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5章 幻觉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意外!

    寒热交错之感径直弥漫了所有人,在这刹那间,每个人的眼前都出现了恍惚之感,却是幻觉出现了。

    无论是阴后祝玉研还是禅主了空和尚,在场的所有人先是感觉到这寒热交错之感,随即便是浑身聚集起来的功力出现了波动,却是在这防备中都被这和氏璧给影响了。

    “哼!”

    脸色微微一白,阴后祝玉研感受着体内那几乎变得僵硬的血液,连忙将一身的天魔真气散去。不过她人却是在这突兀而来的影响中,受到了丝丝内伤。

    不仅阴后祝玉研如此,婠婠也是小脸不由一白,遭受到了同样的后果。

    而师妃暄在被击出来后,落在地面上后同样是一身真气聚集,防备着婠婠的偷袭,故而她也没有落下。

    而站在铜殿门口的禅主了空和尚更是首当其冲,第一个面对了和氏璧异能爆发的冲击。

    哪怕是了空和尚反应及时,也不免面色微微一变。

    但是和氏璧异能的爆发让在场的众人在这一刻由江湖高手变成普通人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接重而来的幻觉。

    这是!!!

    阴后祝玉研目瞪口呆,面纱下的玉嘴微张,哪怕是她身为阴癸派宗主在这个时候也是无比愕然,配上眉心的那一条血痕,显得无比的呆萌。

    婠婠更是小嘴微张,双目圆瞪,玉脸双侧霎那间变得绯红,尴尬与羞恼之色在一时间全部爬上了脸庞。莫名的,她觉得自己的脚心有些痒痒,恍惚中有一股奇怪的感觉。

    不仅如此。

    持剑而立的师妃暄也是面色一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幻象,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可谓是千变万化丰富多彩。

    至于那些和尚们同样是目瞪口呆。

    好半晌。

    为首的禅主了空和尚已经闭上了眼睛,双掌合十,一声轻叹:“阿弥陀佛!众人,静心!”

    一句话落下,终于惊醒了正在发呆的一堆和尚。

    于是所有的和尚都双掌合十,其中还有些小和尚同样是面红耳赤,措手不及的一起诵声道:“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惊醒了发呆的阴后祝玉研,也吓到了婠婠。此时的婠婠已经是杀气汹涌,很有一种用天魔刃将眼前的和尚全部斩去的冲动。而惊醒后的阴后祝玉研首先倒是没有去理会这些和尚,而是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徒弟婠婠。

    脸色变得极为的怪异。

    在见到婠婠似乎也是惊愕中后,阴后祝玉研这才瞅了瞅四周,见没有人发现后这才缓缓的长呼了一口气。

    师妃暄同样是娇躯不由一颤,清醒了过来。

    和尚们的诵经声不仅唤醒了所有人,却也将铜殿中正陷入走火入魔状况的岳缘唤出了一丝清明。

    不妙!

    大大的不妙!

    这是岳缘此刻的唯一想法。

    他知晓和氏璧会对玄门正宗的功法有极大的影响,但是却没有料到这个影响远远的超出了估计。和氏璧寒热两种异能不仅使得岳缘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幻象,更是与自己体内的长生真气开始互相交错激发,使得岳缘体内的阴阳长生真气变得无比的狂暴起来,同样那和氏璧的异能亦被长生诀真气刺激,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幻觉!

    岳缘见到了幻觉,恍若当初遇见身为东方不败的杨念昔,那与西湖泛舟时隐隐看到的幻觉。只是与当初那般类似走马观花的景象不同,这一次的幻觉让岳缘觉得十分的清晰。

    在未听到了空和尚那一声‘阿弥陀佛’惊醒前,岳缘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其中。

    幻觉中——

    他道公子岳缘见到了女人。

    让他熟悉无比的女人。

    一个慈航静斋的仙子师妃暄,还有一个阴癸派的圣女婠婠,不仅如此,竟然还有阴后祝玉研,还有几个光头貌美的尼姑。

    然后……

    岳缘很是诡异的发现自己在这幻觉中猖狂肆意之极,调戏一般的握了婠婠的赤足,吻了师妃暄,摸了阴后祝玉研眉心那条血痕半天,最后同样还好好的摸了一把这些光头尼姑的脑袋,感受一把光头的魅力,最后他将这些女人姑摆了好多个很暧昧的姿势。

    譬如岳缘便将婠婠与师妃暄面对面的叠在了一起,将阴后和尼姑面对面的凑在了一起……

    就在岳缘琢磨着是否继续下一步的时候,了空和尚的那一声阿弥陀佛终于将岳缘从这幻觉中解救了出来。

    灵台清明,岳缘立时觉得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幸好没有被旁人发现。

    好诡异的幻象!

