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2章 怀疑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究竟是谁?

    这便是岳缘的问题,眼前的女子究竟是石青璇还是师妃暄?

    这是岳缘一直存在心中的怀疑。

    而在这个时候,岳缘终于正面问了出来。

    试想。

    在原故事中,可以说这里面最大的疑团便是石青璇和师妃暄的身份,两者认识,但是却从没有在同一场合一起出现过。更重要的是还是师妃暄这个名字,若是一般人陡然听去,自然不会怀疑。

    但是若是存了岳缘一样怀疑心思的话,那么师妃暄这个名字本身就存在着大问题。

    师换成石,妃换成妃,暄换成轩,合起来便是石非轩,因为她不是石之轩,不会像邪王那般做法,既代表了她对邪王的仇恨,却也代表了她的心思。

    不仅如此,两者的诡异之处有着太多的地方。

    或许有人会说两者的模样不同,气质不同?

    好吧。

    有着鲁妙子这个天下第一全才,有着曾经一直暗恋着碧秀心的鲁妙子存在,一张完美的人皮面具怎能得不到解决?至于气质问题,石之轩的善与恶不正是如此吗?

    要知道石青璇手上可是有着不死印法啊!

    邪王石之轩因不死印法人格分裂,成为一善一恶,气质可谓是完全不同。而有着不死印法的石青璇自然也有修习上面武功的机会,以她的资质自然不用说。

    那么最终结果分出一个一动的师妃暄,与一个一静的石青璇来,这也有着极大的可能。

    最重要的是慈航静斋属于佛门,师妃暄属于佛门,而邪王石之轩的不死印法正是以魔佛二道的功法著成,功法的来历有着足够的解释。倘若慈航静斋是道门的话,岳缘不会这般怀疑。

    至于剑典……

    邪王石之轩能够给自己的女儿石青璇留下不死印法,那么身为母亲的碧秀心为什么不能留下剑典的秘笈呢?要知道碧秀心虽然成为了邪王石之轩的妻子,但是两者的争斗却是一直存在。

    佛想渡魔,魔想破关。

    再加上师妃暄第一次出山用的乃是秦川的代号,这样的话,两人的身份几乎就直指一个人。有着邪王石之轩分裂突厥,祸乱朝廷的大隐隐朝朝的事迹,身为邪王的女儿,成就小邪王却不代表这不可能。

    有着父母做表率,这样的情况,却是岳缘不得不担心的。

    若真是这样的话……

    那么在这个世界最恐怖的不是邪王,反倒是小邪王石青璇了。

    而今天,便是岳缘验证眼前的石青璇究竟是谁,还是两人都是她的时候。不过,即便是试验出了石青璇会剑典,对方还是有着足够的理由解释的。

    原因无他。

    在原故事中,师妃暄帮助徐子陵在洞穴中以不死印法的气息吓走了当时想要抢夺不死印法的安隆。而在师妃暄对徐子陵的回答中,是她在石青璇的小屋里看过不死印法。故而成功模拟了三成的不死印法气息吓跑了安隆。

    堂堂的魔门高手,石之轩的兄弟,安隆岂不会了解不死印法的气息?

    他不会被师妃暄的三成不死印法气息吓到,唯一的可能是他错认了洞内的人是石之轩,两者的气息机会可以混为一谈。换句话说,便是师妃暄在不死印法的造诣上绝对不低。要知道后期的徐子陵哪怕是修习过了不死印法,却也无法做到这个地步。

    而以同样的理由,那么石青璇就可以说自己看过师妃暄的剑典。

    然而最重要的却是在石青璇的言语中,她对于慈航静斋的印象似乎不是很好,这让人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味道。既然不好,那么凭什么却将不死印法给了师妃暄观看?

    若真是对邪王石之轩的仇恨,完全可以将不死印法直接丢给慈航静斋,而不是仅仅给师妃暄一个人。

    不过在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师妃暄出现了,结果还在的石青璇却是不见了,飘然离开了。

    这个场景在岳缘看来却是妥妥的一键换装啊,因为他也可以做到这样,只要事先准备好一切事物。要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要有着完美的人皮面具,他可以扮演出四个不同的人来,别人还认不出来。

    那便是岳缘自己本身、香帅、陆小凤和白云城主。

    再以自身为例,岳缘便不得不这么怀疑了。

    不过在岳缘看来,到时哪怕是石青璇施展了不死印法,或者是剑典的剑法,只要其中任何一项被施展出来,对岳缘来说这就足够了。

    “呵呵!”

    夜空下,立于树梢的石青璇听了岳缘的这话后,微微一愣,随即捂嘴笑了,脸上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使得石青璇笑得很是开心。

    “人家怎么可能是师妃暄?”

    “要知道她可是慈航静斋的传人了!”

    “笑脸公子,你想的太多了,这想法就与公子的面具一样,让人觉得好笑了!”

