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6章 再见独孤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是你!”

    转过头,视线落在站在门口一身淡黄色武士劲服的独孤凤的身上,岳缘很是意外。

    “呀!”

    白清儿确是不由一惊,满脸红晕中出了门,朝卫贞贞的房间去了。似乎是被独孤凤的那句话给羞到了,出门的时候还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

    无语的看着仓惶逃离的白清儿,岳缘摇头失笑中对这独孤凤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笑道:“独孤小姐可是破坏了我的好事,可有什么补偿?”这句话却是对独孤凤刚才那句笑话的反击。

    “难不成道公子也需要我以身相许?”

    独孤凤笑着回了一句,随即踏入了岳缘的房间,来到桌旁坐了下来。自上次与江都比剑后,九招之败使得独孤凤对岳缘起了一种奇怪的心思。

    “堂堂独孤阀的小姐,小道可是万万不敢啊!”

    面对独孤凤的话,岳缘首次称自己为小道,做了一次小小的反驳。上次的对话,已经让岳缘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观感的变化。只是岳缘也无法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了。

    “呵呵!”

    无奈一笑,独孤凤不再继续下去,而是换了话题,问道:“很奇怪,岳公子你怎么会来洛阳?我白天可是在城中见到了岳公子的身影,这才寻到客栈。”询问缘由的同时,独孤凤也道出了自己发现岳缘的事情。

    “噢!”

    “闲来无事,四处逛逛而已!”

    “这战乱已经遍布天下,谁知道这洛阳会在何时陷入其中?趁着战乱未起,不来看看就有些太可惜了!倒是独孤小姐怎会出现在洛阳?”

    吩咐小二上了一壶开水,岳缘便为独孤凤道了一杯香茗,对于自己来洛阳的事情,随意的提了那么一句。让人一听就不怎么相信的话,显然岳缘说谎了。

    “岳公子可是说笑!”

    “人家来这里,只是因为江都呆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独孤凤的眼中如雾霭一般的迷蒙起来,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盯着岳缘瞧了半晌,这才说道:“而这一切正式因为公子的缘故了!”

    岳缘闻言沉默了。

    独孤凤话中的深意岳缘自是明白,不过是因为杨广之死。自袁天罡的嘴中,岳缘算是知道自己与杨广的见面,却正是促成了杨广死的关键。不管对方是否因为三教功法相克的缘故,还是恢复后宇文化及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但是在三教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以天下为局的时候,已经是不允许一个前天下的主人来指手画脚的了。

    所以……

    杨广不得不死。

    要知道即便是杨广落魄成那样,他在军队上还是有着话语权的。未到军队彻底的对杨广失去信心的是好,杨广就占据着大义,其他人都只是反贼。而且,他也有着机会重整江河,虽说这几率非常小。

    杨广一死,除了实际上掌控着洛阳的王世充外,但是独孤阀却也同样有着兴趣。

    眼下的洛阳内部,正是王世充与独孤阀争斗了。而且出了一个杨广,身为杨广母族的独孤阀在某些人的眼中同样是铲除的对象。

    正因为这个原因,独独孤凤出现在这里并不让人意外。

    “独孤小姐说笑了!”

    好半晌,岳缘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热茶,笑道:“我可没有走到哪里,就有人死到哪里的本领,那只能说是恰逢其会,仅此而已。”

    “是吗?”

    歪着头,将手中的宝剑放在了桌面上,独孤凤笑颜如花的问道。

    “唔!”

    迎着独孤凤的目光,岳缘点了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

    半晌,抿嘴一笑,露出了那一口紧密好看的贝齿。

    “时间已晚,我先回去了!”

    “若明天还想逛洛阳,我来做引导吧,对这东都洛阳我可是比你熟悉多了!”

