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2章 最后的准备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师妃暄。

    哪怕是隔了这么远,岳缘仍然感觉到那站在净念禅院门前,佛像下面的女子便是那慈航静斋的传人,圣女师妃暄。

    见对方微微颔首望月,岳缘的目光也朝天上望去。

    那里,月缺。

    师妃暄来净念禅院显然是为了和氏璧的托付而来,想到这里已经将净念禅院的大概情况摸索的差不多的岳缘,立时收回自己的视线,人从大殿的屋顶退了。

    在避开了众僧的视线,岳缘来到了自己下来的地方。

    先是站在山脚抬头扫了一眼这看起来类似绝壁的山壁,巡视了半晌后,岳缘体内的长生诀真气立时运转开来,脚步一踏,衣袍飘飞中,一口气人已经沿着山壁径直朝山顶去了。

    若是有人在下面见到此场景,定会愕然震惊。

    以为是道家真仙降临。

    山顶。

    站在悬崖边,扫了一眼那下面的净念禅院后,岳缘轻轻的拍了拍身上溅上的泥尘,转身没入了树林中。

    接下来的两天。

    洛阳越发的热闹了,在许多人的眼中,这短短的两天时间中,洛阳里多了一些人,一些不能让人忽视的人。江湖人士的增多,身为洛阳之主的王世充也调动了军队,以防出现意外。

    此次王世充虽然没有了寇仲和徐子陵帮忙,但是同样有了自己的人选。

    不仅如此,理应在北方督战的李阀二子李世民也带着人隐藏身迹来了洛阳,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对方现在的踪迹而已。哪怕是阴癸派都无法探知李世民的所在。

    显而易见李世民对于这次的行动的重视与谨慎。

    真正知晓李世民所在地方,恐怕只有一人,那便是师妃暄。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岳缘见到了一个让他很是意外的熟人,那便是眼前的这个恍若精灵一般的女孩儿——婠婠。

    “公子!”

    望着端坐在自己床上的婠婠,对方此时正玩弄着自个儿的两根纤纤玉指,指尖如碰虫儿飞一般的对碰着,听着岳缘的招呼,婠婠这才抬起头,娇笑道:“婠婠又回来了哩!你不会不要人家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婠婠的表情很是委屈,一双大大的眼睛都已经变得红了起来,似乎是要落泪的迹象。

    “怎会?”

    岳缘对于婠婠的到来有些意外,但是对婠婠的话却是有着心理准备,这婠婠不论是对敌人玩撒娇的本事儿可是一直存在的,唯有对自己人才不会撒娇。

    见婠婠那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岳缘右手没入袖子中,掏出了一只白色丝绸手绢递给了婠婠,示意对方擦拭一下已经流出来的泪水,这才说道:“回来就好!”

    说到这里,岳缘的目光落在了婠婠那一双晶莹可爱的赤足上面,打量了半晌,摇头可怜道:“阴癸派太穷了,竟然连一双鞋子都不给婠婠你买!”

    “哎!”

    “还是到我纯阳来,对了,你贞贞姐为婠婠准备的绣鞋可是还在了,我去拿来给你穿上!”

    右手轻轻的点着下巴,岳缘目光一直停在婠婠的赤足上面,感叹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绣鞋?

    听到这里,婠婠不由一呆,正拿着白色丝绸手绢假模假样的擦着泪水的动作嘎然而止。一听到岳缘提起这个,婠婠就立时有了一种抓狂的冲动。

    那绣鞋什么的……

    实在是让人太讨厌了!

    “对了,公子,你这手绢是准备干什么的?”

    婠婠闻言瘪瘪嘴,没有理会岳缘要给自己再穿鞋的心思,而是明确的转移了话题,她对岳缘那道袍衣袖中掏出来的手绢感起了兴趣,不由问道,要知道在婠婠扮作侍女跟在岳缘身边的那段日子可是没有这样的做法的。

    难不成这不过一段时间,这道公子岳缘的心思再度发生了什么让人诧异的变化?

    “擦血的!”

    结果岳缘给婠婠回了这么一句让她颇为意外的话,却也是深含韵味的话来。

    擦谁的血?

    没人知道。但是婠婠却是知道,这一次与净念禅院抢夺和氏璧,其中定会爆发大的冲突,死伤难免。只是这死的是谁,大家只怕都有份。

    佛!

    道!

    魔!

    这其中,宁道奇这几天已经离开了洛阳,似乎是有急事离开,并没有去净念禅院与了空和尚见面。这道中去了一人,可是道公子岳缘还在。

    同样,也不代表道家中没有其他人打这份心思。

    至于佛与魔这两教,自是真正的正面冲突了。

    和氏璧不能让慈航静斋拿去给李世民造势,否则的话其他人都可以洗洗睡了,天下百姓都相信李世民乃是真命天子,这让其他人怎么争?

