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9章 露馅儿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佛道之争。

    佛魔之争。

    可以说,在神州大地上,真正进行宗教一般类似的争夺起因便是佛教。至于道魔之间的争斗,却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激烈。更多的时候,两者都在与佛门争斗。

    之前的灭佛举动,不得不说这其中就有道与魔两者的踪迹。

    只是明摆着说出要合作的话,很是少见。一般情况下,都是双方有着共同的心态,朝一个目标作出大概一样的事情而已,只是两者的行事方法有着极大的不同。

    因为对于道与魔来说,这佛完全是外来者。

    “如何合作?”

    放下茶杯,邪王石之轩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提出道与魔合作的道公子岳缘,开口问道。

    “自然不可能是全面合作!”

    迎着石之轩的目光,岳缘想了想,这般说道:“我只能代表我华山纯阳,而邪王自然也只是邪王一派!”

    道与魔可以合作,但是不代表着两者之间没有矛盾。

    想要全面合作,那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岳缘嘴里的合作说穿了就是他与邪王石之轩的合作而已。在岳缘没有一统道家,而邪王石之轩没有一统魔门的时候,说全面合作那是笑话。

    即便是双方统一了各自所代表的派别,想要全面合作也是有着极大的困难。

    “至于合作方法……”

    说到这里,岳缘的话语缓缓的慢了下来,目光忽然朝窗外落去,“嗯!!!”

    锵!

    右手朝后伸去,握住银剑的剑柄,随着剑鸣声响起,赫然长剑出鞘了。人随剑走,整个人直接从窗户中窜了出去,手中长剑直接刺向了窗外的人影。

    房间中。

    邪王石之轩缓缓的转过身,目光朝窗外落去。刚刚,就在他想要动手的前一刻,道公子岳缘出手了,这使得石之轩的动作停了下来,而是继续端坐在座位上,悠悠的品起茶来。

    剑气纵横。

    哪怕是隔着窗户,石之轩也能够感受到岳缘手中长剑的飘渺寒冷。招招炫美,却更是招招置人于死地。

    战斗开始的很快,也结束的很快。

    很快。

    在石之轩的感受中,另外一道气息已经消散。

    嘎吱。

    随着房门被推开,岳缘的身影在门口浮现。

    携着一身的夜风,还有刺人的寒意,岳缘从门口缓缓的走了进来。

    石之轩的目光落在了岳缘手上的长剑上,那银剑上正沾染着红色的血迹,散发着血腥味,鲜血沿着剑刃缓缓流淌,最后会聚在剑尖落在了地上。

    持着银剑走回座位,在石之轩的注视下,岳缘拿起了一块白绢开始擦拭起剑身上的血迹来。

    “解决呢?”

    目光看着岳缘那舒缓的动作,邪王眉头微抬,突然开口说道。

    “嗯!”

    “一只偷听的蝼蚁而已!”

    没有抬头,岳缘只是应了一声,随意的说道,手上长剑终于擦拭了干净,收剑入鞘,重新插回了剑架上面。

    “是女人吧?”

    对于岳缘话中的蝼蚁似乎很感兴趣,石之轩这样的问道:“我嗅到了那女人才有的体香,而且还应该是阴癸派的女人!”

    “邪王果真高见!”

    抬头,目光迎向石之轩的视线,岳缘与石之轩对视了一眼后,这才用一种随意的语气说道:“邪王是否认为我没有惜花之心?比之邪王,除去所说的我比你病的厉害外,其他的你我还是有些相近的!”

    其实,在某些方面岳缘倒是真与邪王石之轩都有些相似。

    就拿两人的女人来说,两者在某些方面还真有些莫名的相似。道公子岳缘与赤练仙子,比起年纪来,赤练仙子比岳缘要大,属于御姐型的绝色佳人。

    而邪王在这方面上,显得恐怕要比岳缘还要那个一点。

    就那石之轩与阴后祝玉研的事情来说,在岳缘的推断中阴后祝玉研的年纪绝对要比石之轩的年轻要大。要知道阴后可是与梵清惠是同一时代的两派之间的代表人物,而碧秀心与单美仙则是下一代,现在的婠婠与师妃暄则是第三代。

    虽然可能大不了太多,但是情况最起码也是当时的岳缘与赤练仙子的状况要更强一点。

    只是两人不同的是,石之轩在推到了他的御姐阴后祝玉研后,得了天魔秘后,立马一脚踹了人家,转而将邪恶之手伸向了年纪与单美仙差不多的碧秀心的身上,然后整个人就坑在上面了。

