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9章 撕破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一叶扁舟。

    白发老道立于船头,双手虚空旋握,以一个钓鱼的姿势那般的站在那里。

    所谓钓鱼,并不见鱼竿鱼线,只是一个动作仅此而已。

    “……”

    侧过头,岳缘的目光瞅了瞅四周,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人,没有师妃暄,也没有阴癸派,更没有门阀世家的人,在这里只有这老道与自己两人。

    显然,对方是专门等待自己的。

    “唔!”

    沉吟了一声,岳缘确实感受到了这佛道两家的势力,尤其是佛门眼下更是势大。自己来这洛阳也不过是短短的一天多时间,却已经被有心人知晓了方位。

    想来慈航静斋也知道自己的所在,还有那阴癸派也不会差多少。

    情报来源……

    手上掌握的势力还是太差了!

    第一次。

    岳缘有一种无法彻底掌握情况的感慨。因为他眼下虽然在融合,但是更多的还是有着白云城主的思想,作为一个进行过造反的人来说,情报是极其重要的。

    原来岳缘还是没有多少在意,但是在这一刻,岳缘觉得自己有必要弄一个能够掌握天下情报的组织出来了。只是这情报组织耗费的钱财实在是太过恐怖。

    眼下的纯阳派就根本没有这样的底子,单是支持寇仲起兵,就已经几乎将整个纯阳派给压了上去。

    所以岳缘想要做到这个,除非是他现在已经彻底的将杨公宝藏拿在了手上。

    “宁真人,好久不见!”

    轻轻的一个纵身,来到了船头,站在宁道奇的身边,岳缘安静的看着对方用双手凌空钓鱼。在岳缘的感应中,却是人家道家第一人第一次在向自己展示对方的能耐。

    凝气成丝!

    以真气化为所谓的鱼丝,那掉着河道中的鱼。

    宁道奇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似乎是害怕水中的鱼给吓跑,老道这一刻颇有一种顽童的感觉。看着宁道奇如此神态,岳缘却是知道这道家高人却是修为再进步了一丝了。

    “呀!”

    一声惊讶中,宁道奇双手微微一颤,震动了一下,随即便见那平静的水面开始波纹荡漾起来,一尾持续长的白鱼如同被鱼钩钓起来一般从水中被扯了出来。

    随着宁道奇的动作,那尾白鱼可谓是配合的丝毫不差。

    若不是亲眼所见,旁人定会认为这老道是在真正的钓鱼,而实际上老道手中与水面隔着几米远,手上更是没有丝毫的东西,只不过是做了一个钓鱼的动作而已。

    在那尾摆动着尾巴,扇起了无数水花的白鱼跳上水面,似乎要蹦到宁道奇手上的时候,站在一边的岳缘袖子上的右手手指微微一曲,啪的一下就朝那鱼弹了过去。

    指风激射而出,立时便将白鱼拍得横飞了出去,落在了水面,砸起了一片水花。

    而那白鱼则是晃了晃脑袋,似乎有些发昏。

    随即便摇摆着尾巴,游了开来。

    “哎哟!”

    “跑了,可惜啊,功亏一篑啊!”

    转过头,岳缘笑呵呵的望着身边的白发老道,说道:“宁真人,身为道家第一人,就没有必要用自身的能耐来掺和这些事情了,人家鱼儿可是可怜的狠!”

    “若是真的被钓起,倒也还好,至少尝到美味的饵,可在真人的手上,却不是这样了!”

    说到这里,岳缘右手捂着额头,很是为那白鱼的遭遇感到可惜,叹了一声。同时,那呆在岳缘头顶的小雕也随之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赞同道公子的话。

    “道公子的言语还是锋利如剑,这许久不见,锋芒更甚一筹了!”

