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3章 剑下留情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一剑。

    迫出眼前女子的真正身份。

    是石青璇?

    还是那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

    身子前倾,右手已经握上了剑柄,下一刻便是朱剑出鞘的时机。

    同样。

    石青璇面对这隐隐未发的一剑,娇美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起来,这种极端的压迫感却是她自面对发疯的父亲的时候,再度遇见了几乎类似的感觉。

    感知中,石青璇觉得这一剑将是自己无法逃避的一剑。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蔓延起一丝苦笑。

    应下大儒王通的请求,算是回报自己母亲的事情,但是石青璇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动手。对方不仅彻底无视了正道人士,更是连魔门也没有放在了眼里。

    这般的肆意妄为,却是石青璇首见。

    今天,想要完好无损的回去只怕难了!

    细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了咬下嘴唇,在这夜风隐隐中,石青璇几乎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升到了顶点,目光死死的落在岳缘腰间的那柄粉色剑鞘包裹的长剑之上。

    风停。

    叶落。

    剑,要出鞘了。

    “嗯?”

    朱剑刚刚拔出了一半,却又猛地插回了剑鞘。侧过身,岳缘避开了身后那破空而来的声响,脚下的树枝更是被激射而来的物体径直打断,落下了树梢。

    至于在这一刻,已经寻找到了抽身机会的急速暴退开来。

    “公子,这般想见那师妃暄,青璇会替公子通知的!”

    话音落下,身形闪烁,很快一身青衣的石青璇已经消失在了月夜下,只留下那在空气中弥散的幽幽体香。

    “……”

    目光从石青璇消失的背影上收回,岳缘没有去追逐人家石青璇,而是目光落在了刚才激射到自己脚下的事物,目光所及处,那是一柄长刀,此刻正颤悠悠的插在树干中,发出嗡嗡的声响。

    再回头。

    岳缘的视线已经落在了那刚刚飞出长刀的人——一身土黄色的武士劲服,整个人高大挺拔,面孔如雕像一般的棱角分明,明显有着胡人血统。

    目光从对方的脸上微微下移,视线停在了对方的腰畔,那里还有着一柄长剑。

    而在另一边则是空着的刀鞘。

    显然。

    刚刚这柄长刀是他所扔的。

    来人正是突厥年轻高手跋锋寒。

    而在身边不远处的则是站着则是奕剑大师傅采林的二弟子傅君瑜,此时这个有着异族风味的漂亮女子正眨巴着眼睛盯着岳缘脸上的怒色面具猛瞧,似乎是想要透过那面具,看见岳缘的真正面目。

    目光微微朝后望去,只见跋锋寒的后面不远处那大儒王通、欧阳希夷等名宿高手已经赶到了。而且不仅如此,岳缘甚至眼尖的瞧见了落在后面老远的东溟小公主单美仙。

    想来自己的凌空一剑试探石青璇的举动,挑动了他们的心思。

    望着那隐隐将自己包围的众人,岳缘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声道:“可惜了!”

    功亏一篑!

    不过自己已经留下了底,给人家石青璇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想来比起眼前这些想要留下印象的人好的太多。虽然这个印象可能不会很好,但终究比这些想要留印象而不得的人来说,强了不少。

    “长夜漫漫,没想到大家也是如此寂寞!”

    “可惜,我不能陪大家在此赏月了!”

    “我想要的东西差不多已经足够,留给青璇大家的印象已经很深刻了,告辞!”

    微微拱手,怒色面具配合那随意的话语,却是让在场的其他人无比愤怒,尤其是王通和欧阳希夷两个老头子更差点气炸了肺。对方这是什么话?

    是在赤裸裸的嘲讽在场的其他人吗?

    话语落下,岳缘脚下一踏树梢,枝叶摇摆中,岳缘的身形拔地而起,整个人刹那间已经朝远方而去。

    就在岳缘起身的时候,跋锋寒却是出手了。

    身形一错,右手抚上剑柄,就想一击。

    但是长剑刚刚拔出了大半,在场的其他人便听现场叮的一声响,跋锋寒一声闷哼,手中的长剑再度给插了回去。

    眼尖的人更是发现在跋锋寒拔剑的刹那,空气中飞过了一道粉色影子,定睛一看,那正是对方手中的剑鞘。随着飞出的剑鞘击在跋锋寒的剑柄上重新将长剑压回剑鞘后,而那剑鞘则是借着反弹之力弹回了岳缘的所在。

    朱色长剑前伸,剑鞘随着反弹之力再度套在了长剑之上。

    “哈哈哈!”

    而岳缘则是在半空留下了一阵大笑声,与众人包围着轻松突围而去,以那让人不由的眼前一亮的飘渺身法。最终,在场的所有人只能瞧着岳缘那消失在月下的白色身影微微发愣。

    这算是什么情况?