    在这一点上面,岳缘倒是觉得自己还是比不上石之轩。

    就拿仪琳来说,对方清秀纯真的让岳缘下不了手。当然,仪琳要好的是,她不会如慈航静斋那般的惹人厌。仪琳的慈悲,却是真正的个人善良。

    若不是因为有些事情,岳缘倒觉得这邪王石之轩还真是大唐世界里最适合交朋友合作的对象。与天刀宋缺的民族主义不同,石之轩显然更加的能够接受新事物。

    而且再加上石之轩化身裴矩将突厥一分为二,仅仅是这一点的功绩,就不能掩埋他石之轩的能耐。虽然他转手间便将大隋又给颠覆的差不多。

    正常的石之轩虽然让人恐怖,但说穿了在岳缘看来是一个值得交流的朋友。

    若不是有些话不好说,岳缘定会拉着石之轩讨论下当初对方追求阴后祝玉研的情况。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岳缘与石之轩两人在这御姐上面绝对是有些坑了,石之轩现在与阴后祝玉研势如水火,而岳缘则是一直在思索着到时帮助赤练仙子破碎后,自己该怎么解释与交待。

    明明知道最后可能会有问题,但是岳缘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招惹别的女人。这是他性格的影响,是观想了香帅、陆小凤后真真切切的影响,倒是现在有了叶孤城的那份孤傲冷意,这才压下了那种潇洒风流。

    “阴癸派!”

    “道公子与阴癸派产生了矛盾?”

    “那阴癸派的女人应该就是道公子身边的侍女吧?”

    邪王石之轩的观察与感觉果真与一般人不同,很快便点出了阴癸派女子卧底的身份,随即道出了这其中的问题:“……那边不负的死与道公子有关?”

    语气虽是疑惑,但是含义却是肯定。

    阴癸派魔隐边不负之死,石之轩自然是收到了消息。

    阴癸派据点,被人全灭的消息虽然被阴后祝玉研用高压手段压了下去,但是魔门之人想要得到消息手段实在是太多,那种互相纠缠的势力里谁知道里面有哪些势力的人?

    而石之轩在阴癸派自然有着他的棋子。

    要知道如果不是碧秀心之死加上不死印法的问题,以及慈航静斋的算计,使得邪王出现了破绽,发疯了十几年,否则的话魔门恐怕早被石之轩一统了。

    即便是现在,一统魔门仍然是石之轩的目标。

    有着这样目标的人,显然在魔门其他门派里有着自己的棋子。所以边不负的死,并没有隐瞒住。

    但是有一点让石之轩疑惑的是,以他对祝玉研的了解,阴癸派的做法显然不符他对祝玉研的印象。唯一的解释,便是边不负之死的真实原因有些出人预料了。

    ……

    冰冷的城墙,却是遮掩不了婠婠那极快的心跳。

    靠着墙壁,婠婠的脸色显得颇为苍白。

    “邪王石之轩!”

    一字一句的咬着这个名字,婠婠的心中此刻尽是后怕情绪。但随即,她便苦笑起来,自言自语道:“暴露了!”

    不过在她的心中却是升腾起了无比的担忧,岳缘竟然与邪王石之轩凑在了一起,这样的结果着实让人出乎预料。

    本来阴癸派便在怀疑岳缘的真正身份,但是在这个时候又多了一个邪王石之轩,这样的情况哪怕是婠婠也不由的大为震惊。当她偷听到了石之轩的身份,与岳缘将于邪王合作的话的时候,婠婠的气息波动了。

    在察觉到自身气息波动的那一刹那,婠婠的心就不由一凉。

    只怕自己逃不了了!

    面对邪王石之轩,久听了对方威名的婠婠不觉得自己在天魔功未到十八层之前有机会逃脱人家的追杀,哪怕逃脱自己只怕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然而接下来让婠婠意外的却是出手的竟然是岳缘。

    铃铛声中。

    一柄银剑连带着人从窗户中飞出,剑锋恍若自虚空中突然出现,径直一剑便刺向了自己。

    身份暴露!

    在剑锋接近自己的时候,婠婠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她在这个时候却是丝毫不敢使用天魔力场,若是在惹出一个石之轩,婠婠那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可是结果——

    让婠婠意外了。

    右手轻轻的抚摸着香肩上的伤口,那里的鲜血已经凝固,白色的纱衣染的一片血红。

    没有避开!

    剑法果真美,果真杀意昂然。

    没有使用出那天对师傅所用的那一招,但是突然的袭击还是让婠婠措手不及,在加上不远处的房间里还有一个恐怖非常的邪王,婠婠立时落在了下风。

    很快便在岳缘的剑下受伤了。

    随后,婠婠便借着岳缘掌力送了出去,使得她安全的逃离开来。

    月光下。

    逃跑中,回过头的婠婠能够清晰的看到一身蓝白道袍的岳缘手中的银剑竖在身后,面带笑意的望着自己离去的身影,没有丝毫追上来的打算,嘴里则是念着自己的名字——婠婠。

    这样的局面,婠婠便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而且是早就暴露了。恐怕是自己在遇见岳缘的那一刻,对方便知道了自个儿的真实身份。

    岳缘是在救自己!

    在知道了自己身份的岳缘,可为什么要救自己?

    似乎想到了什么,婠婠顿觉的毛骨悚然。

    缓缓的转过头,双眼微微睁大,婠婠的瞳孔中清晰的倒映着两道人影。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