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5章 心比天高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江都。

    自天下战乱纷起,战火所引燃的地方越来越广后,连东都几乎都陷入了其中。

    身为皇帝的杨广,最终让王世充坐镇襄阳,而他自己则是与宇文阀和独孤阀的人前往了江都,那里是宇文世家的地盘。

    当岳缘与卫贞贞两人来到江都的时候,望着眼前热闹的城市,却是看起来丝毫不显纷乱,似乎与那纷乱的天下毫不相关。对着门口的城门守卫出事了一件东西后,这些出自宇文世家骄狂的士兵立即恭迎岳缘和卫贞贞两人进入了江都。

    在岳缘进入江湖不久后,道公子踏入江都的消息便到了宇文世家和独孤阀两门阀世家的桌上。

    “噢!”

    宇文化及缓缓的转过身,一身戎装的他随着动作身上不断传出金属甲片碰撞的声响,对于这个道公子他倒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自竹林交手一别后,双方虽然还是接触合作,但是宇文化及更多的心思还是在其他的方面。

    “道公子,来了!”

    宇文士及点点头,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得到的消息,道:“岳缘来到了江都!”

    没有点头,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宇文化及的眉头微皱,在心中思索起岳缘来此的情况来。对方来江都,显然不会是人家道公子闲得无聊,而是有着其他的事情。

    至于是不是茶叶的生意……

    在宇文化及看来根本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

    转过头,宇文化及的目光落在了眼前那颇为宽阔的避暑宫殿,这是杨广所建的宫殿,而眼下杨广便在宫殿中,一副心思的在修炼那所谓的道家瑰宝长生诀。

    “士及,你代表为兄好好招待那道公子!”

    收回视线,暂时脱不开身的宇文化及吩咐了宇文士及后,这才转身离去。道:“可莫要让独孤阀拔了头筹。”

    “好的!兄长!”

    目送宇文化及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宇文士及立即转身朝外面走去。作为曾经与岳缘同样打过招呼的人,宇文士及自然知道自己兄长嘴上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宇文士及看来,自己的兄长想得太多了,以他们对道公子行事作风的了解,对方的行事是颇为随意的。不过,转念一想人家道公子身边的侍女,宇文士及还真的发现兄长的吩咐不差。

    若是独孤阀派出了那只凤凰,以道公子的行事姿态,搞不好还真的被人家独孤阀拉了去。

    正因为人家行事太过随意。宇文士及一时之间还真的无法肯定了。

    右手拍了拍额头,宇文士及立即大步离开了皇宫。

    同样。

    在岳缘入江都的时候,关于他的情报也到了独孤阀的手上。

    虽然独孤阀主走后宫路线,在军事上没有多大的力量,但是身为四大门阀世家之一,哪怕是其中最弱的存在,却也不能让人小窥。虽然正因为独孤阀走后宫路线的缘故,使得身为国戚的他们不能在军事力量上有着自己的势力,只能更多的去依附他人。

    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没有自己的情报势力来源。

    说穿了杨广。也是他们独孤阀世家之人。

    杨坚的妻子便是出身独孤阀,只是杨坚的几个儿子基本上都是由独孤氏所出,可惜的却是兄弟内斗,为了皇位斗了个你死我活。其中最大的缘由不同的便是太子杨勇信佛。而雄才大略的杨广不信佛,杨广的信仰确切的说应该是前佛后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更何况是牵扯到了信仰与利益。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兄弟姐妹。在有了外力的作用下后,都会拼的你死我活。

    而最终的结果便是杨广赢了,却也落下了一个弑父杀兄的名头。

    “道公子来江都了?”

    身为独孤阀家主独孤峰一身淡然姿态的盘腿坐在书房。目光随意的望着面前的人,对于他的突然来到,很是意外,“圣上的意思是……”

    站在独孤峰面前的是杨广最为信任的护驾高手独孤盛,他是独孤阀除了家主之外的第二号人物。当然,作为老祖宗一般存在的尤楚红更多的还是作为一宝放在家里,除非是彻底的牵扯到宗族利益,否则的话尤楚红是不会出来的。

    “圣上想要抽个时间见见道公子!”

    “见见这个敢将道家瑰宝长生诀直接与他交易的人!”

    独孤盛哪怕是面对着家主独孤峰,仍然是保持着自身的稳重。能够作为当今皇帝的护驾高手,首推的便是稳重,其次才算是伸手了。

    “……”

    身为家主,独孤峰听了独孤盛这话后没有说话,而是暂时的陷入了沉默。身为门阀世家的家主,独孤峰显然也有自己的眼力劲。眼下天下纷乱,哪怕是身为杨广的娘族,独孤世家也必须得寻找自己的扶持投靠对象了。

    与李阀、宇文阀和宋阀不同,正因为独孤世家属于皇族娘家人,所以他们在军事上没有自己的力量,在这争霸天下的战乱中,独孤家只能选择投靠的对象。

    而他们投靠的对象,显然也有了决定。

    那便是太原的李阀。

    一来李阀与皇族有着亲戚关系,眼下李阀阀主李渊便与杨广是表兄弟,同样独孤阀与李阀的关系几乎与杨广一般无二。杨广与李渊的母亲都是出自独孤世家。

    眼下这个局面,在经历了自己母亲的劝导后,在独孤峰的心里对于杨广基本上已经放弃了。

    只是眼下还没有到彻底表明的时候,不过在这段时间里独孤阀的主要力量已经开始北牵,在江都唯有留下了几个重要人物。

    “唔!”

