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5章 惑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东都。

    洛阳。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

    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

    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洛阳乃天下交通要冲,军事要塞。

    但是眼前的洛阳,却不是那曾经的洛阳。

    而是由杨广手中诞生的新城。可以说,眼前的洛阳那是重新建造起来的,为了让洛阳更符合都城,杨广则是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出一条南达杭州,北抵涿郡,纵贯南北的大运河,把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连接起来,洛阳更成天下交通商业的中心枢纽。

    这便是京杭大运河的诞生。

    可以说这两手彻底的将局势给盘活了,原本有些西斜的长安则是做了西都,整个天下由双都以扁担之态给担了起来。

    天以至晌午。

    没有赶集的菜民,倒是有着许多来往的商贩在城门口进出。

    岳缘带着卫贞贞和白清儿三人骑着毛驴儿,在给了城门守卫那所谓的人头税后进了城。比起其他人来说,宗教人士进城要轻松不少。佛、道二教便是如此。

    于白清儿不同,岳缘倒也曾经来过这洛阳。

    不过那时的洛阳,不是现在的洛阳。

    而卫贞贞更是在以前不过是在扬州城的一亩三分地里打转,在跟了岳缘做剑侍后,这才随着岳缘满天下的乱窜,见识了这风景,见识了这如画的江山如何被铁蹄践踏。

    不得不说,这番增长见识对于卫贞贞来说,实际上说得上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毕竟,人家是一个心性善良的女孩儿。

    一身粉衣的卫贞贞,在加上双环的头饰。

    一身的纯净算是显露了出来。不张扬,却也不怯场。

    而白清儿则是穿上了一身白色长袍,加上她现在本就瘦弱的身子,和略显苍白的脸色,却是给人一种极端的惹人怜爱之感。不仅是男人有这种念头,哪怕是同是身为女人的卫贞贞也是有着这种感觉。

    那一颦一笑都是给人一种委委屈屈,双眼含泪的模样。

    可以说,在这一刻的白清儿彻底的化身成为了林黛玉。

    若不是岳缘知晓了白清儿的真正身份,面对白清儿这般惹人怜惜的模样,哪怕是岳缘恐怕也会阴沟里翻船。

    故而,在看到了白清儿这般的模样后,岳缘心中的警惕却是越发的深了。

    相比较起来,婠婠倒是活泼的多。

    而在这个时候,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眼前这座大城。

    比起其他已经乱起来了的地方,这洛阳的情况着实好上太多。要知道,最近北方也传来消息,李阀已经进兵长安了,由大公子李建成率兵攻城。

    相反,那二子李世民却不在这一次的进攻之中。

    至于在这个时候,长安是否已经被李建成攻破,这便不得而知了。不过,既然那边的消息都传到了这边,想来长安城已经破了。

    三人骑着毛驴儿在城内闲逛了一番后,便寻了处号称是洛阳最大的客栈落了脚。

    两间上房。

    自是因为卫贞贞很是担心白清儿的情况,选择了两人同处一间的缘故。

    而在这进洛阳的这几天中,不仅是白清儿在养自己的身体,而且岳缘也是时不时的东拉西扯,想要用语言点出白清儿的破绽,从侧面敲击出阴癸派将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的根本原因。

    可惜的是白清儿这次的准备确实要比当初婠婠的匆忙要来的充分的多,在岳缘时不时的询问下,白清儿始终都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小心翼翼的回答。

    将平民百姓女儿的出身展示的淋漓尽致。

    哪怕是岳缘现在乃是道士装扮,但是奢华的打扮仍然会给平民带来极大的威慑性。在这种时代,你要好好的活着,就必须要好的眼光才足够。

    显然。

    白清儿在这方面展示的极好,将自身的怯弱,还有丝丝害怕都表现了出来。

    只是这种完美的表现,在岳缘看来恰恰是一种缺点。最最重要的还是人家亲自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岳缘,这让岳缘想要否认都没有办法了。

    “坐吧!”

    “谢公子!”

    桌子上,岳缘三人随着小二的带领,在小二将桌凳擦拭干净后,岳缘这才让人坐下。卫贞贞自是不用说,跟随了这么长的时间,她当然知道自家公子在这方面并不在意。

    但是已经陷入了戏中的白清儿却不是了。

    哪怕是这几天的时间,白清儿仍然表现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低头。

    怯弱的蠕动了下嘴,略瘦的纤纤玉手轻轻的拨弄着衣角,白清儿就这样端坐在了岳缘的身边,至于另外一边则是卫贞贞了。

    “公子!”