    拿起长剑,扫了一眼窗外已经彻底暗下来的夜色,独孤凤扭头说道,随即起身离开了。

    望着独孤凤离开的背影,直到对方的窈窕身姿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后,岳缘这才收回目光,视线落在了面前那仍然冒着香气的茶杯。细嗅了一下,空气中尽是香味,也不知道是茶香还是女儿香。

    细细的感受着刚刚的独孤凤,岳缘总有一种错觉,这杨广的死或许是绝大多数人的心思,但只怕不是所有人的心思,其中定有人对此不满。

    而这独孤凤恐怕便是其中之一。

    据闻,杨广对独孤凤还是挺好的。

    只是哪怕独孤凤出身独孤阀,但她一个女子却是代表不了独孤阀的,面对杨广的结局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毕竟她不是慈航静斋那些心高气傲的女人。

    说起慈航静斋……

    “她们应该早就出山了啊!”

    寻思着,岳缘陷入了安静,随着宵禁的落下,除去必要的娱乐场所没有禁止,其他整个洛阳城慢慢的陷入了安静。

    第二天。

    卫贞贞还是带着白清儿,而岳缘则是带着她们两人。

    在客栈外面,岳缘便见到了已经等待多时的独孤凤。

    刚出门。

    独孤凤的目光便落在了卫贞贞和白清儿的身上,对于岳缘带着侍女,出身门阀世家的独孤凤早已经习惯,没有其他的心思。和卫贞贞谈笑了几句后,独孤凤又瞅了瞅白清儿,皱了下眉头后,这才带着岳缘三人开始闲逛起洛阳来。

    毕竟,岳缘对于洛阳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就岳缘所认识的人中,真正熟悉洛阳的人真的不多,而独孤凤便是其中的一个。要知道,独孤阀可是杨广的母族,杨广重建洛阳的举动,显然有着他们的参与。作为独孤阀中人,独孤凤除了练剑外,剩下的心思便不多,偶尔闲逛一下解解闷而已。

    独孤凤不同李阀的李三娘子李秀宁,对政治军事感兴趣,也不同王世充的侄女董淑妮是名门交际花,更不同商秀珣那样好吃。

    她只是对剑感兴趣。

    能以这般年轻的年纪,成为独孤阀实际上的第二用剑高手,除了她之本身的天赋外,在努力上也显而易见。

    游洛阳,自不会如岳缘一个人的时候。

    为此,独孤凤还准备了一架装饰颇为奢华的马车作为代步。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哪怕这个女人武功很是高强,但是在某些时候人家是懒得走路的。

    天津御柳碧遥遥,轩骑相从半下朝。

    随着车夫驾着马车,岳缘、独孤凤、卫贞贞还有白清儿四人一行端坐在马车中,目光透过马车上的小窗户,望着眼前。

    街道上自是行人如鲫,车轿川流不息,一派繁华大都会的热闹情况。

    “独孤小姐倒是准备的妥当!”

    伸手拍了拍屁股下面的虎皮,岳缘对于这马车的奢华程度很满意,对于世家门阀的核心弟子的享受程度满是感叹。感叹了一声,岳缘这才将视线收回,落在了坐在自己旁边的独孤凤,细嗅着里面三个美貌少女身上传来的体香,岳缘正色问道:“准备的这么严密,独孤小姐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注意吗?”

    很显然。

    在岳缘看来,这马车之所以准备,恐怕不仅仅是不愿意走路,更多的还是为了防备什么,或者说独孤凤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道家第一高手,宗师宁道奇来了!”

    听了岳缘的话,独孤凤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做了解答。

    “……”

    岳缘闻言面色不变。

    却又听独孤凤继续说道:“慈航静斋的人据说这段时间要来洛阳了!”

    “……”

    还是含笑,还是淡然,听着独孤凤的这两句话,岳缘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倒是坐在角落里低下头的白清儿的脸上闪过了震惊之色。

    “哈!”

    岳缘笑了,挥手道:“他们来洛阳就来洛阳,与我无关,我纯阳可是小门小派,我想这眼下的道家第一人还有正道执牛耳者慈航静斋来洛阳可不是为了我道公子岳缘的!”

    心中却是暗自补充了一句,这慈航静斋为了李世民造势可是用心良苦。

    连和氏璧这千古异宝都搬了出来。

    “再说我也打算在洛阳呆上几天而已,就会离开!”

    迎着独孤凤的目光,岳缘很是随意的说道,却是丝毫不在意。

    “是吗?”

