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7章 对峙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月下。

    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立于林间。

    遥遥相对。

    望着这个让婠婠颇为熟悉的人,当初在师傅阴后与岳缘的对决中,躲在角落里的婠婠便见到了岳缘那一式美到惊人与诡异的剑法,那道红色身影正是眼前这个女子。

    只是……

    难不成那不是幻影!

    眼前的人是活人。

    这是婠婠的感觉,不似当初那样好像只是幻影一般。而且,这红衣男儿装扮的女子武功恐怕也极高。

    “你!”

    “名字!”

    双手紧握天魔刃,婠婠很是戒备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女子,心中却是对岳缘之所以跑到这山顶这一片看似绝地的地方来的事情终于有了解释。

    这道公子,果真有他人帮助。

    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以婠婠的目光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出对方的气质,眼前这年轻美貌的女子的气质与自己的师傅阴后祝玉研在某方面极为相似,而且比师傅似是更加的霸道。

    天魔刃遥遥一指对方,婠婠问道。

    在婠婠打量自己的时候,杨念昔同样在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恍若精灵的少女,眼神更多的还是落在婠婠的那一双赤足上面,一双眼睛中也满是惊愕之色。不过在听了对方的询问后,她却是笑了。

    衣摆一扬,红色的长袍无风而舞。

    “日月神教教主!”

    “东方不败!”

    右手上的日月团扇停下了摇动,右手也缓缓的放在了身后,与朱剑搁在了一起,回答婠婠这话的时候,可谓是气吞万里如虎。

    东方不败!

    婠婠听的不由一怔,她设想过眼前这女子的名字,但完全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霸道无双的名字。

    太狂!

    太傲!

    太霸道!

    你准备将天下三大宗师,我师傅阴后,还有邪王石之轩,以及禅主了空和尚、天刀宋缺这些人放在哪里?

    可以说,哪怕是曾经的邪帝向雨田的名字也没有这般的霸道无双。

    嘶——

    婠婠小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却是越发的凝重了。敢取出这么霸道名字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实力当真天下无双。眼前这个自称为东方不败的女人,在婠婠的眼中显然不是疯子,那么其实力……

    婠婠有一种直觉,今天的战斗或许是她这一生中最为困难艰险的时候。

    “哈!”

    “哈哈!”

    婠婠笑了,虽然此刻她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但是这不代表着阴癸派的圣女会想着落在下风。婠婠那娇若银铃的笑声越来越大,回荡在树林中,似乎是对眼前女人名讳的嘲讽。

    半晌。

    娇笑声顿止。

    婠婠脸上的媚惑之意尽显,左手束拢了一下鬓角的秀发,这一刻着实展现出了妖女的风采韵味,道:“姑娘,你这名字让人听起来很是讨厌啊!”

    “讨厌的让我忍不住想要打你!”

    婠婠说到这里的时候,笑容已经完全收敛,眼中尽是杀意,对方的这个名字那完全是对武者的嘲讽。

    “噢~~~”

    听着婠婠的话,杨念昔男儿一般的剑眉不由微微一挑,笑呵呵的迎着婠婠的目光,浅笑道:“那,你来打我啊!”

    这话落下,婠婠的气质立时变了。

    肃杀。

    一头的青丝也是无风而舞,开始朝上面缓缓的竖了起来,一身的天魔功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天魔力场再现。

    “圣门,阴癸派!”

    “婠婠!”

    “请教了!”

    话语落下,人已经出手了。

    同时。

    在婠婠出手的刹那,杨念昔右手上的日月团扇直接扔了出去,呼啸声中切入了树干之中。左手微动,手中朱剑在背后横移,而右手则是握上了朱剑的剑柄。

    锵——

    长剑轻鸣中,朱剑出鞘了。出鞘的刹那,人已经化作了一团红色魅影,直接朝扑向自己而来的婠婠,顺着那股子牵扯的力道迎了上去。

    轰!

    空气一阵震颤,一圈气浪扑腾而起,四周的树叶顿时被震落了无数,稀稀落落中,恍若下了一场叶雨。

    “……”

    目光朝慈航静斋传人与阴癸派传人呃那边的方向瞅了一眼后,独孤凤抿嘴一笑,这两教果真是天生的对头,眼下哪怕是为了追逐和氏璧仍然斗在了一起。

    也许,今天自己算是捡便宜了。

    心中念头急转,独孤凤正想要动身直接踏上那山顶的时候,前倾的身子却是立即停了下来。

    “这是!”

    蜂蜜的味道!