    “别吓着清儿了!”

    卫贞贞则是笑着说了一句,又转过身来,做到了白清儿的边上,安慰起来。

    “……”

    看着卫贞贞忙活的模样,岳缘不由无言。

    这阴癸派的女子怎么会被吓到呢?人家是完全在吓我们啊!

    摇摇头,失笑中,岳缘也没有说什么。婠婠那次的事件给予卫贞贞的打击不大,估计这次的白清儿事件才能够给这太过心善的卫贞贞足够的教训。

    转念中,岳缘已经对白清儿来自己身边的事情做了定性,那便是用来刺激卫贞贞的成长。

    否则的话,岳缘还真是颇为担心卫贞贞一直单纯心善下去,在这种战乱的时代那是最可悲的事情。要知道眼下,可不是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争斗的年代,这是真真正正的战乱时代。

    相比较起来,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的争斗所死去的人,在这里不过是可以忽视的数字。

    付出的越多,那么就伤的越深,得到的教训也会越深,成长也会越多。

    当然也有可能这种情况后,卫贞贞还是卫贞贞,还是那般的心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岳缘那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随意下去了。

    饭后。

    卫贞贞和白清儿留在了客栈的房间里,而岳缘则是在洛阳城中开始闲逛起来。开始观察起洛阳城的布置来,不得不说这洛阳城果真是都城,易守难攻的存在。

    想要攻破这座城池,其难度绝对不小。但是却也能够从这上面看出李建成、李世民兄弟两人的军事素质与实力。一个破长安,一个最后破洛阳,显然两者在这上面都有着很高的天赋。

    不过还在寇仲也是一块料子,否则的话岳缘就根本没有心思去参上这么一脚。

    这一逛倒是花费了整个下午的时间。

    直到晚上时分,岳缘这才回到了客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

    刚推开门岳缘就愣了一下,看着那端坐在,小手死死的互相拽着的白清儿,人立即又退后了一步,退出房门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没有走错后,这才确定自己眼前的房间是自己的客房。

    走进屋。

    岳缘望着那端坐在桌子前面的白清儿,心中冷笑,这便是开启了直接女色诱惑的手段吗?

    可要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心中吐槽了几句后,岳缘坐在了桌子前,望着白清儿,故作迷惑道:“咦,清儿姑娘你怎么在我房间?”

    “公子!”

    微微抬头,亮晶晶的眼神先是在岳缘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下后,又立即如受到了惊吓一般的鹌鹑缩了回去,小声道:“贞贞姐已经睡着了,清儿是来道谢的!”

    “嗯!”

    岳缘点点头,等待着白清儿的继续发挥,等待着白清儿接下来的手段。

    “多谢公子的救命大恩!”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当时那种景象绝对是救命之恩不错,但是对于白清儿来说真实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声音有些呜咽,显然又是想起了那悲伤的一幕,白清儿哽咽道:“更是谢谢公子和贞贞姐的帮忙,让我娘有入土为安的机会……”

    之所以这样说,是在战乱时代人吃人那是常事。

    “所以……”

    白清儿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做什么准备。

    所以以身相许,诱惑我吧!

    在心中,岳缘为白清儿这没有说完的话,做了补充。阴癸派是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的。

    “所以,清儿十分感谢公子的帮助!”

    说到这里,白清儿整个人从凳子上滑了下来,跪在了地上,就在岳缘眼神略略发亮,期待接下来的时刻,白清儿整个人弯腰下去。

    嗯?!

    怎么是这样!

    岳缘略显愕然的望着正朝自己磕头的白清儿,一时间惊愕莫名,心中颇有一种剧本只怕弄错了的感慨。

    三个响头。

    直接将白清儿的额头磕出了鲜血,白清儿更是发誓道:“清儿愿为公子做牛做马,以报大恩大德!”

    但是这种情况的白清儿却是让岳缘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下了这般大的赌注,更是连自尊几乎都舍去了,这白清儿究竟是求着什么?又或者说阴癸派在干什么。对于白清儿与婠婠的争斗许下的条件,岳缘自是不知晓。

    可是眼前的情况,却是让岳缘看到了白清儿的决心。

    正在岳缘满肚子思索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嗓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你家道公子希望看到可不是这个,而是以身相许!”

    转过头。

    岳缘与白清儿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向了房门处,房门已经被推开,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手持着长剑,身穿劲服的美丽少女,此时的她正娇笑着望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笑颜如花。

    正是独孤凤。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