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0章 选择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

    马蹄声阵阵,带着扑面的劲风,直接将寇仲一头的青丝吹的不断往后飞扬。身上的金色披风更是随着风声发出呼呼的声响,荡了起来。

    “停!”

    右手微微一扬,身后的队伍立即在寇仲的这个手势下全部停了下来。

    队伍整齐。

    这百来未骑兵可以说展现出了不错的气势,显然寇仲在这方面下了不少的力气。唯一的缺点便是人数太过稀少了些。

    “道长是……”

    居高临下,寇仲没有下马的打算,哪怕他本身也是道家之人,但在这一刻看着路途中央突然出现的道士,寇仲很是警惕与戒备。身为岳缘的徒弟,他自然知道道家中同样存在着纷争。

    更不用说眼前的这个道士,寇仲心中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

    因为这个道士,他曾经在华山上见过一面。只是当初匆匆一眼,寇仲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道士的身份。不过,在这一刻最让寇仲讶异的却不是这个人的突然出现,而是眼前道士身上那一身让人熟悉的蓝白道袍。

    这可是纯阳派的道袍啊。

    “小道袁天罡见过少帅!”

    少帅之名。

    是寇仲在最近小小的几场小战中得来的称呼。

    袁天罡站在道路中央,目光一直落在寇仲的脸上。能够看相的他自然看得出眼前寇仲的能耐,虽然无法完全肯定,但是他能够推测出大概。

    若是以往寇仲在他的面前,袁天罡不用太过担心,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岳缘,这个不应该存在的人却是让事情多了一分变数。测天机之人,不喜欢的是变数,但是喜欢的同样是变数。

    这是一个能够成为王者的人。

    如果曾经在华山见到跟在岳缘身边的寇仲和徐子陵,那时袁天罡的主要心思是放在岳缘的身上,但是眼下寇仲的眉骨却是让袁天罡震惊了。

    只是寇仲原本的面相使得他有着王者之气,却是守不住的感觉。当时在华山,袁天罡不过是匆匆一眼,确认只是一个争霸天下的枭雄,便没有在意,当时他在意的是道公子岳缘。

    但是眼下的寇仲的面相已经开始缓缓的发生了变化,眉目略紧促,却是在合拢守气之中。

    这是因为变数的影响吗?

    心中暗自惊叹,袁天罡已经对寇仲拱手行礼,却是道家礼数。

    见状。

    寇仲立即一个翻身从马背上越了下来,回了同样的道家礼数后,这才疑惑道:“袁道长这是……”

    “我奉掌教之令而来!”

    迎着寇仲的目光,袁天罡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寇仲,说出了原因,“掌教有令,让小道在少帅帐下听令!”

    “师傅的命令?!”

    迷惑中接过袁天罡递过来的信封,拆开后,寇仲拿出了信纸开始看了起来,很快寇仲的脸色变得奇怪起来,看上去好像是一种欣喜还有一些迷惑夹杂其中。

    说是听令,其实真正的意思并不是如此。

    袁天罡这个道士在兵法上可谓一窍不通,他最大的能力是看相,和观测天气。而在信中,岳缘也着重提示了袁天罡的作用,那便是人家妥妥的是一只前途辨别器。

    在这战乱时代,一般有着好前途的人都有着不错的能耐。

    看完了信后,寇仲的表情很是迷惑。

    好半晌。

    寇仲才在袁天罡的注视下提了自己的一个问题,道:“袁道长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毛遂还能自荐。

    你袁天罡同样得表现一下。

    “小道在这里向少帅推荐一位旷世大才!”

    微微一笑,袁天罡手上拂尘一抖,朗声道。

    “何人?”

    寇仲闻言眼神不由一亮,眼下他地盘小,人才也少,哪怕是他将扬州青竹帮里面的人带来了不少,但是在这天下纷乱的势力中他寇仲的势力还是很微弱的。

    这时听见一位大才,由不得寇仲不欢喜惊讶。

    “杜如晦!”

    面对寇仲的询问,袁天罡很随意的点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在哪里?”

    “长安!小道在长安见过他,人有大才,更有宰相之貌!”

