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9章 挑战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有人的动作如同萤火虫一般引人瞩目。

    岳缘便是如此。

    在他进入江都临江宫见过杨广之后,这其中的信息很快便落在了有心人的耳中。岳缘与杨广两人之间究竟谈了些什么,许多人都想知道,只可惜当时大殿中就岳缘与杨广两人,其他人无论是太监还是宫女妃子都被撵了出去,究竟谈了些什么也只有岳缘与杨广两人自己知晓。

    外人或许听到的不过杨广那骄狂的大笑与一些闲言片语而已。

    但是在有心人的眼里,曾经的一份长生诀,还有岳缘的道士身份,都不能让这个事情当作简单。

    哪怕是送岳缘进入皇宫见杨广的独孤阀以及宇文阀都对于两者之间的谈话内容颇感兴趣。宇文阀不好下手,但是独孤阀却是吩咐了独孤凤想要从侧面了解岳缘与杨广的谈话内容。

    既然连杨广的娘家都想要知道这次的谈话内容,就更不用说那些隐藏在皇宫里面的魔门人物、还有其他的势力里面的人物了。

    可以说岳缘与杨广的见面却是牵扯到了天下这有心人的所有心思。

    在短短的时间里,岳缘与江都和杨广碰面的消息便传递到了四面八方,而这一番的举动却是彻底的将原本已经混乱的天下搅得越发的乱了,而也由此纯阳彻底的步入了江湖。

    道与佛的纷争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当然,眼下这些情况哪怕是岳缘也并不知晓,虽然他在见杨广之前便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他却没有料到这一次的碰面会引发如此大的结果。

    岳缘小窥了其他人,更是小窥了杨广在某些人心中的重要性。

    魔有邪王石之轩,道有公子岳缘,佛有圣女师妃暄……

    这一切的正是因此开始。

    独孤世家。

    作为主人,独孤凤自然是在招待着岳缘与卫贞贞两人。

    虽然时不时的也会开口询问岳缘关于这次谈话的内容。但是在询问了两遍后,未等岳缘不耐烦,独孤凤便已经不耐烦了。

    玉手轻摆,有些小郁闷的叹了一口气,独孤凤心说自己果真不是谈判的料。摇摇头,独孤凤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其他的方面,她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卫贞贞背上的剑架上面的三柄长剑上。

    不过独孤凤嘴上的话问的不是剑,却是刀:“岳公子,你不是用剑的吗?怎会用刀?”

    在岳缘将月缺放在卫贞贞背负的剑架上后,独孤凤很是自来熟的将那弯刀拿了下来。拔出来看过,银色的刀刃,光滑见人,更是锋利无匹。

    一根细软的发丝落下,擦过刀刃都会分做两段。

    这是一柄宝刀。

    而且在拿起了一段时间后,独孤凤便不由的产生了一种头晕,想要晕眩呕吐的感觉,模糊中她感觉有一双血色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显然,这是一柄魔刀。

    是一柄杀人无数的刀。

    功力、心境不稳的人拿上这柄刀绝对会出问题。

    倒是没有丝毫武功的卫贞贞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在她的眼中这就是一柄看起来很是锋利的长刀,比菜刀什么的锋利多了。而且,卫贞贞对独孤凤那自来熟的举动颇为不满。

    可惜的是她没有丝毫武功,对独孤凤的举动无奈的狠。

    只是在当时卫贞贞更多的心思还是担忧岳缘的安慰。生怕岳缘被那昏君暴君杨广给生吃了之类的,故而对于独孤凤的举动她更多的没有在意。

    倒是在独孤凤想要看那丝绸包裹的长剑的时候,却是被卫贞贞给拦了下来,卫贞贞彻底的将剑架抱在了怀里。不准独孤凤动了。

    “没错!”

    “我是用剑的,但是这刀却是我的配刀!”

    “原本的它不是这样子的!”

    岳缘对于独孤凤的这个疑惑,并没有意外。一般人见到自己这种情况。都会感到疑惑,不过在很多人的眼中估计想到的更多的还是自己乃是刀剑双绝之人。

    只是经历了当初纯阳立派之日的独孤凤倒是知道,在当时自己的身上并没有携带月缺,而是落在了寇仲的手里。

    “这刀原本是剑?”

    很快,独孤凤便明白了岳缘的话中所指,讶异的问道。

    点点头,岳缘没有言语。

    这长剑如何变作弯刀,显然这其中包裹着一个故事。剑眉轻挑了下,独孤凤很想询问下这其中的故事,但是想想两人的关系不过如此,这个心思便压了下去。

    “它,叫什么?”

    独孤凤是一个武痴,却也是一个爱剑之人。在听了这弯刀原本是剑后,独孤凤立即便对这弯刀原本的名字起了兴趣。一柄好剑,自当有着相应的好名字。

    “月缺!”

    岳缘迎着独孤凤的目光,道出了它本身的名字。

    月缺?

    独孤凤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却是想起了眼前这道公子的名讳。月缺岳缘,这两者倒是相辅相成,果真是好名字。显然,岳缘与这剑的名字都是由月亮而来。

    “如有机会,我会将它重铸为剑的!”

    右手抚摸了弯刀半晌,岳缘说出了自己本来的心思,在眼下这个时候虽然经过东溟派的交换,岳缘以杀魔隐边不负的人情使得东溟派在兵器上下了极大的功夫,但是想要达到他真正需要的却还是不够。

    哪怕眼下岳缘手上的三柄剑都有着不错的质量,但是在经历了之前金剑的情况,岳缘现在仍是不敢彻底的爆发出自己一身的功力,再结合自己观想能力,配合天外飞仙剑法,恐怕这三柄剑还是承受不住这份彻底爆发出来的力道。

    一旦承受不住的后果,那是岳缘不能接受的。

    所以说,他一直寻找着彻底将弯刀重新铸为月缺剑的心情。而在这天下间,能够完美的做到这个地步的估计只有一人,那便是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

    只可惜当初去飞马牧场没有遇见,而在岳缘的心中却也定下了过段时间再度去飞马牧场的计划。

    为了鲁妙子,也为了自己的徒弟寇仲的争霸天下。这飞马牧场是必须再去不可的了。

    “重新铸剑?”