    好诡异的和氏璧!

    这个念头闪过,随即岳缘便对自己这一身暴*的真气变得无奈起来。体内的真气完全受不了控制,开始四乱的冲突起来。不一会儿,岳缘的嘴角已经是血迹蔓延,鼻腔中更是浮现了丝丝血腥味。

    拼了!

    看着还是敞开的铜殿大门,岳缘心说在这样下去自己搞不好会在这里玩完,若是被留在了铜殿中,自己这一生估计只能陪伴青灯了。尝试着沟通了一把那散乱的真气与手上的和氏璧,立时岳缘只觉得脑子一震,恍若整个人被套在了大钟中给钟声生生的震昏了一般。

    噗——

    一口鲜血喷出,不过在这刹那间,岳缘却是稍稍掌握了自己真气的运行,于是脚下一踏,整个人恍若利箭射向了铜殿大门。

    铜殿外。

    众人刚刚从幻象中惊醒,便立时感受到一股比先前更加猛烈的寒热交错的气流猛地汹涌而出。

    大惊中,所有人都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中,便见一个光头的小和尚持着和氏璧,一眼泛白一眼泛红的从里面冲了出来。

    “道公子!”

    “岳缘!”

    见冲出来的人,阴后祝玉研和婠婠两人不由愕然,谁也没有料到眼下的岳缘是一个年轻小和尚的形象。这是眼前的岳缘没有和尚的气质,也没有道士的悠然,更没有公子的潇洒。

    此刻的岳缘半身火热,半身已经笼罩上了冰霜,踏出铜殿大门的一刻,恍若是那被尘封已久的邪魔突破了封印终于重见天日。

    带着肆意,带着一往无前。

    身形一震,顿止。

    随即只见岳缘右手一伸,那已经彻底被寒霜笼罩了的右手掌心豁然出现了无数的冰晶,随即一把全部朝眼前的人劈头盖脸的砸了出去。同时,人再度冲出。

    右脚在一个和尚的肩膀上一踩,只听一阵骨折声不断的在那中年和尚的身上响起,眨眼间,那中年和尚已经全身被寒霜所覆盖,死于非命,而岳缘则是借着这已力量冲天而起。

    “退!”

    在岳缘出手的刹那,禅主了空和尚已经警告了众僧。

    可惜虽然了空已经出手警告,但是还是有着数人被那些寒冰碎片击中,随后这些碎片便没入了其中。然后,这些中了寒冰碎片的和尚们立时一声惨嚎,倒在了地上,开始不断的用手挠着自己,不一会儿便挠了个皮开肉绽。

    这种恐怖的景象,哪怕是婠婠与阴后祝玉研也是瞧得眉头一阵乱跳。

    而师妃暄更是面带苦涩,愕然心惊的看着倒地的和尚,右手握住剑柄的力道越发的大了。

    借着一踏的力道,岳缘先是落在了大殿屋顶,随即整个人头也不回的朝大门外飞奔而去。随着岳缘的离开,在场的众人终于脱离了和氏璧诡异异能的笼罩。

    在见到手下和尚这副惨状后,了空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转过身,脖颈上的佛珠取下。双手一拉一嘣之中,佛珠立散,全部激射而出,朝正往另外一座宝殿上跃去的岳缘打去。

    当!

    当!

    当!

    潜意识中的直觉,岳缘避开了激射而来的佛珠,随即身躯扶摇而上,避开的佛珠却是接连的打在了那铜质的壁上,发出一阵阵恍若大钟的轰然巨响。

    每一声巨响,岳缘的身躯都会忍不住的颤抖一下,嘴角的鲜血更是接连不断的流出。

    当最后一颗佛珠要被岳缘避开的时候,却是只见岳缘的身形在空中生生一顿,右脚直接踏在了那颗激射而来的佛珠上。

    顿时鞋子与佛珠同时爆碎。

    仰天一口鲜血喷出,岳缘整个人被这佛珠携带的巨大力量带的朝外面飞去。

    一击。

    重伤!

    虽是重伤,岳缘却是借着这股力道,彻底的脱离了战圈。

    “嗯!”

    “跟上!”

