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8章 叛徒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叛徒!

    这,便是道公子岳缘给予杨广的回答。

    慈航静斋的叛徒。

    门阀世家的叛徒。

    从杨广刚刚那自言自语的话中,很明显曾经的杨二与慈航静斋的关系不同寻常,就连这次的明君选择对象都与他杨广有着极大的相近之处。

    身份,地位。

    还有出身。

    李世民与杨广都是老二,几位兄弟之间都是亲兄弟关系。杨广、杨勇是同父同母,而李世民与李建成、李元吉也是同父同母。而且身为兄长的李建成与杨勇同样不差。

    不仅在身份与地位上都比较尴尬,除此之外,两人在军事上都颇有建树,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强悍。两人都对高句丽不爽,打高句丽都失败了。

    而且在个人私生活感情上面,在大业未成之前杨广与箫皇后相依相爱,而李世民则是与长孙皇后和睦非常,但是在成为皇帝后两者都比较好女色。

    可以说,在这一点上杨二与李二几乎是同一模子上刻出来的。

    同样的杀兄迫父,同样的好色,却也在对皇后上面却也是痴情。甚至,在某方面来说,李二比杨二做的更过。

    若是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突然一瞧两人,换作是谁都会愕然的认为这两人不是兄弟也是父子关系,否则的话两人相似的程度太多了,该是让人去感叹这两人果真是亲戚关系吗?

    又或者说李二小时候的偶像正是自己的这位表叔杨广?

    只是两人最终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一个被称为天可汗,一个则是烙上炀帝的谥号。

    这般相近,慈航静斋的这个选择无疑会让人多想。在结合杨广刚刚的话,其中所蕴含的东西显然不是那么简单。所以,岳缘说他是慈航静斋的叛徒。

    至于是门阀世家的叛徒,则更不用说了。

    一个科举制度,就足以表明一切了。

    在门阀世家的眼中。这天下说穿了其实不是皇帝的,是所有世家门阀的,而皇帝不过是一个最大的门阀世家,一个代表而已。没有千年的江山,却又千年的世家,便是如此。

    而杨广的所作所为却是比他父亲杨坚更加离谱,他将一切摆在了明面上,摆明车马的要与门阀世家进行斗争。

    这一举动,彻底的使得杨广站在了门阀世家的对立面。

    他从最大的门阀世家,从门阀世家的代言人。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叛徒,一个门阀世家的叛徒。

    叛徒……

    什么样的结果才是叛徒的最佳归处。

    自然是身死。

    在对方最想要达到的地方无奈身死,这便是对叛徒的最佳惩处方式,以警后来者。

    也许对于杨广来说,他之所以三征高句丽,不仅是大战略上的需要,也是他转移内部压力的方式,以军事上的胜利强行捏合内部门阀世家的反对,只可惜征伐高句丽失败了。

    而且是连续失败了三次。

    三次的失败已经破了杨广的底与局。于是天下便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以说,在这般局面下,杨广不仅要面对内部门阀世家的反弹,外加佛魔二道的争斗。以及高句丽的抵抗。想要在短时间里解决这些问题,哪怕杨广是神在面对猪一样的队友外加开始勤家抵抗并不差的对手,超神的杨广也得跪。

    原本这一局是慢节奏的打法,而杨广偏偏将局面弄成了速度流。想要一波的推了对方,但是三次的团战都输了,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叛徒!!!”

    杨广盯着岳缘。嘴角蠕动,念叨了一遍这个从道公子嘴中得出的对自己的印象。

    半晌,杨广却是笑了。

    “哼哼哼!”

    “呵呵呵!”

    “哈哈哈!”

    声音由低沉开始,由轻哼转变成了浅笑,最终变成了仰头大笑,头上的通天冠随着仰头的动作朝后偏了过去,上面的珠帘则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不屑!

    是好笑!

    更是狂傲!

    “叛徒!”

    “朕,就是那个叛徒!”

    笑声缓缓的停了下来,低沉而带着些许涩然的声音却也道出了杨广的心态。是的,面对这个形容,杨广不得不承认岳缘所说的乃是实话。对于慈航静斋,他选择了魔门,是叛徒。对于门阀世家,他杨广更是千古以来最大的叛徒。

    明确的确定了科举制度,那么不论他生死如何,从此之后,门阀世家的根基已经动了,因为杨广为后来者立下了榜样。

    对付门阀世家,你们其他当皇帝的就得像朕这样来。

    “道公子的这个称呼虽然听起来不好听,但是朕……”

    目光下移,重新落在了岳缘的身上,杨广很是满意的说道:“朕,喜欢这个称呼!喜欢这叛徒二字!”

