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3章 纠结的阴癸派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阴暗。

    寒冷。

    身为魔门,就得有魔门的姿态。

    阴癸派,据点。

    一身霓裳,面带轻纱的阴后祝玉研面无表情的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眉心那隐隐的红色痕迹引人瞩目。只是,在眼下,却是没有任何人敢将自己的视线停留在阴后的身上。

    这道恍若开了天眼的红色痕迹,更让阴后祝玉研添了一份别样的魅惑。

    侧着身。

    右手微握成拳兴,整个人斜靠在宝座上面,右手则是撑着脸颊。

    阴后祝玉研就这般面无表情的用自己的目光扫着下面。

    庞大的压力自上而下的从体里散发而出,被召集了过来的旦梅、白清儿、闻彩婷等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下面,全部低着头,硬着头皮感受着阴后的视线的来回扫荡。

    自阴后因边不负之死出去了一趟,再度回来的祝玉研几乎变了一个人。以往的阴后祝玉研在她们的眼中虽然可怕,威势无双,但是却是没有眼前这般冷酷,让人冷的几乎掉了一地的冰渣子。

    虽然不清楚阴后祝玉研这一趟出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几人却知道阴后那眉心那带有魅惑的红痕。要知道这个痕迹以前可是没有的,身手同样不差的她们当然知道阴后祝玉研这一次出去交手了,而且祝玉研吃了亏。

    与谁交手?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几人悄悄的用视线互相接触了下,大家都知道眼中的那个人。现在,阴癸派有不少的精力都放在了江湖上一个新诞生的道家门派——华山纯阳。

    稍微想一想,便推测出阴后祝玉研与那道公子岳缘交手了。

    而交手的原因——

    自是魔隐边不负的死。

    旦梅、闻彩婷还有白清儿都是聪明人,这些事情稍微一思索后,便能够得出大概的经过。

    可是阴后祝玉研的威势,岂是她们敢嚼舌根的?正因为了解,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害怕。

    “……”

    阴后祝玉研右手轻轻撑着侧脸,整个人斜躺在座位上,眉心的红痕带着别眼的吸引力。左手轻轻的抚过自己的脸颊,擦过脸上的轻纱,最终落在了眉心处。

    她知道。

    这道红痕本就是祝玉研故意留下的。

    与道公子岳缘的交锋中,祝玉研一时不察落在了下风,这使得高傲的她心中无比的愤怒,但是最让她愤恨的却是对方那略带调戏的语气。自己堂堂阴癸派掌门祝玉研,在她这一生中,敢用语言调戏她的也不过是两个人。

    第一个,便是她恨了一辈子的邪王石之轩。

    而这第二个,便是那天的岳缘了。

    现在想起来,阴后祝玉研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婠婠来了消息,她今天就要回来了,得到了不错的收获!”

    左手玉指从眉心处的红痕收回,纤纤玉手下滑,划过身上霓裳,最终左手落在了身躯的桌子上,食指轻轻的点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伴随着的还有阴后祝玉研冷漠的声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阴癸派的策略需要调整了!”

    婠婠的性子,祝玉研了解。

    能使得婠婠飞鸽传书,传出如此的话,而不敢在信里用阴癸派独有的暗语说明的消息,显然她从道公子岳缘那里得到的结果要比想象中的恐怖。

    另外,没有意外的话,婠婠的身份同样暴露了。

    “……”

    底下,白清儿想要开口说什么,却是被身边的旦梅伸手碰了碰,顿时小嘴便紧闭了起来。只是低下头来,她的脸色稍显的不好看。

    下午时分。

    就在阴癸派高层讨论眼下这天下局面,准备在某些地方布下暗子的时候,婠婠回来了。

    一身香风。

    一身白衣。

    还有那一双晶莹的玉脚。

    嬉笑声中婠婠踏入了阴癸派在这里的最大据点。

    “师傅!”

    一踏入大厅,婠婠便瞧见了那斜躺在座椅上的阴后祝玉研,立时如乳燕归巢,娇呼中迎了上去:“我回来了!”。

    此时大厅中其他人已经不在,唯有阴后祝玉研一人而已。

    “婠婠!”

    抬起头,目光上下的打量了一遍婠婠,似乎是检查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受伤的情况没有,要知道与岳缘的交锋,虽然让阴后祝玉研阴沟里翻了船。但是道公子的能耐还是让她不得不去赞叹。

    这道门,又出了一位顶尖的年轻高手。

    “嗯?”

    “你身份暴露了?”

    对于婠婠的性格,几乎是母亲与师傅角色共存的阴后祝玉研自是了解。哪怕是眼下婠婠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对方衣衫上面的一些褶皱与挂破的地方,便告诉了祝玉研事情的结果了。

    原本只是猜测,但是现在却是肯定。

    只是以她祝玉研与岳缘的交锋,婠婠想要从岳缘的手上安然逃脱,显然有着困难。

    “唔!”

