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5章 剑与美人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锵!

    长剑出鞘。

    与万物噤声中带起一道长吟。随之响起的还有那身后剑架上金银双剑上面的金银铃铛。

    面对阴后祝玉研,面对这个魔门第二高手,岳缘并不会自大的让对方先行出手。以对方刚刚带给自己的压力,岳缘便知道自己这一战将不会是那么简单。

    月下,寒光一闪而过。

    剑出,带着一道白色身影,恍若飞仙一般的朝那立于屋顶之上的阴后祝玉研便是凌空一击。

    “……”

    月光下,美瞳中,几乎倒映着那凌空飞来的一剑。

    阴后祝玉研在那朱剑即将刺到自己的时候,一声娇哼声中,一身的魔功终于轰然爆发。眨眼间,阴癸派掌门的能耐在这一击中彻底展现。

    空气无端旋转。

    就如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般,四周的空气开始朝内里坍塌。若说之前的这种感觉只是精神上的一种错觉的话,那么眼下却是将这个错觉彻底的具现化了。

    牵扯拉动的力道十分强大。

    哪怕是岳缘的能耐,这一剑也被拉偏了过来。

    一声脆响。

    岳缘的白色身影,从阴后祝玉研的身边越了过去。带起的劲力不仅使得祝玉研的衣摆飘飞了起来,那脸上的轻纱也在这气劲之下开始不断的颤动起来。

    似乎一个不好,就会落下的感觉。

    “不差!”

    阴后祝玉研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侧过身的同时,袖子里已经飞舞出了两条白色绸带,赫然是天魔缎带,那堪比利器一般的存在。话语落下,那白色缎带已经化作了一条白蛇,在空中绕着诡异的方向朝岳缘扑面而去。

    如舞女轻舞挥洒,却是不带气丝毫声响。

    但是岳缘见着这缎带,却是知道这个看起来轻飘飘没有丝毫力道的缎带,绝对是带着万钧力气。砸在身上,恐怕不比那从天而降的巨石砸在身上差上多少。

    面对如此攻击,岳缘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小龙女那曾经的金铃索,只是与小龙女不同的是这缎带上并没有那铃铛。可是即便是没有什么铃铛,但是其威力却是更大。

    “阴后赞美,岳缘心领了!”

    笑声中,长剑轻吟,岳缘整个人已经斜身闯入了那飘飞的白色缎带中,采取了贴近近战游斗。

    剑与缎带相交。

    岳缘感觉到手上长剑似乎是砍在了铁块上,这缎带看起来轻飘飘一般,其中带上天魔真气后,却是有着极为恐怖的杀伤力。就在岳缘想要以宝剑的锋利粉碎这缎带的时候,阴后却是似乎知晓了岳缘的心思一般,那缎带在刹那间又变得柔软起来,使得完全沾染不了力道。

    旋转中,反而有将岳缘连人带剑束缚其中的打算。

    “嗯?”

    眼睛微微一眯,看着这缎带的变化,岳缘便知道了阴后的打算。在短短的交锋中,岳缘已经感受到天魔功的难测与难缠。

    不仅那天魔力场时不时的影响岳缘的身形与朱剑,而且这缎带不仅是有着远距离攻击的特性,彻底的将自己控制在一定的距离,在与高手的交锋中,一个不好便会彻底的落在下风。

    这阴后祝玉研倒是打的好主意。

    岳缘想到这里却是笑了,阴后祝玉研有着远程攻击,可不代表自己也没有啊!

    想到这里,手中长剑带着那缎带从身侧荡过,同时左手伸出,中指微屈,啪的一下便弹了出去。

    砰!

    “!!!”

    那锐利无比的破空声响起,祝玉研的脸色不由大变,脚步一错,只见脚下的瓦片上啪的一声碎响,溅起了一片烟尘,烟尘过后却是出现了一个小洞。

    笑声中,岳缘再度持剑迎了上去。

    剑快!

    人快!

    暗器更快!

    这是岳缘。

    轻舞!

    绸带旋绕。

    曼妙姿态带着丝丝魅惑,手中招式不带丝毫杀气,却是杀意滔天。

    在角落里的婠婠面色认真的看着在屋顶上交锋的岳缘与自己师傅阴后祝玉研两人,各自已经是出手了十数招,在这其中双方真正的接触却是除了刚开始剑与缎带的交击后,其他双方竟然都是避了开来。

    不仅如此,双方交手之间产生的气劲,更是被天魔力场给生生的吸纳开来,没有散开一丝一毫。

    这番战斗,若是在一个不懂武功的外人看来,这哪里是战斗?明明是男女合舞。

    其中俊俏男子以剑舞配女子的缎带轻舞而已。

    只是在婠婠的眼中却并不是如此,双方之间的危险绝非简单。

    在婠婠的目光中,岳缘的剑法优美,但是其中却是招招直刺阴后要害,而阴后手上的缎带舞动虽美,但却是蛇一般的阴毒,一旦沾染上那绝对是被缎带缠死的节奏。

    双方在这一刻,竟然是开始了招式上的比斗。而且刚刚的交锋中,却是她的师傅阴后祝玉研退了,显然是这一退之后,便处在了下风。岳缘却是接连不断的朝阴后攻了过去。

    岳缘的剑法之高,已经出了婠婠的预料。

    传言中……

    岳缘与扬州一剑战败扬州第一高手石龙,看来那不仅仅是传言了。

    这剑法……

    阴后祝玉研不仅要避开对方手中的长剑,却还要注意对方左手时不时弹出的暗器,这使得她需要更多的心思。刚刚一开始的交手,阴后祝玉研便知晓这岳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高手。

    其身手,最起码也是自己徒弟婠婠的水准。

    对剑法阴癸派自然有着不错的研究,要知道她们可是与慈航静斋的剑典交锋了多年,对于剑典的厉害当然知道。而眼下,在阴后的眼中却是再度出现了一部极为了得的剑法。

    这剑法与剑典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虽然优美,但却是完完全全的杀人剑法。

    剑尖轻点缎带。

    岳缘突然朝后飘飞了出去,落在了屋檐上,长剑入鞘,脸色略显冰冷的看着阴后祝玉研,这才开口说道:“阴后这才是侮辱我吗?”