    王通和欧阳希夷面面相觑。

    这人很强!

    但是接下来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腾起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与跋锋寒短短的交过几手的欧阳希夷自然知晓跋锋寒的能耐,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在这么眨眼间的时间里将人家半出鞘的长剑给生生的用飞出的剑鞘给压回去。

    难不成真如这带着怒色面具的男子所说那般,他只是在为石青璇留下自己深刻的印象?

    否则的话,那之间空下来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若真是想要刺杀石青璇,那短短的时间里石青璇绝对不会那般没有任何的不妥。王通和欧阳希夷两老头想得很多。

    与年轻人的冲动不同,老人更多的还是瞻前顾后,总是分析着他人做法的动机。

    这么一分析,结果得出的结果却是让人并不满意。

    不过眼下那白衣人虽然逃走,但是事情却是没有这么结束,在王通和欧阳希夷的心中,若是发现了这人的身份,定然要其好瞧。否则的话,他们死后怎么跟碧秀心交待?

    “你没什么事吧?”

    一旁。

    一直观察着情况的傅君瑜见几乎是半跪在树梢的跋锋寒,开口问道。

    “好强!”

    嘴角微翘,恍若受伤的孤狼,跋锋寒缓缓的抬起了头。这时,傅君瑜这才发现刚刚被对方生生用飞出的剑鞘压剑回鞘,跋锋寒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右手上鲜血淋漓,双眼中几乎闪烁着的尽是疯狂。

    “第一次!”

    “这是第一次,我连剑都没有拔出来!”

    “这中原除去大宗师,和几大门阀阀主外,我这是首见如此厉害的人!仅仅凭借剑鞘便能压制我,若是对方真正出剑的话,那该有多强?”说这话的同时,跋锋寒的眼中疯狂已经转化成了兴奋之色。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起先前对方那月空下凌空一剑的姿态。

    一行中原,跋锋寒本就是挑战高手磨练自身而来,但是眼下他却是遇见了一个真正的高手。

    他,定要知晓这今晚之人的身份。

    下次面对对方,绝对不是连剑都不能出鞘。

    “……”

    傅君瑜没有说话,只是蹙着眉头,似乎是在分析着什么。

    “中原用剑的高手不多!”

    “真正的厉害的更是没有几个!”

    “而其中最让人夺目的那便是纯阳掌门——道公子岳缘。”

    “那样的剑法,太过美丽,却也太过可怕。”

    这是她姐姐傅君婥与自己见面后,所说过的话,而傅君婥正是回去向师傅带信,说两年后那道公子岳缘将前来高句丽与师傅论剑。而更让她惊骇的还是自己的姐姐傅君婥还成了人家的剑侍。

    这可是丢了大脸。

    傅君瑜不理解。

    她想要真正的见识见识自己姐姐嘴中这个剑法太美的道公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故而,原本就是来中原寻自己姐姐的傅君瑜,则是在当晚离开了客栈,孤身一人前往中原,傅君瑜的冲动做法使得傅君婥完全措手不及。倒是没有追上来,却是让傅君瑜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多想。

    先前那月下凌空一剑却是不错,但是在傅君瑜的眼中还到不了自己姐姐嘴中所说的美轮美奂,如天外飞仙的程度。因此在傅君瑜的心中也不过是猜测了下,便不去理会。

    倒是她的心中确定了下一站的去处。

    那便是那华山纯阳。

    想到这里,傅君瑜对跋锋寒说道:“我还知道一个用剑的顶尖高手!”

    “嗯?谁?”

    “华山纯阳,道公子岳缘!”

    目光与傅君瑜对视了半晌,跋锋寒笑了,道:“那我下次的挑战的对手就是他了!”

    说完,人便从树梢上跃了下去,而傅君瑜也跟了下去。

    随着两人的离开,其他人也开始回转,不过今天的宴会却算是废了。王通和欧阳希夷先后离开,很快只看到了结尾的单婉晶也只能生着闷气的离开。

    最后很快,这树林里便散了一个干干净净。

    半晌。

    一株大树下,一身金色锦衣的寇仲从树下阴影中走了出来,目光微凝的看着众人消失的方向,随后视线落在了自己师傅岳缘刚刚离去的地方。

    眉头微皱,却是满腹心思。

    随即,寇仲也运起了轻身功法,离开了。

    在寇仲离开后半晌,大树上的枝叶遮蔽中,缓缓的走出了一个白衣赤足女子。

    婠婠目光扫了一眼寇仲离开的方向便收了回来,视线也向岳缘离开的方向瞅了半晌,这才柳眉轻蹙的同样运用轻身功法离开了。

    离开的寇仲和婠婠两人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那便是岳缘剑下留情了。

    只是这留的是什么情,却是不得而知两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