    疑惑的呢喃了一声,独孤凤扫了一眼岳缘手上的月缺弯刀,却也是思索了下后,这才无奈道:“想要完美的铸造出来,只怕这天下没有几人能有这个能耐,也不知道东溟派有没有这个能力!”

    作为用剑高手,独孤凤当然知道一柄好剑的诞生有多困难。

    而且还是像岳缘手上月缺弯刀那样的绝世品质。

    显然,一般人无法做到完美,既然做不到完美,那么便是侮辱了这弯刀。

    而岳缘不会同样。

    哪怕是独孤凤这个外人。却也不能看到一柄绝世宝剑落得这般的下场。

    所以,她寻思了下,提出东溟派这个专做兵器生意的门派。不过在独孤凤说出了东溟派后,却是随即反应了过来,对于道公子岳缘独孤阀也是有着相应的情报。

    岳缘去见过东溟派,而弯刀眼下还在,显然是东溟仍然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想到这里,独孤凤也不由苦笑了起来:“看来这天下间却是没有人能够做到了,说实话我很想见见月缺剑是什么模样!”

    “……”

    对此岳缘没有说什么。他自然不会提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

    “好了!”

    “既然见不到月缺剑的锋利,但是眼下我独孤凤却也能见识道公子其他剑的厉害!”

    “请指教!”

    话语落下,本就跃跃欲试的独孤凤终于忍不住,人身形一退。随着拱手一礼,纤纤玉手已然握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铿锵声中,独孤凤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遥遥指向了岳缘。

    她手上的碧落红尘剑法。将与独孤策是完全的两个境界。

    果真是一个性急的美女!

    双眼微微一眯,岳缘既然应下了独孤凤的要求,显然这一番比试是无法避免的了。想到这里。缓缓站起身,右手微伸,在一边的卫贞贞立时背着剑架站在了旁边。

    指尖划过三柄长剑的剑柄,碰着那银铃铛上,顿时银铃铛左右摇摆了起来,发出了清脆的铃铛声响。

    铮!

    一声轻鸣,铃铛声中,长剑缓缓的出鞘了。

    ……

    就在岳缘与独孤凤论剑的时候,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阴癸派据点。

    “婠婠师姐,失败了咧!”

    身为婠婠师妹的白清儿那恍若白玉一般的脸上娇媚无比,在阳光的照耀下都能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惑味道。日光的温暖非但没有驱逐白清儿身上的阴柔魅惑味道,反倒是使得人家更加的柔媚了。

    “嗯?”

    一旁的婠婠扭头朝自己的师妹白清儿望去,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在门派中年轻一辈中婠婠可谓是力压群雄,而这其中唯一不服自己的便是白清儿。

    只是婠婠修习的是天魔功,而白清儿修习的是姹女心法,却是比天魔功差了不止一筹。

    但是哪怕是婠婠,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师妹在天赋上有着独到之处,若是对方修习的也是天魔功恐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可惜,在阴癸派只需要一个圣女。

    那,便是婠婠。

    “以我们门派,哪里需要去顾忌那小小的纯阳,道公子也不过是一人而已,他代表不了道门的!”

    白清儿迎着婠婠的目光,却是强忍着心中对婠婠的忌惮与害怕,没有避开,而是缓缓的开口说道:“强行得到可以,再说那道公子不是随身携带美貌侍女么?显然是一个登徒子了!”

    “婠婠师姐没有拿下道公子,魅力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想来也是,师姐可是这一代的圣女,自然不能弱了慈航静斋的势头!”

    说到这里,白清儿右手随意的玩弄着自己的鬓角秀发,用发尾轻轻的刷弄着自个儿的嘴唇,娇笑道:“若是师妹出手,或许有着别样的收获了!”

    言下之意是说婠婠没有付出全部的力量,而是有所保留,在白清儿看来为了达到目的自是不择手段。

    这便是白清儿。

    “哈!”

    白清儿的意思婠婠自然听得出,显然对方是想在针对道公子岳缘的行动上下一番功夫,以压倒自己来证明她的出众与心中的不服。

    嘴角微扬,婠婠笑着看着自己的这个师妹,半晌,这才开口说道:“那清儿师妹的意思是你出手就能成功了哦?”

    “师姐见笑了,人家才没这样说了!”

    捂嘴轻笑,白清儿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过其中的意思自然是一清二楚。

    “……”

    本来想要训斥一下对方的,但是婠婠转念一想,却是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方案,出声道:“清儿师妹,我知道你对师姐我一直不服气……这样吧,我们打一个赌!”

    “什么赌?”

    白清儿瞪大着眼睛盯着婠婠。

    “若你拿下了道公子,我给你一个真正挑战我的机会!若是失败,那么从今往后清儿师妹可是得以师姐我唯命是从!”

    “我要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得死!”

    迎着白清儿的视线,婠婠笑着道出了这个赌注。

    气氛稍显凝重。

    半晌。

    白清儿什么也没有说,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不见,稍显认真严肃。与婠婠对视了一会儿后,白清儿缓缓的转过身,摇曳着妖娆的身躯,拖着一身白色的带着透明味道的轻纱离开了。

    至于赌注,她白清儿当然是应下了。

    因为这是挑战师姐婠婠地位的唯一机会。(未完待续。。)RT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