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2章 不完全的生死符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月斜星稀。

    明亮的月辉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随着天空乌云的渐起,越发的暗了。

    房间。

    茶水早已经凉。

    岳缘端坐在桌子前,面前则是搁着两只只剩下一些残留茶叶的茶杯。至于邪王石之轩早已经离开了,在与岳缘达成所谓的合作事项后,邪王便没有了在此的心思。

    一个人静静的听着这独属于夜晚的安静。只是在这安静中,却是给人了一种风暴前的宁静。

    安静的让人心慌。

    嘎吱。

    房门被推了开来,没有抬头,岳缘便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正是卫贞贞。

    睁着有些迷糊的眼睛,卫贞贞显然没有睡好,擦了擦眼睛,卫贞贞这才出声道:“公子,还没有睡?已经很晚了!”刚刚起床,卫贞贞便发现了疑惑之处。

    那与自己睡在一起的婠婠不见了踪影,而且当卫贞贞走出房间来到门口的时候,她讶异的发现公子房间里的油灯还亮着,显然是没有睡觉。除此之外,卫贞贞还发现寇仲和徐子陵的房间里也没有了人影。

    三人都不知道去了何处。

    这使得卫贞贞很有些担心。

    “唔!”

    抬起头,朝卫贞贞送去了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后,岳缘这才开口说道:“婠婠离开了,暂时不会回来!”卫贞贞刚才进屋,虽然出声问的是自己,但是岳缘却是理解此刻卫贞贞的心情。

    显然,卫贞贞在担忧着婠婠的去处。

    至于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小子倒是没有那般太过担心,毕竟在原来这两小子就表现的狡猾无比,不用让人太过担忧。

    “啊?”

    卫贞贞闻言不由一愣,岳缘所说话的让她感到无比的意外。虽然在大多时候,卫贞贞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有些太过善良,但是人家却是不傻。

    听着岳缘那明显若有所指的话,卫贞贞合上眼睛,眼皮微微的颤动了下,这才睁开眼,问道:“公子,你是说……”

    没有说出的话,代表着卫贞贞不愿意去相信。

    人家婠婠看起来那么一个纯真无暇的美丽女孩儿怎么会……怎么会是带有别样心思的人呢?难道不是因为战乱的缘故,变成的孤儿吗?

    不过岳缘后面的那句暂时却又让卫贞贞迷惑了。

    一时之间,卫贞贞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看待那婠婠了。眼下摆在她面前的只是婠婠彻底不见了踪影,一个看起来毫无武力的女孩儿就这般消失,起结果显然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唔……”

    “婠婠定有自己的难处的。”

    自言自语的唠叨了一番,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卫贞贞低着头这般小声的说道。

    这样的表现看得岳缘只能摇头感叹不已。

    就在房间里暂时陷入安静的时候……

    “师傅,我们回来了!”

    “那婠婠大姐着实厉害!”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并排而行,推门而入,话音落下两人这才看见了房间中还有着其他人,正是自己的干姐姐卫贞贞。

    “你们交手了?”

    岳缘的目光先是从寇仲的身上收回,视线落在了那一直以来都很是顾着自身衣衫干净的徐子陵的身上。此刻对方那一身银白色的锦衣,上面沾满了无数的灰尘,一身白色衣服弄成了灰色。

    不仅如此,徐子陵的脸色还显得很是苍白,甚至岳缘还瞧见了对方发梢上的水迹。

    鼻子嗅了嗅,岳缘还闻到了一股酒气,问道:“你们动了那招?”

    “嗯!”

    寇仲点点头,随即苦笑道:“若不是这样,师傅,今晚您就要给自己的两个徒儿收尸了!”说到这里,寇仲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干姐姐卫贞贞,思索了一下还是直接说明道:“婠婠之强,超乎我与陵少的意外!”

    “是啊!”

    徐子陵也点头表示赞同,如果不是婠婠在当时好奇心重,对寇仲那飞出去的冰块赤手接住入体使得其一时措手不及,否则的话自己与寇仲两人还真是危险了。

    强!

    强的离谱!

    婠婠可谓是俩小子在所遇见的高手中见到的最厉害的女人,而且对方看起来年纪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贞贞姐,你的那个婠婠妹妹,很厉害的!”

    回过头,徐子陵朝卫贞贞投去了一个苦笑,说道。

    “啊!”

    一声惊呼,卫贞贞左手捂着自己的嘴,满脸的惊讶与意外,不过更多的还是让卫贞贞的心中有一种很难过的感觉。有着一种被欺骗的受伤感。

    稍一分析,便能够知道婠婠之所以扮演不会武功的孤女,在她卫贞贞的帮助下成为了侍女,显然对方想要在自家公子那里得到什么东西。一想到这里,卫贞贞立时眼睛发红了,滚热的泪珠儿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而且刚刚寇仲和徐子陵的嘴上还道出两人差点没有回来的险恶情况。

    卫贞贞的心里,此时升腾起一种很对不起岳缘还有两个弟弟的感觉。

    “哭什么?”