    点点头,对于暴露的事情被师傅发现,婠婠并没有意外。以往的她,即便是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基本上可谓是风度气度都需要的。漂亮的女人爱美,哪怕是身为阴癸派的圣女,婠婠也不会意外。

    只是在取得岳缘信任的时候,婠婠倒是牺牲颇大,浑身上下弄的脏兮兮的,哪怕是熟悉婠婠的人在当时也不一定能够认出婠婠来。

    不过比起身份暴露的事情来说,显然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很快,婠婠便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阴后祝玉研。

    “什么?”

    一直斜躺着的祝玉研立时坐了起来,纤纤柳眉一竖,立时浑身上下荡漾起一股威严的气势来。这是属于阴癸派掌门的威势,是魔门第二高手的气势。

    “你说道公子岳缘与邪王石之轩合作了!?”

    这个结果不得不让人震惊,一个道门的人,一个魔门的人,两人竟然合作了。而且在婠婠的话中,岳缘在东平郡于众目睽睽之下凌空刺杀石青璇的举动,显然是在吸引邪王石之轩的注意力。

    “这怎么可能!!”

    这是阴后祝玉研的想法。

    这种事情不得不让人震惊与意外,还有无法相信。哪怕她是阴后祝玉研,见多了太多的世面。但是像岳缘这般直接与魔门邪王直接合作的举动,却还是很少见到。

    要知道眼下虽然与魔门斗的狠的只是佛门,道门的人大多都是在观望,看戏。不过道门的第一高手大宗师宁道奇显然是站在了佛门方面,否则的话那宁道奇也不会为了慈航静斋而奔走。

    而眼下却是道门中人出来与魔门合作了,这在阴后祝玉研的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邪王石之轩怎么会出来;第二个念头便是道门内讧了。

    与当初与道公子交手的时候不同,这个时候的阴后祝玉研对纯阳的来历几乎调查了个通透。除了不知道道公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后,至于华山纯阳的其他事情基本上都是摸清楚了个大概。

    敢以道家瑰宝与杨广换取华山,仅仅这番举动便告诉祝玉研这道公子岳缘是一个行事有些荒谬的人。但是这时婠婠告诉自己对方与邪王合作了,更是告诉她对方乃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人物。

    这样的人,不好打交道,却也是更显恐怖。

    “而且,我觉得那道公子岳缘似乎想要与我们阴癸派合作!”

    见师傅柳眉紧皱,婠婠便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师傅更多的心思不在岳缘的身上,而是邪王石之轩的身上,眼下两个讨厌之人的合作,对祝玉研来说当然是那个最讨厌的人更重要。

    “噢?”

    陷入了深思的祝玉研听这话,立时思绪收回,讶异了一声。

    见自己师傅的心思收了回来,婠婠这才将自己如何逃离的事情道了出来。

    听婠婠说完后,祝玉研原本已经稍微舒缓了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与我们阴癸合作……”

    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婠婠逃离的情况,在祝玉研看来婠婠能够离开,完全是岳缘放其回来的,而且只怕对方对自己圣门的了解恐怕不浅。只是,这道公子岳缘疯了吗?

    哪怕是阴后祝玉研也被岳缘这天大的胆子给吓了一跳。

    与邪王石之轩合作,还送阴癸派人情,托婠婠带来合作的意向,这是道门之人该做的吗?

    这些事情如果被其他正道人士知道的话,那佛、道还有其他的正派们估计要闹翻天啊,不仅如此,圣门估计也会被牵扯进去。到时的话,整个江湖,在加上这个本就乱起来的天下,那会彻底的弄成一锅大杂烩,乱成一锅粥。

    这道公子岳缘的胆子这是要包天吗?

    心中微微感叹,祝玉研的眉头已经恢复了原状,虽然不太明白这道公子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阴后倒是确定了一件事情,那便是道家内讧,以及佛道之争又开始了。

    或许……

    对佛门慈航静斋不好的事情,阴癸派倒是可以促成一下。

    只是转念一想,想到对方身上可能知道阴癸派镇派功法天魔功的情况,顿时祝玉研又不爽起来。

    察觉到自己师傅表情变化的婠婠,当然也知道阴后此刻在想些什么。师徒两人都没有得到原本想要的东西,但是阴差阳错之下的收获却又让人不得不去正视。

    如果邪王与道公子合作针对了阴癸派该怎么办?

    要知道石之轩可一直是都在为圣门一统而努力啊!

    双方撕开了面目,阴癸派想要从岳缘身上得到对方知晓天魔功的事情显然打了折扣。

    一时间,阴后祝玉研与婠婠师徒两人纠结了。

    在阴癸派纠结的时候,岳缘师徒倒是没有这般的情绪。

    师徒外加侍女卫贞贞四人在东平郡与东溟小公主单婉晶彻底的谈下了兵器生意后,师徒三人在这里开始分开了。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南下,回巨鲸帮去准备自己的据点。

    而岳缘和卫贞贞两人则是沿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那个方向——正是江都。

    当今圣上杨广所在之地。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