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5章 动作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有人说过死前会看到自己心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东西……

    杨广一直以为自己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坐上龙椅的那一刻。

    但是在这个时刻来临的时候,他发现印象最深的那一刻原来不是这个。

    他的心中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呢?

    江南。

    扬州江畔。

    夏潭荫修竹,高岸坐长枫。

    日落沧江静,云散远山空。

    鹭飞林外白,莲开水上红。

    逍遥有余兴,怅望情不终。

    一身锦袍,是扬州总管,也是皇子的他见到了她。

    当时她曾江边青衫红裙抛彩绣。

    当时她曾月下窗前刺锦绣。

    珠帘炸裂,头顶的通天冠彻底的碎成了碎片落在地上。那系着的无数晶莹透彻的珠子则是在地上蹦蹦跳跳的滚来滚去,发出清脆的声响。低头,看着那已经彻底碎裂的珠帘,杨广默然半晌叹了一口气。

    回身,目光落在了那一直站在旁边的萧皇后的身上。

    半晌。

    杨广摇摇头,笑了。

    “今天这样的结果,大家都应该满意了!”

    “一介女子,她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杨广慢慢的坐回了龙椅之上,仍然是高高在上,仍然是那种睥睨的眼光,只是在这个时候压迫之感少了太多,多了更多的感慨。

    底下。

    四周到处是死去的禁卫的尸体,还有一些宫女的尸体。不仅如此,哪怕是宇文化及此刻也是脸色惨白,显然是受到了重创。而除去宇文化及之外,三教之人都没有完好的。

    那来自魔门的女子,被杨广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此刻对方惨烈的尸体正落在地面上。而老道和和尚两人则是嘴角带上了血迹,面色苍白。

    杨广之所以撕裂那魔门女子,是因为在刚才的战斗中对方将心思打在了旁边角落里的萧皇后的身上。

    他,岂能允许?

    而老道和和尚则是顾忌了许多,没有那般离谱。所以两人的伤势反而轻了许多。

    闻言。

    老道和和尚对视了一眼,其中中年和尚这才开口说道:“我们不会对手无寸铁的妇孺动手的!”这话不仅是对杨广的交待,也是对宇文化及的劝告。

    “唔!”

    杨广点点头,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这佛门虽然讨厌,但是在某些时候说话还算是作数的,对于萧皇后最后的结局他不能奢想最好,能够保下对方的生命已经很不错了。

    不管最后这江山如何,落入谁手?

    萧皇后都有着能够保命,还有安然落幕的最终结局。

    那便是在前几天的时间里,杨广便已经将传国玉玺给了萧皇后,使得其藏了起来。

    整理了下龙袍上的血迹,杨广在战斗结束后回望了萧皇后一眼后,便不在去看第二眼,是不敢也是不忍。彻底弄好了衣袍后,杨广这才再度端坐好,那姿势就恍若当初他登基的时候,一般的君临天下。

    望着下方受了重伤的宇文化及、老道和和尚三人,杨广嘴角扯了扯,突然问道:“你们说,若朕能活,还能够活五百年会怎么样?”

    再活五百年?

    底下三人闻言同时一震,随即脸色更加的白了几分。以你这十几年的皇帝生涯,就将天下弄的这个地步,若是五百年,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结果?

    三人只是那么一想,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哈!”

    “哈哈哈哈……”

    宇文化及、老道还有那中年和尚三人的表情变化都丝毫不落的印在了杨广的眼中,看到这里杨广仰头大笑,笑声中满是讥讽之味。响亮中却又有着一种低沉沧桑落寞之感掺杂其中。

    在场的所有人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在龙椅上大笑的杨广。

    笑声由小到大,最终攀升到了一个顶点。

    随即——

    声音猛的小了下来。

    “哈!”

    “哈……哈!”

    “哈……”

    笑声越来越缓,一阵从体内传出的类似布帛撕裂的声响,随即一股股的鲜血已经从杨广的嘴角、鼻孔、眼睛还有耳朵中流了出来,赫然是七窍流血。

    佛与魔功法的相克。

    长生诀的反噬。

    在这一刻,在杨广爆发了生命最为璀璨的一刻后,后果终于爆发了出来。

    可即便是这样,杨广还是在笑。

    没有理会脸上的血迹,没有理会身上的疼痛,只是用那嘲讽的意味那么猖狂的笑着,直至笑声彻底彻底停止,彻底的没有了声息。

    安静。

    大殿中唯有几人的呼吸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仍然是保持着端坐姿势的那个人,那个已经死去的人。