    “噢?”

    阴后手中缎带回到了袖子中,祝玉研很是意外的看着岳缘。

    “刚才这一点可不是我印象中的真正的天魔功啊!”

    刚才短短的交锋,不过是两人在招式对碰了一把,在岳缘的眼中,天魔功仅仅是表现出来了天魔力场,而天魔音、天魔墙、天魔分身、天魔妙舞什么的却是没有展现出丝毫。

    这对岳缘来说,他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想要凭此手段就要拿下我岳缘,阴后太过自大了!”

    左手长剑直接横在了身后,岳缘笑着望着祝玉研,道:“若是阴后还是这般继续,那么今天可能就是阴癸派需要换掌门的时候了!”

    “……”

    祝玉研目光一冷,岳缘话中的意思是什么却是在这句话中表现的明明白白。

    “不知天高地厚!”

    一声冷哼,祝玉研原本还准备打算试探岳缘武学的心思在这一刻已经收敛,转而代之却是真正的杀心。试问,在江湖上,又有几人能够这般的挑衅她阴后祝玉研?

    在年轻一辈中没有!

    哪怕是慈航静斋的传人在她的面前也只能是聚精会神,丝毫不敢这般应对。但是眼前这个岳缘,却不是了。

    凭什么敢这样说?

    难道就因为单美仙泄露的天魔秘吗?

    “哈!”

    “岳公子,眼下是你在侮辱我阴癸派啊!”

    面色冷的足以滴下寒冰,即便是被轻纱遮掩,可也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冰冷的煞气扑面而来。本来在自己女儿那里就弄了一肚子的气,眼下的岳缘的这句话却是让阴后祝玉研终于彻底有了泻火的对象。

    那便是宁错杀,也不能放过。

    话音落下,夜空中便是响起了一道夜莺的啼鸣。

    这不是夜莺发出,而是自祝玉研的嘴角蹦出,这声啼鸣阴柔婉转,那带着丝丝呻吟的味道便这么的回响在了院子里。

    赫然是——天魔音。

    锵!

    与此同时。

    横在背后的长剑再度出鞘了。

    这一击,却是带上岳缘真正的功力。

    两人在这一刻,才算是开始了真正的交锋。

    剑带人走。

    随着白色身影飘过,脚下的瓦片什么的上面同时出现了一头笔直的痕迹,随后便是悄无声息的裂成了两半。而祝玉研手上的缎带这一刻已经是彻底的硬碰硬的朝岳缘手上的长剑轰了去。

    在手中长剑触碰到缎带的前面,岳缘听着这一声声呢喃一般的呻吟,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

    似乎那站在前面的不是阴后祝玉研,而是其他人。

    是一身杏黄色道袍,骑着毛驴在铃铛声中笑着回头的赤练仙子。

    是一身白衣如仙,手中金铃索凌空飞舞的小龙女。

    是一身大红霓裳,金刀立马端坐着的教主杨念昔。

    是一身皂色长袍,求着观世音菩萨的光头小尼姑仪琳。

    是一身青衫,手持弯刀倔强的笑着的跛脚姑娘陆无双。

    幻觉!

    在眼前那走马观花一般闪过无数与自己有过关联的女子的模样的时候,岳缘便已经知道了这正是天魔功中天魔音所能引起来的幻觉。若是一般人定会沉浸其中,但是经历过了数个世界的岳缘却是眼神微微一迷,随即心神便已经醒了过来。

    只是岳缘并没有就此彻底的立即恢复清醒,反而是继续用着那迷离的眼神,手持长剑以先前的姿态一往无前的朝阴后冲去。

    天魔音的威力有多强?

    婠婠施展出来便已经非常恐怖,而在祝玉研的手中却是威力更上一层楼。

    在望着岳缘那以迷离的姿态继续冲上前的时候,在角落里的婠婠却是已经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这好色的道士岳缘已经完了,正想转身离去,婠婠却是莫名的听到了一声深情无比的呼唤,刚迈出的脚步就那般定格在了空中。

    “玉研啊!”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啊!”

    深情到极点,痛到极点的呼喊。

    这迷离的姿态中岳缘竟然叫出了阴后祝玉研的名字。

    顿时。

    婠婠懵了。

    不仅是婠婠,就是亲自全力施展天魔音的阴后祝玉研同样是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

    在惊诧中,岳缘手中的长剑已经与缎带对碰。

    这一次,却已经是实打实的对撼了。

    轰!

    屋顶,气劲勃发,掀起了漫天的瓦片。

    阴后一声闷哼,却是在这刹那间已经是受了内伤。不仅如此,对方剑上传来的那一股股寒热纠缠的真气更是让阴后祝玉研浑身上下不由的打了一个颤。

    而岳缘也是闷哼了一声。

    天魔真气由长剑接连窜入了自己的体内,与长生真气不同,天魔真气更具极强的腐蚀与黏性,一时之间让岳缘体内乱成了一片。

    不过这个情况眨眼间便被岳缘深深的将其压制了下去,同时人已经借着那反弹的力道飞向了半空。

    被暗算了一把的祝玉研一身深厚功力爆发,这才将这股难缠的寒热真气压下后,这才抬头望向了夜空。

    那月下。

    岳缘手中长剑高举,在银色的月辉中整个人恍若飞仙。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