    接下来的一番对话后,寇仲不由的陷入了沉默。

    长安,离眼下寇仲的所在地实在是有些远了。在杨广死在临江宫的消息传遍整个天下后,宇文化及不得不在江都起兵反叛,加入了争霸天下的势力中。

    但是杨广的死,使得宇文化及落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光彩,所以宇文化及终究还是发展不起来的。

    对于这一点寇仲倒是看得很开,没有怎么在意宇文化及。

    而以寇仲的推断,李阀于太原起兵,那么他们接下来最大的行动目标便只有一个,那便是长安。打下长安,那才是对李阀最有用的。换作是他寇仲,第一步也是攻夺长安。若不出意外的话,李阀现在在做攻夺长安的准备了。

    所以……

    这袁天罡嘴中推荐的杜如晦对眼下的寇仲来说,只是一个能够看得见却是摸不着的人物。而且,能够在长安呆过的大才,以寇仲现在的处境,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拉人家入伙。

    故而,寇仲用一种很是诡异的目光望着袁天罡。

    “好吧!”

    “这里还有一个人选!”

    袁天罡显然也知道以寇仲想要拿下杜如晦是不太可能,所以不由苦笑了一声,道出了岳缘说的那个人物,那便是——未来少帅军的军师,虚行之。

    “虚行之?”

    摩挲着下巴那些稀疏的胡须,寇仲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咂吧了下嘴,感叹道:“很有意思的名字!”

    是啊!

    一听就是假名字!

    一边的袁天罡也是赞同的点点头,在心底吐槽。而且袁天罡虽然身为道士,曾经也满天下乱逛过一段时间,但是他确实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

    而能够从掌教道公子的嘴中推出这个人物,显然这个名叫虚行之的角色不简单。他袁天罡,同样对这个人颇有兴趣。

    “给我一匹马!”

    挥挥手,对身后的一名骑兵吩咐,接着寇仲转过头对袁天罡说道:“跟小子我走吧,袁道长!”

    “呵呵!”

    摇头失笑,果然是有着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寇仲的谨慎与小心,这是一个王者所必须有的,同样还需要大胆与勇气。

    “那袁道长可知道我师傅现在在何处?”

    等袁天罡上马后,寇仲这才继续问道,对于岳缘现在在做什么,他也需要有个心思,以做好准备。

    “飞马牧场!”

    扭头扫了一眼寇仲,身为掌教的岳缘并没有将自己的去处瞒着袁天罡,这既是岳缘对他袁天罡的考验,也是试探。所以在寇仲问了之后,袁天罡很快便说出了岳缘现在的所在之地。

    而且,他袁天罡也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人。

    寇仲不由扬眉,眼神却是亮了,他正愁着自己手上的马匹太少了……

    有马,就有骑兵。

    到时就有与李阀还有其他势力争霸的军事资本。

    飞马牧场。

    大厅。

    李秀宁的脸色微微显得有些沉,刚刚她直接询问商秀珣的马匹生意却是被人家美人儿场主左右而言他,暂时的托了下来。商秀珣的举动,再度确定了李秀宁心中的猜测。

    那便是道公子岳缘恐怕也是来与商秀珣做马匹生意的。

    要知道,她李秀宁与商秀珣的关系并不差,平常的时候几乎是以姐妹相称,但在这一刻双方都是摆明了车马,谈起了生意,情分却是恰恰不起作用了。

    “那岳公子前来飞马牧场,是为了什么?”

    转过头,李秀宁的视线落在了岳缘的身上,对于岳缘背后负背剑架的侍女卫贞贞,她只不过先前打量了一眼之后,便不再去看了,在她的眼中,眼下这道公子才是最重要的对手。

    飞马牧场,李阀是必须要得到的。

    一旦出现意外的话,便会给李阀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不仅是为李阀带去了一个对手,而且还顺带着送去了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虽然眼下飞马牧场与李阀的势力范围还有段距离,但是埋下一个引子终究是好的。

    本来嘛,李秀宁与商秀珣交流便是为了埋下这个引子,可是眼下却是在这关键的当口多出了一个人,这不得不让李秀宁心中担忧。

    “……”

    岳缘没有出声,他只是在安静的观察着李秀宁。哪怕是李秀宁出自世家门阀,经历了风风雨雨,见过了不少大世面,但是在这个时候李秀宁的心中仍然着急。这从李秀宁那面颊两侧产生的轻微红晕,便能够感觉的出来。

    显然。

    这李三娘子猜测出了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而岳缘的沉默,更是认证了李秀宁的猜测。

    果然啊!