    独孤凤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岳缘瞅了半晌,没有问下去。在有心人的眼中,岳缘将长生诀给了杨广,就足以表明他的心思了。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承认,独孤凤当然不会继续问下去。

    不过她的好意,却是到了。

    虽然独孤凤很多的心思都是在武学剑法上面,但是身为世家门阀弟子,终究不能让她幸免,她免不了要为自己的家族做打算。

    “咦?”

    “那是……”

    “停!”

    刚刚说完,独孤凤的目光便顺着小窗望向了外面,似是看见了什么,立即叫停了马车。

    随即,独孤凤便跳下马车,走了过去。

    颇有些迷惑的岳缘先是在小窗边扫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看到了一群胡人小贩贩卖着什么,在见独孤凤下去后,岳缘想了想也跟了上去,留下了卫贞贞与白清儿两人在马车上。

    这里正是小贩子的聚焦点。

    可以说,这里有着各色的货物,无论是物品、还是畜生,又或者是人,都有卖的。

    跟着独孤凤随意的拐了几个弯后,岳缘便见独孤凤蹲在了一个贩卖鸟的胡贩的摊子面前。说是卖鸟,倒不如说这胡贩贩卖的是一些凶禽。

    譬如鹰之类的。

    这东西用好了,可是有着极大的作用。

    很显然。

    独孤凤对这小贩所贩卖的凶禽颇感兴趣。

    倒是岳缘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想想眼下四大门阀世家,除了南岭宋家还是纯血汉族外,其他的都有着胡族血脉,这独孤凤对这凶禽有兴趣,倒也不让人意外。这独孤凤虽然看起来貌美如花,但是这女孩发起飙来,绝对要比单婉晶来的恐怖。

    原因无他。

    独孤凤的武功比单婉晶要来的高。

    “孤独小姐对这个有兴趣?”

    岳缘随意的扫了一眼,只见这摊子上面除了两只大的外,其他全是小的,看着跟刚孵出窝的小鸡一般大小,柔弱无比,丝毫没有鹰的威武与凶恶。

    独孤凤闻言点了点头。

    以独孤家的能耐,独孤凤想要什么东西,除了一些特别意味的得不到外,其他都可以拿到。只是独孤凤却不是这种人,更多的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如果真是那样享受的人,她也不会在碧落红尘剑法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了。

    望着蹲在旁边的独孤凤,岳缘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便是独孤凤其实也蛮可怜的。身为世家女子,终究是自己做不了主的。独孤凤如此,李秀宁如此,宋玉致也是如此。

    “唔!”

    沉吟中,岳缘蹲下身用手指戳了戳那毛茸茸的长的跟小鸡崽似的小东西,便指着其中一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只,对小贩说道:“将这只小鹰给我!”

    接着岳缘转过头,对独孤凤说道:“送你了!”

    “……”

    “……”

    小贩和独孤凤两人闻言面面相觑。

    好半晌。

    那操着明显异族口音的小贩,这才很是尴尬的说道:“这位道长,这个小的不是鹰,是雕!”

    “……”

    岳缘闻言沉默了半晌,然后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小贩。

    “额……”

    “道长,刚才是小的认错了,这就是鹰!”

    小贩擦了下额头的冷汗,连忙更改道。

    这一下岳缘才算是满意了。

    而在一旁的独孤凤终于忍不住笑了,回想起当初比剑,那连续的九剑差点将她打击的没有了习武的心,眼瞎见到岳缘这样的场景,最近一直不怎么舒心的独孤凤觉得自己的心情立时畅快了。

    “那只……‘鹰’,还是岳公子自己留着吧!”

    “我要那只!”

    捂嘴轻笑,好不容易止下笑声,独孤凤指着那旁边利爪上系着铁链的老鹰,说道。

    最终的结果是独孤凤买了一只大的老鹰,而岳缘掌心里则是多了一只小巧的‘鹰’。

    两人一同回到了马车上。

    “嗯?”

    在踏入马车前,岳缘猛的回过头,朝不远处的那热闹的人群望去,却是只见到了一个戴着斗笠,背着一柄墨色剑鞘包裹的长剑的背影一闪而逝。

    许久。

    岳缘收回视线,踏上了马车。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