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2章 似曾相识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对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鲁妙子缓缓的转过身,对站在旁边的岳缘说道:“你的月缺弯刀我也见过,但是想要铸造成剑,恐怕不够!”

    不够?

    岳缘闻言一愣。

    低下头,将腰间的弯刀取了下来,拿在手上再度审视了一把,发现这弯刀并不长,弧度很弯,而且比较窄。若真的想要做成当初月缺剑的模样,这弯刀的材料似乎还真是不够。

    而且鲁妙子自然知道岳缘需要的剑可不是什么装饰品,是要能够杀人的剑。所以,仅仅以月缺弯刀的材料,仅仅是一眼,鲁妙子便觉得差了不少。

    “……”

    看着手上的弯刀,岳缘眉头微蹙,心说当初日月神教将自己的剑究竟弄了什么,好似少了不少的料子。

    抬起头,岳缘的视线落在鲁妙子的身上,问道:“所以……”

    “岳公子还需要用其他的东西来替代!”

    “最好有什么陨铁之类的!”

    迎着岳缘的目光,鲁妙子道出了自己的心思。

    陨铁?

    岳缘闻言不由苦笑,这玩意儿自己在哪里去找?这东西不仅在现代难寻,在古代更是难以得到。有这东西的人,一般都是收藏着,或者是已经将其打造成了兵器,哪里还有他的份?

    至少,纯阳派根基底蕴太浅,是没有的。

    “前辈没有吗?”

    最后,岳缘将心思放在了对方鲁妙子的身上,想来这鲁妙子身为天下第一全才,应该有相应的材料。岂料岳缘的这句话一出口,心思已经被鲁妙子看了出来,再说岳缘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摆摆手,鲁妙子同样回了岳缘一个苦涩的笑容,道:“老夫这几十年受天魔真气折磨。东躲西藏一些偏重的东西早就不是丢掉就是送人了,哪里会带在身边?”

    言下之意,是鲁妙子现在手上同样没有。

    “而且重新铸剑,老夫还有准备相应的东西!”

    拿过岳缘手上的月缺弯刀,鲁妙子拔出来后,左手轻轻抚摸着白玉一般的刀身,感叹道:“这是一柄好刀……老夫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全才,岂能弄出一般的劣质品来?”

    一个名号,代表了一个人的水平。

    能称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自然不会在年老的时候丢掉这份脸面。既然应下。那么这就算是他鲁妙子再度出山之作,自然不能大意。

    材料不够!

    面对这样尴尬的问题,岳缘一时之间沉默了。半晌,岳缘心中却是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不由抬头,问道:“如果合铸,如何?”

    “你的那几柄剑?”

    侧头,鲁妙子自然听出了岳缘的言中之意,两人对视了一眼。鲁妙子这才说道:“你剑侍所负的那三柄剑只能还算过得去,可是合铸的话却也只能取其中最精华的部分,否则的话只能拉低剑的层次。”

    “道公子,你愿意?”

    弯刀入鞘。鲁妙子抚着自己的白须,笑着问道。

    “……”

    岳缘沉吟了半晌,缓缓的转过头,这才说道:“我知道了!放心。我会拿到相应的材料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缘便知道月缺弯刀恢复为月缺剑想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了,只是那剩下的材料该去哪里凑够却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了。

    “除去这铸剑与杨公宝藏的事情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向前辈打听一下!”

    将月缺弯刀的事情暂时搁浅后,岳缘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老夫能否拒绝回答?”

    转过身,鲁妙子却是干脆利落的拒绝了,道:“老夫不知道岳公子究竟想要问什么,但是老夫知晓这个问题定然是牵扯颇大。”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鲁妙子与岳缘的接触,使得他对岳缘有了一个了解。

    道公子极为喜欢由小见大,由容易一步一步的到困难。

    就像铸剑、飞马牧场的马匹生意,杨公宝藏的机关图,这些都是一步一步而来,而这个放在最后的问题显然会超乎他鲁妙子的意料。所以,鲁妙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这番举动直接将岳缘想要询问的话给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盯着鲁妙子看了半晌,岳缘想了想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很显然。

    自己在飞马牧场遭受到了商秀珣和鲁妙子父女两人的戒备了。

    人不能贪得无厌。

    自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想要更多极为容易鸡飞蛋打出现意外。

    在岳缘与鲁妙子两人在悬崖上谈论了半晌后,两人这才在商秀珣正准备寻人的时候回到了厨房里,而鲁妙子当然是回到了他的安乐窝。至于月缺弯刀则是被鲁妙子带了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则是很简单了。不过是准备飞马牧场与寇仲手下势力的马匹交易准备。

    三天后。

    岳缘与剑侍卫贞贞两人离开了飞马牧场。

    商秀珣没有前来送别。

    此刻的美人儿场主正在发脾气,主要的对象正是安乐窝的鲁妙子。

    至于原因么……

    自是鲁妙子私下接手了铸刀为剑的任务了。

    “公子!”

    走在路上,卫贞贞用小手拍了拍身下的毛驴,目光很是怪异的瞅着岳缘的背影,问道:“那样做,真的可以吗?”