    那个昏君,那个暴君,在这一刻终于画上了自己的句号。

    “……”

    萧皇后没有哭,只是安静的走上前,轻轻的将仍然保持着那端坐姿势的男人抱在了怀中,将其头部搁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在天下已经彻底混乱后,富有远见的她已经看见了自己夫君的结局。

    恍若抱着的是那个曾经在扬州河畔,枕靠着自己的大腿,挥舞着折扇饮酒作诗的那个二皇子。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道门的人甩着拂尘走了。

    净念禅院的和尚念着阿弥陀佛也走了。

    宇文化及没有对萧皇后怎么样,他则是出去整理自己的军队了。

    最后,萧皇后和一个小宫女寻了一块床板,做了个小小的棺材,偷偷地葬在江都宫的流珠堂下,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五天后。

    杨广死于江都临江宫的消息终于彻底传出,天下大惊。

    华山。

    纯阳。

    山顶。

    在从袁天罡的嘴中确认了杨广之死后,岳缘便没有再问其他的了。在送了一份生死符给了袁天罡,在应诺将长生诀给了对方参悟。至于对方参悟这长生诀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岳缘不得而知。

    虽然在岳缘看来,袁天罡加入纯阳派可能还有着其他的目的,但是在这一刻岳缘倒是没有对这个人产生杀意,相反,在岳缘的心中却是构思出了一个重要的想法。

    那便是袁天罡有用,而且还是大用。

    所以,袁天罡得留下来。

    相反。

    倒是杨广的死让岳缘没有意外的同时却又让他感到了出乎意料。

    出乎意料的是,想要杨广死的人不止是门阀,还有慈航静斋、甚至连道门与魔门也掺杂了其中。这样看来,杨广几乎将人家给招惹了个遍。

    这样的胆魄,可以说还真不是几个人能够拥有的。

    杨广不傻。

    对方这样做,显然是有着足够的准备。只可惜三征高句丽的失败,使得所有的局面给破坏了,已经是人力难挽的局面。最终落得那样的下场,却不得不让人唏嘘。

    “公子!”

    卫贞贞背着剑架,一脸担心的望着岳缘的背影。从早上到现在,公子已经在这里站了半天了,若是在以前卫贞贞能够看出岳缘是在看云海,听风。

    但是在这个时候,卫贞贞能够明显的感受出来自家公子并不是在看云卷云舒,在那叫袁天罡的道士对公子说了那些话,公子便一时变得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想些东西,在感叹什么。

    “无事!”

    摇摇头,岳缘表示自己没有问题,示意卫贞贞不用担心。随即,岳缘才出声询问道:“贞贞,我要的酒拿来了吗?”

    “嗯,带来了!”

    点点头,卫贞贞上前从腰间拿下了酒葫芦,递给了岳缘。这个酒葫芦她还是从那袁天罡的手上拿来的,在先前回转的过程中,卫贞贞便见到了脸色苍白似乎受了伤的袁天罡,对方似乎猜到自己回来想要干什么,便将这酒葫芦递给了她。

    “是那袁天罡让我带给公子的!”

    接过卫贞贞递过来的酒葫芦,岳缘闻言不由一愣,自家门派里有这么一个在察言观色,以及算命预测上有着如此造诣的人,还真是让人不知道是该享受,还是讨厌了。

    不过想来袁天罡也理解岳缘此刻的心情,并没有亲自上来。

    拿出卫贞贞准备好的酒杯,岳缘倒了一杯水酒,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着南方遥遥一举,随后将杯中酒全部倒下了山峰。晶莹透彻的酒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七彩光芒,显得无比的好看。

    最后,岳缘则是为自己倒了一杯,一口饮尽后,这便转身离开了山顶。

    什么也没有说。

    面对这样的人,语言还真是不需要说。

    不过眼下杨广已死,这天下就彻底陷入了混乱,所谓的争霸已经完全的开始了。如果说之前,一些人的心中还有着顾忌,但是在杨广之死彻底的传遍天下后,那么这些人的心中的顾忌将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摆在他们面前的便是发展势力,然后攻打城池,争夺天下了。

    想到这里,岳缘突然觉得自己徒弟寇仲的事业需要加快步骤了,以之前的速度或者说以原剧情的速度对于岳缘来说,太慢了。

    而就在岳缘寻思加快自己徒弟手上势力,以增大手上筹码的时候,在山脚,却是来了一个人。

    一个陌生人。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一身白衣,斗笠轻纱遮面。

    背负一柄墨色剑鞘包裹的长剑。

    在山脚。

    女人抬头望着眼前的山峰,眼神闪烁。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