收好后,放在了袖子里,岳缘这才重新拿起了色空剑开始观察起来,这剑与自己曾经的月缺极为相似,可以说两者不同的对方是一者是男人用的,而另外一者则是女人使用。

    除去样式不同,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多少的变化。

    看到这里,岳缘的心中也是升腾起了一丝疑惑,不过转眼间这个心思便被岳缘压在了心底,而是聚精会神的面对起面前的问题来。

    王世充有请!

    这是出自王府的人前来客栈给的消息。同时洛阳封城。

    “王世充!”

    眉头一扬,岳缘倒是很明白王世充的打算。想来昨晚,他也是有心思的人之一,只是他的人并不怎么样,面对那种情况压根儿就插不了手,只能退回来。

    显然,人家王世充对和氏璧有着极大的兴趣。

    也是!

    天下间想要逐鹿的人,都对这和氏璧有着兴趣。作为占据了洛阳,也是天下一大军阀势力的王世充自然不能免俗。

    也好!

    自己也正需要借着这次的聚会,做些事情。

    下午。

    岳缘带着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个侍女,去了洛阳的宫殿。

    金银双剑和朱剑自然是卫贞贞用剑架背负,而那得自师妃暄的色空剑却是被岳缘挂在了腰间。在被人迎进了后,岳缘便听道丝竹之声。

    显然。

    属于贵族的聚会,自不是和尚的诵经,道士的炼丹所能比的。

    踏入大殿的那一刻,岳缘便见到了这洛阳的高层,领头坐在主位的王世充以及属于他的一干手下,这其中除去王系的人马外,岳缘还见到了独孤家族的人。

    不过独孤凤没有在这里。

    “岳道长,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公子姿态啊!”

    “自是潇洒之人!”

    蓄着络腮胡,一大把胡子的王世充看起来很是魁梧,鼻梁提拔,面部轮廓分明,有着草原男子的气质。自然,这王世充身上有着鲜卑血脉,却不是纯正的汉人。

    这个时期自是不比宋明朝代,民风彪悍开放,正是汉胡合流的非常时期。

    王世充这上前打招呼的时候,一双带着翡翠色的眼睛先是在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的身上扫了一眼,以他的身份地位,对女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评判。

    而岳缘的两个侍女,姿态模样气质都是不俗。

    所以王世充第一句话便是以男人的心态与岳缘拉进关系,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好似老熟人一般。换作是郭靖或者是左冷禅绝对不会如此拉话。

    “贫道见过王公!”

    拱手作揖,今天来见王世充岳缘自是穿着道袍而来。而且,以王世充在洛阳的能耐,稍微的调查出自己相应的情况轻松平常,对于这一点岳缘不用遮掩。

    至于大家本身的心态,知道就好。

    “请!”

    “请!”

    两人共做了礼后,这便走进了大殿。

    这里本是杨广曾经的宫殿,杨广死后,这洛阳总管王世充自然是顺其自然的成为了洛阳的主事人,这宫殿却也是成为了他的落脚之处。仅仅是从这里,便能看出王世充那肆无忌惮的野心。

    进了大殿,王世充先是就一些人对岳缘进行了介绍,在这里岳缘见到了王世充的两个儿子。

    其中一人眉头微蹙,面有忧色,而另外一人却是飞扬跋扈。

    扫了一眼后,岳缘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同时与独孤门阀的一些人打了声招呼后,这才坐在了王世充的边上。

    王世充请自己的心思是什么?

    岳缘自然知道。

    不过是为了知道和氏璧究竟是落在了谁的手上而已。不过以王世充得到的情报看来,这和氏璧显然是落在道公子的手上的几率偏大。

    岳缘有一个感觉,如果今天在这里不将事情弄清楚,搞不好自己走不出这座宫殿。

    这样的事情,王世充可做的来。

    “咦?”

    “岳公子身上这剑是……”

    落座后,王世充的目光最后终于停在了岳缘腰间的色空剑上面。要知道,在见面的那一刻,岳缘便发现王世充有着很大一部分的注意力是落在了色空剑上面。

    显然王世充是认识色空剑的。

    “色空剑!”

    迎着王世充的目光,岳缘饮了一口酒水,很是随意的回道。

    “呃……”

    王世充粗犷的眉毛不由的抖了抖,半晌,才开口问道:“这剑不是……”

    “对!”

    岳缘未等王世充说出那个名字,岳缘便已经点点头,笑着说道:“这剑是慈航静斋的!但它现在是我的了!”

    “噢?”

    王世充心中八卦心思顿起。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妃暄送于我的!”

    我当时拿的时候,人家可没有拒绝,也没有否定啊!

    剑眉微扬,岳缘笑呵呵的说着,脸上似乎有一种不好意思的尴尬,但更多的又好像是一种自豪,这样的表情看得王世充内心一阵纠结。这样的表情就好像是男女之间的偷偷来往,送出定情信物一般。

    这样的事情王世充见了太多,而其中的表情也是一般无二。

    “还请王公莫要传出去,否则的话会妃暄的名声不太好!”

    右手轻轻拂过剑身,岳缘对王世充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啊?呵呵!”

    嘴角抽了抽,王世充望着面前的岳缘,看着对方温柔抚剑如摸情人的动作,一时间无比的纠结无奈。腰挎色空剑,从客栈徒步走到这里,你这叫做不想要别人知道?

    只怕这一路来,有心人都看在了眼里。

    不仅如此。

    站在身后的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早已经低下了头,可谓是眉头眼角在一起抽搐。

    “好了!”

    “喝酒,听歌看舞!”

    王世充终于忍受不住岳缘那种担忧却又忍不住想要全世界都知道的表情,转移了话题。否则的话,王世充觉得自己忍不住现在就要动手了。

    随着王世充的拍巴掌的动作,宴会终于开始了。

    丝竹声起。

    一阵奇特的叮当响突兀的响起。

    突来的声音终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岳缘的视线也落在了那舞台之上。

    叮咚声中,帷幕被拉开了一角。

    一只赛雪欺霜,娇小可爱的玉足从幕后伸了出来。五个可爱的脚趾头微微的颤动,玉足上面更是挂着金银足饰,随着玉足的动作叮当作响。

    别样的魅惑,使得让人有一种上去摸上一把的冲动。

    只是这一下,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哪怕是身为女人的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的视线也是落在了上面。同样,岳缘的注意力也吸引了。

    这是!

    婠婠?

    不!

    不对!

    这玉足虽然可爱,但比起婠婠来还是差了半筹。

    不过这并不妨碍岳缘的目光被吸引,随着类似无数小铃铛一起晃动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个一身红衣,戴着兜帽的娇媚女子终于走出了帷幕,来到了台上。

    同时。

    乐起。

    舞也起。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