    道公子以长生诀换华山,就是对李阀的针对吗?

    心中念头急转,曾在华山便与岳缘有过交流的李秀宁知道岳缘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否则的话当初的茶叶交易也不会是几大门阀世家一起做了。

    哪怕是茶叶现在在李阀的研究中,有了些许收获,但还是远远的比不上纯阳出产的悟道茶。

    这人,一直都留有后手。

    好厉害的道公子!

    一开始就在对付李阀!

    脑海中迅速来回构思,很快李秀宁便将事情理了个大概,望向岳缘的眼中已经充斥着极端的戒备与警惕了。只是除了这个,人家道公子还做了什么?

    另外最让李秀宁不明白的地方便是李阀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人家道公子岳缘?

    思来想去,李秀宁愣是没弄明白。

    难不成李阀成为了佛道之争的牵扯品?

    最后李秀宁与岳缘的目光都落在了商秀珣的身上,刚才美人儿场主左右而言他,既不答应岳缘,也没有应下李秀宁。但是现在,两人心中已经了决定的人却是不会容许商秀珣有左右摇摆的机会了。

    “……”

    察觉到岳缘和李秀宁两人的视线变化,商秀珣显然也知道自己面临了最终选择,一个不好便是得罪了双方。一个是已经起兵造反争夺天下的李阀,一个是不知根底,却有着魔刀的道公子岳缘。

    两个都不好招惹。

    许久。

    端坐在主位的商秀珣笑了,笑得很是委屈,眼波盈盈,满是水汽,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模样,喃喃道:“你堂堂一个男儿,怎能一直欺负小女子呢?”

    一旁的李秀宁闻言面色不由一喜。

    岳缘仍然是面无表情,只是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公主,秀珣对不起了!”

    而接下来商秀珣的一句话却是让岳缘与李秀宁两人表情互换了。

    这!

    怎么可能!

    瞪大着眼睛,李秀宁的目光先是扫了一眼已经作出了选择的商秀珣,随即视线留在了岳缘的身上。

    道公子!

    公子!

    欺负小女子!

    这个男人……

    莫名的,李秀宁的心中升起一个念头,她该让自己的二哥李世民亲自来的。

    败了!

    但是最终,在李秀宁的心中却只有这样一个词汇。

    败之一字,第一次出现在了她的生命中。

    人算不如天算。

    她李秀宁培养自己与商秀珣的闺蜜感情,再加上李阀的地位财力,可是在争夺飞马牧场中却是被一个道士给打败了。这样的结果,着实让李秀宁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心绪澎湃中,李秀宁死死的盯着岳缘,似乎很想将这个算计李阀的道士记在心中。

    “呵呵……”

    低声笑了下,放在膝盖上的玉手紧紧的握了握,这才松了开来。李秀宁的举动一直落在了身边柴绍的眼中,柴绍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在李秀宁的瞪视下丝毫不敢,生生的憋了回去。

    这局,是我李秀宁疏漏了!

    但,下次定然不会了!

    拱手,起身。

    “那,秀珣既然已经选择,秀宁也不强人所难,告辞!”

    武力什么的,李秀宁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就不占据优势,先不说有一个还不知道深浅,但是已经确定是高手的岳缘,再加上飞马牧场本身的守卫,就不是李秀宁这区区百来名玄甲军哪怕是能够以一当十,可是在这里也不顶用。

    转身,李秀宁右手拿过旁边侍卫托着的长戟,斜拖着便离开了大厅。

    随后,柴绍等一行人也扫了一眼商秀珣和端坐在那里笑着饮茶的岳缘,接着跟随李秀宁走了出去。

    持长戟离开大厅,这是一个姿态。

    一个李秀宁表示的态度。

    代表着这件事情开始,就不会那么完了。

    可不管怎么样,这局美人儿场主的选择,岳缘终究是赢了。

    赢了,这就足够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