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6章 警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首次发现围观的力量这般恐怖,被一群人看着撑不住了的说!本来准备晚上一点多还来一章的,推到明天下午了,买电脑了补上!

    “请等一下!”

    “阁下稍等!”

    话音落下,跋锋寒和傅君瑜同时起身,异口同声的说道。

    踏出的脚步缓缓的停了下来。

    五人的身影都停在了门口,只是在这其中唯有岳缘没有转身。

    其他四人,寇仲和徐子陵在跋锋寒和傅君瑜出声的时候便转过了身,目光落在了两人的身上。至于卫贞贞和婠婠则是随后才转过身,本来嘛,婠婠倒也不想转身的,只是眼下的她还是一个侍女的身份,不能表现的这么太过明目张胆。

    两女转过身,目光轻扫跋锋寒和傅君瑜两人,只是一个是面上微现疑惑,另外一个则是嘴角微翘而已。可惜的是轻纱遮住了脸,让他人只能瞧见两女的一双大眼睛,还有那半截鼻梁,仅此而已。

    不过仅仅是么两点,却也能看出两女不是一般姿色的美人。

    “什么事?”

    出声的是寇仲,在见自己师傅岳缘没有转身后,寇仲便知道这个事情是交予了自己与徐子陵。因此,寇仲开口直接问出了缘由。

    要知道行走江湖,一般被人叫停下来只有两种情况,一者是有事情,另外一者则是交手。而以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在豪宅中所见到的那肆无忌惮的跋锋寒,于他人生日宴会上挑战的跋锋寒,两人看来这最大的可能是要挑战纯阳了。

    再加上站在跋锋寒身边的傅君瑜,以她与傅君婥面貌的相似,两人当然看得出来这个异族女子乃是高句丽之人,如果猜的不差应是那奕剑大师傅采林的弟子,傅君婥的师妹什么的。

    而以岳缘对人家傅君婥的做法,寇仲和徐子陵也理解人家的心思。

    所以说,在两人看来,这次叫自己这方停下来,其根本还是想要挑战自己的师傅道公子岳缘。只是,以两人的能耐,寇仲和徐子陵却丝毫不会认为两人有着机会,哪怕是两人联手。

    “……”

    跋锋寒那剑眉微微的皱了一下,他能够感受出来这眼前一身金色锦衣的少年的话语中的那股冷味,似乎是对自己有着什么意见似的。不过想想也是,莫名的让他人停下来,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事情还真是不好解决。

    “两位是道公子岳缘的徒弟吧?”

    微微拱手,跋锋寒仍然面不改色,开口便带着一种扑面而来的沙漠硬朗气息。显然,跋锋寒有着自己的信心,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挺着腰杆说话却是另外一回事。

    见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点头承认后,跋锋寒这才开口说道:“道公子或许在阁下眼中我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跋锋寒定会站在你的面前与公子一战的!”

    岳缘虽然一身蓝白道袍,但那身公子气质却仍然使得他人会不由自主的望去那道士的身份。

    第一次!

    这是跋锋寒第一次还未出手,便在那看起来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面前承认甘拜下风。

    跋锋寒的这句话一出口,傅君瑜也颇为震惊的看着跋锋寒。

    而跋锋寒说完这句话后,便退了开来,不再言语。

    “你呢?”

    徐子陵目光从跋锋寒的身上收回,眼光闪烁,对于跋锋寒的表现颇为意外。收回目光,徐子陵的视线落在了那与傅君婥很是相像的傅君瑜的身上,开口问道。

    “我……”

    不知怎的,傅君瑜在跋锋寒明确的退缩后,傅君瑜只是望着岳缘的背影,却是已经被徐子陵的话问的有些措手不及。对于岳缘,傅君瑜自觉地不能丢师傅傅采林的脸面。咬了咬牙,玉手正要朝腰间剑柄抹去的时候,跋锋寒的手突然压在了傅君瑜的手上,生生的将长剑压在剑鞘中,使得无法出鞘。

    “你!”

    傅君瑜怒瞪着跋锋寒,恨不得直接拔剑将对方一剑杀了。

    对于傅君瑜的怒视,跋锋寒视而不见。而是扭头对寇仲和徐子陵开口说道:“她情绪有些激动,见谅!”

    “哈!”

    寇仲闻言一笑,点头承认道:“我理解!”

    他当然理解对方的心思,傅采林的徒弟,曾经丢下的面皮自然是需要找回来的,可是这傅采林派出来的弟子似乎不怎么样,远远不能与傅君婥相比。

    虽然傅君婥在与师傅相斗,想要证明傅采林的剑法功法高超,比岳缘更强,可是为了证明,甚至连奕剑术、九玄大法都交给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小子。虽然言语上说这是比斗,但是在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看来,这傅君婥远远比这个眼前的女子可爱多了。

    “不过风湿寒啊,你没有机会的!”