    见状,阴后祝玉研立即朝婠婠送去了一个视线,婠婠丝带飘飞中也脱离了开来,朝岳缘追了去。这和氏璧阴癸派可是要拿下的,再加上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些幻象,婠婠已经是弄了一肚子的气。

    她觉得,自己所见到的场景,极有可能被那些秃驴看见了,这都要怪道公子岳缘。

    同时。

    在婠婠追去的时候,师妃暄也跟了上去。

    和氏璧不能落于阴癸派的手中,同样也不能落在岳缘的手上,眼下岳缘重伤逃不了太远。

    至于阴后祝玉研则是断后,阻拦净念禅院和尚们的追踪。

    四大金刚与祝玉研交锋中,边打边退,人渐渐的朝门口退去。而禅主了空和尚在一击重伤被和氏璧影响了的岳缘后,并没有追击,而是留下来对中了那诡异冰晶的和尚们进行治疗。

    一身几乎以至化境的佛家真气,径直朝那些受伤了的和尚们输去,准备强行压下这种诡异情况。

    对于禅主了空来说,门下弟子更重要。

    山上,林间。

    净念禅院里面发生的事情许多的有心人都看在眼中,在看到一个光头和尚持着和氏璧从净念禅院中逃出来后,众人便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和氏璧争夺。

    “……”

    树干上,代表着独孤家前来争夺和氏璧的人物之一的独孤凤右手不由的在旁边的树干上紧紧的捏了一把,借着下面的火光,她清楚的看见了那个跑出来的小和尚究竟是谁。

    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拿起放在旁边的长剑,独孤凤一个纵身越了下去,人直接朝岳缘逃出的方向追去。

    山间。

    眼前已经模糊,只是凭借着脑海中的印象岳缘朝自己藏剑换衣的地方直奔而去。体内的功力不断的鼓荡,在长生诀与和氏璧那寒热的互相激荡之下,岳缘有一种自己即将要爆裂开来的错觉。

    经脉中传来一阵阵的撕裂的剧痛,似乎是要被这洪水一般的真气给生生的涨裂。

    换作其他人来并不会如此,可问题是岳缘修习的便是长生诀里面的阴阳二气,使得自身真气与和氏璧的异能二者互相激发,此刻的情景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而且岳缘创造的北冥神功更是生生不断的吸取这自和氏璧上面传来的寒热二气,与自己体内的真气混合。

    若是早知道如此,岳缘定不会选择这样做。

    随着岳缘的飞奔逃离,鲜血也是洒了一路,留下了极为明显的踪迹。

    不行啊!

    这一身功力要释放出去,否则的话极有可能出问题。

    紧守灵台一点清明,岳缘最后一个纵身踏过树梢,最后直接从树顶掉了下来。

    横摔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后,岳缘再度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却已经是半边苍白,半边恍若煮熟了的螃蟹,诡异到了极点。人却是终于来到了自己藏剑的地方。

    叮叮当当的铃声突兀的响起。

    似是受到了牵引,横插在地上的金银双剑上的铃铛不断的响动,一股吸引力自岳缘那边诞生,三柄剑立时滑了过去,在地上留出了三道痕迹。

    和氏璧诡异悬空,浮在岳缘的头顶,散发着阵阵柔和的莹光。

    双手握金银双剑,朱剑直接插在自己的面前。

    单膝跪地,岳缘就是一声怒哼。

    随即只见月下,岳缘的身体四周出现极为诡异的景象。原本的光头上面开始出现了丝丝黑色的东西,不一会儿这些东西便开始长了起来,正是头发。

    却是在眨眼间,这刚刚被剃了光头的脑袋竟然又是一头青丝诞生。

    这,正是传闻中的天人化生。

    叽叽喳喳——

    一直窝在岳缘那削下的头发堆里的小雕在看到飞奔而来的岳缘,便扑闪着小翅膀叫了起来。尤其是在见到岳缘头上头发长出来的时候,小雕立即惊喜了。

    扑闪着翅膀就从地上飞了起来,欢喜的直接跳到了岳缘的头上。

    结果这小雕刚跳上去,直接进入了和氏璧的异能场,就立即如触了电一般整个的抽搐了起来,只是一双爪子还是死死的抓着岳缘的头发没有放。不一会儿,小雕便已经泛着白眼歪倒在了岳缘的头顶,似乎没有了声息。

    小雕的事情岳缘已经感受不到,这个时候的他的灵台终于在和氏璧的影响下彻底的失守,整个人都陷入了狂暴茫然的状态。

    锵!

    长剑轻吟,剑出鞘了。

    随即那些正追逐而来的人,婠婠、师妃暄、还有独孤凤等无数人都莫名的一停,只觉得这天际的月光突然一亮,随即又是猛地一黯,接着才恢复了原样。

    怔了怔!

    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了头顶的这一轮圆月。

    接着人再度朝山顶追逐而去。

    那里,有着和氏璧。

    道公子将无处可逃。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