    “让小凤去招待那道公子吧!”

    迎着独孤盛的目光半晌,独孤峰终于忍不住弟弟独孤盛那样认真的目光,开口吩咐一边的下人,示意对方下去后,这才接着说道:“你不离开吗?”

    “嗯,不想离开!”

    兄长的眼神代表着什么独孤盛自然清楚。右手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饮了一口后,独孤盛笑着说道:“圣上是如何到这个地步,我是看着的!”

    “天不与他!”

    “虽然现在圣上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众叛亲离的地步,但是身为他的护驾高手,我总的在这段最后的日子里看着他!”

    “不管怎么说,他的身上还是有着我们独孤家的一半血脉!”

    独孤盛喝着茶,声音的低沉更显的他人有着一种奇特的沉稳。语气虽淡,却是让人听起来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慨。

    “哼!”

    “若他真是当自己有着独孤家的一般血脉,否则的话他便不会那样做!”

    听着自己弟弟独孤盛的话。身为阀主的独孤峰似乎颇为愤怒,瞪着独孤盛说道:“千年来,这天下都是这般来的,他想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门阀世家,哪怕是皇帝,却也不知天高地厚!”

    独孤峰话中所指的便是那科举制度!

    杨广大力推广他所创造的科举制度,这可谓是在挖天下门阀世家的墙角,想要彻底摧毁这盘踞在中原千百年的门阀世家。

    开科取士。

    这只要不是傻子,有着眼界的人都能够看出杨广的心思是什么。

    俗话说的好。挡人前路,就如夺人钱财,杀人父母,那是生死大仇。

    哪怕是兄弟。在牵扯到自身足够的利益的时候,都可以反目为仇。所以,杨广的举动,虽然撬动了门阀世家的根基。但也使得他站在了门阀世家的对立面。

    要知道在过往的朝代中,虽然有着皇帝,但是更多的是门阀世家为了各自利益选出的一个代表。皇族便是最大的门阀世家。

    但眼下的皇室不同……

    死的死,逃的逃,整个杨氏皇室几乎被杨广杀了个差不多。

    心狠手辣,亦不过如此了。

    所以,杨广的举动,使得独孤阀哪怕是他的娘族,但是对于独孤阀来说,杨广已经被他们放弃了。对于门阀来说,千年的门阀,宗族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门阀世家来说,杨广便是那个叛徒。

    虽然杨坚也有同样的心思,但是杨坚本就属于中年,人已沉稳,或者说没有杨广的那种锋芒。杨坚不敢,但是身为儿子的杨广却是有着足够的胆量与天下门阀世家对抗。

    只是……

    杨广猜到了开头,却是没有猜到属于自己的结局。

    就在独孤峰与独孤盛兄弟就杨广的事情开始争论的时候,岳缘与自己的侍女卫贞贞两人已经在一处客栈里见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宇文阀的宇文士及和独孤阀的小辣椒独孤凤。

    一个是中年男人,一个则是娇艳如花的美少女。

    对于带着侍女的道公子来说,其中哪个最有吸引力自然不用说明。

    “……”

    眼皮微微的颤了颤,宇文士及心中闪过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想法,目光从独孤凤的身上收回,这才落在了岳缘的身上。本来,他来之途中想要从皇宫带出几个貌美的宫女的,甚至可以将杨广的嫔妃带出一两人来,但是转念一想宇文士及的这个心思便放弃了。

    皇宫中美人虽多,但是真正赶得上独孤凤的却是没有。

    在心中肯定了这才前来招待岳缘的是独孤凤后,宇文士及只能自己前来。

    “道公子好久不见了!”

    拱手,宇文士及很是礼貌的打起了招呼。不仅对方与自己宇文家的生意,还有曾经与兄长宇文化及的交流,宇文士及都知道自己不能在对方面前摆身份。

    “岳公子,果真潇洒风流了!”

    独孤凤的目光落在了卫贞贞背上的剑架上面,视线在那三柄剑上面停留了半晌,其中的金银双剑她上次去参加纯阳立派大会倒是见过,但是这最新的一柄包裹着金色绸带的长剑却是首见。

    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娇笑着,独孤凤与宇文士及一起打起了招呼。

    而在两人的面前。

    岳缘一身蓝白道袍,侧着身子,笑容满面的望着两人。(未完待续。。)

    ps:连跪十六把啊,吐血了!无限火力、匹配、排位都跪啊!决定两个月不撸了,心伤了!唯一好一点的地方这不是我自己的号,是我弟弟的号……RT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