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6章 叛徒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三杯香茗。

    这茶叶自然是出自纯阳,不过在这悟道茶当事人的面前,独孤凤和宇文士及自是不好意思用悟道茶显摆。故而,这茶叶是岳缘的侍女为卫贞贞贴身携带的。

    在掏出来,投往茶杯中的时候,甚至让人有一种错觉,这茶叶中有着一种独特的女人香。

    香从何来?

    自是不用说明。

    只是看着眼前两个男人细细嗅着茶香的举动,这让独孤凤心中颇为不痛快。

    男人果真都是这样!

    宇文士及出身门阀世家,同样出身门阀世家的独孤凤自然知道其中的事情,对方从不缺女人,自然也是花中老手。而岳缘身为一个道士,却是携带美貌侍女。显然这个道公子同样是流连花丛之人。

    在独孤凤的眼中,岳缘与宇文士及品茗的举动就这般的带上了颜色。

    “当真好茶!”

    宇文士及浅尝了一口,感受了下味道后,这才笑着说道:“道公子有些吝啬啊,与我们四大门阀世家的做的茶叶生意,可是没有这般的好!”

    “太少!”

    “量不够而已!”

    面对宇文士及那带着笑意的问题,岳缘仅仅是两句话便已经解决。对于这个答案宇文士及同样明白,就拿他们对杨广进贡一样,都不会拿出最好的物品,而是稍微次一质量的事物上贡,问题便是怕出现意外。

    显然,道公子岳缘的举动便是如此。

    再说,宇文士及的这句玩笑话便是为了拉近宇文世家与道公子的关系,以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取得对独孤世家的优势而已。至于独孤凤心中所恶意猜测的嗅体香什么的,却根本不是。

    虽然宇文士及也颇为羡慕岳缘这般带着貌美如花的侍女,但是身为宇文门阀的重要人物,自然有着自己的风度。

    而与宇文士及不同。独孤凤更多的心思却是放在了卫贞贞的身上,在她的眼中,这岳缘的贴身侍女除了为道公子负剑外。至少在其待遇上绝对不差。

    就拿眼下卫贞贞身上的穿着打扮来说,便能够看出卫贞贞在岳缘身边所处的地位了。

    哪怕独孤凤乃是剑法高手。虽然很多的时候喜欢身穿武士劲服,但是人家还是地地道道的少女,女人自然是有着女人的心思。若是与一个同样强势无比的女人打招呼,那么两者之间产生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双方先来上一场再说,但是若是对方是一个性情温和善良的少女,那么在一强一弱的情况下,事情便不会那样了。

    两者之间。极大的机会出现的是互补。

    这便是女人与男人的不同之处。

    男人若是遇见了互相差不多的强者,一般情况下出现的是互相欣赏,其后才是争斗。为配偶,为利益。为权势去彼此争斗。但是若遇见了一个弱者,在男人的眼中不是蔑视就是视而不见,彻底的忽视。

    想要如同女人那样,在几句话中就变成了闺蜜一样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

    在一番随意的谈话中。双方的话题很快便转到了江都。

    这江都,说穿了还是属于扬州范围的。

    这是这里是杨广宫殿的范围所在。

    当初在扬州城,岳缘之所以很少听闻,也很少了解这江都的原因便是这里乃是人家的皇宫,一般人很少去了解。也不能去了解。而当时岳缘的心思也放在了其他的上面,暂时没有理会这个。

    这时来到江都的路途中,岳缘才突然发现这方向竟然是去扬州城的路途。

    在这个时候,岳缘才了解起这江都的由来。

    最后,还是独孤凤开口说出了真正的来意,道:“圣上,想要见道公子一面!”

    “……”

    宇文士及闻言瞥了独孤凤一眼,没有出声。显然这个结果,他也同样知晓。眼下,在杨广的身边除了那独孤世家的人外,剩下的几乎都是他宇文世家的人,发生什么自然是一清二楚。

    独孤凤的话却是让岳缘稍显讶异。

    不是通报,也不是命令,而是说想……

    显然,这句话中的杨广,似乎正常了许多。看来,自己送出去的道家瑰宝长生诀起到了相应的作用。

    再说岳缘来江都,本就是想要见见杨广的面,眼下对方直接给出了梯子,岳缘自是顺着走了。

    “可以!”

    点点头,岳缘表示自己同意。

    一边的卫贞贞闻言立时担心不已,要知道杨广在天下已经是昏君、暴君的代名词了。从普通老百姓出身的卫贞贞,哪里不害怕这个高高在上的人?