    对于自己钓的鱼被岳缘用指风弹飞,宁道奇并不在意,双手合拢,收在袖袍中后,宁道奇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望向了岳缘。对于宁道奇来说,岳缘这个无法得知真正出身的道公子,也算得上是他的晚辈。

    可以说修习了长生诀的人,已经算是道家之人了。

    岳缘如此。

    寇仲和徐子陵同样如此,更不说岳缘还在华山建立了纯阳派。

    两人的对话,已经扯到了这天下局面。

    寇仲在南方的起兵,已经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

    在这里,宁道奇想要劝诫眼前的这个晚辈,为这天下,当少杀戮为好。越快的时间里结束乱世,那么李阀便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眼下长安已经被李阀攻破,南岭宋阀位置不好,先天不足。

    看遍天下,这李阀统一天下的机会乃是最大的。

    “子非鱼,安知鱼之苦?”

    岳缘先前的话,便是告诉宁道奇将天下都有心征伐天下的人当作了那条被他做弄在手上的那尾白鱼,明明白白的被戏弄了,那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个悲剧。

    所以,宁道奇以庄子的话,改了一字来劝诫岳缘。

    说的是征伐天下的人,也是天下最苦的百姓。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面对宁道奇的质问,岳缘只是同样将双手束拢在袖袍里,淡淡的回了一句,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宁真人,不苦的唯有这立于顶端之人。”

    “再说,世家之人岂能真正了解百姓真正的苦楚?哪怕是嘴上说出,那也不过是一种感慨,而不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慨时间长了,容易忘记,但是经历却是刻在了骨子里。”

    目光低沉,借着月色落在那微波荡漾的水面上,岳缘缓缓的说道:“宁真人,晚辈问一句真人可知这百姓之苦?”

    “……”

    没有说话,宁道奇听了这句话,眼前恍若出现了一柄诛心利剑,直刺心窝而来。道公子的这话很明显的告诉宁道奇莫要以为李世民眼下不错,但是他本身出身世家大族,是不能真正的理解百姓的苦楚的,那么就容易走上老路。

    至于老路是什么……

    前面覆灭的那么多朝代那便是明证。

    换句话说,岳缘的意思便是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当由百姓自己做主。

    一想到这里,哪怕是境界几乎已经到了天人合一地步的宁道奇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

    若真是这样想,宁道奇一直显得平和的目光,恍若那突然窜出了地平线的太阳,几乎是闪烁了亮芒,正是一身道家真气激荡的表现,一直平和的心绪首次出现了波动。望着岳缘,宁道奇知道那已经在南方起兵的寇仲正是孤儿、小扒手出身。

    可以说,对比起来李世民来说,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却是遭受了许多的苦难,他们算是真正了解底层老百姓的困苦。

    “这,不可能!”

    最终,宁道奇道出了这样一个否定的答案。

    在他看来,不可能。

    不过事实上,眼下却是也是。在教育无法普及的情况下,普通老百姓的造反那不叫起义,那叫暴动,是暴民,需要镇压的。治国治民之术都在世家门阀的手中,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办法去争夺天下,只能作为棋子在棋盘上生活,必要的时候牺牲掉。

    作为宁道奇,他只能这样选择,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

    很快。

    宁道奇便将岳缘的这些话当作了是扰动自己心绪的做法。

    毕竟大家虽然同是道家,但在两次的见面中,两人已经是开始了争斗。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宁道奇与道公子正是如此。

    “呵呵!”

    言语之间挑动了宁道奇的心绪变化,在岳缘的感知中,这道家第一人的天人合一之势本身就没有达到完美之处,否则的话人家早已经破碎虚空,哪里还有闲情做这些事情。

    这句诛心之语的刺激下,宁道奇隐隐的从那种虚幻的似乎隐藏在虚空中与四周融为一体的感觉中剥离了出来。眼下的老道,这才给人一个感觉是真正的老道。

    “宁真人,那和氏璧已经在前辈手中了吧?”

    凌空以真气钓鱼,以鱼送和氏璧来为李世民正名,这便是慈航静斋与宁道奇的打算,岳缘对这个场景一直很熟悉。在见到这一叶扁舟,见到宁道奇后,岳缘便知道和氏璧已经落在了宁道奇的手上。

    而且极大的可能,那和氏璧眼下就在脚下的河中。

    “我一直很奇怪!”