    在飞马牧场这几天,卫贞贞也大概的了解到了商秀珣家里的事情,尤其是商秀珣与自己生父鲁妙子的矛盾。而这个时候,岳缘又掺上了一把,使得情况看起来颇为复杂。

    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

    你一个道士搅入其中,算什么?

    “当然没事!”

    “再说,我也是在帮他们!”

    回过头,扫了一眼面色满是担忧的卫贞贞,岳缘哪怕心中对卫贞贞的善心已经有了见识,但是这个时候再度见到还是让人忍不住的感叹,“要知道他们父女俩可是尴尬了好多年的。这次的争吵。对于鲁妙子来说,那是一件值得惊喜的事情!”

    “我在稍微透露一下鲁妙子的身体情况,他们父女就会在争吵中慢慢的恢复真正的父女感情,只不过以后这父亲的地位稍微尴尬了一点儿!”

    “呃!”

    对于自家公子的解释,卫贞贞眨了眨眼睛,细细一想还真是如此。毕竟那样的事情外人不好说什么,真正的解决还是看商秀珣的内心。可是在商秀珣拒绝了李阀后,这个美人儿场主的内心是什么就已经知道了。

    “哦!”

    见公子这样说,卫贞贞也不好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道:“那公子我们接着去哪里?”

    才离山,想来公子不会回华山。

    只是哪怕身为岳缘的贴身侍女,对于岳缘在想些什么,卫贞贞同样摸不清楚。

    “东都,洛阳!”

    沉吟了一下,岳缘给出了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转道。

    杨广已死,天下纷乱。

    隋已经彻底失其鹿,天下英雄共逐之。

    这话听起来虽然很是英雄男儿气概,但是更多的却还是普通老百姓在遭受苦难。除去一些地方还算安稳外。其他的大多数地方都打成了一锅粥。

    不仅是中原内群雄争锋,甚至连塞外、高句丽乃至西突厥、还有吐蕃都有人前往了中原,以准备打秋风。

    卧底、间谍、贿赂、同流合污什么的都可以看到。

    在去东都洛阳的路上,岳缘与卫贞贞两人便在半路遇见了意外。

    小小的产生了一些摩擦之后。岳缘这才继续了自己的路途。

    当然所谓小小的摩擦,也就是一个结果——敌死我活。

    亲眼见识过岳缘对他人出手的卫贞贞,却是在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都是脸色苍白,战战兢兢的。颇有一种被吓到了的鹌鹑模样。

    一般的女人,都是害怕鲜血的。

    毕竟卫贞贞出身良家,不是婠婠的魔门。也不是其他闯荡江湖的女人,她从头到尾最多的也就是切切肉,做包子什么的,连只活鸡都没有杀过。

    却是哪里见过杀人如杀鸡一般的随意……

    首次见杀人,卫贞贞免不了受到了些影响。

    “在害怕?”

    一天的时间里岳缘就没有问过卫贞贞,只是安静的在一边看着卫贞贞呕吐,最多不过是上前帮忙拍拍背,递上水壶让卫贞贞漱口,其他的安慰话就没有说过。

    显然,岳缘在锻炼自己的这个贴身侍女。

    “公子,贞贞才没有害怕了!”

    见岳缘含笑的模样,卫贞贞瘪瘪嘴,闷着回了一句,随即却又是想起了那群人死在岳缘剑下的场景,那场景虽然很美很凄艳,可是鲜血终究是让卫贞贞恶心的。

    于是,卫贞贞再度呕吐了。

    “……”

    微微一笑,岳缘没有说什么。而是抬起头,将目光望向了四周。

    这是林间小路。

    一路行来,见了不少逃难的人。

    不少的人都是选择拖家带口的朝那些大城市跑,而东都洛阳显然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去处。

    岳缘虽有善心,可是面对这种波及了整个天下的战乱,小善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最好的办法不过是天下重新一统,否则的话很多时候你只能救得一时,却不能救一世。

    “呜呜呜,娘……”

    就在岳缘望着那些逃难的百姓感慨的时候,一阵隐隐的哭啼声闯入了耳畔。

    “嗯?”

    同时,正在低头呕吐的卫贞贞也听见了这阵哭声,抬起头目光循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一个身穿青色衣服,全是补丁还有破洞,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少女正在道路的旁边扑倒在一名中年妇女的身上不断的抽泣着,声音尽显悲哀与绝望。

    而旁边走过的路人,却也只是摇头感叹,这一路来这样的情况他们见得太多了。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步上后尘。所以没有上前帮忙,倒是有几个男人望向那少女的眼神变得跟狼一般模样。

    这些人的眼神被卫贞贞全部瞧在了眼里,哼了一声后,看不过去的卫贞贞拖着自己那有些发软的身躯缓缓的朝那哭的撕心裂肺的少女走去。

    显然,卫贞贞的恻隐之心再度爆发了。

    岳缘却是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看了看那声音已经哭得沙哑的少女,在瞅了瞅自己那已经上前的侍女卫贞贞,莫名的他感觉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未完待续。。)

    ps:在杀官仙,和朋友打赌准备五天内将这本书砍完,这是一件值得挑战的事情,所以现在头昏眼花中,看了一天的书了!汗!(估计是输了!)RT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