    与卫贞贞的担忧不同,岳缘的点头却是让宇文士及与独孤凤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刻似乎岳缘才是皇帝,而杨广才是参拜的人。

    摇摇头。

    驱逐出脑海中的那种奇葩的念头,两人心中同时升腾其这样一个心思,这些宗教人士果真有着一些不敬权势之人,他们敬的只是漫天神佛。

    但是可以肯定的,岳缘对权势什么的倒是没有怎么在意。

    “那独孤小姐,我的侍女贞贞到时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

    已经确定了打算,岳缘便对独孤凤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至于不让宇文士及帮忙照顾,一来对方是男人,二来因为在原剧情中宇文化及对卫贞贞的感情。

    岳缘可不想自己的贴身侍女,被他人要去当妃子什么的。

    虽然岳缘会拒绝,不会应下,但是双方的合作终究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波折,眼下华山纯阳还有自己的两个徒弟都需要借势,翻脸的时机还不到。

    在与四大门阀世家之间定下来的合作,岳缘就已经做了翻脸的准备。

    李阀与独孤阀脱衣带水,这两者基本上是混在了一块儿,加上双方又有着亲戚关系,所以李阀和独孤阀是一派的。而宇文阀则是为了争夺天下,想要重回北周时期。故而宇文阀独做一派。

    至于南岭宋阀,实力最大,但是因为位置的偏南。使得宋阀不好出山。在没有遇见让天刀宋缺满意的人选,这个一直宅在南方不出来的天刀恐怕会一直宅在家里不出来。

    所以。四大门阀世家中李阀、独孤阀和宇文阀都有与岳缘翻脸的可能性。

    其中,李阀和独孤阀的机会最大。

    一来华山纯阳如钉子一般钉在了李阀的势力范围内,虽然李阀因为宗教的关系不好与纯阳翻脸,但是这不能不去防备人家借由佛家势力——慈航静斋与自己对垒。

    对此岳缘倒是有着足够的准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用道家瑰宝长生诀率先落下这一子了。

    “可以!”

    独孤凤应下了岳缘的要求,却也是笑容满面中说出了自己的心思:“不过岳公子,我有一个要求!”

    “噢?”

    转过头。岳缘的目光与独孤凤那亮晶晶的目光相碰,对视了一眼,岳缘点头,道:“可以。我也想见识一下独孤世家那碧落红尘的剑法究竟如何!”

    “我想岳公子不会失望的!”

    独孤凤闻言娇笑不已,眼中的跃跃欲试的神色已经从眼眶中跑到了脸颊上,笑道:“只是岳公子可莫要让人家失望哦!”

    “自然!”

    嘴角微扬,岳缘笑着回道。

    在岳缘所遇见的几女中,婠婠太妖。演技无与伦比;卫贞贞太柔,温和的性子让人无奈;单婉晶太好奇,好奇心终究会害死猫的;商秀珣太好吃,在人家的眼中吃的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石青璇则是匆匆一眼,了解不深。至于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太仙,却是还没有碰过面,暂时不做理会;而歌舞大家尚秀芳好乐,满天下乱跑,岳缘还没有遇见。

    在这些女人中,真正好武好剑的便是这独孤阀的独孤凤了。

    可以说,在独孤阀中武功真正最高的都是女人。

    最强的是尤楚红,而这第二高手恐怕就是眼前这个年纪轻轻,一身紫色武士劲服的漂亮少女独孤凤了。

    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时候,独孤世家的其他男人还是比较悲催的。家族中有着这样的两个女人,是他们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

    当岳缘应下独孤凤后,一边的宇文士及便没有出声了。一来他知道带岳缘去见杨广独孤世家却是比自己要好,二是他宇文士及不是人家独孤凤的对手。

    他可不想招惹这个独孤凤。

    人家是美女不假,但是这个美女浑身上下长满了刺,而他又无法摘掉这就无奈了。

    眼下人家独孤凤将目光注意力落在了道公子岳缘的身上,想来这江都最近会安稳不少,对于宇文阀和独孤阀这都是好事。唯一值得担忧的是这独孤凤可莫要被那道公子吸引了。

    当然这个担忧对宇文士及不是问题,那是独孤阀该去考虑的。

    ……

    在双方都弄好后,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并不出意外。

    由独孤凤带路,岳缘与独孤阀的二号人物独孤盛见面了,对方乃是杨广的护身高手,由他带路去见杨广是正理。

    至于卫贞贞则暂时跟在了独孤凤的身边。

    作为去见皇帝必要的注意,岳缘的剑自然还是在卫贞贞背上的剑架上面,甚至岳缘腰间的弯刀月缺也被拿了下来,放在了剑架上面。毕竟,在之前那傅君婥的刺杀有着太大的影响。

    “请!”

    当岳缘张开双臂,示意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武器之后,独孤盛这便弯腰躬身,带着岳缘进入了临江宫。

    一路行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可以说眼下这临江宫可谓是被禁卫死死的围在了其中。

    而这些禁卫则都是在宇文化及的掌控下,可以说一旦出现问题宇文化及想要掌控杨广,那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

    这样的结果,难不成杨广真的看不出来?

    又或者是……

    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很快在独孤盛的带领下,岳缘来到了一处大殿之前。

    随着独孤盛的躬身离开后,岳缘扫了一眼已经消失在弯道处的独孤盛,随即上前,推开了大殿的大门。

    嘎吱——

    随着大门的缓缓推开,木质大门的摩擦声回响在耳畔。

    光线透过,照入其中。

    将大殿变得亮堂起来。

    视线落入其中,岳缘很快便瞧清了里面的景象。

    在前面的是一张长凳。

    在长凳的两边,则是两座香炉,正升腾着了了青烟。

    长凳上,搁着的正是道家瑰宝长生诀。

    长凳对面。

    正盘腿而坐着一个头发已显花白之人。

    对方正背对着自己。

    一身黑红相间的长袍,日月图案分列两肩,星辰负于后背,头戴通天冠。

    这人,赫然是当今皇帝。

    那个被称为昏君、暴君的男人——杨广。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