    言语中,岳缘能够听出来杨广的语气带上了一种很特别的感叹。

    “对了!”

    “道公子,你说朕死后会有着什么样的谥号?”

    不知怎的,杨广发现今天的自己突然有许多话想说,有许多话对别人说,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对象,但是在今天他发现这个敢冒天下大不讳给自己道家瑰宝长生诀的岳缘是一个不错的倾诉对象。

    同样。

    岳缘也感受到了杨广的变化。

    不过今天来见杨广,对于岳缘来说首先是要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昏君暴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已,其次作为一个被倾诉者岳缘也能很好的做到朋友的义务。

    朋友!

    不错!

    在这一刻,岳缘着实将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当作了一位朋友。

    杨广自成为皇帝后,显然是高处不胜寒,没人能够倾听,却也没有人能够理解。

    他,太孤独了。

    “谥号……”

    “炀!”

    迎着杨广的目光,岳缘沉吟了半晌,还是给出了他以后的谥号。却也是他负背了千百年来的谥号。

    “炀?”

    “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好大殆政曰炀,薄情寡义曰炀,离德荒国曰炀。”

    杨广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当初他给南陈后主陈叔宝的谥号便是炀。而在这个时候,他却是在眼前的道公子的嘴中得到了这个让他无比熟悉的谥号。

    杨广不是穿越人士,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谥号正是这个。

    只是在此刻突然听见这个熟悉的词汇,让他一时感慨。许久。杨广的表情显得有些低沉,犹如一个小孩子做了一件好事后,最终换来的却是父母的批评而已。

    “隋炀帝……确实是一个好谥号!”

    “这是一个叛徒,得到的最合适的结局!”

    语气恢复了正常,表情却也恢复了身为皇帝的威严,杨广的语气显得平淡下来。接下来杨广的话题便没有落在他自己的身上,显然是这个炀字对他产生了不小的打击。

    哪怕是他心理素质再好,但在听岳缘道出了这个谥号后,杨广却也难掩那一种落魄。

    胜者为王。

    杨广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最终的结局。

    长生诀能够将他的情况好转,却是无法救他的命,在三征高句丽失败后,终成孤家寡人的杨广便已经遇见了自己的结局。

    “道家也决定掺于这争斗之中了吗?”

    “做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理当站出来了!要是朕,可受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目光在岳缘那一身蓝白色的道袍上扫了一眼,杨广用一种很是无奈的语气说道:“只可惜对朕来说,稍微迟了点儿!”

    从长生诀上。杨广自然看出了道家再度开始与佛家争斗了。经历了北周对佛家的打击,佛家在自己父亲手上得到了发展,再度使得道家处在了下风。

    甚至连道家第一高手大宗师宁道奇也在为慈航静斋奔波而走。这在杨广看来,这宁道奇却也是道家的叛徒。

    眼下岳缘的做法,显然是代表了道家其中一些人的态度。

    接下来的仍然是杨广所说的为多,而岳缘只不过偶尔插上一句话,但是这其中杨广的许多分析猜测却是显得十分正确,那种不出户便能知道天下间情况的能耐使得岳缘再度对其刮目相看。

    两个时辰后。

    杨广累了,而岳缘也离开了皇宫。

    一个雄才大略,却又肆无忌惮的人。

    一个自负,一个高傲、一个固执的人。

    这便是岳缘对杨广的最终印象。而在离开的时候,岳缘将自己从独孤策手上得来的兵器生意账册留给了杨广。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却是杨广自己的事情了。

    那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的人,是一个他人劝不了的家伙。

    皇宫外。

    一直站在外面等着的卫贞贞很是着急,虽然说了让她暂时跟着独孤凤,但是卫贞贞并没有真的应下来,而是一个人在外面等待着。至于独孤凤为了后面见识岳缘的剑法,却也只能耐心的陪着卫贞贞等待下去。

    当岳缘从宫殿门口踏出后,见到了岳缘身影的卫贞贞立时一喜。

    “公子!”

    惊喜的声音从嘴中蹦出,背负着剑架和弯刀的卫贞贞立即迎了上去,上下的抚摸了岳缘一把,检查身上没有少了什么零件后卫贞贞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对于卫贞贞来说,杨广的身份与在天下的‘名气’都太过可怕了。

    “还好没事儿!”

    望着正拍着胸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的卫贞贞,在回想起那如住在笼子里一般不见天日的杨广,岳缘却是不知道自己该是喜还是悲了。

    不过岳缘有着一份直觉,那便是恐怕得到了长生诀,钻研了这么长时间的杨广,恐怕仍然是活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他自己不允许!

    恐怕其他人也不会允许!(未完待续。。)RT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