    所以,夺得和氏璧,这便是阴癸派眼下最大的任务。

    而以阴后祝玉研和婠婠的心思,单以阴癸派对上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这对阴癸派来说得不偿失,尤其是在背后还有第三方、第四方势力的时候。

    所以思来想去,祝玉研决定让婠婠回来见岳缘,搭上上次岳缘留下的合作的那条线。

    双方共同对方净念禅院。

    阴癸派要争天下,道公子岳缘的寇仲已经起兵争夺天下,两方的代表势力都偏小,而眼下李阀势大,自然是合作的对象。

    在阴后和婠婠的眼中,岳缘挖李阀的墙角,生生的将飞马牧场弄到了自己的战车上面,已经彻底的得罪了李阀,站在了慈航静斋、宁道奇的对立面。这样的情况下,再度争夺和氏璧,道公子不可能一个人去单独面对佛魔二教。

    这样的情况,哪怕是三大宗师恐怕都要掂量掂量。

    “哇哈!”

    一声故作感叹的惊呼,婠婠低头瞅着手上的白色丝绸手绢,笑道:“那想来是擦拭那些秃驴和尼姑的鲜血了……是吗?公子!”尾音寥寥,拖得老长,婠婠又撒了一把娇。

    “呵呵!”

    面对婠婠别有用意的问话,岳缘点头笑了,道:“大概,也许是吧!”

    “对了,婠婠此次前来……”

    岳缘能够大概的猜出婠婠此次前来寻自己的目的,但是岳缘却不想自己问出来,而是让婠婠自己说出来。

    “合作!”

    面对岳缘的询问,婠婠也不在装模作样,很快态度变得端正起来,道出了来意。

    “怎么合作?”

    抬头,拿着茶杯饮了一口后,岳缘问道。

    “公子与我合作,一起去取那和氏璧!”

    迎着岳缘的目光,婠婠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然后将我扔在和尚堆里,婠婠带着和氏璧跑路?”

    接过婠婠的话头,岳缘自顾自的补上了这么一句,“可是这样不行啊,我有些亏啊!这样,和氏璧归我,我送你们阴癸派其他的补偿!”

    “呀!”

    “公子,你太心狠了!”

    婠婠早知道这份合作不会那么容易达成,毕竟双方没有信任的基础,大家合作不过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心思而已。但是听岳缘这么明确的表明不想,婠婠心中还是不满意的。

    和氏璧,阴癸派在心里已经是预定了。

    若是落在了岳缘手上,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剑架贞贞姐背负,那什么和氏璧就让婠婠代劳了!”

    抿嘴笑着,婠婠再度变换了神态,以一副贴身丫鬟的口吻表功道出了自己,或者说是阴癸派的心思。

    “这样啊!”

    岳缘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考虑。半晌,岳缘在婠婠的注视下点点头,同意道:“婠婠你帮本公子拿和氏璧也可以,不过婠婠可是要在我身边乖乖的做贴身侍女哦!”

    这话只差点没有明说和氏璧是我的,婠婠你也是我的了!

    “嘻嘻!”

    捂嘴娇笑,恍若银铃一般的嗓音在房间里回响,迎着岳缘的目光,婠婠却是眨巴着眼睛,点头应下了,道:“可以啊,公子!只要公子让婠婠负那和氏璧!”

    “那就一言为定了!”

    目光没有丝毫的避让,岳缘接过话头,点头道:“到时解决了和尚尼姑,我们夺得和氏璧了,我将和氏璧送婠婠你了!”

    “好!”

    “那婠婠先告辞了!”

    耳朵微动,似乎听见了外面来人的脚步声响,婠婠笑眯眯的朝岳缘挥了挥手,整个人如一道蝴蝶窜出了窗子,飘了出去。至于刚才那话,岳缘和婠婠两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彼此的玩笑。

    在这戏闹的交谈中,唯一定下的便是针对佛门的合作。

    至于和氏璧的归属,那便是到时看谁手段更强,那便谁得了。

    岳缘知道自己不会将和氏璧交予婠婠,而婠婠也知道自己不会成为岳缘的真正的贴身侍女。

    “公子!”

    房门打开。

    卫贞贞和白清儿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刚踏入房中,两女都是微微一怔,随即鼻子不由的嗅了嗅,似是嗅到了一股别样的香味。只是对这种女人香卫贞贞不在意,而白清儿则是略有所思。

    一天后。

    天已黄昏。

    看了一眼天色,岳缘让卫贞贞与白清儿暂时性的呆在了一起。没有办法,身边没有其他可用之人,只能让卫贞贞托于危险之中。比起跟随自己,呆在白清儿身边情况要比跟着自己安全的多。

    卫贞贞心善,但不傻,能否蜕变却也看这一次了。

    因为这一次,岳缘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时间已经到了。”

    腰挎金银双剑,手持朱剑,岳缘在两女的注视下,推开了房门,一步一步的踏出了客栈。

    铃声阵阵中,残阳如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