    抬头,目光朝前面不远处的黑暗中望去,只听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中,一阵奇特的呼啸声直接扑面而来,就好像人飞舞中那衣衫飘动的声音。

    这个感觉刚一产生,独孤凤脚下一踏,整个人后背贴着树干,随即人已经上了大树,一个纵身之后便站在了树梢顶端。

    借着月光,独孤凤很清楚的看见那黑暗中接连飞出了一条白色的轻纱,直接朝自己的这边的方向飘来。说是飘,但是那产生的呼啸声很明显的告诉她这一击威力不低。

    白色轻纱缠树,很快便在空中留下了一条通道。

    随即——

    一道身着白色轻纱长袍的窈窕身影手持一柄银色长剑,铃铛声中自树荫后面的黑暗中踏着那长长的白纱一步一步的踏了出来。

    最后。

    来人如降世的仙女卓然而立,在那白纱上迎着夜风的吹拂而上下轻轻的飘动着。不仅如此,那一头乌黑的秀发更是在夜风的吹袭上不断的朝后面飘动着。

    不仅如此,那两鬓的秀发则是因为夜风的缘故搭在了玉脸上,给人一种很是特别的悠然味道。

    “嗯……”

    独孤凤双眼微眯,这女子是……

    眼前的女人极美,貌美如花,恍若姑射仙子踏月而来。与师妃暄那类似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不同,眼前的女子更让人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受。有着一种冰山美人之感,哪怕是独孤凤也能体会出这样的感觉来。

    这女人是谁?

    他的受伤,是因为她吗?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女人让人讨厌了!

    来人不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极为美丽的大眼睛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独孤凤。

    独孤凤的目光先是在来人的身上打量了半晌后,最后的视线落在了那柄让她很是熟悉的银剑上,上面金色铃铛还在响个不停。这剑显然是道公子岳缘的佩剑。

    她是谁?

    与道公子岳缘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独孤凤在心里不断的分析着来人的身份,两人一个站在树梢上,一个站在白纱上面,就那么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彼此对视着,却是谁也没有说话。

    只有那微凉的夜风吹的两人的衣衫飘动,发丝轻舞。

    人未动,心却是动了。

    半晌。

    两人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那立在白衫上面的女子却是动手了。铃铛轻响中,右手握上了剑柄,一阵轻鸣声中,银剑缓缓的出鞘了。

    同时。

    在见到对方拔剑的动作后,独孤凤便知道自己与眼前的女子只怕是需要进行武斗了。不过眼前女子剑法看起来不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同是女子,同样用剑。

    对方拔剑的动作,却是在不经意间激发了独孤凤心中的冲动,不言不语中手中的剑也随着右手抚上了剑柄,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

    锵!

    剑身争鸣中,两道窈窕身影持剑横举,剑尖遥遥指向了对方。

    “……”

    沉默不语中,师妃暄的步子再度加快,道公子受了伤,再加上和氏璧的异能逃不了太远。所以说,在师妃暄看来这最终和氏璧可能还是自己与婠婠的争夺。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阴癸派夺去和氏璧,哪怕是毁去和氏璧也可以,否则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近了。

    离道公子岳缘所在的地方越发的近了,与和氏璧近距离接触不少时间的师妃暄能够感受到和氏璧的气息。而她更是没有感应到婠婠在这附近,显然在上来的中途婠婠可能遇到了其他的事情,落了自己一步。

    想到这里,师妃暄不由的轻呼了一口气,然而正当她想要上前的时候,一股极端的杀意立时从前面的树荫阴影中投在了自己的身上。

    “!!!”

    脚步立止,手中的色空剑不由的紧紧的握了握。

    戒备中,师妃暄的目光朝前面不远处的黑暗中望去,借着月色想要看清那里的人。

    夜风呼啸。

    伴随着的还有一阵奇诡的铃铛响声。

    清脆入耳的铃声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极为的诡异。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一起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随着柔媚的呢喃声传出,一道穿着蓝白色道袍的美貌女子从树荫的黑暗中缓缓的走了出来,衣摆飘飞中,女子一手金剑,上面银色铃铛声声回荡。

    脸上尽是深情,还有爱意。

    哪怕师妃暄乃是佛门弟子,是慈航静斋的圣女,她也能够感觉出来对方那种极端的爱,更不用说对方嘴中念叨着的奇特的诗词。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一首摸鱼儿终于念完,人也站在了师妃暄的面前不远处。

    琼鼻轻轻的嗅了嗅,来人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师妃暄的身上,对方的僧衣在她的眼前显得格外的刺眼。

    “你身上有他的血,伤了他的人,你让我忍不住的想要杀了你啊!”

    面上带笑,话语更是柔和无比,其中的意思却是让人忍不住的毛骨悚然。

    一时间。

    看着面前这个绝美道姑面带笑意的说着想要杀自己的话,师妃暄只觉得身上汗毛倒竖。

    这女人……

    比婠婠还要凶残!

    这是师妃暄的第一感觉。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