    “即使正名,前辈也应该为李建成正名,而不是李世民!”

    “难不成真人也想要见识一下李世民步杨广的后路?”

    宁道奇眉头微微一凝,面色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老道知道,自己与慈航静斋的做法在那些真正有心人的眼中,代表着什么含义,人家自然是清楚。

    对此,宁道奇根本没有在意,也没有必要去解释。

    因为他是中原的大宗师。

    是道家的第一人。

    不过眼前这道家晚辈却是需要一些解释了,否则的话,道家面临的将会是分裂。

    “李建成得到了魔门的支持!”

    “若是魔门取得了天下,那正是天下苍生的苦难!”

    一声叹息,悲悯的气息散发而出。

    好笑!

    这话一出口,岳缘的面色终于彻底的冷了下来。

    皇帝好与否,是看百姓来说的,而不是佛道魔三教来说的。如果李建成真是这般不堪,他凭什么成为太子?而且这次攻破长安的更是他李建成,而不是李世民。

    若是魔门取得了胜利,以邪王石之轩,还有其他一些人的见识,恐怕不会差到哪里去。

    从头到尾,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

    在岳缘看来,这理由实在是太过牵强。

    这算什么?

    我说门阀,他说百姓。我再说百姓,他说正邪。

    但在宁道奇看来,这却是正事。

    不过终究却是宁道奇词穷了一步,若是换佛家的师妃暄来,估计这两人会调转了一个方向。道家之人终究没有佛家那么能言善辩。

    “可惜啊!”

    “恕晚辈不能赞同前辈的理念!”

    “道不同不相为谋,前辈,你与慈航静斋的做法,晚辈会插手了!”

    本来自己与慈航静斋之间就只是蒙上了一层遮羞布,但在这个时候却是被岳缘直接一手给扯了下来。在将飞马牧场绑在了自己徒弟寇仲的战车上后,岳缘与李阀本身就站在了对立面。

    与李阀对立,那么就是与慈航静斋、宁道奇对立。

    “得和氏璧、杨公宝藏其中之一者便能得天下!”

    “我岳缘倒要看看,若这两者都落在我的手上的时候,这天下是否就是我的!”

    “所以前辈啊,可要将和氏璧藏好哦!”

    “告诉师妃暄,月圆之夜,我道公子岳缘当踏月来取!”

    脚下一踏,扁舟微动中,岳缘已经飘身而起,双手负背,道袍飘飞中,人已经直接朝河的对岸飞去。

    “无量天尊!”

    一声叹,一声无奈,宁道奇望着岳缘身形飘飞的方向,没有出手的打算。

    身为道家第一人,宁道奇却是知道从今晚起,这道家便已经分裂了。不仅是道家与佛家的争斗,而且还是道家的内讧。这将波及整个佛道魔三教。

    作为道家第一人的宁道奇,很清楚道士有一个习惯。

    那便是呼朋聚友。

    而且——

    下一次的见面,正是这前辈对晚辈的指点或是晚辈对前辈的讨教了。

    同时。

    在千里之外。

    作为已经成为纯阳派弟子的袁天罡,在参悟长生诀的他,而且在天机一道上颇有造诣的他,当岳缘与宁道奇正面撕破面皮的时候,他也在做着相应的事情。

    身为道家,岂能落在佛门的下风?

    再说,他也很想看看这天际出现纰漏后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挑衅天机,单是他袁天罡一个人,他还是不敢的。但是眼下,却不止,多了一个不在其中的人。

    那样的结果,无论成败,都会让人忍不住的去看一看。

    尤其是他袁天罡这种能够测算未来的人,更是如此了,想要看看这渐显混乱的天机究竟会有何样的发展。

    只是单单以纯阳派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再加上道家第一人宁道奇这段时间为佛门慈航静斋奔走的事情让道门中的许多人心存不满,那么这就有机会了。

    于是……

    他在呼朋唤友。

    “道友,请留步啊!”

    前方。

    一名皂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停下脚步,转过头,很是意外的看着出现在后面的年轻道士。

    “袁天罡!”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