    寇仲笑完,对着跋锋寒叹了一句,这便与徐子陵两人一同转过了身。

    而在同时。

    岳缘已经双手负背,已经走出了客栈,在他的身后卫贞贞和婠婠则是连忙跟了上去。

    客栈。

    目送着岳缘那离去的背影,直到对方从自己的视线中彻底消失后,跋锋寒这才长呼了一口气,擦了下额头上那不由渗出来的冷汗。

    “你刚才在干什么?”

    见跋锋寒收回了自己的手,脸色微微有些红晕的傅君瑜瞪大着眼睛,虽然没有直接拔剑,但是那刺人的目光就足以杀人了,道:“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我是在救你!”

    “也是在救我自己!”

    跋锋寒回头扫了一眼傅君瑜,这才开口说道:“刚才你若真是出剑了,估计今天我与你两人就走不出这客栈了!”刚刚对方那是散发出来若隐若现针对自己的压力,跋锋寒便知道对方虽然没有说话,却是警告自己。

    至于在警告自己什么……

    眉头微蹙,跋锋寒心中若有所思。

    只是除此之外,道公子岳缘没有转身,那种彻底视而不见的做法却是让跋锋寒的内心无比的愤怒,可是即便是再愤怒又能如何?那隐隐的直觉告诉跋锋寒此时若真出手,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死。

    死,可不是跋锋寒所希望的。

    但是那般的被无视,对于跋锋寒来说却又忍不过去,最终他只能硬着头皮树下一份没有时间的战书,算是挽回了一丝尊严。只是,这一丝尊严,还是到时要跋锋寒用生命去拼的。

    “……”

    傅君瑜闻言瘪瘪嘴,却是不在出声了。

    街上。

    寇仲的视线从走在前面的师傅岳缘的背影上收回,小声的对跟在身边的徐子陵说道:“奇怪!”

    “奇怪什么?”

    徐子陵诧异的问道。

    “陵少,你不觉得今晚的师傅变得有些奇怪了么?”

    寇仲的嘴唇朝岳缘的方向嘟了嘟,小声的说道:“自从晚上经历了那件事情后,师傅回来后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还真是!”

    听了寇仲的话,徐子陵仔细一回想,发现还真是这样的情况。甚至刚才吃饭都是在换了一个客栈,而不是几人所住下的客栈。在徐子陵看来,师傅岳缘似乎是在戒备着什么,又或者是在等待着什么。

    倒是寇仲没有这般想,现在他心中思索的倒是师傅当时究竟与那**的石青璇发生了什么趣味的事情?师傅的剑法可谓是惊天动地,在他的印象中,能够安然无恙的逃脱师傅的剑,寇仲不觉得那**的石青璇有这个能耐。

    可事实上却是石青璇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在众人当时没有赶到前,两人谈了些什么?师傅为什么会剑下留情,难道是留的不是情而是‘情’?

    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寇仲笑得贼兮兮的。

    “你在笑什么?”

    “看起来很贱啊!”

    徐子陵伸手拍了拍寇仲的肩膀,不由的将陷入了幻想的寇仲吓了一大跳。

    “什么很贱啊!”

    瘪瘪嘴,寇仲对徐子陵的这句形容老大的不满。正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寇仲突然一变,神色忽的凝重起来。

    同样。

    正准备还嘴问话的徐子陵也变了变脸色。

    这是!

    恍若针芒在背,被人拿着武器抵着腰间的冰冷之感。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愕。随即两人同时扭头,朝身后望去。

    那里还是人群。

    还是繁闹的街道。

    虽然是晚上,虽然眼下这个世界已经陷入了战乱,但是在今天晚上的东平郡还是热闹无比的。目光四处搜寻,却是没有任何的发现,而刚刚带来的那种感觉也消失不见,似乎只是两人的错觉。

    怎么回事?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面面相觑。

    “咦?”

    “你们两个在干嘛?一头大汗的样子!”

    走在前面的婠婠回过头,见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一脸奇怪的样子,她也觉得讶异起来。

    “啊!”

    “没什么,婠婠大姐!”

    徐子陵和寇仲见状,立即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细白的牙齿,嘴上亲切的问候着婠婠。

    婠婠大姐……

    婠婠闻言脸色立即黑了下来,扭回头不在理会两小子。

    这个时候,两人这才长叹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彼此的眼中却已经闪过明悟,他们知晓今天晚上的师傅为什么这般模样了。

    他们两人的感觉都没有错。

    回想起刚刚那一闪而过的冰冷,那如芒在背的刺激感,竟然使得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有一种上了岸的鱼儿,无法呼吸的压迫感。虽然仅仅是一闪而逝,但是以修习长生诀带来的灵敏,两人还是抓住了那一丝感受。

    那人,是谁?

    而走在前面的岳缘,则在这个时候微微的侧了下头,目光朝对面的建筑扫了一眼,随即收回了视线。

    步子,仍然是踏的云淡风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