    撑起那因笑容显得有些发弯的腰,微微的伸了个懒腰,慵懒的叹了一口气后,石青璇这才继续说道:“人家是石青璇,可不是师妃暄了!”

    “是吗?”

    对于石青璇的话,岳缘自然不会相信。既然有了决定,岳缘便会以自己的方式去确认结果。很多的时候,语言与所见的东西都可以成为谎言。

    “如果我需要确认呢?”

    面具下的一双眼睛亮的刺人,岳缘的目光落在那被风起的发丝遮蔽了一般的玉脸上,开口笑道:“以我的方式!”

    “……噢?”

    石青璇的脸色略带无奈,大眼睛眨了眨,这才叹道:“公子喜欢这般的逼迫人家吗?”

    “可是人家本来就不是师妃暄啊!”

    “如果公子想要见师妃暄,青璇倒是可以为公子带个话给人家师妃暄,说公子很想见她!”没有理会那挠的脸颊有些痒痒的发丝,石青璇的目光透过青丝落在岳缘的身上,这般提议道:“不过到时师妃暄是否有心思见公子,却是青璇不能决定的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般的怀疑吗?”

    岳缘没有理会石青璇的提议,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用一种很是深沉的语气随意的说道。

    “……”

    石青璇没有出声,但是目光中却是流露出迷惑之色。

    “呵呵……”

    低沉的笑声中,岳缘缓缓的低下了头,右手抚在了自己脸上的笑脸面具上,看那模样似乎是想摘下面具,露出里面的真正面貌。

    这般举动,哪怕是石青璇也不由得放慢了呼吸,对于这个一来就用剑刺自己,怀疑自己就是师妃暄的男子,石青璇的心中也有着猜测,想要了解眼前人的身份。

    面具缓缓的揭开……

    长长的袖子瞬间遮蔽了脸孔,再度移开的时候却是手上的笑脸面具被随意的收在了衣袖里,而露在石青璇的面前的却是……

    微微张着小嘴,石青璇的脸色有些哭笑不得。

    此刻。

    在她面前的还是白衣,左手上的朱剑仍然横放在了腰间,但是对方的手上却是多了一柄白玉折扇,折扇轻摇,可谓是潇洒之极。而最让石青璇无语的则是对方的脸上却还是存在着一张面具,只不过这个时候这张面具不是笑脸,而是一张哭脸。

    不仅如此,对方身上的气质也在这个时候陡然一变,没有了先前的那般深沉如冰的冷漠感,而是一种逍遥潇洒之态。

    “石姑娘,猜猜我现在是谁?”

    笑声中,岳缘摇着折扇这般说道:“月下,与美人聊天果真是一件幸事!”

    “……”

    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发丝遮掩下的双目,石青璇几乎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瞳孔在微微收缩,在这一刻这一刹那,她几乎是以为自己见到了那个讨厌的父亲——邪王石之轩。

    气质霎那间陡变,若不是在亲眼注视下,石青璇几乎认为这眼前之人是另外一个人。

    见石青璇没有动作,岳缘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继续低头,手中折扇插在了脖子衣领处,右手继续抚上了脸颊。重复了先前的动作,再度掀开后,脸上的面具再换,哭脸变作了怒脸。

    而同时。

    岳缘的气质同样发生了变化,似乎变得有些慵懒,变得吊儿郎当起来。

    手中折扇轻轻的拍打着肩膀,笑道:“美女,来,给爷笑一个?不笑啊?那爷给你笑一个!”

    如此诡异的场景,几乎让石青璇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有说话,哪怕是夜色朦胧,岳缘也能够感受到眼前女子心中的震惊。

    岳缘没有用语言来解释,只是用自己作为例子,想石青璇展示了下自己也可以这般的做法后,在石青璇的心中几乎是要肯定眼前之人是不是自己父亲石之轩的徒弟了,是不是修习了不死印法的存在。

    只是让石青璇更为惊骇的却是眼前之人不同石之轩的善恶分裂,而是三个性格,若是有着相应的事物,完全可以变作三个外表看起来丝毫不相干的人。

    “哈哈,意外吗?”

    “听闻邪王石之轩因不死印法精神分裂,那么身为他女儿的你,却也该称之为小邪王了!”

    “来!”

    “一剑,逼出你的真正身份!”

    身子前倾,折扇收回袖子中,左手上的朱剑折回了身侧,右手缓缓的摸上了剑柄。配合着脸上的怒色面具,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化作惊天雷霆,给人致命一击。

    “!!!”

    手中玉箫旋转飞舞,遥指岳缘,青衣墨发飘飞中,石青璇脸色凝重。

    在她的感觉中,知道接下来的一剑将不是先前那毫无杀气的一剑,而是真正致命的一剑了。

    那,

    将是让人无处可逃的一剑。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