    迎着卫贞贞那委委屈屈的目光,哪怕是夜晚,只有那昏黄的油灯,岳缘还是能够感受到卫贞贞心中的自怨。起身,替卫贞贞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后,岳缘这才安慰道:“没事儿,在婠婠成为我的侍女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而且,寇仲和徐子陵俩小子同样知道的!”

    “……”

    卫贞贞闻言眨巴了下眼睛,轻轻的皱了下鼻子,使得那泪珠儿没有滚落下来,瞅瞅岳缘,在瞅瞅寇仲和徐子陵,好半晌才开口说道:“那就是说,只有我傻傻的不知道了哦!”

    “哎!”

    “这是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的主意,不想贞贞太过担忧,如果你知道了婠婠的身份,搞不好她会对你不利!”

    岳缘闻言一呆,随即很随意的打了一个太极,话题立时丢在了自己的徒弟的身上。

    徒弟有什么用?

    除了传承武功和理念外,更多的时候还是师傅的苦工与顶缸的存在。

    一边。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面面相觑,无语苦笑。

    “对了,师傅,婠婠中了我那么多的碎冰,她能够像那云玉真那般吗?”

    寇仲朝徐子陵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安慰干姐姐。在转手将徐子陵卖了后,寇仲这才问起了岳缘,对于这被师傅称之为生死符的功法的效果起了心思。

    如果能够像云玉真那般的话,那就是好事了。

    只可惜寇仲这个心思最终只能想想,很快岳缘便将他的这个想象给彻底打破了,道:“不能!”

    “眼下的生死符并不完全,虽然以长生诀的水生成,用火来解,但是对于婠婠还是不够的!”起身,岳缘眉头微皱,缓缓的说出了这门功夫眼下的缺点,“长生诀虽是道家瑰宝,但是正因为是道家功法,它没有那足够的粘性,所以在功力足够高强的人的手中这生死符是能够被迫出来的!”

    “而婠婠本身的功法……”

    语气微微一顿,岳缘这才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长生诀与那阴癸派镇派功法天魔秘相克,长生真气能够解除天魔真气,而天魔真气同样能够吞噬长生真气来壮大己身。”

    “师傅,你的意思是说……”

    听到这里,寇仲不由惊呼出声,脸色大变。一边的徐子陵和卫贞贞两人也聚精会神的听着,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不错!”

    “小仲你给婠婠中了那么多的生死符,虽然当时会给婠婠带来不便,但是更多的还是给婠婠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点点头,岳缘用话彻底的揭示了寇仲的担心。

    听到这里,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顿时脸都绿了。

    两人用来压箱底的功夫之一,结果却是给婠婠送去了养料,会使人家变得更强,这样的结果着实让人难以接受。如果两人知道现代的词汇,定然会异口同声的说道——卧曹,坑爹啊!

    不过在两人的心中,对于阴癸派这个门派的警惕心却是在这次的事情后,攀升到了顶点。

    就在岳缘与徒弟寇仲和徐子陵三人一起论事的时候,在一处隐秘的山洞里。

    阴森的黑暗中。

    婠婠没有去点什么篝火,在今晚遇见了邪王石之轩的踪迹后,婠婠没有这个胆子点燃篝火,否则的话要是落在了石之轩的眼里,那样的结果是婠婠所不能接受的。

    浅浅的呼吸声在山洞里若隐若现,盘膝端坐在石头上的婠婠此时已经在运功化去那没入体内的生死符。

    酸!麻!痒!

    还有寒冷。

    这便是眼下那不完全的生死符带给婠婠的感觉。

    哪怕是先前与寇仲和徐子陵合击的交锋,两人那冰火两种真气的交缠攻击也没有让婠婠觉得这般让人难受。

    五心朝天。

    天魔真气缓缓运转,强行化去吸收那体内的异种真气。

    随着一步一步的运功,很快婠婠身上那些怪异感觉已经缓缓减少。

    半个时辰后。

    婠婠收手,运功完毕。

    体内的不完全版的生死符彻底的被天魔真气化去吸收,立时婠婠感觉自己的功力虽然没有增长,但是却让婠婠有了一种能够进步的迹象了。

    嗝!

    小嘴微张,不由的打了一个嗝,顿时一口浓烈的酒气从喉咙里窜出。

    虽然没有光线,但是婠婠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小手摸了摸自己那有些发烧的脸颊,还有那弥漫在鼻前的酒味。

    婠婠有些哭笑不得。

    寇仲的这门功法……

    不知怎的,婠婠觉得自己有些微醺,人似有一种醉了的感觉。

    想要起身,却是刚刚站了起来,又一屁股蹲儿坐了回去,无奈之下,婠婠只得暂时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在一边埋怨着岳缘的同时,人则是彻底的没入了黑暗中,似乎那呼吸也渐渐的消失不可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